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英雄 第一章 三、

漠北狼(我是特种兵) 收藏 9 17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size][/URL] 安宁坚决不同意庞锐破解CXA,左宵亭向庞锐介绍完任务,他仍在做最后努力,建议把硬盘拆下来提取数据。   技侦处处长说:“如果没有正确的密码,CXA会自动生成无数个子文件,而且每个文件的密码均不相同,即使用超级计算机破译,也将是一项耗时巨大的工程。”   安宁恼火地问:“你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


安宁坚决不同意庞锐破解CXA,左宵亭向庞锐介绍完任务,他仍在做最后努力,建议把硬盘拆下来提取数据。

技侦处处长说:“如果没有正确的密码,CXA会自动生成无数个子文件,而且每个文件的密码均不相同,即使用超级计算机破译,也将是一项耗时巨大的工程。”

安宁恼火地问:“你就没有一点儿办法吗?”

副处长不急不恼:“对不起,我没有这个能力。”

国安技术部门清楚破解CXA的需求,破解工作准备充分。那台装有CXA防火墙程序的白色笔记本电脑通过各种线缆与大型计算机相连,还有十几位技术人员坐在终端机后严阵以待。

庞锐眨眨眼微笑起来:“你们接触过CXA?”

技侦处副处长说:“国际公开刊物上介绍过CXA,我们了解基本原理,但没有破解的把握。”

庞锐说:“我也没有完全把握,涉及到国家安全更应慎之又慎……”

左宵亭笑眯眯地看着庞锐说:“据公开资料介绍,2000年4月9日,CE国际安全公司把CXA程式的原型CXT放上互联网,悬赏十万美元寻找破解者,当晚就被一名自称为‘阿瑞斯’(希腊神话中的战神)的人攻破,迫使CE公司重新修改程式。但这位战神却放弃高额奖金销声匿迹,CE公司开出200万美元的年薪也没能吸引战神露面。CE公司CEO在为CXA正式交付军方而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这位战神虽然使用了代理服务器,但经过他们多方努力最后确定战神的IP地址在中国,希望这位战神能与他们联系。为了纪念这位让他们尊敬的战神,新开发的CXT程式将借用战神(Ares)首写字母A改称为CXA。”

庞锐一脸意味深长的笑,一声不吭地看着左宵亭。

“我还知道,战神是诺斯克论坛的两个创始人之一,另一位据称是他的恋人……”

庞锐慌忙打断说:“左副厅长,你很关注阿瑞斯?”

左宵亭说:“我只是证明他有这个能力。”

庞锐与左宵亭相视而笑,在主控台前坐下来,开始闭目沉思。

一名侦查员走进技术处在左宵亭身边耳语:“左副厅长,庞锐的手机不具备特殊功能,发射频率与我们监控的神秘电波完全不同。他的电脑需要开机密码,我们解不开。”

左宵亭低声说:“仔细检查,不要留下我们查看过的痕迹。”

庞锐睁开眼睛,活动一下手指,然后点点头。

“电源接通。”技术员按下笔记本电脑的开机键,电脑屏幕上出现Win系统的开机画面,投影机实时把画面投送到大显示屏上。庞锐十指翻飞,室内响起细密的敲击键盘声。

C++语言快速流淌翻屏,就在Win系统完成自检进入启动阶段的那一刹那,庞锐突然说:“断电!”

技术员应声关掉电源,庞锐继续操作,更加快速地敲击键盘。

安宁凑到副处长耳边低声问:“他在干什么?”

副处长不确定地说:“编程……应该是一个攻击程式……”

5分钟后,庞锐停止操作,左宵亭问:“解开了?”

“万里长征第一步!”庞锐脱下外衣,指着一名技术员说:“时间关系,暂时称呼你为1号,其他人以此类推。”

技术员点点头,庞锐接着说:“我把刚编写的攻击程序发给你,你带领2至6号直接攻击CPU,减缓它的运算速度延长开机时间。我会利用这个机会,突破CXA的防火墙找到密匙界面,其余技术员两人一组,按照我的命令由个位到百万位解码。注意,必须由个位数开始,CXA系统对密码首位数字非常敏感,如果触动警示系统,我们将前功尽弃。提醒大家,我们只有一次机会。谁还有不明白的地方,现在可以问。”

技术员都是为这次破解任务精挑细选的,没有人站起来问些荒唐的问题。

“那好,大家检查设备准备开始……”庞锐开始操作,笔记本电脑屏幕闪亮3秒钟,他已经利用大型计算机强大的运算能力找到了端口。

“1号开始!”

