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第七区 正文 绝密通道

taotao7759123 收藏 0 1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size][/URL] 刘队长熟练地打开堆放在墙角的一个约有一个方大小的七个钢制长箱,里面赫然是一系列的顶端军火武器设备。他卸下头顶的防毒面具,熟练地拿起一把国产95式步枪上膛瞄准。轻声说道:“上次从边防部队那里送来的。人手一套,这东西应该用着不错,性能和威力比老毛子的强些......” 他身后的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

刘队长熟练地打开堆放在墙角的一个约有一个方大小的七个钢制长箱,里面赫然是一系列的顶端军火武器设备。他卸下头顶的防毒面具,熟练地拿起一把国产95式步枪上膛瞄准。轻声说道:“上次从边防部队那里送来的。人手一套,这东西应该用着不错,性能和威力比老毛子的强些......”

他身后的士兵面无表情的听着,没有一个搭腔。都很有顺序的挨个拿起配发给自己的武器,仔细的卸下来查看枪械的每一个零部件和性能。他们都是用枪的绝顶高手 ,这些人里面,随便挑出一个都可以在国内某个军区里排上前三,甚至撂上国际枪械比赛上都未必会输。他们都是经过严格训练和绝对独特的训练基地中挑出来的军械专家。(阿尔法训练营,秦岭105训练基地,大兴安岭dxa训练基地。部分训练营曾于不同年代被解散,其中最有名的就是阿尔法训练营)

刘队长四下开始忙碌的检查着各种电路设备和修补部分异常的机关设施。很显然,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再来过。即使是外面那具发干的尸体都未曾迈过台阶3步,步入初门即被机关射杀。他目光不断的打量,终于在靠近左侧的墙壁上蹲身下来,面前两个不太明显的脚印,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两只十分奇怪的脚印,一只大,一只小,小的那只不是十分明显,却依稀可以判断出脚印的轮廓。大的那只脚掌部分略有几片微红,甚至还有一点干泥土很明显的印出鞋底的品牌。

刘队长谨慎的从背包里取出微型相机开始拍摄,又拿出塑料无菌袋把泥土放了进去。面色凝重,略有沉思的低头不语。

良久,刘队长才惊醒过来抬腕看了一下手表,立即严肃起来,轻声喝到:“准备!”

部下的士兵很有战备素质的在极短的时间内迅速组装所有枪械零部件。挨个很整齐的站好.

“现在开始,前往地下通道,目标,zgb106基地。所有士兵,立即出发!”说完,他转身启动身后的一个白色圆形按钮,轻轻一转,实验室倍的一面墙壁上旋转过来一个两个方大小的长方形洞口,接下来,是一条漆黑的通道,通道的前方,一个火车头大小的电力车停放在那里。而通道的下方,则是一排看不到底的的火车轨道。

这,就是后来震惊世界的中国地下军事通道!

这是一条全线长达108千米,交织于西北,东北,西南边境以外相互交汇的高速电力通道!这条通道建立于1973年,2002年完工,用时29年之久,1999年完成对卡拉斯诺卡缅斯克地区的修建。自此,已经遍布中国陆地沿线的所有边境国家的地下修建工程,是截至目前为止世界上涉及面积最大,全线最长的的地下军事交通线。(因描述部分内容过于暴漏,特再次说明,本文不针对任何国家和政治、军事问题,纯属个人娱乐,以小说故事形式传播。不会造成任何传播反动色彩,危害国家稳定、泄露国家机密的不健康影响。若由此而带来的被误解和不利现象,作者在此道歉,深表歉意,澄清事实!)

乘坐的工具是个高度约有两米,身长8米的小型车厢。车身呈乌黑色,最上方一根类似于电力客车形状的链接线正好卡进轨道顶部的深槽里。

刘队长望了一眼遂长的地铁道,心里泛起一种古怪的凉意。那是一种本能的直觉,一种类似与狼的超强的嗅觉能力,这种感觉可以在事情发生之前就可以预知未来所会面临的危险和灾难。

刘队长略一摇头,还是犹豫了一下就使劲关住沉重的铁门,随手把操作台上的防毒面具重新戴到头上。

电车很安静的往前走着,微微发出沉闷的滑轮与轨道磨擦的声音。

速度不断的往上提升,车体渐渐地开始晃抖。本来,刘队长还不以为意,但随着速度越高,晃抖就越发的强烈,声音也由原来的沉闷慢慢变成刺耳。这时候,刘队长才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他不紧不慢的走向操作台,望了一眼速度显示表上的数据,又用手把速度操纵杆往下拉了点,车体才开始缓缓降速下来。他转过身来,挥手致意一切正常。

再次坐下的时候,他心里就开始有些诧异。车体的操作系统不知何时被人动了手脚,依据他多年的经验,他立即判断着可能的种种原因和解决方法。他不声不响的抬起头爬上系统工具箱,准备检查电车的限速器。

但在顺手翻开工具箱的时候无意瞥见车厢侧边不知什么时候飘进来一根深红色的布制丝带。

那是一条70公分长的女士披肩,上面还沾有斑斑的浓黑红色的血迹。

车厢顶端有一个大约50公分的天窗,天窗的开关一直都是紧闭着的。这一点,刘队长刚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检查到了。可是此刻,上面流动进来的空气和轨道顶部的移动都很清醒的告知着他——天窗是开着的。

难道,是刚才车体剧烈颤抖的时候把顶部天窗的覆盖给震掉了?不可能,这车体的结构都是绝对的纯钢打制,即使多年未用,也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就被抖落。

难道,使覆盖的开关系统出现了问题?绝对不会,这电车的所有运用程序设备都是经过严格的实验和反复制定才制作完成的,怎么会说出问题就出问题?

