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血莲情愫

499765504 收藏 50 635
导读: 蝶蛊 “嘭、、” 暗月门炼丹房,猛的传出了一声爆炸声。。以此同时的,一抹纤细纯白的身影如鬼魅般快速冲进炼丹房。 "若儿!"身影的主人一声惊呼。随后点了南宫若的穴,护住心脉。 只见炼丹房内一片狼藉,丹炉旁边,一身淡紫长袍的南宫若昏迷不醒,空气中漂浮着七种光彩,夹杂着淡淡的香气,仔细闻下,香气中混杂了血腥的味道,只是很淡、、 南宫宁抬首望着空中的光彩,精致的脸庞浮起一丝不安、 抱起南宫若,南宫宁瞬移出去炼丹房。 “封

蝶蛊

“嘭、、”

暗月门炼丹房,猛的传出了一声爆炸声。。以此同时的,一抹纤细纯白的身影如鬼魅般快速冲进炼丹房。

"若儿!"身影的主人一声惊呼。随后点了南宫若的穴,护住心脉。

只见炼丹房内一片狼藉,丹炉旁边,一身淡紫长袍的南宫若昏迷不醒,空气中漂浮着七种光彩,夹杂着淡淡的香气,仔细闻下,香气中混杂了血腥的味道,只是很淡、、

南宫宁抬首望着空中的光彩,精致的脸庞浮起一丝不安、

抱起南宫若,南宫宁瞬移出去炼丹房。

“封闭炼丹房,叫穴影来见本宫。”淡淡的声音传达了她的命令给了身后的侍女、

南宫若安静的躺在月牙床上,犹如睡美人般死寂,若不是还有断断续续的呼吸,谁都会认为她已经死去。

南宫宁皱着眉头,眼带忧郁的望着床上的人儿。她唯一的妹妹,就在刚才用“引雪渡”为她解毒的时候,却发现若的毒无法引渡,而且还有依附的趋势。

这个死丫头到底又发明了什么新毒种了、把自己搞成这样子,什么时候才能不制造难题呢?

“宫主,传唤穴影何事?”

南宫宁缓缓的抬头,对着床边的穴影摆了摆手,穴影立即了解的上前探住南宫若的手、、

“脉象很稳定,其中又有一丝丝的奇异,似乎有条什么毒物在二宫主的体内游走。”

穴影轻轻的将南宫若的手放回丝被之中,转身已不见人影、、

议事厅,南宫宁坐在高高的殿位上,一手扶头。乌黑的发丝垂在身前,与纯白的轻纱两相辉映,竟有说不出的妩媚。。美得不食人间 烟火。只是那显而易见的忧愁,散在周身、

只是一瞬,穴影就已出现在殿堂。望着殿上的南宫宁,穴影只是默默的伫立、

“穴影,你是苗疆蛊圣,对若儿的蛊你也无能为力嘛?”空灵的声音传来,带点哀伤、、

“宫主,二宫主中的是蝶蛊,蝶蛊已经失传了近百年了,二宫主的身上还带有七虫七草毒,可以暂时压制蝶蛊的发作。但是若是蝶蛊化蝶的话,那七虫七草就会被蝶蛊吞噬,到时二宫主就、、、”

穴影停住了接下去的话、、、

“七虫七草是若自己的武器、那么蝶蛊、”南宫宁苒苒的说道。

“是的,二宫主的蛊不是自己种的,很可能是外界带进来的,而后自服七虫七草予以压制、”穴影接着道。

南宫宁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下去、、、

“解蛊?”

“按蝶蛊的蜕化,二宫主还有一个月的时间,期间要不停的服用七虫七草,再以寒冰蝉吸食多余的七虫七草毒素、蝶蛊乃至阳之地炼化的至阴之物,唯有至阴之地的至阳之物才能相克...”

“至阴之地的至阳之物....你说的可是北极巅峰的血色妖莲!”

“是、但是这是传说中的,是否属实,穴影不知。”穴影担忧道、

“只要有一线希望,我就会去。穴影听令,你与空晨及二殿十二钗随我取药。迷烟、怜琰留守暗月门,子时离宫,速去准备!”

“是。”又是一晃,殿堂上已无人影。

若儿,无论是谁下的蛊,我都会让他生不如死。


暗月门地表上,原始森林密布、、、浓密的程度让白昼犹如黑夜。黑暗中,一抹刺眼的白色身影斜斜的靠在一株古树上,手里的玉笛泛着绿光,阴深深的闪耀着。只是黑暗中,看不清楚身影主人的面貌、、

隐约的,一声淡得不能在淡的叹息自那身影主人传出,仅是男人低沉的嗓音、、、他为何在此叹息?