6名技术员开始操作,大屏幕上编程语言流淌的速度开始减慢,欺骗程式见效了。庞锐不眨眼地盯着显示器,敲打键盘的速度越来越快:“端口撑开,第一组进入……第二组进入……第三组进入……”

“个位数1!”

“十位数9!”

……

各组连续报出数字,左宵亭注视大屏幕,眼睛余光罩在庞锐的脸上,观察他的细微表情变化。

监控系统蜂鸣报警,技术员惊呼:“倒计时启动!”

大屏幕上倒数的数字变成了单个,就在安宁几乎绝望的时候,一位技术员兴奋地大喊起来:“8,首位是8!”

工作台边的技术员利索地敲下确认键,笔记本电脑的开机音乐立刻响起来,庞锐站起来拿了衣服头也不回地向外走。

左宵亭说:“庞科长,谢谢,我送你!”

“不客气!”庞锐头也不回地走了。

副处长送上写有密码的纸条,左宵亭看了一眼递给安宁。安宁觉得这串数字似曾相识,拿出掌上电脑翻看一通,惊诧地说:“密码倒着读是19750418。我看过庞锐的档案,他的生日是1975年4月18日。他肯定知道这台电脑是林雪寒的,他在给我们演戏!”

“不惜杀人夺电脑,又丢给我们,这是为什么?”

“你的意思是借刀杀人?”

“谁敢肯定这不是一出苦肉计呢?”

安宁理不出头绪,疑惑地问:“他们想浑水摸鱼?”

“江都这潭水早就混了,R蛰伏两年也许就是为今天准备的。”左宵亭狠狠吸了口烟说,“可是鱼在哪里?”

一名技术员突然急慌慌地喊叫起来:“左副厅长,有情况!”

左宵亭大步流星地走过去,额头上立刻沁出一层汗水。林雪寒的电脑中不但有大量民情、社情资料,竟然还有一份代号“城市惊雷”的演习计划书。

“马上拷贝,我要面见战区首长汇报,此情况只限今天在场人员知道,如有泄露,严惩不怠!”左宵亭命令安宁,“马上增派人手,对可疑目标人物实施24小时监控。”


从战区各部门抽调的技术人员相继赶到B师,他们对系统同样束手无策。在战区首长的鼓励下,刘杨做了最后的努力,但又一次失败了,他的表情变得复杂,懊恼、不甘、沮丧兼而有之。

傅光明看眼时间,叫上夏佳儿准备去找刘石头。

直通战区的红色专线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杨建国抄起听筒,战区保卫部雷明部长在电话那头劈头就问:“你是哪位?庞锐在不在指挥所?”

“我是杨建国,还未联系到庞锐。”

“战区命令,暂时取消庞锐涉密权限,你与王政委即刻来保卫部。”

“是!”杨建国放下电话说,“暂不联系庞锐。政委,我们去战区保卫部。”

傅光明一怔,意识到庞锐似乎出了什么问题。

两台越野指挥车冲出B师大院,在一个三岔口分别奔向各自目的地。

杨建国反复思考战区取消庞锐涉密权限的原因,蓦然,他心头一沉:“政委,系统损坏会不会与庞锐有关?”

王国栋沉默片刻说:“理论上他有这个能力,但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

“性格使然,他做事不考虑后果。”

“你是说,他想证明我们不具备使用C4I系统的技术条件?”王国栋摇摇头说,“这样做的代价太大了,将会受到党纪国法、部队纪律的严惩……”

“庞锐很激进,有时为达目的不计代价……”杨建国突然指着一辆擦身而过的红色跑车命令驾驶员,“追上去!”

王国栋惊问:“老杨,你干什么?”

“可能是我们急需的领军人物!”杨建国再次催促驾驶员,“快,快!”

跑车灵活,笨重的越野车越追越远。进入市区正值交通高峰,车堵得水泄不通,眼看跑车在十字路口亮起转向灯准备转弯,杨建国着急了,命令驾驶员:“上便道,迂回过去,快!”

越野车冲上便道没走多远就被拦住,交警气咻咻地命令:“这是非机动车道,退回去!”

驾驶员说:“同志,我们有急事……”

“请配合我的工作。”交警口气严厉,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杨建国跳下车直奔红色跑车而去。王国栋说:“同志,我们的确有急事,是不是让我们过去?”

