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江湖往事:我的民国 正文 第一章 深宅里的枪声(0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2.html


杨柳儿全然没有刚才的慌乱,她继续冷冷地对郝一城说:“听院里人说,你爹也是上次闹匪时死的?”郝一城有些莫名其妙了,他越听越糊涂,现在整个宋家大院就像一堆浇了油的干柴,只要一丁点儿的火星就能熊熊燃烧起来,早已乱成一团,而杨柳儿作为少奶奶居然连一点慌张的意思也没有。就在这时,东家宋雷霆慌慌张张地拿着一把短枪已爬上了前院的围墙:“给我拿火铳上炮楼,把门给我堵死喽!”见院里人个个神情慌乱,毫无斗志,又大声嚷嚷:”挡住土匪上墙,每人发银元20块……不,30块。”

果然是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就有十几个要钱不要命地跑回去,拿起火铳长刀乱糟糟地跑向围墙的炮楼,一个个笨手笨脚地往院口的小炮楼上爬。这些人里,专门的护院只有四、五个人,平时对付些闹事的刁民或者流寇倒还在行,但面对着手上有枪的大股土匪却是手足无措,其他的人更是一盘散沙,都是些干活吃饭的长工,谁也不真心给东家卖命。

院外有人在高声大喊:

“宋老板听着,我是雷神寨的洪大富,今天特意带着弟兄来借点钱花,识相的把门打开。”说罢枪声密集起来,很有些示威的味道。院里的人伸出脑袋往下一看:我的亲娘啊!那外面的土匪,少说也有百来号人马,除了前面耸立的一大片雪亮的马刀,还有十来条汉阳造长枪,于是刚才还被金钱激红了眼的人们纷纷怯了场,灰溜溜地从围墙上下来了。

郝一城知道围墙外面的土匪是有备而来,也知道洪大富是方圆百里势力最大的土匪,他看看手上的刀,白生生的闪烁着寒光。“少奶奶,没事的话我出去看看,我吃的就是这碗饭,院子里有事了怎么可以置之不理呢?”

杨柳儿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的样子,但到底是没说出来,她让到一边,看着郝一城跑向外院去了。宋雷霆正在大骂这些长工和佣人们不讲情义,尔后又细数自己平日里待他们如何如何,说什么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关键时刻都把他抛弃了。

外面土匪听到乐了,又喊起话来,还挺客气:”宋老板,我们也不想把事做绝,你只要拿出一千银元来,我们立马收兵走人,从此以后两不相干,绝不再来骚扰你。”

宋雷霆倒也不孬,粗着脖子大骂:”姓洪的,我呸你二大娘的,你以为我这点家业是打雷刮风天上掉下来的啊?说给一千就一千,你当是拿裤档里那鸟玩意划他娘的大字呢?”!

姓洪的土匪耐性好,但听到这话也不觉有几分恼意:”姓宋的,你他娘的给老子看清楚,老子们有三十条枪,百来把马刀,凭你那几把鸟铳根本就不管用,识相的出钱换命,否则休怪老子血洗你宋家大院!”

旁边一土匪骨干淫笑道:”当家的,咱们和这软蛋废什么话,他是给脸不要脸,依兄弟们的意思,一顿乱枪轰进去,看他还敢嚣张不?”

一喽罗出言附合:”就是,听说姓宋的有个一挤就会出水的小老婆,要不咱们冲进去,洗光宋家,女的带回去给大伙儿快活快活!?”

匪首洪大富倒讲些盗亦有道,所以没搭理这个看似相当不错的建议,说:”姓宋的,你少嘴皮子硬,老子再给你最后一柱烟的时间考虑,一柱香燃完,我们便杀将进来,到时你可不要后悔。”

一柱香燃起来,烟雾缭绕,一缕缕地直扑宋家大院,熏得楼台上的宋雷霆眼睛发光。

宋雷霆六岁的儿子宋小贵听到外面乱哄哄地,手上拿着一个货郎鼓边摇边兴奋地跑出来看热闹。宋雷霆一看此情形有些慌乱,他们家三代单传,就这一个儿子,要出点意外那还了得。

“一城,一城。快来把你少东家抱进里屋。”

郝一城听到东家在喊,连忙跑出来。

“是谁在看管少东家的?”宋雷霆大怒。郝一城摇摇头,抱起少东家跑回去了。少东家没看成热闹,很是不满,拼命用货郎鼓敲打着郝一城的脑袋瓜子。郝一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看着刚才被银元刺激得还有点精神的佃户们此刻全成霜打的茄子,一个个耷拉着脑袋,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强烈。上一回土匪光顾宋家的时候,他死了爹,这一次,又会死谁?

对,我们来说说上一次的宋家匪事,就先从郝一城他爹的尸体说起吧!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