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第七区 正文 边境异况

taotao7759123 收藏 1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size][/URL] 二十一世纪上期,中国北部边境 。 驻扎在北东阳沈军区的上将军官从昨晚开始就再也没有舒展开额头上紧皱着的眉头。已是第二天了,这是他在任期间的最后八天。他连做梦都想念着退休之后的天伦之乐,后勤部连他的退休庆送会都筹办好了。可偏偏天意弄人,在这个最后关头出现了这种变故。 桌子上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


二十一世纪上期,中国北部边境 。

驻扎在北东阳沈军区的上将军官从昨晚开始就再也没有舒展开额头上紧皱着的眉头。已是第二天了,这是他在任期间的最后八天。他连做梦都想念着退休之后的天伦之乐,后勤部连他的退休庆送会都筹办好了。可偏偏天意弄人,在这个最后关头出现了这种变故。

桌子上的烟灰缸被塞满了长短不一的烟头,徐徐的的轻烟慢慢飘起,散发出一股不寻常的气息。旁边堆放的文件夹旁,一份很显眼的灰白色牛皮纸袋装着的秘密文件,右下方印着一个少见的叶形标志。上将有些手足无措的拿起又放下,却始终没有狠下心来。

“报告”门外传来卫兵的通告。

“进.”上将军官微微起身,双手伏案。却很小心地看似无意的把那份文件掖到底桌下面。

“报告首长,据最新消息,有大批人群接近二线正北部边境。卫星拍摄,数量五千左右,前进速度为每小时3500米,未发现携带重型火力武器。报告完毕,请指示!”

“侦查部没有联系俄方?”

“报告首长,没有得到有关消息。”

“迅速要求侦查部联系俄方,要求证实不明人群身份!”

“是,首长!”卫兵很整齐的敬礼转身,准备离开。却又被上将叫住。

“通知边防野战部队指挥部,进入二级备战状态,目标一旦进入二线边境,进行武力警示,若仍未得到身份认可,在未得到命令之前,一律进行武力打击!”

卫兵明显一愣,被这突如其来的死令吓得有些缓不过来劲。

“还愣什么!不赶快去!”

“是,首长!”卫兵这才回过神来,慌张的跑了出去。以至于连门口的一名少校军官都未看见,迎头撞了上去。

那上校明显被撞得莫名其妙,一个踉跄差点翻身倒地。

“干什么!慌什么慌......”上校军官训了几句,才慢悠悠的走了进来。连个礼也不敬,回头一脚把门踢住。

“我说李叔,这样做会不会......要不,咱向上头请示一下?”

“行啊,你请示,我写提前退职报告!”上将军官明显不耐烦的挥手,有些生气的拍了一下桌子:“你要搞清楚,还有六天,这破熊地方再给老子平静上六天,老子就他妈的彻底解放了,谁爱管这破篓子就让他管去,老子是不再犯着心了!”

“可是李叔,这事一旦泄露出去,中央如果到时候再调查,那性质可就不一样了啊。”

“边境地区,死伤点人,很不正常吗.......越境不明人员......打死几个又如何......”上将都囊了半天,却终究还是觉得有些不妥。稍一扭身,仰头看了看挂在墙上一幅巨幅边境图。微微沉吟片刻,又苦笑一声,略带询问般的眼神望向上校军官;“你说,按难民处理呢?”

上校一愣,无奈一笑:“难民?那还能怎样,喂他们馒头还是炮弹,也就是李叔你一句话的事。但李叔你不要忘了,这件事可以堵得住一两张嘴,但绝对瞒不住几万号士兵!如果真要这样做,中央必定会知道,到时候,查下来的结果我不说您也知道......”

上将脸色为难的苦笑一声,却又似乎像做了重大决定般的样子,瘫坐在椅子上:“通知全军尉级以上干部,开会!”