交警认识军衔,敬礼后不卑不亢地说:“您是首长更应该注意影响,市民都在看着你们。”

王国栋无话可说了,驾驶员试图把车塞回车龙,引来一串不满的喇叭声,只好作罢。

杨建国眉开眼笑地跑回来,王国栋问:“追上了?”

“没有,我记下了车牌号码。”

王国栋看眼时间说:“师长,我们要练一下体能了。”

杨建国扫眼缓缓蠕动的车龙:“走!”

交警瞠目结舌地目送杨建国、王国栋跑步离去,驾驶员不满地低声嘟囔:“全怪你,两位大校沿路狂奔,够上明天头条的了!”


林雪寒联系不上庞锐,打开她与庞锐的共用邮箱“home”。这是他们的私密空间,他们在这里记录生活,叙述所思所想,发生矛盾不快在这里倾述,不方便打电话或没有急事的时候也喜欢在这儿留言。

但一遍遍刷新仍未看到庞锐的消息,负责庆功酒会的康妮受惊过度送往医院,几位副总不熟悉公关业务,林雪寒只好强打精神去了香格里拉大酒店。

数盏巨型水晶玻璃吊灯的辉映下,豪华的旋转宴会厅越发显得金碧辉煌。侍者穿梭往来服务,宾客三五成群各找友好低声交谈,不时爆发出开心的笑声。

酒会秩序井然,林雪寒有些惊愕,一名员工迎上来低声说:“林总,王先生赶过来主持酒会,他在招呼记者。”

林雪寒心头一阵感动。

“林总,受惊了!”王强看到了林雪寒,走过来真诚地说,“你应该回家休息,这边还有我嘛!”

“最糟糕的时候已经过去了,王先生辛苦了。”

“我们之间不必客气。”王强问,“听说庞先生要来,人呢?”

“可能临时有任务。”庞锐对她时常言而无信,林雪寒笑得勉强。王强善解人意地说:“庞先生是军人,不出席这种场合也好。”

林雪寒尴尬地岔开话题说:“我们去看一下擂主准备得怎么样了。”

推开休息室的门,看到刘石头涨红着脸正在发脾气,一名员工尴尬地站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

林雪寒问:“石头,怎么了?”

刘石头歪着头一声不吭,员工解释说:“我们准备了衣服,狗娃坚持要穿迷彩服,所以……”

刘石头的那身迷彩服汗渍斑驳,的确不像样子,林雪寒柔声说:“石头,第一次面对媒体要给大家留个好印象,整齐的着装是对他人的尊重,你说呢?”

“正因为要见媒体,我才不能穿!”刘石头指着被丢在一边的牛仔裤和T恤说:“买这身衣服的钱,够山里十几个孩子一年的学杂费。让乡亲们看到,会说我当上擂主就忘了自己是个山里的孩子。迷彩有什么不好?”

“迷彩很好,我赞成你穿迷彩!”王强笑眯眯地说,“但你身上的这套太脏了。”

刘石头脸红了,低头不语。

王强招手叫过员工,耳语几句,员工跑了出去,时间不长就抱来两套迷彩交给刘石头。

王强说:“换上吧,另一套交给佳儿。”

林雪寒疑惑不解,刘石头的脸更红了。

王强低声说:“前段时间,石头和佳儿去看我,一人一身脏兮兮的迷彩,说是没有替换,我给他们买了两套。”

林雪寒不明白那个骄傲的小公主怎么会与刘石头在一起,两人退出休息室后,她兀自不相信地问:“你的外甥女夏佳儿?”

“小公主很喜欢刘石头,我也有些不明白。”王强笑笑,转移了话题,“林总,我准备把冠军的奖金提高到十万欧元。”

林雪寒蓦然一惊:“如果不出意外,刘石头会成为这届大赛的冠军,现在的媒体无孔不入,如果被他们发掘到你们之间的关系会引起非议。”

“我清楚其间的利害。”王强叹口气说出了真实想法,“我看过前几名选手的比赛记录,真正具有培养前途的只有刘石头。如今我的天狼星公司开业在即,但技术人员不足难以保障正常运行。”

林雪寒无奈地说:“单纯提高奖金不是办法,连续举办了十届大赛,几乎发掘了全部能发掘到的人才。刘石头这么快冲上擂主宝座,侧面说明参赛的技术层面已经降低,而且这次我们还惹上了军方。”

王强不以为然地说:“军方说他们选拔国防生遵照‘双向选择,进出自愿’的原则。”

“违约是要付出代价的,刘石头很可能拿不到毕业证。”

“我会安排他出国留学,拿到国际上承认的学历。”王强解释说,“我详细了解了军方的有关政策,患有不适合服役的疾病、犯有重大错误和自动提出都可退出国防生。刘石头可以走‘自动提出’的路线,其他的事情由我来做。”

林雪寒突然笑了:“王先生的目标不仅仅是刘石头吧?”