紧接着是一声压低的笑声,阴栗栗的干笑声,带着点幸灾乐祸的笑声。。

“没想到堂堂的血魔教大殿下轩辕鬼虎竟然也会叹息啊!”似幽灵般清冷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一时间竟分不清它的来源。。。

白衣人依旧安静,只是运起内力,细细的分辨声音的主人在哪里!

“怎么呢?难道鬼虎大人在内疚吗?为了那位女孩吗?也对啊,那女人可是救了你呢,竟将我精心准备的好礼蝶蛊,给破坏了,轩辕大人,能逃过的一次,那么这次呢?”

嘶嘶嘶嘶的破空声不断,无数的暗器袭向轩辕鬼虎,就在暗器即将击中时,轩辕鬼虎已失去踪影。。。

暗处的人不由得一惊,但是他却已经没有机会在开口说话了,轩辕鬼虎的剑已经吻过了他的咽喉、、、

细看轩辕的表情却是肃杀气尽显,生气了呢!

“摄魂针!竟然是苗疆的拜火教,区区苗人也敢与我中原为敌,想灭我轩辕,真是不知好歹!”轩辕鬼虎看着树上的摄魂针恨恨的道!

“摄魂针!拜火教!轩辕族、、”猛的一声空灵的女音从轩辕鬼虎的身后传来,轩辕鬼虎这一惊可不小,随即举手护在胸前,并没有立马转身。

“血魔教的轩辕族!没想到若儿是因为你中的蛊!”赫然是南宫宁的声音,只是明显的冷淡了很多。

轩辕鬼虎打了个激灵,在惊叹此女的武功造止的同时,对她所说话更是在意。

“若儿?你认识那个女孩子?知道她在哪里吗?”轩辕鬼虎急急的道、

“她是我妹妹,虽然你不是直接下蛊者,但是我妹妹确实是替你受蛊,今天既然来了,那就要留下点什么吧!”南宫宁幽幽的道。轩辕鬼虎又是一个激灵,心下暗道:这女人,太恐怖了。

“令妹确实因我而伤,在下自愿受罚!”

南宫宁打量着眼前的血魔教的大殿下,轩辕族的族长,江湖上恶名昭著的魔教首领,今天的表现,好像也不是什么黑暗人物,敢作敢为,还算不枉为男子。当下对他的看法有了改变。

“我不伤你,我清楚我妹妹的为人,她是故意引蛊的,毕竟失传了百年的蝶蛊还是很吸引人的,但是她毕竟也救了你一命,所以我要你帮我办两件事。”

“故意引蛊的,然道她是暗月门的二宫主--“控蛊仙魅”南宫若,那你....”轩辕鬼虎这一惊更大了。。。不由拍拍胸脯,还好晚上被大宫主撞见,不然此事说不清楚,自己不就成了替罪羊,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想到这里,轩辕鬼虎不禁正色道:“大宫主明察秋毫,需要在下的地方,尽管说,在下定当尽力!”

“灭了苗疆的拜火教。暗月门素来不参与江湖上的争斗,所以由你们出面也是名正言顺的、第二就是希望阁下能遣派教中好手护送我等前去取药,你知道的,北极巅峰乃极寒之地,女子之身恐难涉足、、、”

“大宫主,我想你也知道此行并不会顺利,江湖上对血莲的贪图者如滔滔河水,难免会在归途围追阻绝、”轩辕鬼虎不无担心道、

“这个我清楚, 我会解决的。”

既然南宫宁已经放话了,轩辕鬼虎也不再多说,当下对南宫宁道别回去处理教中事务,遣派人手。

月光清冷冷的投射在浓密的森林里,凉意不断。

南宫宁,南宫若一行二十八人,血魔教二殿下轩辕鬼楚及魔教四卫风寂、雨诔、雷墨、电魇、刻不容缓的趁黑夜赶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五》 清古镇结 B篇


上回说道南宫宁与轩辕鬼楚二人想先去拜火教现在屈居的地方火莲谷探探虚实。

入夜时分。

南宫宁二人已经深入谷中。直至拜火教的中坛,越是深入二人越是疑惑,因为整个总坛可以说是没人把守着,甚至可以猜想,总坛内根本就没有人在!

这让南宫宁二人很是疑惑。 拜火教发生了什么了? 只是被灭教,但也不至于说没有一个人吧!

