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8.html


李峰静静躺在床上,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

手提电脑丢在二十一世纪的东京,缴获的两支冲锋枪和一支自动步枪,打完子弹也早被他丢了。带到这里的只有一支手枪,不过更重要的是那一袋钻石。

钻石是什么?就是钱啊,而且是硬通货!

有了钻石就有白花花的大洋,就有枪有炮!

作为一个山东人的李峰,从骨子里就特别仇恨日本人。曾经的济南惨案,令曾祖母一家惨遭厄运。一家六口,除了年幼的曾祖母因为在农村老家幸免于难,其他人全部惨遭鬼子杀害。到了抗日战争期间,参加游击队的曾祖父壮烈牺牲在战场上。日本人欠下自己祖辈累累血债,可是到了二十一世纪,右翼分子又给他们的侵略行为翻案。修改教科书,参拜靖国神社,在钓鱼岛制造事端,这怎么能让李峰不切齿痛恨呢?

想到那钻石,李峰还真打心底感激这对纯朴的父女。

不管他们识不识货,面对如此漂亮的珠宝却能不起贪婪之心,这实在是很可贵。

也许是任何一位女孩子天生就崇尚英雄吧,清纯可爱娇小玲珑的小丫头青青拉着李峰的胳膊,缠着他要给自己讲故事。昨日,李峰把自己在东京杀日本人的故事改编成在济南杀日寇,令小姑娘听得出神,居然连吃饭都忘记了。

此际小姑娘的父亲出海捕鱼,屋里就剩下李峰和小姑娘两人。

“叔叔,叔叔,给青儿讲故事好吗?”

李峰“嗯”了一声,于是开始讲述九一八事变之后,张海天等义勇军将领奋勇抗日,同日伪军浴血奋战的故事。

“叔叔,为什么日本人那么坏呢?”当说到一批批抗日志士倒在血泊中时,青青歪着可爱的小脑袋,大眼睛扑闪着泪光,望着李峰问。

“因为他们是一个劣等民族!日本男人凶残暴虐,日本女人淫荡无耻!”

尽管青青还是一位十三岁的小女孩,却也懂得几分淫荡的意思,听到“日本女人淫荡无耻”这几字时,俏脸微微一红。

看着这可爱的小女孩,再联想到女孩那纯朴的父亲,李峰此时只有一个想法,自己要早点爬起来,把钻石换成钱,赶快把这对父女送到安全的地方,避开战火,免得他们在战争中遭难。

等把他们送走了,自己就去招兵买马。

次日,天色刚刚朦朦亮,李峰就努力支撑着从床上下来。

他心里盘算着日期,自己来到这里有三天了。被刘大哥救上来时是十六号,今天已经是十九号了。昨天,也就是一月十八日,日本外交官田中隆吉与日本间谍川岛芳子策划了一起事端。日本人与中国工人发生冲突,而田中隆吉却指示几名汉奸打死其中一名日本人,以此为借口准备在上海挑起战争。

田中和川岛,想要让自己成为板垣征四郎和石原莞尔,想要把上海变成第二个沈阳。只不过他们没想到的是,蒋光鼐和蔡廷锴不是张学良!十九路军不是东北军!日军在上海遭到了中国军队顽强抵抗。

中国军队硬是抵挡住拥有两艘航空母舰、七千海军陆战队和陆军两个师团的日本军队,使得上海最终未能成为第二个沈阳。

冲突已经发生了,接下来李峰要准备迎接挑战。中央军没那么快到来,但自己不参军也不能这样闲着,能杀几个日本人算几个。

李峰悄悄打开房门,走进院子中练了一套拳。

“好几天没有动了!现在动一动,感觉真是舒服好多!”李峰自言自语道。

“叔叔,你在干嘛呢?”小丫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门口。

李峰扬了下手,招呼小丫头过来:“青青,来,叔叔教你一些防身之术!以后就不怕坏人欺负你了!”

