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外传 后传第十六节

海飞龙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size][/URL] 十六 这次陈隽化解危局,且有意外斩获,副师长特别报请国防部为她轻功,于是陈隽得了一枚银质的武穆勋章,这是陈隽得过的最高级别的勋章了。丁磊分兵不能说全错,至少他没有被追击,也把人安全带回来了,只是团里其他的人都对他不感冒了,大家都愿意跟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十六

这次陈隽化解危局,且有意外斩获,副师长特别报请国防部为她轻功,于是陈隽得了一枚银质的武穆勋章,这是陈隽得过的最高级别的勋章了。丁磊分兵不能说全错,至少他没有被追击,也把人安全带回来了,只是团里其他的人都对他不感冒了,大家都愿意跟着副团长陈隽作战,这次和陈隽的相貌无关了。

随着宋军参战部队越来越多,战场态势很快也想劣势,均势向优势转化。海军甚至嚣张到直接派遣舰载战斗机去追着天竺空军的制空战斗机打,整个缅甸和印度东部那一条半岛式的领土被宋军掌握了制空权,那片空域很少能看到天竺空军的飞机。不过天竺军队也调整了一些对策。

有一天,陈隽战备值班的时候,又听见拉响空袭警报。她纳闷了,有日子不见天竺飞机了,怎么回事。出去一看,说是获悉天竺陆军发射的数十枚地对地导弹,有几枚目标是我们这里,让人员和飞机,物资,武器都撤离到安全地带,外面只留警戒部队。

溜溜的等了一天,楞没见导弹落下来,估计是被拦截了,他们猜的没错,这些导弹分别被地空导弹和机载激光武器给拦截了。于是大家放松了戒备,正常开始工作。

晚上,突然被一声巨大的爆炸声惊醒,原来是一架停在半封闭机库里做保养的战斗机爆炸了,警卫部队立刻出动前往查看,却遭到了火力不弱的阻击。副师长脑子转的快,命令飞行员和指挥人员立刻撤离,警卫部队分部分人出来保护他们,然后马上向作战指挥总部请求支援。

陈隽也是被爆炸声惊醒后,虽然她没有惊慌失措,但是第一次经历地面攻击的她还是

该如何应对,门外跑来一个人,却是王闻晖,说:“太好了,你没事,快跟我走!”陈隽边跟他跑边问:“怎么了啊?”王闻晖说:“明摆着嘛,我们机场被敌人偷袭了!”陈隽咬牙切齿道:“卑鄙啊,天上打不过我们。就用这一招!”王闻晖说:“虽然是敌人,但是这也算不上卑鄙吧?这是很普通的特种作战吧。”陈隽说:“闭嘴!你还为着敌人说话,我告诉你…”猛然一个手雷在她身边不远爆炸,冲击波一下把她冲开了好远,虽然没昏过去,但是给弄的有点蒙了,王闻晖急了,想附近一定有敌人,他们一个是飞行员一个是厨师,不要说对付特种兵,就是普通陆军士兵都费劲,他心一横,也管不了那么多,跑到陈隽身边,看她那样,把她给抱起来就跑。虽然王闻晖打架水平一般,射击水平苦手,但是还是有点力气的,抱着本就不太重的陈隽逃跑,速度也并不慢。

他脑子清楚的很,如果停下来,他们两个迟早都是死,于是他拼了命钻进了一个小屋子里。

一进来他就后悔了,原来是缅甸机场一个开水房,现在烧水的锅炉被拆了,成了宋军堆放缅甸人旧家具的小仓库,里面别说武器,连个可以当武器的铁棍都没有,只有破桌子烂椅子。这时候陈隽也清醒了,问:“怎么躲这里来了?哎,你又救了我一次。”王闻晖环顾四周,说:“这里找不到一个武器,连棍子都没有。”陈隽递给王闻晖一把手枪,说:“这个成吗?”王闻晖一愣,说:“你有枪你怎么不早说?”陈隽委屈的说:“你哪问了我的?”王闻晖没空理她了,说:“我们要不要躲到窗户底下去,在中间别人丢个手雷进来我们都完了。”陈隽说:“你傻啊,要是窗户底下,人家在外墙贴个炸药我们不死的更快吗?”王闻晖一愣,说:“那躲到哪里?”陈隽眼睛好(当然),光线很弱的情况下发现了锅炉的底座,是个水泥台,于是她拉着王闻晖躲了进去,另外还拉了几张桌子过来。

等躲定了,陈隽问王闻晖:“我们难道就这样躲着吗?还是要想办法逃出去吧?”王闻晖说:“我也想逃啊,可是外面黑灯瞎火情况不明,我担心更危险。”陈隽说:“你呀,是属鸵鸟的!”陈隽从台子底下钻出来,七摸八摸的居然让她找到了后门,她轻轻的把后门推开一点,看了看外面,是一片杂草地,没有人。往前200多米时宋军基地外围架设的电网围墙,不是还有探照灯照射。陈隽见有门,招呼王闻晖过来说我们从这里然后靠近到电网附近,这样警卫部队就好发现我们。