二人从大厅直走后院,还是一样的没有一丝人意。

拜火教内没人把守,难道是他们已经全部埋伏在了清古镇了? 可是清古镇的四周并没有什么可以让人怀疑的人出现啊? 这到底是在上演什么样的剧情啊?

辗转来到后山,南宫宁一眼看出此山布了一个障眼法,对于深谙此道的南宫宁来说,简直是轻车熟路。破了障眼法 才发现后山是别有天地!

潺潺流水间,三五茅屋依水而建!屋前一老人坐在树下摇着蒲扇纳阴、、、此情此景,只能说是退隐江湖,逍遥人间!

南宫,轩辕二人走向老人,老人也不说话,也不看他们,依旧自我安乐。

近了,老人才动了下脑袋,开口道:既然来了,那就坐吧。

“前辈知道我们会来?”南宫宁道。

“呵呵,小女早就猜想到了二位是性情中人,那么既然知道了拜火教会倾巢而出,那么性情中人的你们又怎会滥杀无辜呢? 所以你们会来。老夫等候多时了。”

“既然前辈知道我们所为何事,轩辕恳请前辈赐教。”

老人长叹一口气,悠悠道:“现在的拜火教已经不是以前的拜火教了,不瞒各位我就是拜火教的前任教主,十七年前,我因心爱的女人无辜死去,遗留下还只有两岁的小女,从此便无心管理拜火,将教中事物全权交给了左右护法蓝星和孟启,之后便归隐在在这里了。没想到孟启野心勃勃,竟私下屠杀蓝星,篡夺教位,并将势力发展进了中原,妄想一统中原!数年前我将小女送进教中当了圣女使者,意图阻止,没想到还是被孟启发现,意欲屠杀小女,幸得小女好运逃出。还是在苗疆的时候,拜火即使不是正派,却也规矩,而如今拜火的发展我已经无法约束了,所以即使你们来找我了还是一样的结果,还是赶紧赶去清古镇吧!但是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心怀慈悲,除去孟启,幸免教众,老夫不胜感激!”

南宫宁,轩辕鬼楚略一抱拳,“多谢前辈相告。告辞了!”

“等等,孟启擅长躲避在崖石之地。”

“多谢。”

且不说南宫宁与轩辕鬼楚连夜赶回清古镇寻拜火孟启。

是日,一月之期前天,北极巅峰上,雪花飞舞,冷风狂啸。。。蓦地,两道白影飘出,竟似与雪山融为一体般,不知从何处分离出来。。。

白衣飘然,黑发缠绕、、、玉人容颜难见,落处雪花围聚,银丝突显,相依相绕,灵气逼人,细看才分出了是两个人:一个月前消失了的南宫若!还有一个一头银发的美丽男子!

二人不再多话,手挽手施展轻功朝约定之地而去。

此情此景就似幻影一般,稍逝即纵。

南宫宁与轩辕鬼楚依照老人家说的。在竹林的崖壁上寻找孟启的藏身之地,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崖壁与竹林衔接的地方,一凸出的石壁下隐藏着一个不大不小的洞口,二人立即贴身附上石壁,小心潜入洞内。

洞内随处可见火桶。石洞弯弯曲曲,不断向上,行至一半二人发现石洞内竟有一些是新开凿的。而且还有一些火线和炸药,看这架势,石洞开凿的方向竟是向着古镇内南宫宁他们落脚的客栈! 看来这个孟启真是不简单 啊!竟想以炸药取胜,南宫宁二话不说,挥手断了火线,之后继续前行,没走几步,就听到了开凿石壁的声音。 夹杂着怒骂声!

南宫宁与轩辕鬼楚不在犹豫,加快了身形,挥刀直取洞内那些手拿长鞭,口中辱骂不断的人。两个照面下,手拿长鞭的人以基本倒下,死是还没死,但个个已经都是废人了!

无怪乎南宫宁,轩辕鬼楚下手如此重,原来洞内开凿的员工竟是清古镇中的居民,竟被带至此处为他们效命,还落得如此待遇! 解放了居民,南宫宁挥刀直逼拜火教徒:“孟启在哪里?”

“别杀我!别杀我!他去后山了,在那里抓了很多居民当人质、、我知道的就这么多了、求求你,千万别杀我,我们也是被逼的!、、、”

“滚!别在为恶,否则下次绝不留情!”

拜火教徒就像得了大赦一样,连滚带爬的跑出了石洞。二人随出石洞,轩辕鬼楚连续两击击向洞口,石洞应声坍塌!

二人便赶往后山。

一看山中情况不由得火冒三丈!