“国防生C4I技术中队简直就是人才宝藏!”王强无奈地苦笑,“我现在是求贤若渴啊!”

林雪寒提醒说:“刘石头是CCIE,国内不足百人,军方不会轻易放弃。他这块敲门砖,可能敲不开突破口。”

“当然,这只是一个美妙的设想,我不想与军方正面冲突。”王强自我解嘲地笑笑,略略斟酌后说,“我听说庞先生当年在互联网上叱咤风云,如果他能在大赛中出现,肯定会吸引大批高手。”

林雪寒摇头拒绝:“我先生是位军人,不会参加商业竞赛。”

“只是请庞先生解燃眉之急,相信庞先生不会拒绝林总的请求。”

林雪寒推脱说:“我试试吧。”


杨建国、王国栋赶到雷明办公室,见左宵亭也在,意识到问题严重了。战区就“城市惊雷”演习召开的作战会议上,左宵亭曾通报潜伏在江都市区内的一个间谍组织近期突然频繁活动,目标极有可能针对演习而来。国安部门虽监控这个间谍组织两年之久,但至今仍无法破译其使用的通讯密码,能够确定的组织成员也只有代号为“R”的间谍。

左宵亭拿出两部手机分别交给杨建国、王国栋说:“这是反窃听、反定位手机,演习中也可使用,从现在开始我们保持热线联系,随时通报情况交换意见。”

王国栋问:“情况很严重?”

左宵亭说:“我们在一台装有某国军方指挥系统专用防火墙的电脑中,找到了此次演习的计划书和大量江都市的民情、社情资料。”

杨建国脸色一变,王国栋问:“来源能够确定吗?”

雷明说:“已经确定来源,作战部删除计划书涉密部分,放在军网上供战区官兵浏览,内容与左副厅长查到的计划书大致相同。关于民情、社情通过收集整理也能获得,但不能排除来自我们内部。”

杨建国眉头微皱,盯着雷明问:“这些与庞锐有关?”

雷明对案情并不十分了解,左宵亭接口说:“我们缴获的那台电脑可能是林雪寒的。”

“庞锐的爱人!”杨建国惊问,“有确凿证据?”

左宵亭说:“目前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庞锐与此有关,但有些疑点牵扯到了他,需要进行调查,希望你们能够配合。”

“我们无条件配合。”

雷明问:“你们的C4I系统何时受到攻击?”

杨建国说了时间,左宵亭眉毛微微一挑,这个时间庞锐正在摆弄他的电脑。

“这是秘密调查,注意保密。相关情况,我报请战区首长后会及时通报你们。”雷明示意他们可以返回,杨建国写下一个车牌号码交给左宵亭说:“左副厅长,拜托你尽快找到车主,名字应该还是傅正,她是我老战友多年前离家出走的女儿。”

“傅正回来了?”雷明惊诧地问。

杨建国说:“没能追上她的车,毕竟十年了,我不敢确定。”

雷明连忙说:“傅部长和爱人为此煎熬十年,左副厅长,这个忙你一定要帮!”

左宵亭开玩笑说:“你们这是要我以权谋私。”

杨建国说:“公私两便,实不相瞒,我们的C4I系统被攻击,她能帮上忙。”

左宵亭眉毛又是微微一抖,考虑一会儿,点头答应了。

离开保卫部,杨建国盯着黑沉沉的夜幕良久不语,王国栋以为他想不通便劝说:“老杨,必须通过调查才能还我们B师和庞锐同志一个清白。”

“庞锐入伍就在B师,我了解他。他有责任心有荣誉感,虽过于感性容易冲动但不会失去理智,大是大非面前不会糊涂,更不会出卖灵魂,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杨建国点上一支烟,猛抽了两口说:“这次事故教训深刻,演习即将开始,庞锐涉密权限不知何时才能恢复,国防生有技术但实战经验不足,希望不能寄托在不知所踪的傅正身上,我在想如何弥补我们的短板。”

王国栋也为此挠头,两人一时无语。


傅光明与夏佳儿赶到香格里拉宴会厅,刘石头已经与媒体见面。傅光明戎装而来,鉴于刘石头的国防生身份,只能选择远远观望。

刘石头长时间沉默,目光在餐具、食物上流转。夏佳儿急切地低声嘟囔:“你这块石头,说话啊!”

