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的战争 正文 第四章 盲人按摩

bingzu 收藏 3 3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8.html


凭着以前出货时的记忆,陈小毅左拐右拐,终于在城郊的一家美容店里找到了正在推拿按摩的王老板,王老板长的很有特点,用现在小青年的话讲就是不适合晚上出来的那种。可这位王老板偏偏还就是个夜生活异常丰富的主,所以,在陈小毅冷不丁拉开灯的刹那,只见一道魅影“噌”的一下窜到窗户跟前,如果不是及时的反应过来自己是在2楼的阳台,而且还是赤身裸体,估计现在已经摔成肉饼了。

“那个……王叔!不好意思哈!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你!”陈小毅挠着头一脸尴尬的哈了哈腰,一缕口水不经意间流到了正拼命寻找掩体躲避的小MM那一对近40码的大脚丫子上。这不怪陈小毅,谁让那小妞在亮起的好大会还娇喘连连,浑身颤抖的呢,自己没流鼻血就不错了!

陈小毅也是被自己老头的事闹得有点上火,黑灯瞎火的就直接推门进来了,其实在推门的那一刻,这家伙还在纳闷,这黑灯瞎火的,难道是盲人按摩?不巧的是,王老板那会正在加速冲锋的最紧要节点,眼看着就要攻下敌方山头了,结果被陈小毅的一下吓得,枪管差点没炸膛。

好在一连串弹药在最后关头都倾泻出去了,这些从床上一直蔓延到床边的弹着点就可以很容易判断的出。唯一的不同可能就是,王老板一开始想的是点射,隔一会放两枪,隔一会放两枪的,这下一梭子全扫出去了!

经过几分钟的快速搜索,那姑娘才终于从浴室里找到一件中间有块大红印记的白毛巾裹在身上,乍一看就像是披着日本膏药旗的大龄慰安妇。王老板从内衣夹层的口袋里掏出一沓零钱塞到那女的上面那条缝里,末了还不忘大爷似的甩上一句:零钱不用找了,下次免费送个枪套就行了!

那女的倒是一副很高兴的样子,越早的结束战斗意味着她可以越快的投入到另一场战斗中去,以至于从陈小毅身边走过时还不忘感激的丢下个销魂的媚眼。刚才陈小毅第一眼只顾着冲那两座山峰去了,这一下瞅到正脸,才算真的明白为什么刚才一定要关上灯了。另外,几天不见,王老板的口味是越来越重了。这要是任由其发展下去,恐怕以后就只能专挑长的像如花那样的了!

“王叔,早射晚射都得射,枪管太热了容易变形的!您心疼也没有用,就您那老套筒,顶多再用个两年就基本报废了!”

陈小毅一脸不屑的瞥了眼地上那些都快赶上透明胶水了的晶莹液体,之后便俩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脸上阴云密布的王老板和他那举棋不定且红得发紫的枪口,直把前者盯得一阵发毛、后者萎靡不振才皮笑肉不笑的从兜里掏出根烟给自己点上。

王老板大名叫做王富贵,贼眉鼠眼一副堂堂正正的奸商样,在城里开了家古玩店,暗地里则帮忙出手一些个刚出土的玩意。也许是操劳过度的缘故,四十不到,头发掉的都已经快赶上他老婆怀里的那条狮子狗了!特别是上次他老婆给她织了顶绿帽子后,就算是彻底的出了家了。

别看他现在一有空总是老喜欢在城乡结合部溜达,像个上世纪的老流氓似的。但要真想打听点什么事,王老板的能耐可比他在婊子床上的表现强悍多了,陈小毅这次来找他,就是想让他帮忙打听一下那爷仨在里面的情况。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亏你小子现在还有心情开玩笑!”王老板踌躇了半天,终于才是放弃用他那根不比烧火棍强上多少的枪托狠狠抡上陈小毅几下的想法,如今的自己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迎风尿三尺的王哥了。

陈小毅老头进去的消息他在第一时间就听说了,所以在第一眼见到陈小毅的时候,心里也早就猜的八九不离十。身为和陈家打了十几年交道的中间商,王老板是太了解这个叫陈小毅的年轻人了。

年龄不大,城府却是不浅,遇事总是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因而深得自家老头的喜爱。这小子有个特点,那就是当自己被激怒的时候,通常掩饰的十分完美,表面上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但搞不好接下来就会从怀里掏出一板砖拍在对方的脸上。这就好比一头刚刚被注射了狂犬病毒的大熊猫,前一秒还是憨态可掬,下一秒说不定就会扑上去咬你一口!加藤那个小鬼子就是这样被陈小毅给整死的。

因此在注意到陈小毅那似笑非笑的怪异表情和他那鼓起一块的胸部后,就连在平日子叱咤风云的王老板也不由自主的朝后退了几步。好在接下来的几十秒内,陈小毅只是自顾自的抽完了手头的烟,并没有什么侵略性的举动。甚至还从怀中抽出一根烟扔给了王老板(说实话,当陈小毅将一只手伸进怀里掏烟的时候,王老板一只脚都已经迈到了阳台上面)。

“你打算怎么办?”已经穿戴整齐的王老板在接过陈小毅扔过来的红旗渠点上吸了一口后,试探性的问道。

陈小毅深吸了一口气,沉默了小半会,再次的掏出一根烟点上后,才低声道:“警察那边的人头你比我熟,就先麻烦王叔帮忙先打听打听,现在两眼一抹黑,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出来的比较急,也没有什么值钱的玩意,这些你先拿着用,不够的话,我再去张罗!”陈小毅一边说着一边将怀里的帆布袋掏出扔到了王老板坐着的床上,后者耳边顿时传来一连串清脆悦耳的金属撞击声。

“你这是什么意思?打你王叔的脸是不是?”王老板瞬间表现出一副义不容辞的样子,王老板是何许人也,那也是打小跟着父辈摸爬滚打过来的,没个两把刷子敢趟这潭子浑水?打从入这行,从他手上倒出去的物件没个一万也有八千了,因而单是从刚才那几声响,这家伙就已经知道袋子里装的是什么了。

“您还是拿着吧!打点方面肯定少不了花钱!早一点将老头扒出来,我也能早点睡一个安稳觉!”陈小毅说着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行!那就先放我这!”王老板也不再谦让,旋即站起身来,陈小毅的弦外之音,这个老江湖岂会听不出来?“今晚你就先在这凑合一下,明天我给你回复!”说完,便挺着个大肚子走了出去。

真要掰扯起来,陈小毅的老头和王老板当年也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各自成家立业后,更是一起干过几票大的,论交情更是算得上可以放心把脑袋交给对方的患难弟兄。何况,两人早已经是绑在一根绳上的蚂蚱,因为王老板的绝大部分生意都是要靠陈家扶持的。虽然王老板不用担心自己会被供出去,但陈小毅这边自己总要有个交代。否则,王老板那油光铮亮的大脑瓜子说不定哪天就直接能起降飞机了。

整整一个晚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睡的陈小毅总算在消耗完仅剩的半包烟后,才在厚厚的一层云雾以及隔壁“哐哐”的炮火声中沉沉入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