一个简易的大棚,中间虎椅上孟启高坐其中! 台下竟有一个五尺大坑,坑中男女老少被连体困在坑中,旁边围了一圈火堆。一看便知,他们竟要活生生的烧死他们!!!

二人飘身落下,一个袭向孟启,一个连斩坑旁守卫!

轩辕鬼楚使出了鬼影步,连击十一个守卫,有意刀斩断捆绳,将居民们一个个的救出!

南宫宁则不留情面的使出暗月门绝学,剑剑致命! 很快的,拜火孟启就招架不住,脚步紊乱,空门大出,南宫宁一招“逝雪遗形”,直取孟启咽喉,孟启挥刀自保,岂料南宫宁此乃虚招!趁剑势未老,提剑下刺,身形向后旋转,直刺孟启脊椎!孟启眼看着南宫宁的剑刺中自己的脊椎,命是保住了,但是一身武功尽失,脊椎一伤,下半辈子就瘫了、、、

收回剑后,南宫宁道、: 我不杀你,从今以后,你就自生自灭吧!又反身向拜火的教徒说道。

拜火教已经败了,你们好自为之吧。最好别在作恶了! 好好的回去和家人团聚吧。中原不是你们的菜!


当南宫宁与轩辕鬼楚回到客栈的时候,见到的又是另一番情景。。。

客栈门前,消失了一个月的南宫若出现了,身边站着一位陌生的美丽男子。。。正前方,轩辕鬼虎一脸神伤,哀戚!不解的望着她与他!之后转身离开,身影谈何落寞、、、

“若,他是爱你的。”银发男子道。

“也许,但感情的事,谁也说不清道不明,不是吗?”南宫若淡淡道。

轩辕鬼楚眼见着自己的哥哥落寞的离开,那些莫名的触感真的灵验了吗? 哥哥始终还是得不到自己喜欢的人吗?

谁也没有看见,随着轩辕鬼虎的离开,那日在竹林出现的紫衣女子也尾随着轩辕鬼虎离开,是那个拜火教的圣女使者---离紫烟。

两姐妹见面,谁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拥抱着,紧紧的,好像害怕一松开,唯一的亲人就又会失去一般、、、

北极隐。那个有着漂亮银发的男子,竟是十几年前父亲临死时的关门弟子,原来她们的父亲没有不要她们,只是当时身负重伤的他没办法在照顾她们了,宁愿让她们恨着他,也不愿意让她们承受他要死了的事实!

两姐妹相约,归隐山林、不问世事。

几年后,三山五岳,天下美景间,世人常见两对神仙娟丽畅游人间。。。

轩辕族内,蓝袍紫衣相慰、是谁?






后话留白。自续!鬼虎若是不喜欢自己的结局,也可以把自己喜欢的结局写下,回复在下楼。谢谢。



全集终。

千寻·若若

《肆》 清古镇结 A篇


一个月了,南宫若了无音信已经一个月了。。。

南宫宁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相信那个将自己送回来的人,相信他不回伤害南宫若,是因为北极巅峰上的那些似曾相识的阵法吗?还是心里仍然抱有幻想,幻想那个抛弃了她们母女的男人就是北极上的那个人呢?南宫宁不知道自己的想法。只是却很坚定南宫若不会出事、、、

而今,南宫宁和轩辕鬼楚一袭白衣,两人一路游山玩水的,也不急着赶路,一个月之期已经到了,清谷镇之行只是时间的问题了。。。

如此美好的景色加上如此清新脱俗的人物。。。更为周边添加了一道亮丽风景线、、、

几天前,也就是覆灭了拜火教的时候,轩辕鬼虎就神不知鬼不觉的不知所踪了,但是深知自家哥哥的心思的鬼楚却很了然他会去哪里,无非是清谷镇! 所以鬼楚也就好以整遐的安排好教中的人,再三警告不许涉足江湖。

之后就自己和南宫宁双宿双栖去了,作为弟弟的他,自然也很希望鬼虎可以觅得佳人归。只是心里却有点烦躁,似乎鬼虎会是伤心而回。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亲人之间的心有灵犀一点通呢?

清谷镇。

位于大片竹林之后,在山野之中藏身,确确实实的情境之谷。 真是一个世外桃源,是个武林豪杰归隐世俗的绝佳之地!

