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复兴而战——光明降临之后 第三卷 北美之火 第二十四章 前进基地(5)

赤色风铃 收藏 3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size][/URL] “好了,现在你可以出来了。”出现在气密门后的众人中的一个缓步走上了升降平台,朝着李南柯的方向大声说道。该死的,被他们发现了!李南柯几乎是下意识地将仿M9勃朗宁手枪举到了面前,随时准备瞄准第一个走到他跟前的人,直到听到飞行器座舱盖打开时发出的轻微摩擦声,他才意识到那人并不是在对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56.html


“好了,现在你可以出来了。”出现在气密门后的众人中的一个缓步走上了升降平台,朝着李南柯的方向大声说道。该死的,被他们发现了!李南柯几乎是下意识地将仿M9勃朗宁手枪举到了面前,随时准备瞄准第一个走到他跟前的人,直到听到飞行器座舱盖打开时发出的轻微摩擦声,他才意识到那人并不是在对他说话。


“愿光明照耀我们,吾神的荣光无时不在、无处不在,永生永存、永世永存。”那个外星人用蹙脚的新英语念道,不过这次他的声音中带上了不少宗教式的虔诚,听上去活像是个正在练习用拉丁文阅读《圣经》的中世纪大学生。接着,这家伙的四条腿“扑腾”一声一起落到了地面上,似乎是直接从离地差不多两米高的座舱里跳下去的。看来我们至少在这一点上比这些家伙聪明,他们居然没有登机梯。李南柯颇为促狭地想。


“艾耶格指挥官说,您带回来了一个受感染者,是吗?”那个走上升降平台的地球人问道,“卡霍鲁兹教友?”


从飞行器上下来的外星人对他的回答是一阵绵长的抽气声,听上去似乎在为什么而感到犹豫。“是的,莫瑞.戴维教友,”他最后给出了肯定的答复,“那个被感染者是青年女性,现在就在‘信使’的货舱里。你们知道,她属于那种特殊类型,对我们的1型医疗机器人很‘敏感’,不可能就地进行有效治疗,所以我只能把她带回前进基地。”他说完这番话之后,就独自走进了那扇开启的大门内,“诸位教友,现在那个受感染者由你们负责,我必须去向指挥官当面报告这件事。”


教友?乍一听到这个外星人与那几个不明身份的地球人相互间的称呼,李南柯的下巴都险些掉到了地上。将军在上!教友?难道这帮混蛋跑到美洲来是为了传教不成?他摇了摇头,一群穿越几百上千光年赶到地球的外星传教士?在密歇根北半岛地下建造了密码基地?哈!这可真不赖。就算我他妈的能活着回去,大陆会议也会在我在听证会上做完陈述之后把我当成疯子送进精神病院的。没有任何大脑正常的人会相信这一切!


“好了,诸位教友。我们现在就去看看那个受感染者吧——愿吾神庇佑她的生命与灵魂。”突然,李南柯听到了那帮人中的一个——也许就是刚才询问那个外星“教友”的那个人——高声对其他人说道。接着他又听到了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很显然,用不了几秒钟,就会有半打的人来到他现在躲着的地方。


妈的,这下可真是太好了。李南柯慌张地朝四周张望了一圈,抱着一丝侥幸心理希望能找到一处可以让自己暂时躲避的隐蔽处,但不幸的是,这升降机井四壁相当光滑,没有任何为维修留下的门或是配电室之类的附属设备,更没有任何大到可以塞进一个身高1.78米、体重105磅的的成年男人的地方,除了……


“她目前没有生命危险,但我们最好现在就进行检定。”在飞行器平滑的机腹下,李南柯缓慢地做着深呼吸,极力压制住潜意识中想要喊叫出声的冲动——那几名穿着消防队员隔热服一样的淡银色制服的地球人就站在他面前,其中一个人的鞋尖离他的鼻子只有一指远的距离。在过去,他绝对不敢想象有谁能在距另一个人这么近的距离上保持隐蔽还不被发现,但现在,事实让他却他不得不相信这一点——不过,这种隐蔽也是毫无保障的,只消面前的几个人中有谁稍微低下头来、将目光移向脚下,就会注意到这个蜷伏在飞行器下面的不速之客。不过,这些人的注意力似乎都被躺在飞行器后舱里的姬紫宸吸引了过去,没有一个人去注意他们的脚下。


这些人将姬紫宸从机舱中抬出来后,并没有立即将她带进那扇门内,而是动作利索地将她身上的防化服、防弹插板、弹药携行袋和防毒面具等累赘一一卸了下来,然后将她轻轻地放在了一具雪白色的担架上,开始用一些李南柯之前在小镇中看到那个外星人使用过的“T”字型仪器在她身体上方缓慢地扫来扫去,看起来就像是过去机场安检部门用金属探测器检查旅客一样。刚被抬出机舱时,姬紫宸轻轻地哼了几声,四肢下意识地扭动了几下,那些人中的一个立即蹲下身来,用一支微型注射器将整整一管的透明液体都注射进了她的体内,让她重新安静了下来。


还好,既然他们打算救治姬紫宸,那她至少目前不会有危险。李南柯下意识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嘴唇,开始考虑是否应该钻出去向这些人投降——以他目前的所见所闻推断,这座地下“前进基地”里的这些家伙似乎仅仅是一些人畜无害的传教士和宗教信徒,至少不会蓄意伤害他人。假如他主动放下武器走出去,并表现出足够的诚意,那这些家伙应该不会伤害他。想到这里,李南柯将仿M9手枪保险关上,插回了枪套里。我该说些什么,才能表示我没有恶意呢?先喊两声再爬出去?或者先站到他们背后,然后再拍拍其中一个人的肩膀?


