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万州的味道

秦皇岛外打渔船 收藏 9 254
导读: 万州的味道 黑山明月 [[face=隶书]size=14]初春的夜晚,初春的万州。初春的万州

万州的味道

黑山明月

初春的夜晚,初春的万州。初春的万州夜晚让人迷恋。万州游子一定都有个魂牵梦绕的地方,那就是高笋塘流杯池烧烤店。那里地方不大,那里的香气却萦绕整个万州和重庆甚至整个中国——当然那是对我们万州儿女来说。


穿过万州重百店旁边的好吃佬街,缓步50米,就到了三羊开泰交叉路口。左折小步,就是万州的大厅——高笋塘广场,夜晚的高笋塘,溢光流彩,清风徐徐,乐音缭缭。人不分男女,年不分长幼,白发长者与妙龄青年共舞,生灵猫犬和黄口小儿相戏。人在流光里,影在妙曲中。


春风微醺,步履飘然。流杯池烧烤几个字晃入眼中,古时文人墨客围坐池边,满酒之杯,浮于池中,任其漂流,流杯歇处便是赋词饮酒人。昔日庭坚谪迁,在此留迹,把酒书写了传世名作“西山碑”,曲水流觞,流杯池自此美名天下扬。


今日池尤在,少了书香,多了酒气,高飘的酒幌变成了太白酒漂亮的霓虹广告。和两三好友,并糟妻小儿。在池边坐了,叫了麻辣烤猪脑,串了年糕、肥肠、羊肉串、海白菜,荤荤素素几小蝶,就着凉丝丝的冰粉,麻、辣、鲜、咸、甜、凉、热,极端的味道带来极度的口感,极度的口感让那些书香酒香烟消云散,脑中只剩下两个字:好吃。

酒不醉人人自醉。醉中往事,星星点点。


70年代中期,懵懂学童的我随母亲住家于万州李家河石马小学。沿着318国道从万州西行10公里,看到夹街10数青砖瓦房,路边一个老大的院子,院子里晒着黄灿灿的稻谷,有的门窗间或挂着红红的辣椒——那不是别的什么地方,那就是70年代的李家河公社大院。从公社旁边的机耕道蜿蜒100米左右,赫然显现在眼前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国防医院,川东医院。川东医院后面高高的石山上,有我童年的梦,在那里的石马小学,留下了青梅,遗下了竹马。


每逢周末,母亲便常常拉了我,站在学校边通往川东医院和李家河场坝的小路上,遇到那些赶场的乡亲。母亲微笑着招呼,今天日头好起早赶场哈,青菜几分,鸡蛋几分;李老师,刚摘的菜,蛋从窝里掏出还是热的呢,您看着给吧。母亲摸出零散的角票和硬币买回几颗鸡蛋几把菜,缺少肉食的我们便很高兴可以吃到难得的炒鸡蛋。那时每月30元左右的工资养活一家子,必须精打细算。有时候嘴馋得不行,同学便拿了家中黄牛吃的油菜籽饼,作为我们的零食。油菜籽饼,金黄发亮,散发着菜籽的清香,硬硬的,一口下去,油菜地的芬芳满颊;厚厚大大的一饼,连嚼带啃半个时辰,足以果腹。吃饱了肚子,常常就邀约了小伙伴,窜到小沟中摸螃蟹。弯下腰,一手扳着湿漉漉的石头,让它与河床间露出一缝,一手轻轻探入缝中。待手缩回,运气好时,一只大蟹便张牙舞爪于掌中。运气不好的时候,狂甩小手,螃蟹斜飞,扑通入水,水花一脸,殷红的血却从指头直流——中了头彩,螃蟹钳夹了手指头。最不好的是,摸了一手臭泥,宁愿流血的惊险和懊恼也不愿那倒霉的空手。


