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一卷 隔岸观火 第六十七章

血奔 收藏 0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size][/URL] 县委办公室里李刚有详细地听取了李科长关于三名巡逻战士被害的经过。李科长说:“那天夜里凌晨两点的时候三位战士在南街巡逻遭到暗杀。枪支也被夺走。据街坊邻居说,枪声很像冲锋枪。” “昨天丢的什么枪?”李刚问。 “‘二四’式步枪。” “在这之前的一件案子中丢的是:苏联PPS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县委办公室里李刚有详细地听取了李科长关于三名巡逻战士被害的经过。李科长说:“那天夜里凌晨两点的时候三位战士在南街巡逻遭到暗杀。枪支也被夺走。据街坊邻居说,枪声很像冲锋枪。”

“昨天丢的什么枪?”李刚问。

“‘二四’式步枪。”

“在这之前的一件案子中丢的是:苏联PPS-43式冲锋枪吧?”

“:是苏联PPS-43式冲锋枪!你怎么知道?”

“这几桩案子是同一伙人所为。难道是他们?”李刚自言自语地说。

“谁?”于书记问。

“店铺老板一家是图财害命另加强奸案,城南那家姑娘失踪也是淫贼所为。再加上他门前的马粪我断定是土匪之类的人干的。还有,巡逻的战士被杀和武器被夺也证明了这一点。昨天牺牲的战士就是前天被夺的武器所杀。”

“你是说这几桩案子时同一伙人干的?”于书记说。

“土匪的目的不外乎三个特点。一是图财害命,二是奸淫偷盗。三是抢夺武器。这几桩案子都符合土匪的作案特点。至于说昨天牺牲的同志是前一天牺牲同志丢的冲锋枪所杀更有根据。苏联PPS-43式冲锋枪于1943年正式列装,该枪在外形、结构以及加工工艺上已具备现代冲锋枪的一些特点。它大部分的零件采用钢板冲压、焊接、铆接而成,结构简单,可靠性和勤务性都很好。该枪发射7.62(或7.63)毫米手枪弹,没有配用弹鼓,由35发弧形弹匣供弹。它的有效射程为200米,理论射速650发/分。经过检验,昨天牺牲的同志伤就是这种冲锋枪的口径。”

“难道是郝老大干的?”于书记思考着。

“非他莫属!知道他们的踪迹吗?”李刚问。

“自从贾怀天和马虎被消灭以后;他们手下不少的地痞流氓都投到他的门下。目前有百十号人躲在山里。经常下山骚扰百姓。”

“此人不除后患无穷!明天进山!”

第二天早上人们在孔家庄发现了孔礼的尸体。民兵很快报告了刘丰。刘丰和孔妮蒋英邢武立刻带人来到现场。只见孔礼趴在地上后心中了枪弹,鲜血流了一地。孔妮扑在哥哥的身上大哭起来。刘丰蹲下身来仔细查看。发现孔礼的身下有一个红色的枪穗。

“这是祁家寨人的枪穗。”蒋英说。

“肯定是祁家寨人干的!”邢武说。

“邢武同志你和孔妮负责把孔礼的丧事办了。蒋英我们去吴家寨!”刘丰说罢带着民兵去了吴家寨。

“不!我也去吴家寨!无辜是在吴家寨帮工,这么不明不白地死了我要问个明白!”孔妮坚持要去。

“那好吧!”

刘丰等人来到吴家寨,东霸天的佃户正在排着长长地队伍向东霸天借粮。见李刚到来连忙走上前去:“不知刘政委驾到有失远迎请恕罪。”

“吴庄主,乡亲们在青黄不接的时候借粮利息是多少啊?"

“不要利息!不要利息!”

“那又如何说法啊?”

“秋粮下来借多少还多少。”

“那就好,为乡亲们做点好事就是进步啊!”

“应该的!应该的!”

“今年的租粮应按减租百分之三十收!”

“是!是!”

“今年秋季你的上交公粮任务数目邢队长和你说了吧?”

“说了!说了!政府的任务吴某一定完成!”

“那就好!怎么不见孔礼了?”

“……孔……,哦!孔礼不在寨子里帮工了。”

“什么时候不干的呀?”

“哦!好几天了!不!……。”东霸天一时语无伦次。

“几天了?”

“嗯……。哦!前天。”

“不对吧,究竟是那一天前天晚上不还在家吗?”

“还是昨天……”东霸天支支吾吾对答不出来。

“东霸天!你害死了我的哥哥!”孔妮掏出枪盯着东霸天的脑门。

“丫头!你是欠教养!我玩枪的时候还不知道你在哪里呢!”他满不在乎地用手轻轻推过去。

“刘政委,说实在的,孔礼是在我吴家寨,这是我的家事!他偷了我家的东西,我不敢惩罚他辞退他总可以吧?这不算是过分吧?”

