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战争 正文 第五章 刺客联盟

bingzu 收藏 4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8.html[/size][/URL] 第二天一早,几声轻微的叩门声像是一根上吊绳一般“刷”的一下将朦胧中的陈小毅从几乎快要散架的席梦思上拽了起来。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三长两短,隔三秒钟敲第二遍,这是早就约定好的敲门暗号。 “谁?”虽然暗号是对的,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是我!”门外传来王老板小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8.html


第二天一早,几声轻微的叩门声像是一根上吊绳一般“刷”的一下将朦胧中的陈小毅从几乎快要散架的席梦思上拽了起来。

“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嗒。”三长两短,隔三秒钟敲第二遍,这是早就约定好的敲门暗号。

“谁?”虽然暗号是对的,但小心驶得万年船。

“是我!”门外传来王老板小声的回答。

“稍等!”话音未落,门却第一时间便被陈小毅不动声色的偷偷打开一条缝隙,如此这般,即便有人埋伏在外面,也会被弄个措手不及。

飞快的瞄了一眼门框四周,在确定并没有警察埋伏后,陈小毅才缓缓的整个将门打开,与此同时将隐藏在背后的一只手收回到身前,一杆闪着丝丝寒光的洛阳铲出现在王老板视线之中。

“不错,有点你老头的影子!”王老板暗暗惊叹的同时也不由的投去赞许的目光。

“打听到什么了?”陈小毅单刀直入的问道。

“我给你买了早饭,一边吃一边说!”说话间,王老板将右手提着的一堆包子、油条什么的直接放到了床上。

陈小毅一愣,桌子明明就在王老板眼皮底下,但对方却直接将满是油腻的口袋扔到了洁白的床单上,情况貌似不怎么乐观啊!眼力同样不俗的王老板自然也察觉到了陈小毅的异样,苦笑了两下,果然什么事都瞒不过这臭小子!于是也不再卖关子,旋即将自己打听到的情况告诉了陈小毅。

经过王老板长达十几分钟的叙述,情况大致归结为两条,一条好消息,一条坏消息。好消息自然是关于自己老头的,至少爷几个吃喝不愁,更别提什么生命危险了。而坏消息则是针对陈小毅而言的。

坏消息的获得是王老板经过非正规渠道碰巧打听到的:因为加藤的败露让日本方面损失惨重,并因此背上了沉重的国际舆论压力。自然而然,小鬼子恨屋及乌的就把败露的起因归结于陈小毅的那一顿暴揍。国安局那边他们自然是不敢惹,就只能把仇恨的矛头对准了正逃亡中的陈小毅,据说现在正满世界的寻找陈小毅,其中日本黑帮在中国大陆的某隐蔽分支,甚至都已经把悬赏金额给贴出来了!

“日他祖宗,竟然还敢跑到中国来撒野了!”陈小毅只是镇定自若的骂了句,然后继续面无表情的喝着塑料杯子里的豆浆,嘴里却不时的传出几声嘎嘣嘎嘣的声音。而一旁的王老板则清楚的知道,陈小毅这次是真的火大了!

“你打算怎么办?”王老板再次试探性的问道,他主要是怕陈小毅下一秒就去找那些狗日的拼命。

“你的意思?”陈小毅抓起最后一个包子塞进嘴里。

“你老头那边安全得很,而且我听说上面已经开始注意到了,国安局的人不会袖手旁观。现在敌暗我明,要不你也进去躲几天?”

“不去,那也太他娘的憋屈了!”陈小毅一口回绝。

“有没有其他的办法?”王老板沉默着摇摇头,

从那一刻开始,两人陷入遥遥无期的沉默,陈小毅不是个冲动的人,就只是觉得太他娘的憋屈了!虽然自己干的都是些不怎么见得光的营生,但让他从此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那还不如直接找个地把自己给埋了!

“梆!”

“梆!”

“梆!”

…………

而恰恰就在屋子里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不久,一连串敲门的声音却不期而至。

“嘘!”

先前眉头紧锁的陈小毅第一时间将手指放到了嘴边,然后快速的抽出放在被子下的洛阳铲,一闪身便躲到了房门的后面。

与此同时,离门最近的王老板也以最快的速度反应过来,并从腰间掏出一个不知从哪淘换来的54手枪,蹑手蹑脚的朝门把手方向移去。

“哪位?”王老板小心翼翼的学着之前陈小毅开门时的术语,同时猛然间一把将门拉开一条缝隙,不过因为太过紧张,王老板打开的这条缝隙都足以让胖丫那种身材的人横着挤进来了!

等回过神来的王老板刚想举起手上的54手枪,却发现一个凉冰冰的东西已经抵在了自己的脑门上。

“好汉饶命!”

生死关头,王老板发觉自己的脑子明显不够用了,一紧张,就连舌头也不听使唤了!很明显,对方并不是好汉,反而更像是杀手,表情酷酷的,一只眼睛盯着王老板,另一只眼睛则跟个贼似的不停的朝屋子里乱瞟。

“日本人?”

这三个字恐怕是王老板这辈子说出的最宝贝的三个字了!只听得话音刚落,王老板的膝盖弯曲处便被狠狠的踢了一脚,在他倒下去的瞬间,就隐约的瞧见一道鬼魅般的残影从门后窜出,等完全倒下去之后,蓦然回首,那不速之客已像耶稣罹难一般被死死的钉在了墙上,心窝处只露出短短一截的洛阳铲柄!

再看像个“红孩儿”似的站在那刺客一旁的陈小毅,木木的神情不知道是被吓得还是在思考什么问题。终于,在瘫坐在地上的王老板还在回想刚才那一脚到底是谁踢的时候,陈小毅已经用被子裹着那人的尸体直接从二楼阳台跳下去了。

当那个杀手冰冷的鲜血通过中空的洛阳铲,像一把高压水枪似的喷射到陈小毅脸上的时候,当时的他确实脑子一片空白,这还是他头一次用洛阳铲跟活碰乱跳的人打交道,害怕也是十分正常的。好在对方很快便被他的神来一笔划归到了死人的行列,如此一来,就再顺眼不过了!

冷静下来的陈小毅先是装作路人一般在走廊里反复晃荡了两圈,在确认屋子里的人都睡得像头死猪一样后,才飞速的折回屋内,用厚厚的被子将墙上的上帝裹住,然后像个采花贼背着个姑娘一样从阳台直接跳落到地上。

一口气跑出去好几里地,直到一荒无人烟的芦苇荡里,陈小毅才停下脚步一边呼吸着野外早晨的新鲜空气,一边轻车熟路的将那个阴沟里翻了船的倒霉杀手就地掩埋。最后,在往外走的时候,还顺手抓了一条长约两米、企图拿自己做早餐的水蟒套在了自己脖子上。回到住地,整个二层小楼依旧是鼾声四起。于是乎,陈小毅便吹着口哨将屋子里里外外都清理了一遍。

“叮铃铃……”

正当刚刚收工的陈小毅刚想抽根烟解乏的间隙,一个陌生而又突兀的电话铃声冷不丁的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