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了解更多野战军的故事





近日看到论坛历史版面在进行以野战军为题材的征文活动,想想自己曾服过役,但没在野战军呆过,对野战军可以说不了解,因为原工作单位和自己职务的关系,和野战军也没有过什么工作联系,那些年自己也没有亲戚朋友在野战军服役,所以,一开始并没有想要参加。

后来,我看了一些参赛的帖子后,也引起自己的一些思绪,虽然我自己没有在野战军服役经历,也和野战军没有过太多直接的工作联系,但想想自己在服役期间,还是有过两次和野战军部队的接触,现写下来权当是对征文活动的一点支持吧。

在中国当兵,很复杂,因为中国的军队是个庞大的系统,中国的武装力量从大的方面来讲是由陆海空军组成的。单从陆军方面来讲,它又包括许多军种和兵种,而从这些军兵种来说它又分若干的等级和性质:野战军(各大军区集团军)、地方军(省军区部队,军分区部队)边防守备部队、等等,由于自己知之甚少,所以不能一一例出。望朋友们谅解。

就是野战军,我服役时都还有甲种部队和乙种部队之区别,所以,林林总总太复杂,不要说一个普通的兵,恐怕相当级别的军官也不能完全分清中国军队的全部编制了,我想除了总参军兵种部的专业军人外,一般军人是难以具体分出一些部队的性质的。

言归正传,说说我和野战军的故事。

那是上世纪一九八五年的初春,我刚结束新兵训练(我新兵训练不是在野战部队受训,是在总参工程兵建筑五十二师一0四团代训)下到总参某局后,被分配到办公室公务班,当时我负责军务训练处长办公室、财务处长办公室、供应处长办公室这三个处长办公室的勤务工作(当时三个处都是二级处属正师级)每天的工作就是上班前负责这三个处长办公室卫生和文件整理,开水供应,楼层的卫生(有网友曾攻击诋毁说我是给首长刷马桶的,虽说没有马桶,但做的确实是勤务兵的工作)然后上班了就呆在楼层工作间里,随时为这三个处长办公室服务,有下面部队或单位来办事的人也给通报或引导一下。

工作还是很轻松愉快的,特别是和首长们相处得很融洽,这三个处都有着很大的权利,军务训练处管全局的军事训练和军务,还管全总参的军纪监督,后来我曾跟着这个处的参谋去国防部大院纠察过军纪,也去八一体工大队检查过军容,那些体育大碗们都站得规规举举的接受检查;财务处是财神爷,全总参各二级部的财务预算和支出都得由这里编制和拨款,所以,各部一到了年底都得来争取多拨款,每天办公室的中华烟,香港产的高级笔都堆了很多,处长常把烟和笔送给我;(那些年虽然津贴只有十元钱,但抽的烟却是中华,嘿嘿)供应处是管我们局的物资供应的,下面有几大农场(徐水和天津两大农场)有运输队、汽训队、车管科、军需科等实权单位。

由于我服务于处长办公室,和这些办公室下属的办公室内的军官们都熟悉,他们有时办事还得向我打听处长的心情好不好啊,处长在不在啊,去那里了啊什么的,这些军官中有正团职参谋,也有连级助理员,一般以营级和团级为主,连级是刚从军校毕业分配来的。

话说那年春节前几天,军务训练处要去河北保定的38军113师某团接我们局在那里代训的那批新兵,这批兵实则和我是同年兵,只不过新训地区和部队不同罢了,我先于他们下机关而已。

这批战友是和我一个地区的,他们在38军新训结束后,要接回我局的天津和河北徐水农场去接受煅练,同时机关也会在这批战友中选择一些人到机关充实相关岗位。

那年去保定38军接受训新兵的任务就由一个刚从石家庄陆军学院毕业分配来的正连职参谋去完成,(在机关像这种外勤一般都由新来的低级别参谋或助理去担当)这位参谋是山东青岛人,长得高大英俊。(后来被大院某首长女儿相中,做了首长的东床,现在仍在现役,副军职军官,不过也调出原来机关到别的部了)

因为那位连职参谋是新从学院毕业分来办公室,一时还和老的中级参谋们相处有间隙,而我则是刚新训后分来的小兵,他就常常和我玩,熟悉了后,他去接兵就问我去不去,因为保定不远,当天可以来回,我好奇啊,就答应他和一块去。

