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业风云 正文 第十二章

hebinjjwy 收藏 4 3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6.html


张须陀的确是不负我的期盼。三月初,王薄、孙宣雅、石秪阇、郝孝德等组成十余万联军,一同杀向齐郡属下的章丘,被张须陀大败,剿杀两千余人,归降者却有八万之众。就在张须陀的主力追击王薄等人时,另外一个变民首领裴长才率领两万人突然在背后袭击章丘,也被击败,杀八百人,归降万余。

张须陀在奏报中没有提到的是,裴长才两万人来袭时,正在章丘城外的张须陀身边只有五个人,而就是这六个人,却向两万人发动了主动攻击。幸亏章丘守军出城支援……

我是从送信的使者口中听说这件事的详情的,激动之余,我还是些了一封信批评他:“……朕将大事尽托于爱卿,如何可以如此逞匹夫之勇,卿家如有不测,黄淮之事,朕可托何人……”对于他的十万战俘,我嘱其仔细甄别,为匪渠首者,可押解东都交刑部和大理寺议处,一般匪首,按“灵武之役”的方式,发配辽东,胁从者一律不究,有家者可归家,无家者,在黄海边择地屯垦,由官府拨给耕牛、农具、种子并提供生活用品,不使其因流离失所“再为匪患”。并命其:“由其中挑选忠厚可靠且勇武有力者三千人,分置官军各队,唯需使可靠佐领统辖。”我还让他趁着此番大捷,对农民军展开“政治攻势”,以政治招抚为主,军事进剿为辅。


三月底,洛阳的牡丹花开了。

二十九散了朝,我和皇后以及十几个妃嫔到御花园赏牡丹。德妃说御花园的牡丹数量太少,不如西苑的牡丹艳丽,且自我回东都以来,西苑已经很久未去了。其他几个听了,也齐声附和,我禁不住她们央求,应允四月初二去西苑(这天没有朝会)。

夜里,我却和许安再次来了御花园。许安早已经打听清楚,沈莺是三月二十九出生的,今天正是她十七岁的生日。

十七岁的年纪,在二十一世纪,也是情窦初开的时候了(或者更早些),不过还是会被视为早恋。古人成婚的早,比如杨广的老娘独孤伽罗,嫁给杨坚只有十四岁,而萧皇后成为晋王妃只有十三。许安是知道我心思的,曾偷偷对我说过不妨纳她做嫔,我却摇头,只觉得她是一朵含苞的花蕾,摘得早了,实在是种伤害。这番心思却是不便对许安说的,我只是笑应:“如此九嫔成了十嫔,岂不乱了规制。”

我特地命许安在御膳房做了几样小菜和点心,用食盒装了,提到御花园来。沈莺见着,自然是喜出望外,红红的小脸,在红烛的映衬下,分外艳丽动人,若不是许安轻轻扯了我的袍袖,我几乎是痴了。

沈莺小心地问我,可不可以叫杜鹃一起过来进食,我今天兴致很好,欣然同意了。

这几样小菜和点心,对我实在寻常,不过每日山珍海味之外一些佐餐的小物件,而对于两个深宫中最底层的小宫女,却不啻珍馐美味。我来前本已用过膳,又见她们吃的香甜,只是陪着小尝几口,好尽量多的留给她们。

吃过小点,杜鹃很知趣地告退了,许安也站到门外,小屋里只有我们两个。我细细端详她,看得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又用牙齿轻轻咬了咬嘴唇,这该是她无意识的习惯动作吧。她的牙齿很是洁白,我也一直奇怪,古人既无牙膏也无牙刷,连牙粉都没有,富贵人家也不过有牙线,或者盐水漱口而已。或者皇宫中到底富贵,凡我所见,个个牙齿洁白,如同用了高露洁似的。古人常讲明眸皓齿,看来是“果不欺我”,我原本是戴三四百度的眼镜,而今看十米开外来人的面目却清清楚楚,还是该拜这副皮囊的前任主人所赐。

而沈莺的牙齿,又要洁白的多,我自来到这个时代所见,也只有皇后和少数几个妃子堪可比拟,再配上她未加修饰的淡淡红唇……

大业九年的三月底换做阳历,已经是四月底五月初了,其实牡丹业经开了有些日子,我因为挂记黄淮,迟到这时才赶着来赏牡丹—再不看就看不到了。洛阳虽然比起我过去所生长的江南是北方,却还是黄河以南,此时若是晴日,气温也是略有些温热了,沈莺的衣着,较之我前两次见她,自是少了许多,愈发衬托出少女的玲珑体态。

我唯恐自己失态,虽然此时只有我们两人,我却不想她觉得我是好色,可以凭借皇帝的身份攫取自己看中的任何一个女子。

“你的生日,倒是很好,正是这牡丹花开的日子……只可惜今日是月末,没有月色,若不然,这憩静之时,在月光之下,赏着牡丹,听你唱一曲,当是何等的风花雪月……”我说道此,突然觉得“风花雪月”未免太过直白,立时打住。

沈莺脸上又是微微一红,轻声说道:“不知皇上今日想听什么曲子。”

“便这牡丹如何。”

沈莺脸上有些难色:“奴婢家乡,牡丹只是大户人家可以养着,不多见的,唱花的曲儿奴婢听过不少,只是这唱牡丹的,奴婢委实不知。”

“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我念的,却是唐代刘禹锡的《赏牡丹一首》,还好我身边并无人记录,否则,不免是“侵犯知识产权”之举,又或者后人竟以为刘禹锡是抄袭我的,岂不是千古奇冤?我突然想起另外一首诗,便对她说:“朕若是现在赋诗一首,不知道你可能唱成曲子?”说过才觉得自己唐突,她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小宫女,未免太难为她了。不想沈莺却很镇定:“奴婢可以试试。”

我于是只好搬出诗仙李白的《清平调》:“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借问汉官谁得似,可怜飞燕倚红妆。”

只见沈莺沉吟片刻,果然唱了起来,自己配的曲子,确实恰到好处,歌声婉转,如泣如诉,我暗自感叹,即使杨贵妃在,想也不过如此。她把词曲重复了三遍,才算唱完,我抚掌笑道:“此曲在你口中唱出,才是最最相宜,调也配的好,叫乐官谱了传唱,必也是传世之曲。”

沈莺又是含羞一笑:“皇上抬举奴婢了。”我看她的笑容,几乎醉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