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转移 正文 沉没的标记

望蓝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size][/URL] 10月的武汉酷热依常,空气中总是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硝烟味,远方浓浓的炮声混杂在湿热的空气中憋的人有些烦闷! 武汉会战已经进行了4个月了,上百万的中国军队在以武汉为中心的防御体系下顽强抵抗着日本军队的疯狂进攻。但是血肉之躯毕竟还足以和钢铁相抗衡,积弱多年的中国在付出了极其惨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37.html



10月的武汉酷热依常,空气中总是弥漫着一股刺鼻的硝烟味,远方浓浓的炮声混杂在湿热的空气中憋的人有些烦闷!

武汉会战已经进行了4个月了,上百万的中国军队在以武汉为中心的防御体系下顽强抵抗着日本军队的疯狂进攻。但是血肉之躯毕竟还足以和钢铁相抗衡,积弱多年的中国在付出了极其惨痛的代价后,依然没能阻止日军前进的脚步。

武汉的局势已经岌岌可危,所有的防御计划都在加班加点的进行部署和完善,这一刻也是张汉该跟自己驾驶的轮船说再见的时候了。


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长江边上,看着自己的轮船已经被拖到了指定的沉船地点。手下的船员们大多都没能来看整个沉船的过程。由于人手紧张,在公司下达公布沉船名单的那一天起,这些船员就被重新编排组合调配到了其它的船只上保障航运任务。

记得在公司派人到船上来拆卸机器的时候,很多船工都哭出了声来。就连张汉这样的汉子都忍不住把自己一个人锁到船长室里偷偷的抹眼睛。看着空荡荡的船体,大家都觉得自己的心窝子似乎也被人掏空了一样。

下船之前,所有的人默默的将船认真的打扫了一遍,就连那个已经被人搬空了的轮机室大家也是仔仔细细的将轮机台附近擦拭了一遍。最终在军队的催促下,才满不情愿的下了船。

看着这艘跟着自己风里来雨里去的老伙计被人填满了钢筋和石块,众人都难过的说不出话,没想到日本人的飞机没有炸沉它,却最终毁在了我们自己手里!

想到这里,张汉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苦笑着摇了摇头。

正在此时,从他的身后传来一阵熟悉的声音:“干嘛整天唉声叹气的!这可不像你啊!”张汉转头一看,只见赵木一个人不紧不慢的走到了自己的旁边,望着江面上的轮船大声的说道:“就为了一艘船就把自己搞的跟个娘们似的,至于吗?”

赵木呵呵一笑,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是船龄就很长。可以说打小就在轮船上打临工混生活。所以,他和公司的各位船长都能混个脸熟,大家也觉得这个小伙子心眼实在,做事又比较踏实,所以平时也都很照顾他。

他身上驾船的这十八般武艺基本都是从这些老船长那里半学半偷的搞来的。因此,在他的心里对张汉这些老船长还是十分感激的。

但是在江上跑的人都有这么一个习惯,不喜欢客套和奉承。要想赢得别人的尊重和信任就得要拿真本事来说话。因此,赵木更多的是把这份尊重放在心底,嘴里说起话来仍然是大大咧咧没遮没拦的。

“哼!”张汉一脸的不屑:“说的轻松,现在沉得又不是你的船!”张汉的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说起来,自己虽然平时和赵木接触的不算多,但是彼此的感觉都不算坏,差不多也算的上是一个忘年交了吧。

赵木呵呵一笑:“那要不我给公司说一声,让他们把我的船也沉了给你消消气!”

张汉横了他一眼:“少跟我在这嬉皮笑脸的,该干嘛干嘛去!少在这寒碜我!”他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其实心里还是挺感激赵木的。现在这个时候,公司的任务这么紧,大家都很难得有休息的时候。赵木今天乘着自己休息的时间专门来这里找自己也算是有心了。虽然自己心中的苦闷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消解的,但是在这个时刻有个人和自己说说话总是好的。

“你以为大家都像你这么悠闲还有时间在这里看风景!”这话一出口,赵木就有点后悔了。他看着张汉的窘态知道自己这话说的有点大了,但是又不好意思承认错误只能放缓了声音:“是司马先生让我来通知你,你新的工作已经按安排好了。现在公司人手不够,让你尽快回去开始上班!”

“让我干什么?”

“华生号以后就归你指挥了,你手下的那帮船员今天也会在华生号上面待命”赵木一脸的笑意:“怎么样!还满意吧,我的张大船长!”

听到这话,张汉也只能苦苦的一笑。其实,他自己也明白‘华生号’虽然不能和自己以前的那艘轮船相比,但是也算的上是公司的主力轮船了。按照道理来说,公司这样的安排已经充分照顾到了他和手下的尊严和感情了。

但是,此时他听到这个消息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他讷讷的望着江面,缓缓的对赵木说道:“你说怪不怪,想我张汉在这长江上已经跑了近三十年,我甚至都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到底换过多少只轮船了。但是,为什么偏偏只有这艘船让我这么放不下呢?”

赵木脸上的笑意一下没有了,他轻叹了一口气:“对咱们跑航运的人来说,轮船就是命根子。这种事情无论搁谁头上都不会好过的!”

张汉有些吃惊了看了赵木一眼,认识他十几年了还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个愣头青说过这么体贴的话,心里一激动忍不住夸了他一句:“恩,这句还像人话!”

两人正说话间,突然听见江面上传来一阵短促的爆炸声。两人张眼望去,只见轮船的中心冒出了一阵火光,军队的工兵引爆了安放在轮船上的炸药。整个船随即开始倾斜,逐渐加速向下沉没。

张汉的情绪一下又低沉了下去。

赵木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的说道:“司马先生让我转告你,就把这些船当做是我们留在长江里的一个标记,一个奋斗的目标。等到抗日胜利的时候,我们一定回再回来的!”

张汉没有再说话,而是打起了精神和赵木肩并肩的站在一起,默默的注视着这艘承载着自己骄傲记忆的轮船缓缓的消失在了奔流不息的江面,再没有发出过一声叹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