回到学校的操场上,木工正在改料,准备改建学校的几间旧教室。泡毛(改料产生的木屑,万州土话)散落一地,抱了扫帚扫上一大堆,划根火柴丢下;红的火苗一下跳起,七手八脚将小鱼螃蟹投入火里。七八分钟后,柴火熄灭,扒开灰堆,拍拍吹吹,香香的鱼蟹囫囵入肚。


这就是我们万州李家河金黄的秋季。


转眼就是年关,母亲每月积攒5元。到了这时候足以购买丰盛的年货。灌香肠繁琐,熏香肠好玩。柏树枝桠的香气和新鲜香肠的肉香混合在一起,在乡村小学的上空漂浮徘徊。伸手飞快地从熏烤得快熟的香肠中扯下一根,塞入口中,满嘴流油,那个酣畅淋漓的劲头值得来年一年回味。用石磨子推汤圆面那绝对是童年时代一首咿咿呀呀的歌谣,母亲、大姐、二姐和我,挑抬着满桶浸在水中的糯米,晚上来到熟识的社员家中,一勺勺向石磨的孔中喂着糯米,一边推着石磨聊着天,外面是黑漆漆的乡间夜色,里面是念叨旧时好、期盼新年佳的一家老小。父亲此时却在遥远的县城,也许正燃了一支烟,赶他那永远也写不完的文章。手搭在磨盘的推把上,随着母亲的来回推动,我的身子也机械的伏合,眼皮耷拉,吱吱呀呀,懵懵懂懂中便被父亲呵呵一笑一下抛到半空中。


揉揉眼睛,父亲不在,母亲坐在轮椅上,正看着电视。儿子看着wwe狂野摔角正起劲。


万州我的家,万州的味道,潜滋暗涨。旧时人事,今日念想,别样心思,各人自晓。


2011年3月10日星期四夜 摄于重庆市万州区高笋塘 流杯池烧烤店 拍摄器材诺基亚c5手机 夜晚天晴微风

拍摄的佳肴是 烧烤 嫂子荤豆花 冰粉 烤猪脑花等

(首发铁血本人 账号 铁血ID 秦皇岛外打渔船)

2011年3月10日星期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11 19:16:33 被秦皇岛外打渔船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wb1951 在第2楼的发言:
清新自然、文辞也好,感觉篇幅稍短,有些意犹未尽。

谢谢朋友谬赏鼓励 现在扩展敷衍再成一稍长文章 请指正



味道




初春的夜晚,初春的万州。初春的万州夜晚让人迷恋。万州游子一定都有个魂牵梦绕的地方,那就是高笋塘流杯池烧烤店。那里地方不大,那里的香气却萦绕整个万州和重庆甚至整个中国——当然那是对我们万州儿女来说。


穿过万州重百店旁边的好吃佬街,缓步50米,就到了三羊开泰交叉路口。左折小步,就是万州的大厅——高笋塘广场,夜晚的高笋塘,溢光流彩,清风徐徐,乐音缭缭。人不分男女,年不分长幼,白发长者与妙龄青年共舞,生灵猫犬和黄口小儿相戏。人在流光里,影在妙曲中。

春风微醺,步履飘然。流杯池烧烤几个字晃入眼中,古时文人墨客围坐池边,满酒之杯,浮于池中,任其漂流,流杯歇处便是赋词饮酒人。昔日庭坚谪迁,在此留迹,把酒书写了传世名作“西山碑”,曲水流觞,流杯池自此美名天下扬。


今日池尤在,少了书香,多了酒气,高飘的酒幌变成了太白酒漂亮的霓虹广告。和两三好友,并糟妻小儿。在池边坐了,叫了麻辣烤猪脑,串了年糕、肥肠、羊肉串、海白菜,荤荤素素几小蝶,就着凉丝丝的冰粉,麻、辣、鲜、咸、甜、凉、热,极端的味道带来极度的口感,极度的口感让那些书香酒香烟消云散,脑中只剩下两个字:好吃。