“真的吗?那以后青儿就不怕坏人了吗?”青青又蹦又跳窜到李峰跟前。

“对!以后谁欺负你,你就用我教的对付他!”

接着李峰教了小姑娘几招后世的女子防身术,并讲解了人身上的几处弱点。这青青是一位聪明的小女孩,很快就掌握了要领。

“青儿,李叔叔伤还没好!你别瞎闹了好吗?”刘玉成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出来。

他说完又转头对李峰道:“好汉,小女不懂事,您别往心里放。”

“怎么会呢?那么可爱的小丫头,谁见了都喜欢她。大哥,我这只是教她几招,以后可以让她不被坏人欺负。”

刘玉成感激的点了下头,又转身对青青说:“青儿,爹要去干活了,你在家里好好呆着,别到处乱跑,多陪陪叔叔!”

李峰却说:“刘大哥,现在我能走路了,待会儿我也要出去一下,把钻石给换了钱。今晚我就能带你们离开这里。”

“换了钱就好,离不离开再说了。”说完刘玉成走出院子。

李峰打了几套拳,就回到屋中,陪着青青一起用了早餐。

吃完饭,李峰看看时候已经不早,便起身对青青道:“青青,叔叔要出去一趟,去把钻石换成钱,这样就能给你们买好吃的了!”

“真的?”小丫头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李峰。

李峰点了点头道:“叔叔不骗人的。”

“叔叔,那你回来时给青儿带点糖果吧。”

李峰轻轻抚摸着青青的小脑袋:“不止糖果,还有漂亮的衣服和新皮鞋都给你带!”

“真的?”

得到李峰肯定的答复,青青突然踮起脚尖,小嘴在李峰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从刘玉成家里走出,小丫头的话还回荡着耳边:“叔叔,别忘了糖果,还有你答应的漂亮衣服和新皮鞋。”

三十年代的上海,路一点不比二十一世纪的上海好走。类似于上海和天津这样的城市,是“万国租界”,街道弯弯曲曲斜向纵向交错。不像是北京西安这样的古都城市,街道横就是横竖就是竖,笔笔直直,怎么走都能找到路。而李峰身上尽管有价值连城的钻石,却没有一文钱,连黄包车都不敢叫。

凭借着记忆里后世上海的地图,李峰摸索着向上海最繁华的南京路走去。

上海的路尤其难走,一直走到中午,李峰才总算是摸索到外白渡桥一带。再往前走,就是闻名世界的外滩。左边是黄浦公园,也是曾经挂出“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牌子的公园。这里是中国的领土,却能被外国人挂出这样的牌子,简直是奇耻大辱!

有轨电车“叮叮当当”从身边驶过,有钱人的轿车耀武扬威驶在大街上。不时还有吆喝的黄包车夫拉着车,从李峰身边飞奔而过。

这时候的李峰,虽然身上穿着自己从后世带来的名贵西装,可是从衣服到裤子都破破烂烂。除了脚上的鞋子之外,无论从哪一方面看,都像是一个叫花子。

李峰不知道当年的珠宝行在什么地方,只好摸索着找到南京路。

走到南京路路口,李峰在英国人开办的新沙逊洋行下属的沙逊大厦门口停下脚步。望着富丽堂皇的沙逊大厦,又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这身装束,犹豫了许久,才壮起胆,向大厦大门口走进去。

门口两名红头阿三见一个“小赤佬”要闯入,便上前拦住,操着生硬的中文吼道:“干什么的?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李峰从腰间摸出蓝色小布袋,从中取出一枚三克拉钻石,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道:“我来找人卖钻石的,怎么了?难道不能进去?”

红头阿三充其量只不过是英国人的狗,又何时见过这样大的钻石。他们更没有想到,这样一个“小赤佬”居然懂得一口流利的英语!那两名印度人瞪大眼睛,胡子都翘上天。过了许久,其中一人才很热情的以英语招呼:“先生,您可以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