清谷镇中唯一的一家客栈清乐居里。 后院西厢地。 轩辕鬼虎一身蓝衫傲立于竹林树下,眼神深邃。。。风扬起,打乱蓝衫,人影竹影散落一地。。。错综夹杂。。悠扬的青丝随风起舞,竟不是一般凡物。。。

若不是轩辕鬼虎此时正在出神,那么藏身竹林茂密之处的那一抹娇俏的紫衣身影,尽管紫衣女子动作很轻盈,身体如若无骨的仅贴在竹子之上,以轩辕鬼虎的功力,又岂会察觉不出有人在他身前数十丈之外呢? 轩辕鬼虎已经早了近十天的时间来到清谷镇了,也许是他想要早点见到那个日夜萦绕身旁的人儿吧。。。只是不知道当他见到那个人儿的时候会是什么神情呢?他的心里始终难以释怀啊!恨自己当时为什么不能亲自送她去北极巅峰,要是当时自己有在她的身旁,就不用饱受这近乎一个月的相思之苦了,但是又很矛盾,害怕自己只是单相思而已。。。毕竟自己与南宫若只是见面没几次的人啊! 能有结果吗?

且不说轩辕鬼虎在西厢里的想法了。

这边,南宫宁与轩辕鬼楚二人在数日的游山玩水似地赶来清谷镇,此时也已是到了清谷镇前的那片竹林了。。。

猛的,一抹紫影从竹林中闪出,轻功超群!

南宫宁与轩辕鬼楚还没反映过来,一只暗器已经如破竹之势飞来!南宫宁闪过暗器便欺身直追紫影,轩辕鬼楚闪过暗器之后,斜眼扫视了一下暗器、竟发现,所谓的暗器只不过是一支小小青竹,又细想了一下紫衣女子的行径,射出暗器之后就立即离开,很明显的她没有敌意!

轩辕鬼楚想要叫回南宫宁的时候,却早已找不到她们二人的身影了。。。摇了摇头,俯身捡起了小竹子,细看之下,才发现竹子上竟刻有一行小字:拜火未败,玉石俱焚。切记!切记!

再说南宫宁直追紫衣女子,尽管女子的轻功很好,但是南宫宁独家的迎风摆柳却更上一层楼。在竹林崖壁边便以追上紫衣女子,心思缜密的南宫宁也早已猜出了女子的用意,只是她若没有猜错的话,女子必定是拜火教下地位极高的圣女,或是圣女使者! 只是不明白的是她为何要前来报信、、、

紫衣女子眼见自己轻功比不过南宫宁,前面又是悬崖,只好停下脚步。

“南宫门主,为何苦苦相逼在下?”

“在下只是想问姑娘为何如此这样做呢?难道姑娘不怕你们拜火教教主查知此事,先对自己不利吗?”

“ 南宫门主,这是在下的事。 请恕在下无可奉告、你们要做什么,尽管吧!”

紫衣女子打断南宫宁的话语, 在不愿多说一句。看来在问下去,也问不出什么了。 南宫宁只好双手抱拳,对紫衣女子作一揖:“ 南宫在此谨代表暗月门,血魔教轩辕一族谢过姑娘、就此别过,保重!”说完率先离去、

紫衣女子轻叹一声、乃道:拜火已非拜火、此情不再!

离去的南宫宁眉头一皱,紫衣姑娘的话,话中有话,难道拜火教已经内乱? 或是异主了?

轩辕鬼楚来到南宫宁的身前,

“宁儿 ,你没事吧、”

“我没事,这件事有古怪,按我看来拜火教内肯定出了事了。现在估计是要倾巢而出,来报复我们的灭教之仇!”

“那我们还是先回去告知下大哥,现在只有我们三人,若是拜火余孽来袭,虽然不需惧怕,但是恐怕要多枉杀无辜啊!”轩辕鬼楚道。

“俗话说得好,擒贼先擒王,我们现在就去探探虚实如何?”南宫宁若有所思道。

“好、”

好字话音未落,两条身影已经不见。


2780+3131+2056+1955=9922字

本文内容于 2011/3/20 17:43:00 被499765504编辑

《叁》 那声独白 北极隐者

又是那个梦,白茫茫的一片雾,一个冰洞,一个一身银白的身影在周围晃动!南宫若恍惚还置身梦中,但只有她自己不知道,着一些都是真实的,不是梦境!


南宫若此时就是在她梦见的那个冰洞里,也就是她们被雪絮飘移给卷进来的那个冰窟的地底下。南宫若躺在一块天然的冰床上,脸色已经不在异常了,估计是那个一身白影的人医治了她,尽管是在冰窟里,但是冰窟的温度却是不正常的常温。。。

南宫宁与轩辕鬼楚已经不知道被安置在什么地方了。冰窟内只有那个白影在细心的照顾着南宫若,白影看着南宫若的眼神就好似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相爱了很久一样。。。举手投足之间,尽是流畅的美态,他太妖娆,却又美得很清灵,清秀的脸庞,棱角分明,曲线美得异乎寻常!俯身小心的擦拭着南宫若的小脸,两抹白色身影相应成双,勾勒出了一幅恬然的美图。。可惜这样的美景常人欣赏不得!

