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血脉 正文 第五十四回

南庄隐士 收藏 0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size][/URL] 为了给及第过生日,玉珊想出了一个结束这场感情战争的浪漫计划。 下午,玉珊同别人换了一个班,特意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个大蛋糕和若干海鲜品,早早回到家,换了一身居家休闲服,扎上围裙,下了厨房准备晚餐。 她边拾掇着菜,边在心里检讨着自己的过错。这些年来,玉珊觉得自己是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56.html


为了给及第过生日,玉珊想出了一个结束这场感情战争的浪漫计划。


下午,玉珊同别人换了一个班,特意去附近的超市,买了一个大蛋糕和若干海鲜品,早早回到家,换了一身居家休闲服,扎上围裙,下了厨房准备晚餐。


她边拾掇着菜,边在心里检讨着自己的过错。这些年来,玉珊觉得自己是这个家的功臣,创造这个家庭的幸福生活,带给及第和女儿一一舒适和享受,难道自己不伟大吗?难道自己不该居功自傲吗?就是这种思想支配了她的言行,现在想来,这真是太不应该了,这个家庭不能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因为这个家还有及第,还有女儿一一啊,为自己的家庭奋斗是天经地义的,是不需要任何人感恩的,哎!都怪自己太任性啦,造成了这次长达一个季度的感情危机。人为什么就不能活得真实潇洒一点呢?人自诩是高级动物,有思想、有理智、有感情,能排忧解难。事情发生在别人身上都会说,可是事情落到自己的头上就不知该怎样处理了。


做好饭菜,玉珊从酒柜里取出了一瓶干红葡萄酒,特意配上了苏打水,到时候再加上冰块,味道一定极其别致和美好。随后她学着外国人过生日的样子,把买的蛋糕和烛台放在餐桌上,也玩起了“西洋景”。在她看来,浪漫就要浪漫得彻底一点,没有蜡烛就不能算是浪漫,及第看到后一定喜出望外。


生日晚餐的各项准备基本就绪,玉珊进到卧室换了一件金灿灿的无袖直身旗袍,这件旗袍是及第从上海给她买的,平时上班穿军装,下班换上一件休闲服,所以她只穿过一回,还是参加别人婚礼。今天她找出这件旗袍穿在身上,是为了引起及第的注意。她穿好后,走到梳妆台前前后左右照了照,然后,对着镜子用平时很少用的眉笔、口红为自己简单地化了一下淡妆,发现自己仍是一个风度优雅的女人。她想象着及第回来见到自己的时候会有什么表现,惊讶?不,惊喜,多日来笼罩在头上的情感阴云是否能烟消云散。记得自己同及第从当地办事处领到结婚证回来的路上,她对及第说,完了。及第问她,什么完了?她说,人们都说,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再想浪漫就得等到来世。及第却对她说,那是谬论,结婚是爱情的开始,浪漫还在今后的生活里。


时间在缓慢地移动着脚步,每天晚八点半才放学的女儿回来了。可及第还没回来,她有点心烦意乱,连女儿的问话,都是有搭无搭的。


女儿看到餐桌的蛋糕和丰盛的晚餐问道:“老妈!今天是谁的生日?”


玉珊敷衍了一句:“是你老爸的。”


女儿瞪大了眼睛,惊讶地说:“哇噻,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在我的记忆里,为爸爸过生日是第一次吧?老妈,你和老爸不是好长时间不说话了吗?”


玉珊一楞,在女儿面前,她和及第的感情磨擦从没表露出来,女儿这么一问,她感到突然:“一一,你怎么知道的?”


女儿诡谲地一笑:“从你们的眼神和表情啊。”


玉珊用手指戳了一下女儿的脑门:“你这个小人精儿,同你爸一个样,真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女儿撒娇地靠在玉珊的肩头上:“妈妈你坏,你想挑拨我和爸的关系,等老爸回来,我就告诉他。”


玉珊用手抚摸着女儿的秀发,深情地说:“一一,你爸是个堂堂正正的男子汉,你长大了也要向他那样心胸坦荡,为人正直。”女儿点了点头。玉珊接着说:“你复习的怎么样啦?我和你爸忙于工作,也顾不上你的学习,离高考不到一个月了,心里有底了吧?”


女儿胸有成竹地对她说:“老妈你放心,我心里有数。怎么我爸还不回来,肚子里都唱空城计了。”


“一一,我去把菜热一下,你好先吃。”


“不嘛,我要等爸爸回来一起吃嘛。”


“听话,我去热菜。”


玉珊刚把菜热好,客厅里的电话铃就响了,她接过电话嗯了两下就挂了。


女儿忙问:“是不是爸爸打来的?”


玉珊对女儿说:“是的,你爸他今晚不回来了,要在医院陪护你王超叔叔。”


“老妈,你没告诉老爸,今天是他的生日吗?”


“嗨!没告诉,想给他一个惊喜,让人没想到的是原计划全泡汤了。”


“我给老爸打电话。”


“乖女儿,算了吧,你爸的脾气,你是知道的,咱娘俩吃吧。”


一场精心设计的浪漫,并没有像玉珊想象的那样发展下去,她感到喉咙处有一股热腾腾的气流往上冲,急忙用手抓起一块冰块塞进了嘴里,口腔里的温度立即降了十几度,一股冰凉也咕咚进了肚子里,整个胸部都凉了下来,她用牙齿使劲地嚼着冰块,发出嘎嘎吱吱的声音。


“妈妈,不凉吗?别吃坏了肚子。”女儿不知她为什么要吃冰块,虽说已到了六月天,天渐渐热起来,可毕竟还没到暑天哪?


“一一,妈心里热得慌啊。”话音刚落,她忽然鼻子发酸,像是受了很大的委屈似的,也许今天是多此一举,像我们这样已经有十多年婚龄的夫妻,也许不需要这种虚无的浪漫了,她默然地接受了这个现实,但她却又是那么的不甘心。她强忍着感情的泪水,为的是不影响女儿的情绪,忙对女儿说:“一一,来妈给你切蛋糕吃,吃完了好去睡觉,时间不早了。”


及第在家的夜里,那发出的微微的鼾声,让她感到温暖无比,具有安全感。而今晚是一个多梦的夜晚,每一个梦的结局都让她不忍窒息而醒来。在黑夜里,她睁大眼睛,也张大嘴在急促地呼吸,接下来,又昏昏睡了过去。再一次被窒息折磨醒过来后,她没再合眼,在聆听黑夜的动静,深夜,所有的声音都放大了,有空气流动的声音,有车辆急速行驶的声音,还有在某一个隐秘的地方,猫啊、昆虫ML的声音。这些声音在有及第的日子里从来没听到过。


......


“及第总经理,天色不早了,您都几天没回家了,该看望一下嫂子啦,”刘红坐在病床边上,把骨头汤用小勺递到丈夫的嘴边。


“老夫老妻啦,今天我在这儿值班,你回去休息吧。”及第动员刘红回去。


“队长,我好多了,不麻烦您了,您快回家吧!”王超躺在病床上,吃力地说道。


“王超,你刚刚苏醒,多喝点骨头汤,其它的事别管。”及第想抢过汤勺,但没能成功。


“及第总经理,这里有我呐,您还不放心吗?”


“有弟妹的照料,我一百个放心。”


“那您就回去吧。”


及第看到刘红坚决的神态,只好打道回府。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