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英雄 第一章 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


B师C4I系统被锁,战区高层高度关注,指挥所内将星闪烁。刘石头第一次面对众多将军,紧张得手足无措,说话结结巴巴,直到站在检修口前,手指搭上键盘,木讷才一扫而光,娴熟地敲击着键盘,一目十行地看着快速流淌的数据流。

刘杨提醒说:“我们检查过了,硬件没有问题。”

“哦!”刘石头心不在焉地应了一声,继续一项项查看下去。半晌,他突然说:“系统是基于民用主流操作系统开发的。”

裴小红说:“各国C4I系统均是如此,这样降低使用难度便于维修维护,如果损失了操控人员便于快速选拔普通士兵补充。”

刘石头又说:“防火墙也基于民用版本。”

“科研所已经进行了充分的完善和再编写,并会根据使用情况发布补丁数据包。”

每位技术人员对系统的检修与刘石头的手法相同,只是速度望尘莫及。

“软件也没有问题。” 刘石头吐出一口粗气表情轻松了许多,看样子最让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

一位将军问:“小同志,既然软硬件没有问题,那为什么系统无法运行?”

刘石头这才发现被数位将军围在中心,不由又紧张起来,结结巴巴地说:“人……人为修改了最高管理员权限,所以……所以系统不再接受任何指令。”

“小同志,不要紧张,能说得简单点儿吗?”将军和颜悦色。刘石头想了想说:“有人锁了进入系统的大门。”

将军问:“你能打开这把锁?”

“差不多……应该能……”

杨建国忍不住追问:“刘石头同学,到底能还是不能?”

刘石头手指神经质地快速在键盘上虚拟击打着:“我不敢保证,但我会尽力,我需要配合。”

裴小红自告奋勇:“需要我干什么?”

“听到我喊好,你启动系统。”

指挥所内响起一阵刻意压制的低笑,裴小红脸色绯红尴尬地问:“就这么简单?”

刘石头说:“进入系统后,你要马上取得最高管理员权限,关闭并删除名叫lock的管理员,然后用杀毒软件检测系统就可以了。”

一位将军惊奇地问:“就这么简单?”

“是的!”刘石头见众人满脸不相信的神色,低下头说:“我检测的结果就是这样,如果不行……”

“试一试,试一试。”将军鼓励道。

刘杨捅捅刘石头低声提醒说:“没有密钥,我们无法进入系统。”

夏佳儿连连点头,同意刘杨的看法。

“你们看到的其实是锁止程序制造的假象,删除lock的最高管理员权限,就可关闭锁止程序,恢复系统运行。”

刘杨瞠目结舌地说:“不可能!”

“可能,不信我做给你看!”刘石头斩钉截铁地说,“最多五分钟我就能进入系统。”

“我相信石头!”夏佳儿毫不犹豫地站到刘石头一边,刘杨却嗤之以鼻。刘石头涨红着脸说:“系统还有一个端口没有关闭,我从那儿就能直接切入系统。”

裴小红突然问:“是不是监控端口?”

刘石头点点头,裴小红脸色突变。

操控手各就各位检查系统连接情况,等所有人翘起拇指报好后,裴小红对刘石头点点头示意准备完毕。

刘石头埋头操作,三分钟不到就推开键盘说:“好了,可以进入系统。”

裴小红关闭并删除lock的管理员权限,重新赋予各操控手权限,按下启动键,系统“嗡”一声运转起来,显控台、显示器一个接一个地亮起来。

“系统恢复正常!”裴小红惊喜报告。指挥所响起热烈的掌声,将军们连声为刘石头喝彩。

杨建国亲自操作系统连接战区作战值班系统,报告系统修复的好消息。

出乎意料,战区司令员罗怀勇、政委周永亮出现在大屏幕上,两人笑如春山,对连夜奋战的工程技术人员表示慰问,对刘石头更是勉励有加。刘石头兴奋得脸色发红,腼腆而又得意地笑着,那种力挽狂澜后身处中心备受关注的成就感充盈全身,这种感觉是其他场合无论如何也得不到的。

王国栋走到裴小红身边低声问:“监控端口是怎么回事?”

“为战区导调、观摩预留的端口。”裴小红疑惑地说,“黑客快速关闭了所有端口,却忽略了这个很明显的端口,似乎想要表达什么,或者有更大的企图。”

“这件事,你不准向任何人透露。”王国栋踱到一边,拿出那部保密手机。

两名国防生成了焦点,所有人都想把他们纳入麾下,有的将军迫不及待地开始提前做工作,介绍所部科研条件的优越以及对人才的重视。

杨建国最后邀请说:“两位同学,我们B师是西南战区首屈一指的应急作战师,属于首战必用的部队。和平时期,什么地方最能体现兵的价值?”

刘杨被杨建国的话吸引住了,刘石头仍旧低着头不吭声。

“我认为,第一要为国戍边,第二就是要在主力作战部队服役,厉兵秣马运筹帷幄。”

刘杨连连点头表示认同,杨建国进一步诱惑说:“有没有兴趣在演习中施展拳脚?我可以替你们向战区申请。”

王国栋继续鼓动说:“你们说不定会被记入军史。”

刘杨和刘石头接受过初步的军事训练和传统教育,清楚军史记录的都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不由面露惊诧。

王国栋说:“如果你们能参加演习,将会是我军第一批未取得军籍就参加大型实兵军演的国防生,据我了解,这在我军历史上还是第一次。”

“报告首长我愿意!”刘杨激动地喊叫起来。刘石头眼睛一亮瞬间又黯淡下去,嘴唇蠕动了半天才说:“首长,我学习任务很重……我可以回去了吗?”

杨建国已经想到刘石头会拒绝,无奈地说:“去吧!”

