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On the way

军情飞扬 收藏 32 224
导读: 世界是多么的奇妙,令人匪夷所思,但依然存在。有时候在想:如果地球离太阳近点会怎么样;没有月亮的晚上该怎么过;为什么有白天和黑夜;地球这么大,太阳系又这么大,银河系更大,宇宙呢;我们看到的星图都是几万年前的,那现在的夜空应该是什么样子;黑洞里面的世界时什么样子,或者有天有个黑洞光临太阳系后,我们会在哪里……这对于我们这群无知的人来说,只能泛泛的被称为“科学”。当然,在文学领域探讨这些,我这个fish完全没有卖弄的意思。我只是想说:看,正如所说的那样,存在就是合理的。尽管对许多东西我们一无所知。正如此刻

世界是多么的奇妙,令人匪夷所思,但依然存在。有时候在想:如果地球离太阳近点会怎么样;没有月亮的晚上该怎么过;为什么有白天和黑夜;地球这么大,太阳系又这么大,银河系更大,宇宙呢;我们看到的星图都是几万年前的,那现在的夜空应该是什么样子;黑洞里面的世界时什么样子,或者有天有个黑洞光临太阳系后,我们会在哪里……这对于我们这群无知的人来说,只能泛泛的被称为“科学”。当然,在文学领域探讨这些,我这个fish完全没有卖弄的意思。我只是想说:看,正如所说的那样,存在就是合理的。尽管对许多东西我们一无所知。正如此刻我们之间的爱情,我所作的只是细听着它欢快的歌声。

时间只是在某种意义上是抽象的,比如在回忆中。但如果前半个小时,你在星巴克喝了一杯拿铁,那么它就具体起来。半个小时就是一杯拿铁。依此,众说纷纭。而在我的生活中过去的一个月就是她。

她出现在我正好成天无聊以频繁光顾贴吧消磨时间的时候。她发的帖子的主题:我想好好谈场恋爱。下面留了个联系方式。贴吧里面除了灌水帖、荤帖外就属这类帖子火。虽然它是以学生交流为主并冠以学校名号的平台,但既然这种现象已经存在了就不要大惊小怪。你知道我只是闲来无聊正好单身便很随意得记下了她的Q号。如果能和她随便聊上几句,看下照片,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也就够了。千万别说我动机不良,就算我真的想看我俩合适不,你说我都将近二十的人,有找一个女朋友的念头能算图谋不轨吗。

就最开始接触的几天看来,她不太健谈。但从照片上看来,她不像是个内向的人。所以她应该是和陌生人保持应有的距离。至于相貌,除五官端正外,我觉得完全无需赘言。家世没有了解过,因为没有那个必要。

双方感觉都还不错,可也就一直平平淡淡。其实很少聊天,三言两语也不动情。电话信息更少,说话都很客气,真有种相敬如宾的感觉,当然具体还不是这种感觉。就这样,彼此若即若离在虚拟的地在虚拟的生活中相处了一个月的光景。一年一度的暑假伴随着夏日沉闷的空气来了。这个没有具体界限的时间点骤然将我们之间的关系冷却下来,可能彼此都明白,这没有什么不合理,就顺其自然了。

暑假我没有外出找份工作,就在家看看书,写点杂七杂八的东西。书案、台灯、笔,想起这些东西都有喜上心头,没有多浓,但足够表达那份心情。偶尔会想起一些人,其中就有她。于是动手,给她电话。然后开始频繁聊天。

聊天的时候她会偶尔发来一些暧昧的表情,让我不知所措。她总戏谑着说是玩笑。然后就开始肆无忌惮地发呲牙的表情刷屏来缓解尴尬的气氛。这些就如过眼烟云,给我和她的生活带不来太多的波澜。但平静中隐藏的汹涌终于还是打破了平静。

我记得,那时是在晚上,她给来信息:我受不了这种没有结果的暧昧。明天我去LB,咱们见了面把话说清楚吧。合适就谈,不合适以后就别联系了。当时的心情没有多复杂,具体行动是从箱子里拿出还有阳光味道的T恤和短裤放在床头。

第二天的天如期亮了,没有公鸡为我打鸣,也没有阳光照在我的屁股上(它被夏凉被裹着),一如既往还是妈妈捶门声附带一句“饭好了”将我叫醒。洗漱好,吃罢饭,骑着单车向约定好的地点出发。我和呼一起去见她,因为她也带了个朋友,这样2v2不会出现什么意外。人群中我一眼就认出来她。她为此耿耿于怀了好久,我以为她的意思是我应该在她身边徘徊很久还是找不到人,最终我被她认出来。这样,她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先看看我是否入眼。她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白。因为就这点是和照片上有出入的地方,所以对于我来说很显眼。

