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戮苍生 收藏 15 1203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里培养的军人智力和体力能身经百战,适合最残酷特种作战行动。——“世界猎人学校”校训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猎人学校”的训练以残酷闻名



“极度疲劳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看见了馒头,感觉到了床……随后又突然惊醒:噢,我在委内瑞拉……教官说不准躲在岸上黑色树影里。一直到天亮我们才进入了安全地域……”



“高强度训练,没有休息和调整,缺乏维生素,经常熏瓦斯,我的眼神都不好使了。睡眠不足,营养不良,体力和耐力均有所下降。鞋子由于脚的浮肿,也脱不下来。但是疼得受不了,硬是脱下来一看,右脚的一个脚趾甲弄掉了。阳光照耀下,我苍白、营养不良、浮肿,就像一具死尸,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



看过影片《冲出亚马逊》的读者,可能会记得地处南美洲委内瑞拉的“世界猎人学校”。这是一所世界闻名遐迩的特种兵训练中心,在国际上以环境艰苦、手段残酷、管理严格的“魔鬼训练”著称。中国特种兵周军讲述原汁原味的国际特种兵训练——




经过多层考核,2007年3月,我奉命赴委内瑞拉参加国际特种兵训练,成为“世界猎人学校”第八届特种兵学员。



短暂的语言学习之后,为期半年全封闭的特种兵课程开始了。课程分为选拔和专业培训两部分,涵盖空中、地面、水上、水下,培养全栖特种作战队员。



整个魔鬼选拔训练的目的是,通过最大的训练强度、最残忍的训练手段来消磨、考验队员的意志,从而达到优胜劣汰,优中选优。同时,培养队员相互配合和团队协作精神,不断挑战自我生理、心理极限,树立团结一致、坚决完成任务的坚定信念。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毕业了,中国的国旗依然在“猎人学校”飘扬



中国海军在行动



背囊时刻随身



在加拉加斯,委内瑞拉军官每提起特种作战学校,无不谈之色变或做出鬼脸。前来接待我们的军官坦言,特种作战学校训练之苦常人难以忍受:食物少、睡眠少、训练多、体罚多,对一个人的体能和心理要求相当高,淘汰率高达80%! 我和一同前去的战友同样还一鬼脸说,我们是中国的“CONMANDO” (突击队员)!



开往“猎人学校”的汽车沿着山路一直向上,一个小时后,明显感觉耳膜开始鼓胀。有人说,“猎人学校”快到了。望着车窗外面,我猜测“猎人学校”的样子,既充满期待,又有一点点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两小时后到了学校,第一眼就看到荣誉墙前高高飘扬的五星红旗,阳光照射下特别鲜艳。心里暖暖的,感觉特别亲切。



这里没有欢迎仪式。一位士官和我们交谈了几句之后,便领着我们绕过一群剃光头的新学员,来到了黑乎乎的“猎人”宿舍。宿舍里设施很差,配发的物件都是黑色。分配完我们床铺后,随即要求我们整好背囊。



“背上,集合!”士官说,背囊得时刻随身,因为里面是战斗物资。打理完毕,我—拎,好家伙!二三十公斤,背着直接去了直升机坪训练。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毕业授勋章



圆木训练



参加特战训练的学员每人一个号码,按“猎人×号”排序,我是“猎人40号”。搭档是海军特种兵“猎人39号”,这叫做“结婚”,从此时开始同生共死。编组完成后,每名学员都领到了黑底黄字的号码牌和血型牌。



当天的晚餐是每人一个玉米饼。正当我们开始可怜的晚饭时,突然听到一名教官高吼:“趴下,你们这些蠢猪!”“狗屎们,给我爬到训练场去!”



没有迟疑,只有执行命令。



所有学员快速背起背囊爬过石子路,经草丛、泥潭和汽车底盘,伴随着瓦斯气体的熏呛和教官的打骂,爬到了一个破旧不堪的库房。



在这里,每四人分到一根爬满蚂蚁、粗糙不堪的圆木。按要求,首先把圆木抬到小操场,操场一侧,所有的教官身着黑衣,头戴三角巾,一字排开,表情冰冷。我心里嘀咕:看来这是开训的第一把火。



“数一到膝,数二到胸,数三到肩,数四到头顶……”



“一声哨响圆木向上,一声哨响圆木向下!”