白影轻轻的探了探南宫若的脉搏,之后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她的蛊解了啊!看来血色妖莲的功效并不是虚传的!白影在南宫若的额上温柔的落下一吻,就起身出去了。毕竟他还要在南宫宁和轩辕鬼楚醒来之前送他们离开这里呢!

当南宫宁和轩辕鬼楚醒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被穴影他们救回山麓下的小旅馆里。。。所有人都在,唯独南宫若不知所踪。。。南宫宁的心有一刻是丢失了,下一秒她发现自己的手上好像绑着什么东西。。。 解下来看后,是一小段白绸,上面只有娟秀的几个字:一个月后清谷镇相见。另:她很好!

南宫宁虽然很疑惑,但是很快的就释怀了,直觉告诉自己,若没事。。。再说了,只是一个月的时间,况且还约好了地点,到时候就知道是何方神圣了。

打点好了一切后,南宫宁一行就开始往回走。轩辕鬼楚遣四魔卫先行回教,自己跟随南宫宁到暗月门的原始森林。暗月门的门规禁止男士进入,南宫宁只好也叫穴影她们先回宫。

穴影一行退下后,四周又是安静一片了。。。空气弥漫着紧张。

黑暗中看不清他们的神情,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此时的轩辕鬼楚是带着点紧张的,还有南宫宁是故作淡定。其实他们都很清楚彼此想的是什么,只是都不敢去捅破那层平衡的维系。

“宁儿,我有话想对你说。”久久的,轩辕鬼楚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开口打破沉寂。

南宫宁身形一提,已然离开了原地,只见她运起轻功,不停的往森林深处疾驰。细看,却又能发现她并未使用全力。 轩辕鬼楚先是一愣,紧接着也施展轻功紧随其后。

不一会他们就到了森林的最深处,只见那里也有着一个与北极上的冰阵一样的石阵。

“跟着我。”南宫宁说道,之后便熟门熟路的进阵。轩辕鬼楚虽然不知道她想带他去那里,但是他相信她不会害他,毫不犹豫的跟着南宫宁的脚步行进。

很快的,南宫宁停下了脚步,轩辕鬼楚也随之停下。观察了下四周:正前方是一间石屋,旁边都是四季常青的古树,石屋前面是一小块空地,上面摆着一块四方石桌,石屋的右侧是一潭清水,在森林的深处有着余烟缭绕,可谓一世外桃源,是个隐世的好地方!

轩辕鬼楚暗自在心中赞叹了下。

南宫宁的眼眸闪过一丝怀念,紧接着又是一丝悲伤。。。

站在石屋前,手在石屋的外壁上以探,便多出了三只清香,火石一磨,对着石屋连拜三下才将清香插在门口。轩辕鬼楚满是疑惑的眼里闪过了然,也不多说话,静静的等着南宫宁。

南宫宁面对着那谭清水,未曾多做修饰,便道出了那陈埋了的回忆。

“这是我母亲的坟,我的母亲就是暗月们的创始者,但是在我和若六岁的时候她便与世长辞,因为那个生了我们的男人的抛弃,母亲抑郁而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如今你敢在我母亲的坟前说出你想说的话吗?”

轩辕鬼楚没有犹豫,而是很坚决的回身往南宫宁母亲的坟前跪下,提起右手。

“我轩辕一族第十五代子孙---轩辕鬼楚在南宫前辈坟前立誓,绝不让南宫宁在受伤,此生若负南宫宁,原着天打雷劈,永不翻身。”

南宫宁愣住了,她并没有回身,只是眼里的雾气却开始上升,清泪无声的洒落。似乎是在回应着轩辕鬼楚的誓言,古树随风摇摆,和着潭水发出悦耳的鸣声。。。

轩辕鬼楚从身后环住了无声落泪的南宫宁。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宁儿,此生就让我守护你,好吗?”

南宫宁回身紧紧的抱住轩辕鬼楚,泪还在滴落,只是它是幸福的、、、

也许是苗疆拜火教的气数将尽了吧,惹上了江湖中最难惹的血魔教,和隐藏于世的暗月门,在轩辕鬼楚的血魔教众的攻击下,彻底的从江湖上除名了。。。

魔教对魔教,一时间血魔教在江湖上亦正亦邪。。。不少自称正派人士也开始忌惮这个不知何时爆炸的教派!

