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2.html


“妈的,难不成这是家黑店?”郝一城心里想着,不由握紧了手中的枪,再眯上眼睛装着睡熟的样子。枪在他的手上,郝一城感觉到自己浑身充满力量,他甚至有些期待这就是一家黑店。

有人点着灯,房子里一下子亮起来。

“二哥,都成死猪了。”有人在洋洋得意地轻声说话,是伙计的声音。

“那个最年轻的小子好象没有喝‘汤’,先把他绑了再说,免得他生事。”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郝一城听出是店掌柜,他从床上一跃而起,手中的盒子枪甩了过来,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进屋的人。

进屋的一共三人,掌柜的加两个小伙计,他们没想到郝一城居然有这样的反应,一个粹不及防,然后看到枪,愣住了。

郝一城看得呆若木鸡的几个人,兴奋起来,他说:“就知道你们不是什么好鸟,竟然打起我的主意来了。”

到底是江湖上的老手,中年汉子转眼间就回过神来,一瞬间的慌乱也消失了。他拱拱手说:“小兄弟,我们没别的意思,只是想要点钱,没想到兄弟几个也是江湖上跑的,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算兄弟眼拙,得罪之处请多多包涵。”

郝一城一看眼前的局面,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报官显然不现实,这年头不说官匪一家,当官的也无心关这闲事,自己只求个相安无事,这黑店掌柜的话一出口,局面好象一下子晴朗了。他心里这么想着,精神也放松下来。他不禁有些自鸣得意起来:“我打从进你这店起,就觉得不太对劲儿,果然不出所料是家黑店。”

中年汉子笑笑,说:“黑店谈不上,我们虽然在此干些不太光彩的营生,但也不是什么杀人越货的恶人,这年头,要不是逼上梁山,谁会出来干这营生啊?”

旁边的伙计也陪笑脸,说:“今晚闹这么一出,实属误会,我们要赔不是的。”

郝一城看看睡得像死猪一样的百顺,说:“你们给我们下了什么药?”

“这个不打紧的,你就放心好了。只是一些江湖上惯用的迷香粉,用不了几个时辰自己就会醒来,伤不了人。”

气氛缓和下来,郝一城就收起了枪。中年汉子也挥挥手,两个伙计赔着笑脸转身下楼去了。

“敢问小兄弟怎么称呼?”

郝一城笑笑:”我叫郝一城,是宋家大院的一个打长工的伙计而已,不值一提。”

中年汉子拱拱,说:”英雄不问出处,一城兄弟行事果敢,为人豪爽,不失为一条好汉。在下姓李名锦,蒙道上的朋友看得起,送了绰号叫‘过山虎’。一城老弟如果不嫌弃,今后我们就做个朋友如何?”

郝一城哪知道这些,他从知事起就一直呆在宋家,去过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县城,江湖上的这些事,他只是偶尔道听途说,知之甚少。他看这个李锦虽然是个绿林汉子,但谈吐举止更像是一个读书人,心里对他有几分好感。

李锦是多年的老江湖,他自然识人,眼前这个叫郝一城的小伙历练欠妥,一看就是个不常出门的新手,但处事有张有驰,眉宇之间不失几分英气。通常这种情况下,换成其他人自然会得理不饶人,穷追猛打,最起码也得出些银子。可这小子偏偏不是,自己三言二语,他就信了。其实以他多年的江湖经验和自信,完全可以趁郝一城不备时动手反击一下,但是他却不打算这么做,因为他并不讨厌甚至是有点喜欢这个郝一城。

江湖愈险恶,郝一城这样单纯的人才显得愈是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