于是我和行政助理员汇报了情况,加上该参谋也打过招呼,得到同意,我把工作交待给同楼的另一公务员,也是我的老乡,请他帮我关照一天办公室的事务,当然,代价是二包中华烟外加五瓶青岛啤酒。

那天是星期二,我和那位参谋一起坐上局里车队派的一辆伏尔加小车,(85年还没有好车,这车就算是不错的车了)从北京出发,直奔保定而去。

那时的北京车还没有现在这样多,三环上很好走的,早上我们出发得早,路上也顺畅,十一点不到我们就到达了38军113师某团的驻地,由于事先电话联系过,大门值勤哨兵很快就引导我们到团部办公楼。

那是我第一次正式进入到野战军的驻地,从这哨兵的精神面貌来看,从军人素养来看,这野战军就是不一样,兵们是虎虎生威,军官是威严而正规,那像机关的兵们。

说来笑人,85年5月一日前,全军还是着的65式军装,干部不论级别都是四个兜,也就是说排长和军长的军衣是一样的,当然这个参谋着的干部服装,我是士兵装,(我跟在他后面就像他的警卫员一样,是去给他装点门面了)我们到达团部时,该团的团长和参谋长也在楼下等候了。

我们从车上下来,该团团长便以标准的军人姿态致礼并以宏亮的声音报告:首长同志,陆军38军113师X团团长XXX向你报到,请指示。

我们这位参谋不愧是石陆的,也立正还礼:XXX同志,总参某局XX奉命到你团接受新训兵员,请配合支持。

这位参谋这时充大爷了,不报某处,只报我局的名,这些团首长也不好细问,便请我们进入团部会议室,叫团参谋长拿出交接手续双方确认签字,完成后团长说也安排午餐请我们去食堂就餐。

我们这位参谋考虑到还有近二百新兵路上也不好安排就餐,就同意全体人员午餐后出发。于是团长和参谋长就陪我们在团部小餐厅就餐,去了位副团长安排这批新兵的就餐和做出发准备工作。

餐后我们去清点了一下人员,新兵就由该团的汽车连派车送,我们等装新兵的车出营门后也和该团长和参谋长告别,谢谢他们对这批兵的关照和管理,请他们以后有机会到局里来玩,双方客套一番后我们告别出发返回。

当我们出营门两公里多,就赶上一辆送新兵的汽车抛锚在路边,可能是因为故障走不了,我们下车察看,那个汽车兵一时也修不好,我们这位参谋火了,让他跑步回去通知他的领导解决,那位汽车兵赶快跑步向营区去了。(当年没手机啊,只有原始的方法了)

当这位汽车兵跑步走后,参谋叫我们的小车司机小王开车去载上他快速回去换辆车来,小王开车去追赶那位汽车兵去了。

没过多久,该团副团长和汽车连长赶来了,坐的是北京212吉普车,同时带来了一辆解放车,由一位排长亲自开着。

副团长下车,马上向我们的参谋敬礼并连连说:对不起。

我们这位参谋虎着个脸对这位副团长说:什么鸟王牌部队,王牌部队就是这种状况,这样的王牌部队还怎么打仗?

这位参谋在训这位副团长的同时,那位汽车连长也让新兵下车换乘新带来的卡车了,这次由一位排长亲自开车送。

很快,新兵就换乘好了车,我们也就上车随这个车后出发了,在车上我回过头看,那位副团长和汽车连长还站在吉普车旁目送着我们的离去。

从保定到徐水很顺利了,把徐水农场的新兵交给农场的场长后,我们继续向天津农场进发,同样很顺利的把新兵交给了天津农场的场长,一位正团职的四川威远的老兵。

在天津农场,这位场长办了丰盛的酒席招待我们,当然也包括为我们送新兵的野战军汽车连的战友们,不过他们要返回部队,不能喝酒,走的时候,我们参谋在农场 “借”三十件青岛啤酒送给这些汽车兵们,农场同时也送了很多冻的鸡和鸽子请他们带回给团首长们。

当华灯初上的时候,这些野战军的汽车兵们在那位排长的带领下,高高兴兴的返回了。




=============================================================================================

共和国野战军,他们是现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他们是共和国抗美援朝,维护祖国统一的先锋。我们特向全体铁血网友发出征文邀请,您或你身边的亲友有些什么关于野战军的经历故事,欢迎写下来,和大家一起分享,更有机会赢取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65式指北针(地质罗盘仪) 哈光正品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君品行地址::点击进入



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8 17:47:01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