还有,上面飘进来的红色丝带又是怎么回事,难道......

这车厢上还有其他人?或者说,不是人......

刘队长的额头已经出了冷汗,心跳渐渐开始加速。手掌心的冷汗直冒,握枪的手都有些忍不住要颤抖起来。行动之前,他就有了许多不祥的预感,进入轨道之前,地上发现的那两个不同怪异脚印。地道入口的台阶上,一具发干的人体尸骨......

所有的士兵都不自觉地顺着他的眼光一齐望向了车厢顶端的天窗。

气氛开始有些紧张,终于,刘队长大手一挥,打出准备战斗的手势。士兵们反应极快,几乎在同一时间抢占车厢内的所有有利地形,两秒钟之后,上膛瞄准,枪口一致对向车厢顶端的天窗口。

这是标准的特种部队作战风格,在极端的时间内对全局进行一次快速的判断和分析,迅速做出有效的防护措施和必杀之势。

但这次,刘队长犯下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大门。如果拿东西可以悄无声息得将顶部的铁板硬生生的撕扯掉的话,大门的阻碍能抵挡的住吗?若在平时,他绝对不会如此的紧张和迟钝。以至于在刚才的瞬间,他竟然有些超乎寻常的害怕起来。

以前,面对的都是活生生的歹徒和士兵,再激烈的战场和血腥的场面他都经历过。但在此刻,他竟然不由自主的开始害怕起来。这时候,他想起来曾在训练基地的时候教官在思想课上曾说的“第六感”一词。这是一种十分奇妙的感官,在未来即将到来之前,他就可以预先知道所要面临的灾难。

那一刻,他预知到了死亡。

电车的速度平稳的行驶着,滑轮与轨道所磨察的声响组成一种很有规律的节奏。

场面开始有些让人压得喘不过气来。所有的士兵都在等待着上级的指令,只要领导把手一落,他们就可以在瞬间把闯进来的东西打成筛子。

刘队长压制住自己的心跳,深呼吸了几下,使自己的神经尽量放松一些。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微弱的撞击声。他心里一惊,却还是慢了半拍。半秒钟后,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诺大的铁门被硬生生的拌开。从侧门的部分爬进一个外形类似于人类的怪物。

怪物的体形健硕,浑身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头发狭长杂乱,下巴已经大部分脱落,只剩下下颚少半的牙齿。丝丝淡红色的血水不时滴下,还不时张开仅有上颚的大嘴,把3公分长的牙齿裸露出来。她的眼神中布满了黑红色的血丝眼珠子整个向外突出了几乎一半有余。身上的似乎还有一套服装。刘队长大惊之下眯起眼睛一看,赫然是2007年的中国女式07军装。

刘队长本能的往身旁一跳,却还是未能躲开那怪物的利爪。被她狭长的指甲狠狠的带着皮肉抓了下来。刘队长惊慌之下大声喝道:“打!”

一连串密密麻麻的子弹射了出来,那怪物瞬间倒地,但还想试着往前再走几步,双手不断地往前抓着。刘队长几乎疯狂的拿起手中的步枪不见各的把子弹打了出去。终于,那怪物在四十多人的猛烈攻击之下脑袋被打成了肉酱。溅的整个车厢都弥漫着血雾和刺鼻的腥臭味,士兵的防化服上也都沾满了斑斑的血迹和浓重的淡黑色脓水。尸体倒落在了操作台的右边,甚至在落地的时候还不时抽搐几下。

刘队长浑身虚脱似的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其余的士兵即使体格是多么的精良,此时也忍不住卸下防毒面具,在惊恐之中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

刘队长千算万算,却还是未能算清楚一个很明显的漏洞。拿东西既然可以很轻易地把覆盖掀掉,就不能很轻易的把车厢内的大门给撕开么?但是在那种情况下,论谁都不可能那么全面的分析和思考。以至于不小心被那怪物轻挠了一下。

刘队长面色过分古怪的望着那具已经被打得不成样子的尸体怪物,手中的步枪还紧紧地握着不放,他再次深吸几口气,努力使自己放松神经。

电车还在继续的慢慢行驶,就好像一切都在5分钟之前一样的安静和无异。

一阵过于平静的气氛中,终于有人忍不住小声说道:“队长,不对劲......”

刘队长歪过来脑袋斜瞪了他一眼:“怎么啦!”

“我.....我听见.....那声音......”那士兵脸色惨白,目光呆滞。

刘队长心中又是猛地一惊,浑身打一啰嗦,静下神来也开始细细的听着。

一阵微乎其微的骚动,一阵似有似无的怪异的喘息和沉闷的撞击声......

两秒钟后,几乎在同一时间,从门口,天窗,后备箱下涌出无数个形如腐尸的怪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