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对于我来说就像洗澡水一样,给我的只是滑过皮肤的清爽,却不会润入肺腑。直到最近一首忧伤的笛音——《故乡的原风景》,青涩的回忆抓住了我的思绪,闭着眼睛静听,每一次呼吸的时候,气流就把眼泪从心里翻涌上来,溜到眼皮沿下颤抖。我知道,有些音乐在我还不知道抗拒的岁月里渗入了我的内心。


那一年,没有彩电,却看得津津有味;那一年,《故乡的原风景》是最激动人心的旋律;那一年,断臂的白面古天乐最酷,冰清玉洁的李若彤最美。那一年那么热闹,那一年就在眼前。


当时总是饿,吃饭是最美的事情。可是每当晚上七八点的时候就跑到黑白电视旁,看《神雕侠侣》,还未等下集预告饭就凉了。有放牛回来的,还未褪去满身的牛腥味,有到草地田野摸爬滚打脏兮兮回来的,听到了这个旋律就要和着歌耍一套把式,以示其如电视的主角一样有盖世武功。在片头或片尾,有小女生拿着不齐整的笔记本拼命的记着歌词,生怕漏了一个字,若是有人打扰了她,她也是要暴跳的拍凳子了。小小年纪,不知情为何物,却总在感人的时候止不住流泪。记得没到感人之处,那些长辈就要望着你,然后嘲笑般的说:“你看你看,某某某哭了哟……”那时候竟恼羞成怒了,在眼泪滑落之前扭头跑出门外狠狠的落完那几滴泪,然后拭干了跑进来。


如果很遗憾的,竟因为不可避免的原因,漏了一两集。那么在上学的路上,或者在课间,便要拉着同学给你讲个清楚明白。不停的重复提问,生怕他骗了你,或者漏了某一个情节。我记得有个玩伴在广告插播的时间睡过去了,醒了时已经是片尾曲了。竟懊恼不已,责怪同伴没有将他叫醒,又是惋惜又是怒气又是自责自己睡过去了,最后竟委屈得憋出了眼泪,那泪是极澈明极真实的。


那时候的小男生总是喜欢扮武功高强的人,然后自对情景的玩耍。被扮得最多的就是杨过了。把手缩进衣服里面,让袖子吊晃着。然后你会看到草地里有好多个吊晃着袖子的男孩儿,有时候为了争那个空空的袖口扮演权,有大打出手的时候。小学高年级的学生,买明星片和笔记本时一定要断臂的杨过和偎在他身旁的小龙女,或者站着他身后的雕兄做封面的。


我的记忆向来是很差的,每每在回忆的时候便会突然间出现一块空白,而我却清晰的记得有关《神雕侠侣》的那一年的每一个片段。也许因为那些记忆不是硬塞进去的,是顺从的接受的。


于是乎,我又一次看当年的《神雕侠侣》。杨过依然是那么的清秀,李若彤还是那个小龙女。那些人,看起来就像婴儿的脸蛋儿一样嫩得发亮。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