“以光明与善良的名义。班恩教友,我总觉得把这个人带回前进基地可不是什么好主意,”正当李南柯考虑着该怎么和这几个人打招呼时,其中一个矮个子男人(李南柯从那人的声音推断他应该是男人)突然对另一个人说道,“这位小姐似乎是邦联的军官。虽然拯救生命是吾神所赞许的,但将她带回来似乎不利于保密吧?”


“这可不是我们应该考虑的问题,老弟,”被称为“班恩”的那个人似乎刚加入不久,话语中仍然透着几分随意,不像那个矮个子那样一本正经,“如何让她保密这个问题应该留给我们那些亲爱的教长和技术人员们慢慢伤脑筋。哦,愿全知全能、怜悯一切的善神怜悯他们的脑细胞吧。不过,我想我们那些四条腿的教友总是能想出办法保密的——他们脑筋可比我们灵光。所以当年奥威尔才会说‘四条腿好,两条腿坏’嘛。”他的这最后一句冷笑话引起了一阵短暂的哄笑声。


该死的,保密!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李南柯连忙又缩了回去。是的,也许这些家伙对他没有恶意、更不会伤害他,但他们也绝不可能放任一名北美人民军的中士兼大陆会议军事委员会的特别顾问带着他们的秘密离开——天知道他们会怎么对待他?也许他会被抹掉所有记忆,然后被这些家伙像垃圾一样丢回乔-瑟姆镇;更糟糕的可能则是,他们会像尼莫船长对待那群闯入他潜艇的不速之客那样,将他无限期“挽留”在这里,直到他们愿意将自己的存在公诸于众或是放弃这愚蠢的传教计划为止——无论是两个选项中的哪一个,都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李南柯尽量小心地用膝盖和手肘支撑着身体,尽量不发出声音地在原地转动了一圈,希望找出离开这里的方法。他很快就有了一个令他激动不已的发现:在那扇打开的大门附近,竟然没有一个人看守——不过,从这些人的角度看也根本没有必要留人看守。毕竟不是谁都有机会在发现一架外出的飞行器后还能成功地爬到它上面、最终潜入这里的。当然,这扇门附近也许还有其他监控设备,他很可能一露头就会被逮个正着。但李南柯心底潜藏着的对刺激的渴望和对未知的好奇却不断催促着他上前一试。


不要怕,你能行的,只要别弄出声响就行。李南柯又朝身后瞥了一眼,确认那些人的全部注意力现在都集中在为姬紫宸进行的检查上。他用手肘和膝盖撑着地面,每次只小心翼翼地抬起一只胳膊或一条腿,尽量避免战斗服表面的织物与地面摩擦产生响声,用像一只正在靠近昆虫的大变色龙一样缓慢而又机械的动作朝那扇敞开的气密门爬去。


这块升降平台的面积并不算大,李南柯目前的位置距离那扇气密门最多只有不到五米的距离,如果按一般的匍匐前进速度,只需要几秒钟就能爬进去。但由于极力防止发出声音,再加上数十公斤重的FAD-46战斗服的拖累,使得他花了足足半分钟才爬过了这段路程的一半。尽管这里的气温不超过五摄氏度,但黄豆大的汗珠还是不断从他的额头和两颊流下,沿着防毒面具的内侧流到了最前端的滤毒罐口里。蒸发的汗水在防毒面具眼窗内侧凝成了一片朦胧的白雾,让他的视野完全模糊了。抬起手肘,放下手肘;抬起膝盖,放下膝盖……他几乎是本能地重复着一个又一个缓慢的动作,奋力向眼前的光源接近。


“检定完毕,还可以救治。现在快把她带回医疗室去。”正当前方那淡白色的光芒看来已经触手可及时,从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李南柯的心险些蹦出了嗓子眼。接着,他听到了几个人一道抬起担架时的衣衫摩擦声——很显然,那些人再过几秒钟就会发现这个穿着一身厚重防护服、正趴在升降机井门外的不速之客,而他根本不可能在这几秒钟内无声无息地拖着几十公斤负重爬进门内去。如果他改成正常的匍匐前进倒是来得及,但只要发出足以让其他人听到的声音,即使他来得及跑进门内,也会成为一只钻进笼子的老鼠,最后在围捕中束手就擒。开枪抵抗?他无法确定那些人身上的银白色服装是否像那个外星人的那套一样有防弹功能,但就算9毫米手枪弹能够击穿那古怪的服装,在这么近的距离上,他也不可能凭一支半自动手枪将那些人全部干掉。更何况,尽管这些家伙似乎不会伤害任何人,但如果他杀死了他们的人,那一切就两说了——被枪声引来的守卫也许会把他活生生撕成两半,或者更糟。总之,暴力手段绝不是一个可以考虑的选项。


身后开始传来了脚步声。李南柯满是挫败感地重重呼出了一口气,用力地咬住了上嘴唇。这一回,幸运女神看来不会再度光顾他了——在他最需要幸运光顾的时候。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