酒不醉人人自醉。醉中往事,星星点点。


70年代中期,懵懂学童的我随母亲住家于万州李家河石马小学。沿着318国道从万州西行10公里,看到夹街10数青砖瓦房,路边一个老大的院子,院子里晒着黄灿灿的稻谷,有的门窗间或挂着红红的辣椒——那不是别的什么地方,那就是70年代的李家河公社大院。从公社旁边的机耕道蜿蜒100米左右,赫然显现在眼前的就是大名鼎鼎的国防医院,川东医院。川东医院后面高高的石山上,有我童年的梦,在那里的石马小学,留下了青梅,遗下了竹马。


每逢周末,母亲便常常拉了我,站在学校边通往川东医院和李家河场坝的小路上,遇到那些赶场的乡亲。母亲微笑着招呼,今天日头好起早赶场哈,青菜几分,鸡蛋几分;李老师,刚摘的菜,蛋从窝里掏出还是热的呢,您看着给吧。母亲摸出零散的角票和硬币买回几颗鸡蛋几把菜,缺少肉食的我们便很高兴可以吃到难得的炒鸡蛋。那时每月30元左右的工资养活一家子,必须精打细算。有时候嘴馋得不行,同学便拿了家中黄牛吃的油菜籽饼,作为我们的零食。油菜籽饼,金黄发亮,散发着菜籽的清香,硬硬的,一口下去,油菜地的芬芳满颊;厚厚大大的一饼,连嚼带啃半个时辰,足以果腹。吃饱了肚子,常常就邀约了小伙伴,窜到小沟中摸螃蟹。弯下腰,一手扳着湿漉漉的石头,让它与河床间露出一缝,一手轻轻探入缝中。待手缩回,运气好时,一只大蟹便张牙舞爪于掌中。运气不好的时候,狂甩小手,螃蟹斜飞,扑通入水,水花一脸,殷红的血却从指头直流——中了头彩,螃蟹钳夹了手指头。最不好的是,摸了一手臭泥,宁愿流血的惊险和懊恼也不愿那倒霉的空手。


回到学校的操场上,木工正在改料,准备改建学校的几间旧教室。泡毛(改料产生的木屑,万州土话)散落一地,抱了扫帚扫上一大堆,划根火柴丢下;红的火苗一下跳起,七手八脚将小鱼螃蟹投入火里。七八分钟后,柴火熄灭,扒开灰堆,拍拍吹吹,香香的鱼蟹囫囵入肚。


这就是我们万州李家河金黄的秋季。


转眼就是年关,母亲每月积攒5元。到了这时候足以购买丰盛的年货。灌香肠繁琐,熏香肠好玩。柏树枝桠的香气和新鲜香肠的肉香混合在一起,在乡村小学的上空漂浮徘徊。伸手飞快地从熏烤得快熟的香肠中扯下一根,塞入口中,满嘴流油,那个酣畅淋漓的劲头值得来年一年回味。用石磨子推汤圆面那绝对是童年时代一首咿咿呀呀的歌谣,母亲、大姐、二姐和我,挑抬着满桶浸在水中糯米,晚上来到熟识的社员家中,一勺勺向石磨的孔中喂着糯米,一边推着石磨聊着天,外面是黑漆漆的乡间夜色,里面是念叨旧时好、期盼新年佳的一家老小。父亲此时却在遥远的县城,也许正燃了一支烟,赶他那永远也写不完的文章。手搭在磨盘的推把上,随着母亲的来回推动,我的身子也机械的伏合,眼皮耷拉,吱吱呀呀,懵懵懂懂中便被父亲呵呵一笑一下抛到半空中。

揉揉眼睛,父亲不在,母亲坐在轮椅上,正看着电视。儿子看着www狂野摔角正起劲。


万州我的家,万州的味道,潜滋暗涨。旧时人事,今日念想,别样心思,各人自晓。


本文内容于 2011/3/11 13:02:20 被秦皇岛外打渔船编辑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