主持人启发说:“刘石头同学,如果你准备了获奖感言,可以提前预习一下,我们一定为你保密。”

大厅中响起善意的笑声。

刘石头有些紧张,清清嗓子说:“我第一次在这么豪华的餐厅,用如此精美的餐具,吃着如此精致的食物。”

众人善意大笑,主持人说:“如果刘石头同学获得冠军,不但可以得到十万元奖金,还会加入即将开业的天狼星公司,粗略估计年薪将过百万,届时可以天天来这儿吃饭。”

“对不起,打断一下。”王强突然站起来说,“为了帮助刘石头同学尽快实现理想,我决定把大赛奖金提高为十万欧元!抱歉打断你的谈话,请继续。”

举座哗然。

夏佳儿担心高额奖金引来高手击败刘石头,不满地低声责怪:“舅舅怎么能这样,石头已经是擂主了。”

傅光明问:“道森集团的王强先生是你舅舅?”

“是。”夏佳儿撅着嘴说,“朝令夕改,等会儿我找他算账。”

主持人说:“王强先生的一席话勾起了我们的好奇之心,刘石头同学能告诉我们你的理想是什么吗?”

刘石头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是一名弃儿,奶奶在苞米地把我抱回家,我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靠好心人的资助上了学。我的家乡地处深山土地贫瘠,父老乡亲生活艰难。我的理想是为家乡修一座提灌站、一座水电站、一所小学,虽然我还不是冠军,但我志在必得,赢取奖金为家乡造福!”

夏佳儿使劲儿鼓掌,但响应者寥寥。

一位记者问:“刘石头同学,你计算过修建提灌站、水电站和小学所需要的资金吗?”

“没有详细计算过,但我知道这将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记者追问:“就靠你一己之力?”

“是的,我一直在勤工俭学。”刘石头认真地点点头,厅内响起一阵讥讽的笑声。夏佳儿乜眼觑视那些笑声响亮的红男绿女,冷不丁大喊:“刘石头已与无限电脑签订代言协议,代言费20万元已经汇入瘦狗岭帐户。”

傅光明和夏佳儿暴露在众人视线中,记者们蜂拥而上,闪光灯声响成一片。

林雪寒微微一怔,职业笑容爬上脸庞,快步上前握住傅光明的手说:“感谢傅部长百忙中抽出时间光临指导。”

这番话很容易让人理解为军方在支持网络大赛。

傅光明呵呵笑起来:“小林子,你这句话会让人产生误会,我今天是以个人身份来祝贺刘石头同学夺取擂主。”

记者已经知道刘石头的国防生身份,军方在这个时候到来绝不会像傅光明说的那么简单,围住他连珠炮般提问。

傅光明不多做回答,走到刘石头面前伸出手去:“刘石头同学,我此行两个目的,首先,祝贺你夺得擂主。”

刘石头不知该如何回答,紧张得不停咬嘴唇。夏佳儿搬着他肩膀耳语:“傅部长说过不会批评你,更不会处分你,不要紧张,大方点儿,你现在可是名人。”

夏佳儿与刘石头的亲昵举动,引来不少各具含义的目光,她神气地扬起了下巴。

刘石头吞了口唾沫,在裤子上擦去满手的冷汗,握住傅光明的手说:“谢谢部长,我决不辜负……我会继续努力。”

“其次,我有个不情之请。我们的一台服务器出了点问题,希望你能协助维修。”

“军方藏龙卧虎人才辈出。”林雪寒笑容满面地说,“我想,不会如此急迫地需要刘石头同学吧?”

刘石头低着头说:“傅部长,我爱家乡没错吧?”

“没错,这种精神还要鼓励。祝你守擂成功!”傅光明听懂了,和蔼地拍拍刘石头的肩膀转身就走。王强使了个眼色,一位记者模样的人拦住去路咄咄逼人地问:“这位首长,据称如果国防生违反协议,军方将使用不给毕业证、不给学位等方法严惩,请问是这样吗?”