只是轩辕鬼虎却在血洗了拜火教后命令教中弟子若非不得已不许涉身江湖!之后本人也销声匿迹!

《贰》 雪絮飘移

一周的时间过去了。

北极冰山山麓下的一家小客栈里,南宫宁守在南宫若的床前眉头紧皱着。。。

此时的南宫若仿佛身在噩梦之中般,头冒热汗,嘴里不停的喃语着、一手紧紧的抓住南宫宁的手,似乎南宫宁的手就是她的救命稻草,一刻也不敢松开、、、 南宫宁别无他法,也只能静静的陪着南宫若痛苦、

窗外的阴影处,轩辕鬼楚默默的看着这一切,只是他的眼神从不离开南宫宁的身影,南宫宁的一颦一动都牵动着轩辕鬼楚的心。她快乐,他的心就明朗,她忧伤,他的心亦是愁闷,从什么时候她就住进了自己的心里了呢?还住得那么深、、、

周围是一片白茫茫的雾,南宫若惊恐的再雾中喊着姐姐,双手乱申好像要把雾拍散,但是雾却越聚越浓,南宫若看不见周身的物体,只能一步一步的顺着脑海里的意识往前走,好像前面有什么再呼唤她,空气开始泛冷起来,越往前越是冷得彻骨,但那呼唤却越是清晰,而南宫宁的意识则越来越弱。直到意识完全失去之前,她感觉自己像处身再寒洞之中,隐约的有一个白色身影向她靠近,嘴里说着:“你终于来了、、、”之后就又是一片黑暗。。。

南宫宁望着安静下来的南宫若,提着的心终于安了一些,表面上还是处事不惊,但是心里呢?

“必须快些找到血色妖莲,我不能再让若儿受苦了。”

安置好了南宫若之后,南宫宁失神的走到窗前,轩辕鬼楚忙一个闪身,隐去身形。。。只是以南宫宁的身手,又岂会不知其中之理,这一路上对轩辕鬼楚的小心守护,南宫宁其实很清楚,也很感动,毕竟她们姐妹都是从小缺少爱的人啊!但也只能在心里暗叹,若儿生死未卜,我怎能分身他顾?对于你的呵护,我只能视而未见了。

“唉!”一声叹息传来,轩辕鬼楚却听得心里微酸,“其实你知道的是不是,只是你不愿面对,南宫宁,你这胆小鬼!”

翌日,南宫宁一行打点完毕,就向北极巅峰行去!

北极,乃地球最北的极低,那里绵延的不是山脉,而是冰山,皑皑白雪一地千里别无他物,及其极低气候恶劣异常,故此又称‘死亡的白色地带’。若无深厚的功底,前往北极,无异于嫌自己命太长!

上到北极半山麓,南宫宁将二殿十二钗等二十四人留等此地,以便支援。由轩辕鬼楚背着南宫若,继续深入北极。

天上飘着点点雪花,四周一片肃杀,清冷的美!

越是深入,南宫宁,轩辕鬼楚等人越是感到奇寒无比,脸都被冻得红红的,个个直打颤!反之南宫若却似很习惯这样的温度,就连呼吸也慢慢的平稳下来,看到这样的现象,南宫宁和穴影都很奇怪!但是细而想之蝶蛊乃至阴之物定会习惯这样的温度。

银的世界,不再是雪,一块块精明剔透的冰块堆在眼前,杂乱无章的随处屈身,轻巧的挡住了身后的蜿蜒小路。。。

南宫宁看着那些杂乱无章的冰块,立在原地,心里却是五味夹杂,这是“冰阵”!母亲生前所创的阵法,和暗月门的护月阵法---“石阵”如出一辙!

"冰阵!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会?"

空晨、穴影也是一见到这个阵法就看出是暗月门的阵法,心下也是疑问重重。

然而不等他们说出疑问,南宫宁已经伸手向地下虚抓几把,身影一飘,已然进阵,轩辕鬼楚见此连忙将身后的南宫若交给风寂,也是一闪就不见身影,一连串的动作一下就完成,快得让空晨、穴影来不及阻止,只得微微摇头,轩辕鬼楚,你进去不是碍事吗?

轩辕鬼楚显然是被自己不着大脑的行为给牵制了,但也难怪,当他看到南宫宁对着冰块沉思的时候,他的神经已经被南宫宁紧紧的拴着了,他也知道面前的冰块不对劲,奈何自己对阵法是一窍不通啊!