“是男人吗?给我举高了,要不就退出,这里有冰凉的果汁和面包……”



“退出吧,今天将是你们最快乐的一天,明天的训练更加残酷……”



“狗屎们,回到你们的国家去。你们不行的,未来的半年天天如此……”



单单一项圆木训练,一举就是三四个小时。更严厉的是还有拳脚、皮鞭伴随。三个多小时过去了,我实在举不动了就用头往上顶。教官看见了,很凶地喊道:“懒汉!给我举起来!”一边说我没有团队精神,一边径直向我奔过来,冲着胸口就是几个钩拳,本来就已经很疲劳的我一时竟喘不过气来。他看我没有反应,随手扬起一条湿淋淋的鞭子就是一鞭,这条可恶的鞭子打了结,正好打到裆部。我倒吸一口凉气,真想把圆木扔了,揍他一顿。他看看我:“中国人,你不行!”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车里扔了瓦斯,各国军人争相逃出车外



想激怒我?



我知道接受这样的训练,不仅是一次人生考验,还是展示中国军人风范的机会。



“不,要克制!”我告诉自己。



我默默地用尽全力把圆木举得高高的!他走开了。就这样,我保持了克制的心态,以冷静的头脑、清晰的思维,战胜了自己。我想只有能正确对待挫折和生死考验的人,才可能成为真正的特种兵。



夜行军



当晚,我们全副武装匍匐到飞机跑道进行夜训。



茫茫夜色中,眼前是白花花的一片,不知是何物。火把照耀下,到了跟前才发现,是一大堆装满了沙子的蛇皮袋,每袋重20公斤。



教官让我们把它固定在背囊上——夜行军!天哪!我的腰都直不起来,没走出几百米便大汗淋漓。行进目标是学校对面的高山。



山上几乎无路可行,坡高路陡,沟壑遍地,乱石林立,再加上背囊和步枪,黑洞洞的天,黑漆漆的路,我们如同一个个笨重的机器人在摇晃。我感觉两只胳膊像充了血,胀胀的疼,就这样一步几摇,由一个山头到了另一个山头。



俗话说,“望山坡,跑死马”。但这不是山坡,而是一片又一片的崇山峻岭。左边是悬崖,右边是峭壁。脚下滑,身上抖。一不留神我差一点儿摔下悬崖,还好小腿别在了石缝中,像断了一样,生疼。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我的腰疼得受不了了,一不留神还是滑倒了。刚开始爬不起来,我就先趴在地上,慢慢跪起,双手撑地,才慢慢地站了起来……



回到营地时,我听到了鸡鸣声。心想这才第二天,以后怎么过?战友说:“这是通往地狱的路!”我安慰自己:“只是路过地狱而已!”



回来后,开始了每天的升旗仪式,当我唱着国歌看到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时,我告诉自己:为了祖国,坚持!决不退出!



山路弯弯看不到头,后来行军的路一天比一天长。而每次看着鲜艳的五星红旗,唱起雄壮的国歌,我就会热血沸腾,所有的疲惫和痛苦都烟消云散。从那时起,升国旗的时刻,就成为我展开新一轮冲击的加油站。



后来多次经历了生死边缘上的挣扎与考验,我不断地以此鞭策自己,克服种种伤痛和困难。虽然身上留下了一块块的伤疤,也记不清被体罚了多少次,做了多少个俯卧撑,爬了多少米低姿匍匐,被污辱虐待了多少次。但这些没有动摇我——一个中国军人的誓言:祖国利益高于一切!军队利益高于一切!



漫长而没有结尾的一天。累,饿,冷,疼……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狙击毕业,幸存下来的军人合影



中国特种兵的情谊



第三天,我发现一块头皮没有了,帽子上粘着头发根。我知道,接下来的训练,对生理和心理都是极大的考验。



门口的“墓地”多了几个墓冢。这是退出学员的“墓冢”。“墓冢”上写着退出“猎人”的号码和名字(这个时候猎人才有了自己的名字)。此后,我们每天得打扫“墓地”、献花。



集训期间,没有睡觉的概念,当然也就没有起床的概念。昨天的生活从放下泥沙结束,今天的生活从一个玉米饼开始。



在这里,吃饭的时间从没准头。只要听到教官说测试,那你就拼命练吧,因为这是开饭的信号。排在最后的,或没达到标准,不但没饭吃,还得继续操练。



这一天我没饭吃。



科目是通过猎人障碍。我是最后一组,斜墙、鹿脖、高低杠、竖墙、圆木、蚁窝、铁丝网、竖琴、疯马,猴攀、望塔、越木、钢琴、懒人梯、狐跳、软网、横杠,大大小小共17个障碍我一遍遍通过。



到后来,我实在没有力气了,进入蚁窝上不来,爬上望塔下不来,不能喝水,也不许休息。炎炎烈日下,汗水湿透了全身,耳边是几个教官不停的喊叫和士兵的辱骂讥讽。我的两腿发抖,头晕目眩。这时,教官高吼:“器械测试,全装十个!”



