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湄公河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36

天晴文集 收藏 0 4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



下半夜的山坡上,很冷。浓浓的露水把汗湿的衣服凝成一副冰凉的盔甲,温热的肉体缩在中间,执拗地抗拒着时不时的瑟瑟发抖。

愤怒、沮丧,疲劳之极的战士们却睡不着,不时地运动着身体以抵御寒冷。几个吸贯大烟的苗兵,这时才真的成了可怜虫,疯狗一样的四处转着,一刻也安静不下来,只要屁股一落地,立刻哈欠连天,鼻泪交流,营长温叭的死命令加上对敌人的恐惧,使他们谁也不敢尝试点燃烟灯,尽管东西都带着,这宝贝和命一样重要丢不了。然而却把步话机丢了——报务员连人带机没有跟上撤退的队伍。

温叭大光其火却又找不到发泄的对象。更要命的是,三连的步话机仅有一台,电池用完了,司令的指示也只听到一半。陷入了失去联系的危险中,刘奎感觉到自己就是司令,然而这个令到底怎样司呢?刘奎清楚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两个连还剩下一百二十多人,约一半弹药,不多的干粮,就凭这点力量,要拖住数倍多的敌人,让司令他们有更充足的准备,这是刚才的干部会决定的。他们可以跑,没头没脑地往回跑,肯定能跑过敌人,可是大本营现在的情况怎样?他们也可以往林中一钻远远的,让敌人在天亮时再也找不到,可是没有通讯工具,前来救援的部队也一样找不到。

温叭的选择,让刘奎很满意,离小路不远的石岩上,女人乳房一样的两个小山一摸一样地并列着,乳峰上和乳沟中怪石林立,树也异常浓密,重要的是在这里用肉眼就看得见很长一段小路。

一堵巨石的根部躺着排长陈小柱,他的二十多个战士都在这堵巨石上,这里的树木较稀疏,看得见很大的一块天。巨大的黑幕使仰面朝天的小柱似乎又回到了另一个时空的黑幕中,简直象做梦!但决不是做梦,与肖盈的幽会后来又有过一次,那是整整一夜。精疲力竭的小柱实实在在的知道了自己的生命中有了一个女人,对女人的感觉……啊!无法说,小柱只会感慨,难怪古往今来会有那么多的男人甘愿心力交瘁,甘愿倾家荡产,甚至甘愿用自己的脑袋去碰冰凉的大刀和灼热的子弹。也明白了父亲。可是事过之后,到底是什么?小柱感到自己就像是那个猪八戒,神奇的人参果到了口中咕嘟一下就吞了下去,哪怕可以长生不老,但那到底是什么味道却没有品出来,就连使自己忘情迷醉的女人肉体,到底是个什么样仍然是迷迷离离。灼热如火一般的女人身体和热情,熔化了小柱心中的坚冰,彻底释放了心底深处久久藏匿的那个魔鬼,那火也烧得小柱痛苦而惬意,此刻,他会挂念另一个人了,在他那充满了冷漠和炎凉的童年和青年时期里,是从来没有过的啊!

朦胧中,肖盈那光溜溜的身子忘情地扭动着,嘴里却说:“小憨兵,你留点力气嘛,恁个拼命,明天打仗跑不动咋个办睐?”

打仗!打仗!冰一般的两个字眼,淅淅沥沥地浇淋着小柱的疯狂,他力不从心了,气喘吁吁地说:“肖盈,等打完仗我们搭个小竹棚,我白天黑夜守着你……”

半响,肖盈翻身起来,突然将小柱的头揽在怀中:“听着,小憨兵,你不是一个人了,有个女人要一辈子跟着你,等着你打仗回来,等着你回来搭小竹棚,你不能丢下你的女人不回来……”肖盈哽住了,大颗的眼泪滴在小柱的光背脊上,怀中的小柱说不出话来,只是蘸着自己的眼泪和鼻涕在肖盈的胸前狠劲拱着、摩着……

“他妈的”,小柱睁开眼睛,看了看周围。“有了女人就婆婆妈妈了?书上说的英雄气短就是这样?俅!哼!等我陈小柱干个漂亮的给你们看,哼!”


在深沟里过足了瘾的苗兵们呼呼地睡着了。温叭和刘奎背靠着土埂却无法闭眼,温叭在长吁短叹,刘奎知道他想女儿了。

还不仅是想,还有担心,他知道女儿放不下武建林,肯定是犟着不走,可那是带兵的人啊,由得他吗?温叭心里太烦,自己十多年刀尖上弹雨中滚打,就是为了给宝贝女儿一个平安的天地,可是女儿执意选择的,如痴如醉恋着的,也是和自己一样滚打的人,他能给女儿一个平安吗?从心底说,温叭佩服这个小汉人,当女儿哭着告诉他,武建林把阿爸的死讯硬吞下去而瞒着众人时,温叭的眼睛湿了:“是条汉子!”温叭咬着牙说。温叭从来没有这样评价过周围的任何男人,可是“是条汉子”的男人在这险恶的环境中,就如那峭壁上挺拔的巨杉,随时可能被雷电击中轰然倒下,缠附在这巨杉上的青藤又将如何面对呢?

“唉!花骨朵女儿,命苦多多啊!” 温叭眨眨眼,为了打消心中的烦躁,转过身问:“刘连长,你咯晓得武营长最近咋个了?”

“什么,没有啊!唔,我知道,要给你当女婿了。” 刘奎嘻笑着:“你女儿有眼光……”

温叭咂咂嘴,咬咬牙,轻轻地说:“他家来信,他阿爸死了……”

“什么?” 雷鸣一样的叫声惊醒了周围的战士,纷纷竖起耳朵来听连长下的是什么命令,温叭死死地掐住刘奎的手臂:“小声、小声些,他瞒着,连司令都晓不得,波罕告诉我的。”

好半天,被惊呆了的刘奎才缓过气来,瞪大眼睛问:“什么时候?”

“就是我们出来的头两天。”

“哎呀!”刘奎宽大的腮帮蠕动着,咬得牙嘎嘎地响,心里喊着“秀才啊,秀才你他妈的糊涂,你瞒众人,可我们是老乡啊!”他想象着那个文弱的秀才,爹死了都忍着不敢哭的样,心里一阵翻腾,眼睛湿润了。温叭动情地拍拍刘奎的身子。

“武营长,是汉子,你、你们都是汉子!温叭佩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