本来还很清明的冰块,在轩辕进阵后,则是白茫茫一片,疾风阵阵,从未接触过阵法的轩辕鬼楚只能慢慢的摸索着,“宁儿,宁儿,你在哪里?”。对阵法轻车熟路的南宫宁则是一进阵就以诡异的角度甩出手上的小冰块,每块小冰块都以一个弧度擦过那些冰块,落在冰阵之间形成一个半弧圈,就待直击阵眼的时候却听得轩辕鬼楚的叫喊,南宫宁皱皱眉,“这小子进来干嘛?”

要不是冰阵已经被南宫宁破坏了一半,恐怕此时的轩辕鬼楚已经死了好几百次了,光那些风就能把他凌迟了。。。

想归想,怪归怪,南宫宁还是循声退到轩辕鬼楚的身旁。拍拍轩辕鬼楚的肩膀,顺便送了几计白眼给鬼楚,而轩辕鬼楚却像看呆了一般盯着泛着白眼的南宫宁,这么久了,这是南宫宁表现出来的第二个表情,太可爱了!

“你进来干嘛?”南宫宁被鬼楚看得怪别扭的,只好打破场面。

“你进来,我就跟进来啊。”

“你不懂阵法,进来捣乱啊!还是嫌命太长了。。”

哇!南宫宁还会开玩笑的啊!

“我担心你嘛!”轩辕不加思想的说出了这句话,却是把南宫宁给震住了。。。

南宫宁不敢在多说什么,抓着轩辕鬼楚的手也微微颤了下,这样的话语,这样的场景,暧昧说不清!

沉默。

南宫宁猛的拉着鬼楚往阵眼疾驰,她只想赶紧的将这个冰阵破了。。。

当南宫宁带着轩辕鬼楚破阵后出来,却发现穴影,空晨及魔教四卫风寂、雨诔、雷墨、电魇都是以诧异的眼神看着他们二人。。。其实他们不知道,他们在阵内发生的事情及说的话都被外面的人看得清楚,听得明白白的!毕竟这是冰阵,不是石阵啊!

(作者:被我阴了一回,哈哈!)

南宫宁也不多说,只是白了自己人一眼,继续往前走,而轩辕鬼楚则是很赖皮的跟在她的身后。。。

由于之前出现的冰阵,南宫宁明显的有了戒备,沿途都是小心翼翼的。

不知道是深入的原因,还是海拔升高的原因,天空中飘下来的雪花越来越多,纷纷扬扬的,飘落在他们的身上。而周围的冰山似乎也开始缓慢的移动,只是肉眼看不出来它们是否有在移动。两片雪花停在了南宫若的脸上,瞬间融化。。融化的那瞬间,南宫若落泪了,之后那双明眸轻启,看着周身那些景物,犹如还在自己梦中,抬抬头,才发现自己是在不认识的人的背上,南宫宁在前头行走着,南宫若想下来,只是无奈自己似乎没了力气。慢慢的回忆,才知道自己在谧林引种的蝶蛊,没能将它驯服,反而还要依靠七虫七草的毒性才能勉强压制住,知道最后自己好像是倒在炼丹房的,可是这里是哪里?

冰山吗?

“姐姐、”

一声低呼,南宫宁身形一闪,马上出现在南宫若的身边、

“若儿,你怎么醒了?”南宫宁虽然是这样问,但是她的眼里闪烁着的却是快乐、

南宫若没有回答南宫宁的话,只是又抬头观看了四周的景物,盯着那些冰块一个劲的看,突然脑海里现出了一个情景,那些雪花是白雾,接着是深洞。是的,不会错,那些冰块在动。。。

南宫若一惊,身上突然有了力气一般,跳下了风寂的背,跑向南宫宁,嘴里同时大叫“快退,这是雪絮飘移。”

大家一听,很快的反应过来,都迅速的往后退去,但是南宫宁和轩辕鬼楚走在最前面想退也已经来不及了、、、

“哗啦!”南宫宁,南宫若,轩辕鬼楚三人都消失在雪雾之中,而两旁的冰山也在这时合拢。。。将穴影,空晨及魔教四卫风寂、雨诔、雷墨、电魇给隔绝在外。

南宫若扑上南宫宁的那会头又被磕了下,晕了过去、南宫宁只得和轩辕鬼楚将南宫若护住,一起往下掉,毫无预兆的,三人猛的身下一空,接着重重的撞击在地面,强烈的冲击力使得南宫宁、轩辕鬼楚也昏迷了过去....

本文内容于 2011/3/15 11:49:56 被499765504编辑

5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