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之二十二。湘南会战)

小老百姓一个 收藏 13 11189
导读:录入者按语: 我爷爷参军时的部队是149师446团的前身----刘邓大军的“老九团”,后来的番号是“中野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渡江前整编为“二野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进军西藏时“西南军区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后来是“西藏军区五十二师一五五团”。五八年爷爷得了高原病回到西藏军区川办。老部队在文革中和五十军一四九师对换番号并换防到四川乐山、眉山地区,就成为了直到今天的中国陆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爷爷在七、八十年代经常到乐山去“回娘家”看望。爷爷一辈子对老部队怀有深厚感情,一九八三年爷爷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录入者按语:

我爷爷参军时的部队是149师446团的前身----刘邓大军的“老九团”,后来的番号是“中野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渡江前整编为“二野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进军西藏时“西南军区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后来是“西藏军区五十二师一五五团”。五八年爷爷得了高原病回到西藏军区川办。老部队在文革中和五十军一四九师对换番号并换防到四川乐山、眉山地区,就成为了直到今天的中国陆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爷爷在七、八十年代经常到乐山去“回娘家”看望。爷爷一辈子对老部队怀有深厚感情,一九八三年爷爷由于眼睛(心脏病、糖尿病并发症)看不见了,在家休息。用毛笔写大字在废报纸上,由我奶奶用钢笔誊写到笔记本上,成就了这个回忆录。所以这个本子来之不易,在爷爷去世十一周年祭日里我和我父亲决定把这个回忆录发到铁血上,以表示对爷爷的纪念和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热爱。




二十二. 湘南会战

湘南会战,也称衡宝战役又叫湘南战役。是在一九四九年秋季进行的。作战对象主要是桂系军阀白崇禧,白崇禧与蒋介石是有矛盾的,但他们在反共立场上确实一致的。白崇禧号称小诸葛是有名的军事家,常不服从蒋介石的调遣,保持军事实力,这点是国民党军阀们共同特点。有兵就有权,一但军权被夺就要变成蒋介石任意宰割的附庸。在三年解放战争中蒋介石多次调白崇禧到前线并封他什么总指挥,什么司令长官,都被白崇禧以巧言拒绝,因此当蒋介石在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失败后,江北一败涂地,而白崇禧却保全了实力。

桂系军阀几个主要头子是李宗仁、白崇禧、程潜。蒋介石在48年隐退时让李宗仁出任代总统,就是想利用桂系军事力量,我军过江后蒋介石又想利用桂系阻挡我军,好让他的嫡系部队逃往台湾。

湘南会战地点在湖南衡阳宝庆(即邵阳)长沙一带。参战部队以东北进关的四野为主,我们二野是配合作战。战役一开始敌人还十分猖狂,蒋介石又为他们吹牛、打气,好像湖南真的是“固若金汤”,大有决一死战的气势。

我们部队从江西出发冒着秋雨连绵的天气,克服着江南多发病疟疾、痢疾的痛苦,向着上级指挥的湖南南部进发。我们的任务是堵住敌人逃向两广的退路。这一带地形复杂号称十万大山,部队翻山过河、中穿森林,路上虽有敌人阻挡,但都不是主力。在湖南新田县奥汉铁路上,我们打了敌人在铁路上巡逻的装甲列车。这种列车装有厚厚的铁甲,一般枪炮打它不透。而它在车上装有大炮机枪轻重武器样样具全,火力甚猛打的我们抬不起头。但它也有不可克服的致命弱点,只能在铁路线上来回跑,离开铁路它寸步难行。我们利用敌人的弱点,发挥我们的长处,先在铁路两端将铁路破坏掉,使它不能来回跑,把它固定起来。再向列车喊话,让它投降,敌人开始很顽固,不肯接受投降。它知道我们对它无办法,它哪里知道我们在千难万险的困难面前,在强大敌人面前一个个被我们克服被我们战败,难道你一列小小的装甲车能把我们挡住?我们战士是无敌的,团部首长下令敌人不投降就叫它灭亡。一声令下,青年班的小战士们,这些小战士年龄都在十三四岁,最大的也只有十五六岁,因为他们年龄小,所以叫他们为“青年班”。他们个个机动灵活的像猴子,平时顽皮,但打起仗来不比大人差。这次打装甲车他们坚决要求当突击队,团首长批准了他们的要求,让他们去炸毁敌人装甲列车。他们接受任务后,利用地形地物,巧妙地接近敌人,当他们接近到列车下时,敌人的火力因角度关系已对小战士失去了作用。战士把炸药包放到列车下面,点燃了导火线机灵地一个个就地十八滚滚到铁路下面。炸药发出震天轰鸣,敌人装甲列车被掀下轨道。这时敌人才知道我们炸药包的威力,逃跑已不能,顽抗也无用,眼见得就是车人俱毁,在这时车上才伸出了白旗,表示要投降了,我们命令他们放下武器下车受降。

