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抗战 首战淞沪 第八章 浏河血战(1)

当过兵的人81 收藏 32 5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8.html


听到排长的枪声,战壕里的几名士兵也对准日军扣动扳机。

几声寥寥无几的枪声,对面只有一个日本人倒下。

稀疏的枪声,不准确的枪法,引起那些日本人一阵哄笑。不过日本人笑归笑,他们还是迅速拉开散兵线,加快步子向守军阵地奔跑过来。

有的日军士兵奔跑之中,还不忘记随时蹲下,向守军阵地射来一颗子弹。

李峰一拉枪栓,一颗黄澄澄的弹壳掉落在战壕中,枪膛中冒出一股带着刺鼻火药味的淡蓝色青烟。

“哗啦”枪栓合拢。李峰又端起步枪,瞄准一个家伙手指轻轻一勾扳机。

枪口微微一跳,闪烁出一条耀眼的火焰。

被锁定的那个家伙钢盔上留下一个不规则的破洞,整张脸登时变成红色,仰面向后倒下,翻倒在阴冷潮湿的泥滩中,飞溅起无数泥浆。

“开火!”营长周刚如一声令下。

随着营长的吼声,各连排长接连高喊着:“开火!开火!”

参差错落的阵线上,步枪手们匆忙扣动了扳机,“砰砰砰”炙热的火焰同时从阵地上腾起,一排排子弹如同炸窝的马蜂样劈头而出。

子弹破空而出,带着强大动能飞扫掠过那些冲向在河滩泥泞中奔跑的日本人阵型。这一轮射击,距离近,打得准。无数的子弹汇成一堵致命的金属之墙,碾过之处血肉横飞。成片的日本士兵发出哀号声,犹如被割草一样横七竖八倒成一片。

河滩泥浆被打得像是开了锅的开水,弹雨所过之处水花四溅。

日本人的动作极快,遭到火力打击,马上就有人趴下,端起步枪扣动扳机。

“乒乒乓乓”三八式步枪齐鸣,子弹呼啸而至,从战壕上方“嗖嗖嗖”掠过,划出一道道暗红色弹痕。

李峰身边的一名士兵闷哼一声,便一头栽在满是泥泞的战壕中。殷红的鲜血从他的头盔下渗出,很快就把整张脸都染成鲜红。鲜血顺着下巴滴下,把身上满是泥点的衣服染成一大片暗红。

“哥!”一名士兵扑上来,抱住倒下的那名士兵。

可是中弹的士兵再也无法听到弟弟的喊叫声,两眼瞪得大大的,望着天空。

李峰知道牺牲士兵的名字,他叫徐明元,是一名列兵。刚刚扑上来的是他的弟弟,叫徐明华。但李峰没时间去管那么多,这几天来,死的弟兄们太多了,战壕里阵亡者的遗体还没有抬下去,又一批人阵亡。

李峰扣动扳机,击毙一个趴在地上的日本人。打完这一枪,他低下头躲过一颗子弹,拉动一下枪栓,把下一颗子弹推上枪膛,从另外一侧冒出头,一枪又把一名日军士兵打发回去见了天照大神。

猖狂的日军一边开枪一边逼近守军阵地。

等到日军进入机枪火力点的扇形射界,连长黄瑾大吼一声:“机枪手!打!”

左右两挺ZB26轻机枪“哒哒哒”吐出火舌。与此同时,营属的马克沁重机枪手也压下扳机,帆布弹带不断向枪机中缩短,无数的子弹犹如炸窝马蜂飞扑过去。刚刚逼近到步枪手战壕跟前的日本人一个紧接着一个被这狂暴的金属热流吞噬。

机枪子弹掠过河滩,打得泥浆四处喷溅。有些子弹直接洞穿了日本人的身体。正在进攻的日军士兵只好紧趴令人感觉不舒服的泥滩上,听着前方射来的子弹从他们头顶呼啸而过,不断有人身上腾起血雾。

