[原创]水啊 水

秦皇岛外打渔船 收藏 2 251
导读: 仿佛三月的驼云倾倒了二月的水谷,本地在阳春三月里连续下了一周的雨。人们被迫又穿上了厚厚的衣服。似乎南方的梅雨季节到了。西西曾经在“母鱼”里面说复活节前后是梅雨季节。我们可不管什么复活节,那与我们无关。我们只知道南方在清明节前后雨水淅淅沥沥如流淌不完的眼泪,很是适合清明悼念亲人。可惜我们已经逝去的亲人却不会如耶稣般复活。 此时南方一些地区抗旱之战如火如荼。我们便很有些羞愧,因为我们太不缺水,而又无法将此水调去干旱之地缓解旱情。大自然就是这样不公平,越是贫穷地区自然条件越是恶劣,那



仿佛三月的驼云倾倒了二月的水谷,本地在阳春三月里连续下了一周的雨。人们被迫又穿上了厚厚的衣服。似乎南方的梅雨季节到了。西西曾经在“母鱼”里面说复活节前后是梅雨季节。我们可不管什么复活节,那与我们无关。我们只知道南方在清明节前后雨水淅淅沥沥如流淌不完的眼泪,很是适合清明悼念亲人。可惜我们已经逝去的亲人却不会如耶稣般复活。


此时南方一些地区抗旱之战如火如荼。我们便很有些羞愧,因为我们太不缺水,而又无法将此水调去干旱之地缓解旱情。大自然就是这样不公平,越是贫穷地区自然条件越是恶劣,那些如“上帝是公平的,关上一扇门,会打开一扇窗;每一朵乌云总是镶上了一道金边”之类的安慰人的废话在残酷的现实面前一点也不起作用。作为小草民的我们只有干瞪眼。如果那天我们遭遇什么灾害,活该我们倒霉。于是我们只能庆幸生长在长江边,没有钱,好歹还有一瓢水喝。在高山上的西藏人靠羊绒发财,即使万贯家产,缺水面前也得一律平等。那些不愿到城市的新财主们,早上用一捧水漱口,吐出来再洗脸,最后还要浇花什么的。我们当然不能因为这样脑子里产生那样的情景而干呕,那是一种矫情。只能看着是一种节约的好习惯。但可以肯定的是那里的水比羊绒矜贵多了。


我在少女时代也时常遭遇过干旱。那时候家在农村,没有自来水,一到夏天便很缺水。我和弟弟轮流用稚嫩的肩膀担水。平时在附近的水井里面担水还比较轻松,一旦缺水,我们便得到一里外的水田边担水,途中要歇息很多次。那样得来的水便很珍贵,舍不得用,更难得洗一次澡。洗衣则是那里能洗便去那里洗,即使要走上很远的路程也得去。最喜欢去同学家屋外的水井担水。他家屋后便是一座山峦,从山上引来一股清泉流入水井,那水除了干旱外几乎从未断过,并且水质好,口感甘醇,在炎热的夏天那清凉沁人心脾。水井旁边是他们家的石缸,里面常常飘着一个何首乌。据说那东西泡在水里,人饮之延年益寿。去他家的水井处要爬坡上坎,但很少摔倒。想想那时候我们的肩膀担起连桶共七八十斤的水,并不觉得有多苦多累,因为那本就是一种正常的生活状态。


因此从很久起便喜欢水,喜欢雨。连梅雨季节来临也不厌烦,因为总比干旱缺水好。那时总在脸盆里面洗脸。但是有时脸盆里面的水洗的很脏,于是总会向往,要是哪天装上了自来水,可以就着水龙头洗脸,那么就是很幸福的事情了。现在水龙头下洗脸已经成为一种常态,夏天更不用到很远的地方担水,把肩膀磨得红红的还会起茧子。自来水既方便又充足。以前住过的地方也已经安装了自来水。可见文明总是在进步。但文明的进步却总是阻止不了自然环境的退步,换句话说,文明的进步得用自然的破坏为代价。人们也在弥补,但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总喜欢和老孙在下班后漫步在大桥上,欣赏桥下那一湾或平静或微皱的江水,江边嫩绿的杨柳,和远处的夕阳。这些平凡的风景总是带给我们淡淡的喜悦,忘掉一些不愉快,一天的疲倦也会在说笑、欣赏中荡然无存。第二天则又会神采奕奕充满希望地在清晨桥上的大巴车中,隔着车窗远眺薄雾中的江水,开始新一天的工作之旅。


我想诗意的栖居就是这样能让精神放松的地方和善于欣赏平凡风景的心态结合产生的一种对待生活的态度吧。而这样的地方是断然缺不了水的。一旦缺乏这种重要的元素,诗意的栖居便不会成为可能。干旱缺水会让我们焦虑,焦虑着便不会让大脑产生诗意的感觉。过涨的江水也会让我们不安,更不会产生精神上的愉悦,只会让我们恐惧。凡事只得中庸,止于平衡的状态,美和诗意才会有可能产生。我们只能抓住并享受这种平衡状态下的安宁,谁能控制遥远和也许并不遥远的未来呢

(黑山明月之憨妻原创,发于二人之新浪博客——嘉木自华的博客,吾黑山,子明月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