午夜两点,军区会议室。

待一个个都打完哈欠坐稳静下来之后。上将才在门口掐掉烟头,用脚踩了几下,缓缓走了进来。望了一眼台下的诸位,很有领导风范的安然坐下,干咳了几声,说道:“废话少说,都知道了吧。这次的任务很艰巨,我已经向上面汇去了战况简报.....命令半个小时之后送来,现在我简单说一下情况......东北部边境,靠近额尔古纳河约有4000米和海拉尔河中游3700米距离左右。出现大量不明身份的可疑人群,发现并未携带重型火力武器,正向满洲里市方向和呼伦贝尔市方向前进。行径怪异,不能查看其全貌和确认身份,我方已和俄方联系,处于交涉状态。目前为止,命令固守以上附近区域的官兵,加强警戒,静候指令!”上将铿锵有力的一番报告,又干咳几声,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抿了一口。

四下不禁开始议论开来,良久又开始沉寂。上将微眯着双眼,一只手托住下巴,另一只手很有节奏的用食指敲打着桌面。场面有些让人窒息般的沉闷。

也不知这种氛围到底持续了多久,沉重的敲门声终于打破了目前的窘境。一名卫兵面色有些怪异的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件印有“绝密”鲜红大字的档案袋。

“报告首长,中央.......中央文令!”士兵有点举措的不安样子,旁边的上尉军官立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又低下头干咳了几声。

“念!”上将习惯性的翘起二郎腿,食指依旧不间断的打着有节奏的拍子。

“ZY军事委员会命令


ZH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

命令

鉴于东北部边境地区出现的部分不明组织或群体性非本国人员出现的侵犯行为,为维护社会秩序,保障边境地区的长期和平稳定。由国务院决定,自二零一二年八月二十三日三点起在内蒙古自治区满洲里市到龙黑江省域兴安河为界,实行二级戒严。由蒙内古自治区人民政府配合东北阳沈军区司令部组织实施,并根据实际需要采取具体戒严措施。

国务院总理XXX

国防部陆军上将XXX(印)

〔2012〕军字第26号

2012年8月23日0时3点

文件报告完毕!”说完,刷的一个敬礼,转身离开。却很少有人看到卫兵的神态多少有些不太自然。往前走的时候还用几秒钟考虑了一下迈步的顺序。

这次,场面才稍微恢复点独属于军人的那种肃静。所有人都很自觉地闭嘴等着上面的那位开始训话。

又沈默了几秒,上将终于张开双眼,很整齐的双手并直:“现在,我命令!”

会场上的所有官兵都“唰”的一声整齐的站了起来,腰杆挺得笔直。

“边防陆军东北区所有将士听令!全军由108师联合145师集体调动至满洲里市沿线和我境兴安河上游沿线。陆军野战部队突击营配合陆军第三独立团八分队做任务前锋,越境5小时出行任务。通知全军内境联防部队加强封锁所有出境路口。具体任务简报推迟八小时上缴……所有尉级以上干部各自根据任务需要制定行动计划。任务紧急,由宣布任务时起开始。任务宣布完毕,立即执行!”

被点名的将领互相对望一眼,习惯性的敬礼相继离去。没有一个人感觉到有那么一丝的异常和不同,一切就像往常一样的重复和简单。以至于侦查部的李部长连最后散会的时候还不忘打一个长长的哈欠,自言自语的臭骂一句。只有旁边的秘书长悄悄趴到上将耳边,轻声问道“要不,咱再向自治区那边通知一声......”

上将却厉声喝道:“通知?通知什么?!那边......就不要说了......有个屁用!”说完,慢腾腾的起身离去,还不忘狠狠地瞪了秘书一眼。

像这样的任务每年不知道要进行多少次,他们都只会很自然的执行和听从。从来都不会去质疑和去讲任何问题、条件。

军队里,只有命令。军人,也就只会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即使某天上级要求士兵将枪口瞄向自己的故乡,士兵也会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军人,与其说是军人,不如说是傀儡——杀人的机器。

凌晨三点,楼道。

野战部队突击营的吕上尉口气略带嫉妒的对着八分队队长笑骂道:“奶奶的,我们都是后娘养的,老子这个上尉还不如你这个小分队队长吃香.....”

和他并肩走在一起的吴队长也哈哈一笑:“我说吕上尉,这话可不是这样讲的啊。我们的编制压根就不一样,您那是正规尉级以上的高级军官。哪像俺,开个会还得需要特赦令......我他妈的才是后娘养的呢!”

吕队长脸色一正,臭骂一句:“奶奶的,你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要是后娘养的,还用老子给你做前锋当炮灰吗?弄到底,功勋章还是给你们八分队!”

“哎呀,我说老吕啊,你说你怎么这么小肚鸡肠呢,不就是个狗屁勋章嘛.....你要是想要,明个兄弟我给你多称几斤去!”吴队长打个哈哈,陪笑着说道。

"去你的,哎,我说老吴,这次的任务......”

吴队长眼色一变,打断吕队长的话。挥手致意走向了战术分析室。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