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帝国社会风气有多放纵?妇女与陌生男性共浴

枭龙FC-1 收藏 0 3195
导读:本文摘自《世界性文化图考》作者:刘达临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性能使人们享受其他任何事物都难以替代的快乐,所以人们往往趋之若鹜,这可以说是人的一种自然本性。但是,任何正常的事情如果做过了头,就会走向反面。性满足本来是人的正常需求,可是过头了就变成纵欲,无论是纵欲和禁欲,对人和社会的健康发展都是十分不利的。 在古希腊,与女性的幽闭境遇相反,男子所追求的却是一种无约束的、甚至是放纵的生活。希腊民族本身就有一种欢乐和活泼的本性,他们常常是直率地表露自己的情欲,追寻生动而强烈的快感。古代希腊人对

本文摘自《世界性文化图考》作者:刘达临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性能使人们享受其他任何事物都难以替代的快乐,所以人们往往趋之若鹜,这可以说是人的一种自然本性。但是,任何正常的事情如果做过了头,就会走向反面。性满足本来是人的正常需求,可是过头了就变成纵欲,无论是纵欲和禁欲,对人和社会的健康发展都是十分不利的。


在古希腊,与女性的幽闭境遇相反,男子所追求的却是一种无约束的、甚至是放纵的生活。希腊民族本身就有一种欢乐和活泼的本性,他们常常是直率地表露自己的情欲,追寻生动而强烈的快感。古代希腊人对性生活毫不忌讳,行为放纵,说话也十分开明。他们豁达乐观,把人生视为行乐,最虔诚的膜拜在希腊人那里也变成了民众的娱乐。


在西方的历史上,淫风最盛的是古罗马。有的历史学家评述,古罗马的灭亡主要是由于它的淫乱,这不是没有道理的。古罗马人既放纵性欲,也放纵其他方面的一切欲望,“酒、色、财、气”并举,有时简直放荡到了洪水泛滥的程度。


在古希腊和古罗马,人们都喜欢沐浴,所不同的是,古希腊盛行冷水浴,而古罗马人则喜爱温水浴。古罗马浴场规模之大实在惊人,古罗马大浴场首建于罗马首任皇帝奥古斯都(公元前63年至公元14年),到帝政末期时,建立了阿格里帕大浴场和850个小浴场。据史学家吉朋记载,当时有个卡拉卡拉大浴场,占地124400平方米,同时可供2300人入浴。罗马帝政初期比较重视整饬风纪,男女要分别入浴,入浴时间限定在白昼;可是到了帝政末期就变了,男女混杂,夜间也可共浴,甚至连良家妇女也公然在陌生的男人面前由女奴伺候洗身,而毫无羞怯之意。


社会上淫荡的性风气往往也通过节日的形式表现出来,疯狂的罗马花节就是这样。这个也被称为“维纳斯节”的花节,是祭祀神女弗罗拉的庆典。每年4月26日至5月23日在近一个月的时间内,20万妓女穿着裸露胸部及半透明的薄纱衣裙同时涌向罗马街头。这个庆典最令人注目的是,几百名娼妓用拖绳拉着一把巨大的花束,花束上面载着一个庞大而竖挺的阳具。她们把它安放在神庙中的弗罗拉神体内,那是一个阴户的仿制物。当阳具和弗罗拉的阴户进行规模巨大的媾合后,就在圆形剧场的舞台上举行表演,少女们只穿着围在腰际的丝绸裙子,任它随风飘荡,彼此争妍斗艳。在这期间,妓女们还为男子提供了免费的“维纳斯之服务”。这一庆典一直延续到16世纪才退出历史舞台。


在古罗马和古希腊,“性节日”是很多的,决不仅是花节。例如酒神节、纪念维纳斯的节日和牧神节等。这些节日起源于性崇拜,但以后则演变为一种社会淫乱活动。


在18世纪末的伦敦,如雨后春笋般地出现了许多与“后宫”异曲同工的“澡堂”。所不同的是,这里的女人是流动性的,客人可以依其所好,自由招唤对象,甚至连人种也可挑选。其中还有各种随客人喜好、满足各种需要的设备,甚至为那些有施虐或受虐倾向的客人准备了鞭子。18世纪末到19世纪初,这种澡堂在伦敦就有几百家之多。大部分富商大贾往往借口下乡,而利用周末到澡堂去,在那里消磨到星期一早上。


受当时社会风气的影响,当时欧洲的大学生们生活多很放荡。当时有部小说描写过他们的生活情景:“在吉那(德国西部的一个城市)的大学生,几乎人人拥有所谓的‘美人’,她们往往是身份卑微的姑娘。这些大学生如果不离开这个城市,也就不会离开她们;如果毕业而离去,就把她们让给学弟们。”大学生们多半住在租赁的公寓宿舍,房东对他们甚至“亲切地招待至床上”;寡妇经营的宿舍里,一定有两三个大学生“每天晚上轮流和她睡觉”。


值得注意的是,当时的不少著名的思想家、文学家、艺术家都是性放纵、性变态者,他们可能受了时代潮流的影响,也可能反过来又影响了社会和时代的潮流。例如,法国的启蒙思想家、哲学家、文学家卢梭是个自恋狂,具有伊底帕斯情结(性心理学用语,指男子憎恶父亲,爱恋母亲)。他在《忏悔录》这一著名著作中坦率地表白了他的私生活和性经历。又如法国18世纪小说家沙德是个著名的性施虐狂,而19世纪奥地利的历史学家、小说家马索是个性受虐狂。


在女作家中,19世纪法国的乔治·桑是个“性自由”的鼓吹者,也是个亲身体验的实践家。她18岁时和一个富有的男爵结婚,生有一子一女。她的第一个情夫是个法院的差官,意思薄弱;第二个情夫身体魁梧,但缺乏教养;第三个是裘尔·桑德,很符合她的理想,于是就离家出走,在巴黎和桑德同居。


乔治·桑不断地像更换衣服似地更换情人。1834年法国的浪漫派诗人兼小说家缪塞和她一起到威尼斯旅行,在下榻旅馆的床上被她骂为性无能而被赶出来。诗人海涅因被她发现有梅毒而遭抛弃。法国浪漫派小说家梅里美和她同房,因为“成绩不佳”、不能使她获得性满足仅两夜就被她抛弃了。波兰的天才作曲家、比乔治·桑小六岁的萧邦1839年开始和她同居,到了1847年因感情不合分手,几乎耗尽精力。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