弥漫的硝烟中,隐约出现了日军机枪手的影子。

“嗖嗖嗖”劈头盖脑的弹雨呼啸而至,将守军的阵地打的烟尘四起。

日本人的机枪打得又准又狠,子弹紧贴着战壕上方掠过,让不少官兵不得不缩回脑袋,被压制得根本无法露头射击。

几个重机枪阵地已经成为了众矢之的,密集的弹雨将火力点前打得泥土四溅,虽然不断有机枪手倒下,但很快又有弟兄顶上去,继续操起机枪对着日军猛烈扫射。

“哒哒哒”密集的扫射声中,咬着牙向日军射击的机枪手们脸色阴沉,目睹着身旁的战友们不断的牺牲,谁的心里都不是滋味。

面对日军的重机枪射击,守军轻重机枪手损失惨重。因为日军的重机枪数量上要多得多,而且精确度高。

趁着压制住守军火力,几名日军掷弹筒兵蹲下,手扶掷弹筒,把榴弹塞进掷弹筒中。

“嘭嘭”几声火药气体膨胀的声音,掷弹筒榴弹准确落在守军战壕中,腾起火光烟柱。暴虐的气浪席卷起一阵带着血红的泥浆,向四处扩散飞溅。

“操!狗娘养的!”李峰吐出一口泥水痛骂了声。

身边不断有人倒下,但日本人的榴弹却像是用不完一样,拼命的向战壕里砸进来。

这还是采取了李峰所传授的分段式工事,否则守军伤亡将更加惨重。

河滩上的日本人越来越多,不断有重机枪架起,向守军这里狂吐火舌疯狂扫射。不断爬上河滩的日军掷弹筒手发射来绵密如冰雹的榴弹。

“**你奶奶的!”李峰痛骂一句。

作为一名后世的特种兵战士,在这种混战局势之下,因为中国军队整体的训练和火力不如对手,仅仅凭借一个李峰,却无法发挥应有的作用。今天面对的敌人,不是前几日那些日本海军陆战队。在日军中,日本陆军的素质要比他们的海军陆战队高出许多。日军第九师团尽管不是最精锐的师团,但面对国民革命军最精锐的第87师和第88师都毫不逊色。

李峰瞅了个空,猛然从战壕中伸出步枪,对准一个掷弹筒手扣动扳机。

“砰”枪口喷出灼热的火焰。

三百米外,那个正向掷弹筒内塞榴弹的家伙钢盔飞出,跳起空中芭蕾。尖锐的子弹直接就把日本人的脑袋削掉一半,白花花的脑浆混着血水,喷洒在泥泞的河滩上。

打完这一枪,李峰迅速缩回战壕内。

“嗖嗖嗖”一长串机枪子弹从他头顶掠过。

紧接着,他听到一声榴弹划破空气的嘶鸣声。

李峰连忙一扑,拐到弯曲的战壕另外一侧。刚刚趴下,他原来所在的位置就腾起一团浓烟烈火,钢珠碎片下雨一样打在战壕壁上。

“狗日的,去死吧!”凭借着分析掷弹筒榴弹的声音,李峰已经判断出那个掷弹筒兵所在的位置。

他闪电一般从战壕里伸出步枪,仅仅是凭借着感觉,对准硝烟弥漫的远方扣动扳机。

“砰”一声枪响,又是一名日军掷弹筒兵一头栽倒在滩涂上。

整体上被压制,仅仅凭借李峰一人一枪,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

日军还是很快就冲上来,听脚步声来判断,距离自己不会超过五十米。

“小鬼子上来了!手榴弹准备!”李峰喊了声。

刚刚抱住哥哥尸体哭泣的那个小兵已经停止哭泣,默默从弹药箱中摸出手榴弹,咬开保险盖,把手榴弹紧紧攥在手中。

后排战壕里的士兵,已经给步枪上好刺刀。

“投!”李峰大吼一声。

战壕中飞出一排手榴弹,砸落在日军人群之中。

顿时整条防线跟前如同沉寂后突然爆发的火山一样,火光涌动,汹涌而来的锋利碎片将这些扑上来的侵略者吞没在腾起的火焰中。

如此之短的距离,根本阻挡不住日军进攻的步伐。

连长黄瑾一声大吼:“弟兄们!让那些小鬼子见识一下我们十九路军的厉害!”

说完他第一个挥舞着盒子炮跃起,后面的粤军士兵一个个端着上好刺刀的步枪,义无反顾的冲向敌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