这次打装甲列车是我团有史以来第一次。从战斗中取得打装甲车的经验,先断路,使它跑不了。利用死角接近敌人,只要一到车下,敌人就什么办法也没有了,再坚固的钢板也经不起炸药炸,敌人就成了瓮中之鳖,以小的代价就可取得大的胜利。

在粤汉铁路打敌人装甲车后,对铁路线进行了切断。我们又向着由湖南柳州到广西桂林的铁路即湘桂路进发。这时桂系军阀内部起了变化,程潜在长沙宣布起义,震动了桂系内部,动摇了白崇禧衡宝会战的决心。未曾交战内部先溃,使白崇禧无计可施,三十六计,以走为上策,号称军事家的白崇禧跑的比兔子还快,仓促逃命。

我军在阳明山拦截住一部分逃敌经过一天战斗敌人全部被奸。

阳明山战斗之后,白崇禧已逃往广西,由第四野战军尾追,白崇禧军队在广西十万大山中大部被歼。

我们从湖南祁阳翻山越岭到邵阳(即宝庆)在行军的路上党中央传来了特大喜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了,首都在北京。团宣传队用喇叭筒一遍又一遍地广播着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宣传员敲着鼓打着锣说着自己临时编的快板,鼓舞着战士们前进。大家听了这个消息,忘记了行军疲劳,高兴的欢蹦乱跳。我们流血牺牲,历尽千难万苦,盼望的夺取政权,这一天终于来到了,心愿实现了,大家怎能不高兴呢?

我们在行军途中,庆祝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

到了邵阳我们与兵团十六、十七军会了师,归了建制,配属四野的湘南战役胜利结束。参加湘南战役的同志每个人都发了一枚湘南战役纪念章,至此我有了三枚纪念章在胸前闪闪发光。

在与四野协同作战期间我也受到了很好的教育,学到了兄弟部队的好作风。四野同志特别注重对友邻部队的团结友爱,有时我们和四野同志驻在一个村庄,他们总是把房子让给我们并帮助我们解决柴、米、蔬菜甚至帮我烧水做饭,赠送礼品。他们称我们为“老大哥”,住在一起真像亲兄弟一般,第二天临别时他们敲锣打鼓欢送我们。有的帮助伙房担挑子,有的帮助战士背被包、扛枪,送了一程又一程,那股子热情劲真是难舍难分。我们部队素来也是团结的很好的,为了给四野同志留点纪念,我们把在京沪杭时发的力士鞋,每人送一双给四野同志。

到了邵阳已是十月份,在这里每人发了壹元人民币。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对人民子弟兵的慰问。这也是我国人民第一次用人民的名义发行的全国货币。在此之前我们也曾使用过货币,那时全国没有统一,在大太行使用冀南票,在山东使用鲁西票,到中原使用中州票,过江之后使用银元和辅币,又叫镍币。这时有了全国统一的人民币,大家拿到手后看了又看端详着上面的图案。

因为天气渐渐地要冷了,我们要向西南进军。在这里又发了棉衣,这次发的棉衣也与以往不同,它是里表三新的洋布做的,我自从入伍以来这是第一次穿洋布做的衣服。拿到手后不断地用手在棉衣面上摸来摸去,爱惜的像什么似的,这不单是当兵以来第一次,也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穿洋布衣服。从这件事上也体会到有了人民政权的幸福。

在邵阳部队武器装备有了进一步加强。把所有的杂牌枪全部换成了崭新的中正式,排级干部一色新卡宾枪,班长是冲锋枪,炮兵连还增加了无后座力炮,营增加了重机枪和火箭筒,补足了弹药,为向蒋介石的老巢----大西南进军作好了准备。


(上节:回到井冈山http://bbs.tiexue.net/post_4911548_1.html

下节:进军大西南http://bbs.tiexue.net/post_4922725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11/3/11 19:08:20 被小老百姓一个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