“国防生无故违反协议,必须要承担相应的责任。”傅光明笑了,瞬间明白王强操纵刘石头在媒体面前袒露理想的目的,他转身面向媒体说,“本不想多说,但事已至此,我对媒体的朋友们多说几句。通过参加这次大赛充分证明刘石头同学德才兼备,他做出依靠自己去改变家乡面貌的决定,军队中的任何一级首长都不会责怪他,而且还会支持他,因为我们是人民养育着的子弟兵!我也是山沟里长大的孩子,深知山里人的苦。但我坚信,随着国家的富强,父老乡亲的日子会一天更比一天好!”

夏佳儿带头鼓掌,等掌声平息,傅光明接着说:“但是部队建设也需要这样的人才,国富更要强兵,大家试想如果家财万贯却连一道防贼的墙都没有,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人群中有了不同的声音:“我们知道国防建设很重要,可瘦狗岭只有一个刘石头,你们能给他多少钱?他什么时候才能完成心愿?”

“这位朋友说得非常有道理,部队少了一个刘石头不会垮。但今天的刘石头走了,明天就会有王石头走,将来还会有若干个石头离开部队。如果保卫祖国的是一支没文化、没有科技装备、不会使用技术兵器的部队,你们放心吗?”

“那也应该因人而异。”一位衣冠楚楚的中年人挤出人群说,“军队不能扼杀刘石头的理想,现在就应该同意孩子离开。”

“你是……”

中年人脸上一红说:“我是来为刘石头助威加油的。”

“看样子,你比我早知道狗娃就是刘石头。”傅光明笑起来,“我们见过面,你的孩子也要退出国防队,我说得没错吧?”

“没错!”中年人推推眼镜,昂起头说:“我清楚富国强兵保家卫国,但如今国泰民安,我有责任也有必要让孩子谋个好前程。我可以在大家和媒体朋友面前承诺,如果有一天战争爆发,我坚决把儿子送入部队。”

人群中响起叫好声。

“那些用鲜血和生命扛着国防的人,拿钱并不多,如果没有他们,战争此刻或许已经爆发了!”庞锐满头大汗地从人群中挤出来大声说,“生存很重要,赚钱也很重要,但是国防重不重要?和平安宁重不重要?如果和平也要用物质金钱来衡量,那么请问诸位,和平多少钱一斤?”

掌声渐起,逐渐热烈,刘石头拧眉不语。

傅光明对庞锐摆摆头转身就走,庞锐对微露愠色的林雪寒咧嘴笑笑追了上去。

现场有些混乱,夏佳儿拖着刘石头去休息室。刘石头却挣脱拉扯,走到王强面前说:“王先生,我……我有个问题……”

“想问我怎么知道你的理想是吗?”王强轻声朗诵一篇文笔稚嫩的作文,“瘦狗岭,听名字就知道是个贫苦之地。这里没有山清水秀,只有满坡荒草。没有小桥流水,只有穷苦人家。人们在贫瘠的土地上辛劳一年,仍填不饱肚子。但是我爱她,因为这是我的家乡……”

“这是我小时候写的作文。”刘石头怔怔地看着王强,突然哽咽起来,“你是游子叔叔!”

王强点点头,刘石头喜极而泣:“叔叔,我可找到你了,谢谢你,谢谢你!”

夏佳儿的嘴变成了“O”形,惊诧地问:“舅舅,你就是那个资助石头学杂费,一直把他送入大学的‘游子’?”

“我们可是老相识了。”王强欣慰地说,“石头果然不负众望,考上了大学,如今更是夺取了网赛的冠军。”

刘石头说:“我还不是冠军呢!”

“我相信你一定会夺冠,获得奖金为家乡造福。如果每个村子都有一个刘石头,我们的国家将会加速腾飞。”王强拍拍刘石头的肩膀说,“我建议你服从部队的命令,你现在还是国防生,必须履行国防生的义务。”

刘石头连连点头。

夏佳儿翘起拇指说:“舅舅,大德者大贾!”

王强笑呵呵地说:“佳儿,我对刘石头的关照告一段落,接力棒交给小公主,你可要……”

“舅舅……你累了,早点儿休息吧!”夏佳儿脸色绯红,拖了刘石头就走,在停车场出口拦住了傅光明的座车。

“送他们去B师。”傅光明跳下车对庞锐说,“你跟我走!”

庞锐赖着不动:“部长,我是不是也去?”

傅光明拉下脸来:“服从命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