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正文 第五十七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URL] 公安部门经过多方调查取证,对将帅涉嫌容留卖淫嫖娼一案,正式向当地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该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审程序组成合议庭,择日开庭公开审理。 几天后,将帅一案在市法院庄严肃穆的审判庭公开审理。 “把犯罪嫌疑人诸葛将帅带上来!”审判长掷地有声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公安部门经过多方调查取证,对将帅涉嫌容留卖淫嫖娼一案,正式向当地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该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审程序组成合议庭,择日开庭公开审理。


几天后,将帅一案在市法院庄严肃穆的审判庭公开审理。


“把犯罪嫌疑人诸葛将帅带上来!”审判长掷地有声的喊道。


听到这声音,坐在法庭内的腊梅显得焦躁不安,她瞪大眼盯着侧门,门开了,她见将帅双手被一副手铐铐在一起,在两个法警的押解下走了进来,当她的目光与将帅憔悴的目光碰到一块时,腊梅的心似乎停止跳动,险些背过气,她强忍着感情的泪水,注视着自己的丈夫。法警把将帅带到被告台上,把手铐打开,站在这里,他内心世界充满了矛盾和痛苦,赶紧靠在被告台的栏杆上,把头低下,生怕碰到法庭内熟人的目光。


审判长严厉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诸葛将帅。”


“年龄?”


“四十一岁。”


“藉贯?”


“河北平县。”


审判长接着问:“被捕前的职业?”


“泉海市八路子弟餐饮娱乐有限公司总经理。”


审判长按程序问过后,开始宣读起诉书:“诸葛将帅在担任泉海市八路子弟餐饮娱乐有限公司总经理期间,严重违反国家有关规定,为了追求高额利润,在经营的场所容留卖淫嫖娼活动,性质恶劣,触犯了国家的法律,构成犯罪。”然后,审判长当庭出示了有关当事人的证言。


“你知罪吧?”


“知罪。”


“审判长!我作为当事人的辩护律师,提请为他辩护。” 将帅的辩护律师举起手来。


“同意。”


“我认为起诉书中所指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其一,案发当晚,我的当事人并没在现场,而在自己的办公室,所发生的一切事情一无所知;其二,当事人虽为该公司的总经理,但夜总会早已转包给了别人,这是双方签定的合同,夜总会发生的任何事情应不能负主要责任;其三,我的当事人是位守法公民,照章纳税,并为政府分忧,安置数十名下岗职工,所以并没违反国家的有关规定……”将帅的辩护律师对指控提出了异议。


法庭内旁听席上的人们,听到辩护律师的辩词,一片哗然。


“肃静,肃静。”审判长敲起木槌。


辩护律师接着说:“鉴于以上情况,请求法院在定罪量刑上酌轻判处。”


“犯罪嫌疑人,你还有申辩吗?”


“没有!”


“休庭十五分钟。”审判长和其他审判员到了后边的会议室,商讨定罪的事。


这时,及第急火火地走进法庭,用目光找到腊梅,随后来到她的座位旁,找了个空位顺势坐下,急忙问:“我有事来晚啦,判了吗?”


“还没判哪,估计快啦。”腊梅用无神的目光看了及第一眼,有气无力地说道。


十五分钟过后,身着深蓝色西装的审判长宣布一审判决结果,他在判词中说:诸葛将帅在担任泉海市八路子弟餐饮娱乐有限公司总经理期间,该公司下属的夜总会发生容留卖淫嫖娼行为,其行为已构成容留卖淫嫖娼罪。鉴于欧阳将帅能主动坦白犯罪事实,可酌予从轻处罚……


腊梅听到这里,心都悬在嗓子眼里……


判处诸葛将帅有期徒刑一年,并罚款一万元。宣读完判决书,审判长说,根据《刑事诉讼法》,如不服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天至十天内,向上一级法院提出上诉。将帅表示服从判决,不再上诉。随着审判长把犯罪分子带下去的声音,诸葛将帅被重新戴上了亮闪闪的手铐,在法警的押解下离开了法庭,他在走出门口时,转过头来,呆滞的目光正好与腊梅忧郁的目光不期而遇,在她的眼里,他的脸色像张白纸,毫无血色,泛着暗淡的光,显得虚弱。在他的眼里,她忧心忡忡,脸色显得凝重,眼眶里含着泪水,他不敢再看下去,扭过头去走出门,将在泉海市监狱度过半年的时间。


将帅走了,腊梅的表情仍然沉痛,但有了一丝如释重负的欣慰和苦涩。


“嫂子,人也判了刑,你就别多想了。”


腊梅苦笑了一下,没吱声。


“半年的功夫,很快就会……”及第说这些话的用意,腊梅十分清楚。然而,事情发生在谁身上,谁痛苦,一时半会不会解脱出来,所以她瞅了他一眼。及第看到她那眼神,就把话说了一半咽了回去。


腊梅呆呆地望着押解将帅远去的警车,一滴滴硕大的泪珠沿着她的脸颊滑落下来。


“嫂子,人都走远了,我们也该走了。”及第提醒她一句,腊梅随着及第走下法庭台阶。


下了台阶,及第伸手叫住一辆的士,对腊梅说:“嫂子,你是回家?还是去公司哪?”


“及第,你忙去吧,我去超市买些日用品,过两天去看他。”


“那好吧,明天市政府召开有关部门座谈会,研究水资源管理办法,我还要为局领导准备管理办法的说明材料,所以,我就先走啦。你哪天去探监,事先给我打个电话,如果有空的话,我陪你去。”


“行,及第你工作忙,赶快去吧。”


及第坐车离开了法院,径直返回局办公楼,准备明天开会的材料。


腊梅无精打采地走进超市,在超市里转了一遭,竟没拿一样东西,满脑子还停留在将帅的身上,心头出现了一个不好的念头,这个念头令她浑身发冷,仿佛有一股寒流涌入全身,他这一判刑,要在高墙、电网的监狱里度过六七个月,他那睡惯席梦思的身躯能接受住双层钢架床硬板的考验吗?他那肥胖的体态能承受了艰苦劳动的洗礼吗?他能吃惯监狱里的饭菜吗?他会不会受监狱里的老大欺负,听别人说,监狱的老大就像原始部落的首领,人人都得供着他,一连串的问号击打着她的思维……


“大姐,你想买点什么?”服务员的一声问话,打断了她的思绪,她从沉思中惊醒,慌忙说道:“买点洗漱用具什么的。”


“哦,洗漱用品的货架在前边,请您到前边去选购。”


腊梅按照服务员指的方向找到了货架,选购了毛巾、香皂等洗漱用品,然后又到熟食制品柜台买了些熟食品,便离开了超市,乘车去了干休所……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