王闻晖作为后勤人员,当然没有发表不同意见的能力,虽然他还是有些紧张,但是与公与私都促使他跟着陈隽悄悄地出了门,猫着腰往围墙的方位走。

其实陈隽也不知道她的判断对不对,她这种没来由的自信是源自于她小时候没事和老爸谈论他一下打仗时的故事得出的一种下意识。

陈隽突然发现前面有4个黑影,飞快的沿着围墙向他们的右手边突进,王闻晖见势连忙卧倒在草丛中,陈隽踢了他一脚,说:“个胆小鬼!”陈隽端起手枪,没头没脑的冲那里开了一枪,飞行员的枪没有高科技含量可言,也没消音器,这个相对僻静的角落里一声枪响显得格外刺耳。陈隽还想再开枪,被王闻晖一把摁到地上。刚刚趴在地上,无数发子弹就从他们头顶嗖嗖的飞了过去。

王闻晖小声骂道:“你真是个宝气啊!你还以为你手里是你带着导弹和机关炮的战斗机啊?对方可是特种兵,四个吔!”陈隽说:“不管,我是军人,我就不能让敌人我从眼里逃掉!”王闻晖说:“话是没错,你也要看场合啊,你脾气真是犟啊。”陈隽说:“对,我就犟,怎么的吧!”说罢起身准备射击,嗖的一声,陈隽就觉得自己脖子一疼,哎呀一声倒下了。

王闻晖吓死了,连忙看看陈隽的伤势,幸好是流弹,只是从陈隽的脖子上掠过,擦破点皮,虽然流血了但是并去大碍。但是陈隽不知道自己受伤如何,捂着脖子呜呜的很难受的样子,看样子就跟快死了一样。王闻晖脑袋嗡的一下炸了,扶着陈隽,急的不得了。刚才那四个人急于撤退,没有追击他们,当王闻晖气愤的拿起陈隽的枪抬起头寻找目标的时候,只发现了一个黑影一瘸一拐的在跑,他朝着那个黑影开了两枪,那个黑影摔倒了,但是马上根据王闻晖枪口的火光回击,子弹准确的命中了王闻晖的腹部,王闻晖捂着腹部跪倒在地。

陈隽闹腾了半天,见自己除了脖子疼点啥事没有,心中暗暗一喜,起来一看却发现王闻晖中弹了,连忙问:“怎么了?”王闻晖说:“小心,前面有敌人!”陈隽刚站起来,却发现那个特种兵已经冲过来了,本来就腿部中弹的他刚才被王闻晖打中了肩膀,但是对付个陈隽还是绰绰有余,陈隽刚举枪想射击就被他飞起一脚把枪踢飞,接着被狠狠地捶了一拳头,站立不稳倒在地上。随即那个特种兵熟练的举枪对着地上的陈隽,王闻晖急了,忍着巨疼一把拉住那人的枪,虽然那个特种兵受伤了但是训练有素的他一个正踹就把王闻晖往身前踢翻,随即有对准了陈隽,大概他看出来陈隽肩膀上的军衔和袖子上的飞行员标志了,一心想要捞个大的,死了也值。陈隽这个时候也站起身来,捂着被打疼的地方,看着前面的天竺特种兵,心想:完了,这下可死亏了,爸爸,对不起了,看来我不能给您养老送终了,我要去陪我妈妈了。

枪声响了,陈隽闭上眼迎接死亡,但是只觉得脸上一热,见是王闻晖站在她身前大概两米远的地方,天竺特种兵射出的那发子弹都打在了他的后背上(因为瞄准的是陈隽的眉心,但是因为陈隽当时是捂着肚子没有完全站直再加上王闻晖身高的原因,子弹打进了王闻晖的背上),本来就受伤的王闻晖忍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趴在地上。溅到了陈隽的脸上。陈隽呆住了,继而大喊王闻晖的名字。陈隽唱歌时音阶可是很高的,她一激动的一声大喊让对面的天竺士兵也楞了一下,就在这时,他被侧面射来的子弹命中了好多发子弹,致命的一发直接穿过了他的太阳穴。陈隽往侧面一看,见是十来个警卫部队的士兵赶到了。士兵过来说:“长官,没事吧!”陈隽缓过劲来,说:“快!快把他送医院啊!”于是两个士兵抬走了王闻晖,陈隽由于也受了轻伤,也被一并带走。

这次袭击,造成了基地3架战斗机被毁,部分物资也被损毁,警卫部队阵亡18人,伤25人,后勤和地勤人员伤亡10来人,飞行员伤亡3个(算上陈隽),找到了7具天竺特种兵的尸体。总部一边严格搜查基地附近区域寻找漏网之鱼,还要求彻底查清楚天竺特种部队是如何渗透到缅甸境内了,要知道木姐基地是缅甸的东北部,靠近大宋云南,天竺特种兵是如何穿越缅甸国土到达这里的。另外,总部和国防部酝酿了疯狂的报复计划。红狼部队全力出击,到处偷袭天竺军队的粮仓,油库,军事基地。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