“报告首长,我也要走!” 刘杨突然想起什么,火烧屁股似的喊起来。杨建国笑问:“你也要回去学习?”

刘杨不好意思地解释说:“我接到通知就从机场直接赶来,如果没有我的任务,我想去陪陪妈妈……”

“刘杨同学,对不起,我们把主要精力放在了系统上了,这是我们的失误!”王国栋连声道歉,喊过一名参谋说:“你带车把两位同学送回去,并代我和杨师长向刘杨的母亲道歉。”

“不用,不用,谢谢首长!”刘杨尴尬地挠挠头,解释说:“我妈妈还不知道我加入了国防队,她不喜欢军人,所以……”

杨建国问:“需要我们出面做工作吗?”

“不用,我自己能解决。首长,再见!”刘杨敬礼告别,走到指挥所门口,突然转过身来说,“还有一个问题,希望首长能够重视,系统轻易被锁,至少说明在某些方面存在缺陷。如果我们的敌方有高手,这一幕将会在演习中重演。所以……”刘杨看着将校们犹豫起来,杨建国用眼神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刘杨鼓足勇气说:“所以,除了尽快修补系统程序上的漏洞外,我认为应该尽快建立一支网上作战分队。”

“说得好,你的建议对我战区信息化作战网络的建设很有参考意义!”一位将军带头为刘杨鼓掌。


傅光明与庞锐隔着一张办公桌相对而坐,庞锐心中忐忑,数次偷窥他无比敬重的老首长,傅光明两鬓已斑白,灯光辉映下的倦容更添几分老态。

电视中开始播放江都晚间新闻,他们在酒会的言行上了头条,林雪寒也面对镜头正式回应:“我相信军方会正确处理刘石头同学国防生身份的问题,市场经济的首要原则是公平竞争,当然这也包括对人才的竞争。只有我们多创造财富多纳税,国家的基础建设和部队的发展,才会得到源源不断的动力……”

桌上的几部电话此起彼伏地响起来,傅光明关了电视一一接听,战区的各级首长就刘石头参赛一事有询问,有建议指导,也有电闪雷鸣不讲情面的批评。足足过了十几分钟,电话铃声才停了下来。傅光明踱到窗边,望着黑沉沉的夜幕良久不语。

老首长的境遇让庞锐感到难堪,他羞愤交加地说:“林雪寒简直是在瞎搞,我一定批评她……”

傅光明望着黑沉沉地夜幕说:“小林的观点很有代表性,当今社会一切都可以用物质来衡量。当年国家一声令下,人们可以舍小家为大家,如今同样的号令还能有多少人响应?”

庞锐坚定地说:“我仍相信一呼百应,我相信我们的民族、国家和军队。”

“百应者中精英有多少?”傅光明自问自答,“广义上说部队是来自大社会的小社会,也必须在市场经济大潮中生存。小林说得对,我们也要去竞争,但这种竞争对部队来说极不公平,尤其是用物质条件来衡量。相对大公司动辄开出的百万年薪,我们虽求贤若渴可却有心无力!”

庞锐不以为然地说:“金钱买不来和平。”

傅光明点点头说:“未来的和平,必须要拥有高素质人才的部队来保卫,可我们长期被缺乏人才的问题所困扰。你认为问题根源在哪里?”

“人们的思想观念改变了,我们却跟不上时代的步伐,还有……”庞锐犹豫着说,“部队在用人机制上也有些问题,想人才要人才,等有了人才,大部分却被当成了花瓶。”

傅光明说:“这个情况客观存在,应该大刀阔斧地进行改革,但我们肩负的使命,迫使改革必须要有一个过程,一个漫长痛苦的过程。这就需要我们不仅要忍耐、坚持,而且要做更多的工作,全力减小影响部队发展的负面因素。”

电话铃声再次响起,傅光明接听,连说几声好,放下听筒喜笑颜开地说:“刘石头果然不负众望,三分钟,只用了三分钟就击碎了黑客的封锁,你们师的系统已经恢复正常。”

庞锐微微一怔,心中五味杂陈。进入新世纪,各国都在向信息化作战大步迈进,现代战争依托网络,而我军至今既无人才又无队伍,更无战略战术。他害怕因为我军对网络安全的不重视而带来军事战略的失误,进而影响国防安全。他为此屡屡振臂疾呼,响应者却寥寥无几,斗胆给高层首长写信,但如泥牛入海至今毫无反应。在大演习开始之际,他锁掉系统,准备用政治生命、前途换取高层首长听他振臂一呼,没想到却被刘石头轻易剥夺。因此,他可能会脱下军装甚至会成为阶下囚。庞锐心中莫名恐慌,他钟爱这身军装并想为此奋斗一生,从未想过离开部队,更不知道离开部队他的人生目标又该放在哪里。

“想什么呢?”

“刘石头或许是位天才。”庞锐说,“但我们需要真心奉献的民族精英。”

傅光明说:“目前有些人是在追求物质,但我相信如果战争爆发,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会放弃物质,走入部队走入民族的阵营。但现在这些人没有战争目光,不清楚他们在国防中的巨大价值,我要你去给这些人擦擦眼睛。”

庞锐问:“老政委,我要怎么做?”

“刘石头已经成为新闻焦点,这个制高点我们不能放弃,阻止他成为冠军,为我们的争取工作赢得时间。”傅光明顿了一下说,“这可能会影响你的家庭……”

庞锐“腾”一下站起来:“请部长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

“好!”傅光明沉吟一下问,“你清楚C4I系统的故障原因吗?”

庞锐明白傅光明在问什么,但他不想再牵连老首长,用斩钉截铁的口吻说:“请老政委放心,此事绝对与我无关!”

傅光明盯了庞锐的眼睛几秒钟,点点头说:“最好是这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