我们一起去了奥伦美萨,除了喝的东西外,又买了一副牌。牌几乎成了我们去奥伦美萨的必备品,但又不能随身携带。所以,整个暑假下来,几个朋友几乎人手一副。席间有说有笑,气氛比较融洽。玩斗地主和算卦。我对那个卦记忆很深,源于它所昭示的含义:一生有钱,朋友很多,但这一生是围绕“恨”而行。多么讽刺可笑的结果。随后我又带着她们去市区唯一可逛之处——北区。时隔一年,风景确实不错。就是湖水的颜色较去年更深了一点,绿得渗人,真担心里面会有绿毛水怪。沿途有很多碑帖,到一处她指着工整的隶书说:这是楷书吧!虽然我对书法也不了解,可正好知道她所指的是我所知道的隶书。她就这样出糗了。用我那天的话说就是:没文化,真可怕。其实我也挺可怕的,如果她指的是什么小篆金文的话。

然后就在太阳偏西的时候,我给她送到了车站。介于当时的身份以及彼此之间的熟悉度,践行的没有拥抱,只有微笑。在回去的路上她发来信息表达好感,我也回致好感。就在当晚,我们俩人遥隔一方,同在一片夜空下定下了关系。

隔天便是七夕。七夕前夜她非要让我去逮两只蜘蛛分别放在两个盒子里面,也不给我说什么用处。于是我拿起手电筒,辗转于家中任何一个阴暗的角落。最后才知道原来是为了测试爱情之类的东西。我实在苦不堪言,刚刚三令五申说过不要和我探讨什么星座之类的东西,就又来了一个迷恋迷信的主。还好,先前经过锻炼,现在还能逆来顺受。

七夕,她着实给了我一个big surprise。她一个人第二次来到人生地不熟的LB,偏执得不让我去接她。找了个住处,然后开始忙碌的购置一些装饰房间的挂饰。结果大热天逛了一个小时才买到所需物品之一——针。当我在白热的天下走过一段路程来到住处,踏入房门的时候,眼前的温馨打动了我。空调的温度很低,屋内的冷气迎面扑来。屋里的光线在小串霓虹灯闪烁下半明半暗。电脑旁边摆了几个盘子,分别装着水果、糖果、干果。这些美好是因为都伴随着她的微笑呈现在我的视野中。

那个下午在我的印象中没有太阳,有关夏天的一切都被窗帘深深地挡住。我们一起捏橡皮人,她捏我的模样,我捏她的。她给我捏的奇丑无比,脸上挂着咧着大嘴的笑容。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两个不缺胳膊少腿的橡皮人一起手拉着手摆在桌上,彼时不大的屋中洋溢着四个人的笑容。

也许是注定,我一直以为之前的S会是第一个我愿意她也愿意融入到我兄弟中的对象。事实证明我错了,这个人是她。

那天晚上我们一起和我的把兄弟吃了饭,喝了酒,唱了歌。T是我们兄弟几个中最不容易见到的,他出去当兵三年半,这次是头一回回来,呆上半个月后又回部队。她和我兄弟几个都处的很好。那天晚上她喝多了,任性地坐在KTV的桌子上面唱歌。我们没有觉得什么不妥,反倒很亲切几个人在一起无所顾忌。这是我想要的,也想给她的东西。

这是我至今为止过得第一个类似这样的节日。她躺在我的怀里,一起看着墙上心形的霓虹一闪一烁的画面定格在回忆中。

暑假余下的日子很快过去,我们来到这个同样的城市。

如今的生活如是:

她在接受自己也是被学校欺骗的广大学生中的一员后,毅然放弃了学业。报了一个舞蹈班,准备出来当舞蹈教练。在市区租了两室一厅,一个人住。减肥一直在进行,是除了睡觉外超越吃饭的第二件大事。有钱就会无所顾忌挥霍一空,没钱成天宅在家中差点发霉。

我转了专业之后虽然成天仍浑浑噩噩,但比以前有很大的进步,至少已经把学习当一回事。近来一个月,一半时间和她一起,一半时间在学校。在学校的一半时间在宿舍,一半时间在上课。上课的一半时间在听课,一半时间在睡觉。在宿舍的一半时间浪费掉,一半时间睡觉。睡觉的全部时间在做梦,一半接着一半。一直在瞅个日子好把自己的第二次自习送出去。烟除了熬夜抽得很少,黑眼圈一直不离不弃地陪伴着我,在我和她一起的时间还会义无反顾地充当小三的角色,毫无怨言。

我们三天一见面,见面三小吵,大吵没有。我们就像车主和车一样在磨合期里行进,偶尔的小摩擦只是给旅途增添些乐趣,就这样直至终点。当然,谁是司机谁是车已经不重要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