天啊!我在单杠上挣扎了6个掉了下来。之后就是看着别人鸭子步去帐篷吃饭,而我和另外几个没有通过的队员被带到校操场操练。



天一会儿哭,一会儿笑,我们一会儿蹲,一会儿跳,我感觉我快死了……



整整一个小时!一个小时呀!“我就是死也要死在这里!”我想。



吃过饭的队员重新回到了训练场。本来就不多的那点东西,我还没有吃到,真是饥累交加。这样的恶性循环很危险,又有很多队员难以忍受退出了。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狙击毕业,幸存下来的军人合影




“我也危险了!”此时我想。



可是,和我一同前往的中国战友,却把自己舍不得喝的一点点汤装到水壶里,趁晚上加了些自来水,在行军的路上让我喝了。这时的一粒米、一滴水是多么重要啊!



我们在训练中就是这样互相帮助,彼此紧密相连。我们英勇并骄傲地为祖国而战。这种情谊融入到我们的战斗中:最需要的时候,彼此扶持。我们一起经历艰险,一起经历磨难。我很高兴能与他们共同战斗在异国的训练场上。我们有权收藏永远的快乐和深厚的战友情谊,痛苦而沉重的战斗情谊——中国特种兵的情谊!



“水牢”



这一天的训练从野外行军开始,行进到森林深处,我趁教官没有注意,捡起地上腐烂的芒果,吸了一口充饥,实在太饿了!



再往前走,10米高的大岩石横在眼前,下面是一个10平方米的小水洼,沉重的背囊压在背上,走起路来,人都在摇,危险随时都可能发生。但是我们必须通过这里。中国特种兵没有一个是孬种,喊着 “为了中国”的口号跳了下去!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在水里面一泡就是好几个小时



晚上,我们来到一座小瀑布前——科目“水牢”。



“滚下去,一帮狗屎,哈哈哈,看看,这里有你们想要的水,还有漂亮的河,好好享受吧!”



通过索桥,教官命令我们携背囊站在小瀑布下面,教官在周围泼水,刺骨的水犹如一根根钢丝从各个方向扎过来,有几个教官穿上防寒服把我们一个个摁倒在水里,还要求我们把枪举起来。



饥寒交迫的那一刻,我能感觉到每一秒的六十分之一,但时间又好像停止了,只听见牙齿上下打架声和唏嘘的声音,肌肉已经僵直,腿还不时地抽筋……



“我不行了,今天晚上我是挺不过去了……”一个战友在旁边说,我们几个中国战友紧紧地抱在一起,虽然没有感觉到一丝升温,但是感觉到了力量,大家相互鼓励道:“无论如何我们要坚持下去,我们代表所有中国军人的形象!”



对!坚持!“加油,中国!”我们几个喊道,漫长的两个小时终于过去了,身体已经没有了温度。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在直升机战术训练



又有人退出了,我们坚持下来了。



从水牢里逃出,需要通过一条大河才能抵达安全地带。水急石滑,队员们刚一入水就被打翻在河里,在河里磕磕碰碰,直到我们被冲到浅滩才停止。上滩后,一路隐蔽前进。



极度疲劳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看见了馒头,感觉到了床……随后又突然惊醒:噢,我在委内瑞拉……教官说不准躲在岸上黑色树影里。一直到天亮我们才进入了安全地域。



高强度训练,没有休息和调整,缺乏维生素,经常熏瓦斯,我的眼神都不好使了。睡眠不足,营养不良,体力和耐力均有所下降。鞋子由于脚的浮肿,也脱不下来。但是疼得受不了,硬是脱下来一看,右脚的一个脚趾甲弄掉了。阳光照耀下,我苍白、营养不良、浮肿,就像一具死尸,连我自己都觉得可怕。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战斗潜水长时间在水里失温被抬出来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障碍训练,在枪林弹雨中进行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狙击课上,在炎炎烈日下身穿厚厚的伪装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行军在“猎人学校”是一项苦差事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与其他训练比起来,污水根本算不上什么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反战俘科目之后,周军的手上留下被虐后的累累伤痕



我在南美做魔鬼猎人:中国特战尖兵亲身讲述炼狱亚马逊


经历过残酷的训练,大家的脚都烂了。




5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