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外传 第91章 越想越不是滋味

sjhexcrvug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会议散后,丁德顺满腹心事来到胡治国的办公室,马勇生当上局长是他没有所料到的,县委的决定太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老胡,是不是上面对你有些意见,为什么让他当局长,你的工作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局长位置本应该是你,再说,不是说没有问题吗?怎么突然间有这么大的变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会议散后,丁德顺满腹心事来到胡治国的办公室,马勇生当上局长是他没有所料到的,县委的决定太出乎人们的意料之外,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老胡,是不是上面对你有些意见,为什么让他当局长,你的工作可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局长位置本应该是你,再说,不是说没有问题吗?怎么突然间有这么大的变化,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中午吃饭时还没有一点征兆,这可有点出乎人的意料之外。”丁德顺在胡治国的办公室说。

“这事我连影都不知道,储明香这招是有些不地道,他直接找到了市局和县委,不知他胡乱说了些什么。之所以才做了如此决定,这是市局和县委的意见,话又说回来,谁当局长不一样,我绝对服从上面的安排,只要把工作干好了,我胡治国没有二话绝对服从,不当绊脚石,积极协助马勇生干好工作,你也一样,要绝对服从他的领导,不可有其它的想法。”胡治国说。

“那可不一样,马勇生他算个什么东西,不就是有后台,你的威望比他大,要是你当局长,以后公安局工作会好干些,我们的心里也服气。”丁德顺说。

“德顺,上面安排必定有上面的意思,个人不要有什么想法,你也一样,在这个时候不要有过多的想法,必须服从命令听指挥,这是我们当警察的天职。”胡治国说。

“老胡,不是都说好的事吗?怎么会是这样?是不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有些问题我们没有想到,把某个大人物给得罪了,否则不会是这个结局。”丁德顺说。

“德顺,一些事情是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回去以后好好工作,不要和他发生正面冲突,有我在,他马勇生翻不了天。”胡治国说。

“你也真是的,就这样委曲求全,瞧你刚才说话的劲头,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搁我才不会那样,给他当陪衬,为他装门面,让他耍威风,让马勇生自己个儿说去,这脸全让他露了,你在局里好歹也是个人物,总不能任人宰割,寄人于篱下。”丁德顺说。

“一切都在看时机,这我心里有数,你就放心好了,你一定要稳定情绪,不能让人看出什么来,这一点你要明白。”胡治国说。

“但愿是这样,我们全看你的了,可不能让马勇生太猖狂了,否则的话,你和我心里清楚,说不定他会拿咱俩开刀。”丁德顺说。

“不要把事情想得那么悲观,成事在人谋事在天,现在的工作不是那么好干的,没有点真本事不行,马勇生干不见得如何,过去是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现在不一样了,也许是一眨眼间的事情,你就看以后的结果吧?你今后也要注意点,不要把事情做得太出格了,让他看出什么来,不然好些事情不好办,现在形势和以前大不相同,无论干什么都得多动动脑子,没有些弯弯绕还真不行。”胡治国说。

“你放心,我不会那样傻,办事有些尺寸,一切都做得天衣无缝,我相信马勇生没有多大的能耐,他没啥新鲜玩意,不可能一手遮天,让他独断专行。”丁德顺说。

“目前可不要太大意了,不能让他抓住任何把柄。否则的话,会处于不利的局面。只要你我联起手来,他的日子不会好过。他的关系只有他的老丈人,可咱们县里、市里面都有人,他们会帮助我的。”胡治国说。

“这你放心,我知道我自己会怎么做,不过,你的手不能太心慈手软了,一切都顺从他的意思,要想办法给他些颜色看看,让他晓得咱们得厉害,否则一些人全都倒向了他,现在的人都是墙头上的草,随风倒,个个都是变色龙,他才不管你的死活,以后咱们没法干,说不定会吃大亏,我们这些人可全都指靠你了。”丁德顺说。

“一切都要等待时机,不可莽撞行事,要抓住他的要害和弱点,找准时机,一棍子把他闷死过去,让他心服口服,以后的事情就好办了,那还不是咱们的天下。”胡治国说道。

“总之,你要小心些,马勇生上任后肯定会有举动,所谓说是新官上任三把火,他必须得烧起来,要树立自己的威信,头三脚踢不出去,那他干不好,这只是时间问题。”丁德顺说。

他的心里顾虑很大,他和马勇生以前很不对付,两人之间意见不小,对他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他也看不起马勇生,不就是个副局长吗,能有什么了不起的,各方面和他比起来差得远了。可是现在风水轮流转,没有想到他会当局长,这回他是得势了,人人都有报复心,害怕将会拿自己开头一刀。

丁德顺走后,胡治国越想越不是滋味,本来是板上钉钉、万无一失的事,突然之间一切全都变了,事情完全翻落了个儿,竟成了他的手下,以前自己毕竟是个正局级,马勇生得听他的指挥,向自己汇报请示工作。自己当局长的美梦成了泡影,这反差真是太大了,犹如从美妙的天堂一下子坠入阴森可怕的地狱,让他难以接受,心里这个气呀。他拨了一个手机号码,把今天的情况和他说了,对方听了沉默了好一会儿,告诉他不要着急,他把情况调查一下,看看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估计是不是县委还有其它的想法,不然不会不把事情和他说清楚。

“你一定要尽快把底细调查清楚,现在看来事情只能这样了,任命已宣布,即使县委想改变都不成了,人事任命可不是儿戏,那样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县委书记也不是个傻瓜,不可能随意做出决定。”胡治国说。

“你放心好了,我会把事情办好,先忍耐一段时间,看看动静再说,马勇生现在只是被任命副局长主持全面工作,这说明还有点余地,实在不行,这个公安局长没当上,还可以到别的县去干,我说话在市里还算数。”

“俗话说得好,人有脸树有皮,兔子急了还咬人,哪能没有一点火性,在局里我好歹也是个人物,马勇生能来几年,才当了几天的警察?我比他的威望不低,人们怎么看我,肯定说我没干好,没有本事,笨蛋窝囊废一个,连个马勇生都斗不过,这些年白在公安局混了。”胡治国说。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程度,实出我的意料之外,这个时候不要焦躁,一定要稳住自己的情绪,要知道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一定要有肚量,一切还照原来的样子干工作,不能有丝毫的表现,把你那火爆脾气好好改一改,你有情绪不要紧,会带来负面影响,到时候我也不好说话。”

“这个你放心,这个肚量我还是有的,做事深浅自然知道,只是你要把原因查清楚,即使是局长当不上,心里也好有个底,我实在受不了这个窝囊气,不能吃这个哑巴亏,还让马勇生嘲笑**蛋无能。”胡治国说。

晚宴后,胡治国想和马勇生好好聊聊,必定他当上了公安局的一把手,自己虽是公安局的政委,级别一样,同样是正局级待遇,但现在是局长负责制,一切事情都是局长说了算。暂时还得受他的气,拍他的马屁。他来到马勇生的办公室,可是没有人,不知到了哪里,他拨了马勇生的手机号码,回答已是关机。

“妈的,这个家伙真有些邪的,这个时候能到哪里去?而且还把手机关了,今天才宣布任命,这会儿就跟我耍起了官派,看来以后不跟你玩些真的还不行,根本不会把我当回事,必须得想法整治他一番,不然不知马王爷三只眼。”胡治国心里骂道。

可是他也没有办法,想了好一会儿,径直来到车库旁,用遥控器打开车库的大门,钻进了轿车,一个人驾车驶出了公安局的大院,很快消失在茫茫的车流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