“请问庄主,孔礼偷了你家的什么东西?”

“这……”

东霸天不知说什么好。黄金?这是政府要的。大洋?政府更是要的紧。

“哦!他……他把我太太的首饰偷了?”东霸天认为只有说偷了首饰才合适。

“孔礼被人暗杀啦!”刘丰大声喝道。

“啥?……辞退他的时候全寨子的人都知道。工钱一个都不少。”东霸天故作惊讶。

“和孔礼一块被辞退的还有谁?”刘丰问。

“魏江蒋向。”

“我们去找魏江蒋向去!”刘丰带人走出吴家寨。

乡政府办公室里。刘丰等人在分析孔礼被害的案子。

“孔礼的死肯定是祁家寨的人干的。这枪穗就是祁家寨红学会的标志。”邢武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

“要说是北霸天干的那么祁家寨的人与孔礼有何冤仇?再说祁家寨的人能大老远的跑到吴家寨地盘上杀掉孔礼吗?他们又怎么知道半夜三更里孔礼会被东霸天辞退回家?“小春说。

“还有,东霸天说他当时把孔礼的工钱全额付清可孔礼身上没有一文钱。要是说是祁家寨人干的他一定是伏击。伏击要么是左右翼或者前方的可能性大些。枪是从背后射击的。孔礼面向北方倒地。这说明枪时从吴家寨方向射出的。方向也不合乎常理。”郭川说。

“孔礼为我们做出了不少贡献,东霸天多次受到打击对他的每一次情报来往的失真后,对孔礼起了疑心。于是动了杀机。”

“那红色的枪穗又咋个说法呢?”邢武不服。

“昨天不是有人发现祁家寨的人去了吴家寨吗?是不是东霸天嫁祸于人?”

“很有可能!”郭川说。

“东霸天老谋深算,这时他会干出来的。”邢文说。

“那我们如何核实这件事呢?”小春说。

“我去一趟祁家寨!”

“不!你不能去!这时等李队长回来再说。”小春说。

“大哥电话请示一下吧!”

刘丰拿起电话拨通了县政府的电话。“我要乡长。”

“我就是,刘政委吗?”

“是!向你报告一件不幸的消息,孔礼同志牺牲了!”

“什么?怎么回事?”

“被不明真相的的人暗杀的。”

“凶手抓到了吗?”

“没有!我们怀疑是祁家寨的人和吴家寨的人干的!”

“有证据吗?”

“目前只有一条红色的枪穗。巨调查时祁家寨红学会的标志。我明天想去一趟祁家寨,特向你请示!”

“不!你不能去!目前最危险的是北霸天。这条疯狗正在几乎就差跳墙了。万一……,好啦!等我回去再研究下一步的行动好吗?”

“是!”

“咋样?北霸天就要疯了!我们不能掉以轻心!”邢武说。

“嗨!邢队长也撇起官腔啦!”小春说。

“就行你进步俺就不能进步啦?”

蒋英邢文笑了。

祁家寨北霸天正在听取矮子爷俩的回报。

“祁爷,吴灵各看来是有诚意的。他不但答应亲事还要我向你问好。说愿意与祁家寨和好如初。”邢地说。

“你小子还嫩着点。我和吴灵各打交道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狡猾着呢。一部小心就会掉进他的陷阱里!林家寨啥反应啊?”

“林之东不见了踪影,只有六七一个人在家;还傻了似的。”

“这么说林香的是泡汤了?”

“不会的,林之东就在林家寨!他没有离开寨子。以矮子看林之东已经是无路可走了。他只有依靠祁家寨啦!等几天保准他会派人来信交代林香的事。”

“听说李刚去了县城?”

“似的!”

“干啥知道吗?”

“听说是去办案。”

“办案?妈的,家里的案办不好还到县城里去!咱们就不能给他弄几件案子吗?”

“祁爷的意思是……”矮子笑着说。

“咱谁也不安生多好?”

“知道啦!”矮子知道北霸天的用意。

“邢地,你今晚去蔡庄把蔡好蔡犹叫到寨子里来。”

“知道啦!”

“祁爷,现在寨子里的人手少,还是让两位少爷出来帮帮忙吧!”矮子说。

“中!也该让他们锻炼锻炼啦!”

矮子离开林家寨后。林之东走出地窖。他看见放在客厅里的聘礼刑种向打翻的五味瓶一样难受。想不到我林之东横行相邻多年让镇上几个毛孩子弄得焦头烂额。如今枪丢的没有几支了;寨子里的人也都离他而去。人心向背大局于我不利,这今后如何是好?看起来只有依靠祁文汉了。哎!可怜的林香啊!也只有委屈你啦!答应祁家寨的婚事吧!祁占胜那小子还说得过去。

“林奇啊!去祁家寨一趟,你就说祁家寨的条件我都答应!”林之东沮丧的叫道。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