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铁路外交与地缘政治

(作者 乔新生)作为工业化时代的标志,铁路的发展经历了蒸汽时代、燃气时代和电气化时代。现在各国的铁路正在朝着高速化方向发展。中国作为后起的工业化国家,在高速铁路领域奋起直追,取得了骄人的业绩。


然而,值得人们玩味的是,近些年来,一些西方新闻媒体习惯于把中国高速铁路的国际合作看作是地缘政治关系的组成部分,把中国高速铁路国际合作中存在的问题,看作是国际政治关系问题。2011年1月24日英国出版的《金融时报》刊登文章,分析“蒙古国新建的铁路为何不通向中国”的问题,读来令人如鲠在喉。从技术的角度来看,由于蒙古长期采用苏联的铁路标准,与中国的铁路系统不能兼容,因此,蒙古国修建铁路必然会寻求与俄罗斯进行技术合作。这既是技术发展的要求,同时也是节约成本的需要。从修建铁路的目的来看,由于蒙古国修建铁路是为了出口高品质的煤炭,而日本是蒙古煤炭资源重要的进口国。如果修建铁路跨越中国,那么,不仅需要向中国缴纳过路费,而且更主要的是,可能会由于竞争性出口而损害蒙古国的利益。这就是为什么蒙古国舍近求远,借助于俄罗斯现有的铁路技术,从北方向日本出口煤炭的原因所在。


假如把蒙古国的铁路安排看作是地缘政治的需要,认为蒙古急于摆脱对中国的依赖,那么,就会大错特错。事实上,在蒙古矿产资源市场上,中国的企业占有绝对的比重。近些年来,中蒙两国之间的贸易往来日趋紧密,中国从蒙古进口了大量的能源原材料,而蒙古从中国进口了大量的生活用品。不能因为蒙古选择了自己的铁路技术方案,而认为这是中蒙两国政治关系不稳定的结果,也不能因为蒙古发展与俄罗斯、日本的经贸关系,而认为蒙古正在故意的冷落中国。


地缘政治关系是一种过时的政治关系,它是建立在大国瓜分世界基础之上的政治关系。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今天,如果过分强调地缘政治,那么,最终的结果必然会导致大国关系紧张。因此,中国在处理国际关系的时候,始终小心翼翼地坚持平衡原则,决不奉行冷战时期传统的地缘政治关系原则,把国家之间的关系带入到死胡同。


无独有偶,在炒作蒙古国铁路计划的同时,西方一些国家开始关注东南亚国家的高速铁路建设问题。中国提出的东南亚高速铁路网络计划,得到了缅甸、老挝、泰国、柬埔寨和新加坡的大力支持。由于技术路线的原因,越南被排斥在外。于是,西方一些新闻媒体大做文章,认为越南之所以选择日本的高速铁路,而不是中国的高速铁路,同样是出于地缘政治考虑。其实,在是否修建高速铁路这个问题上,越南国内也存在着激烈的争论。最新消息表明,越南国会否决了庞大的高速铁路发展计划,日本的新干线要想登陆越南,恐怕还要作出艰巨的努力。越南国会之所以否决高速铁路计划,是因为这个“梦想工程”的开支超出了越南国家预算,单靠越南自身的力量根本无法支撑这个庞大的铁路修建计划。


从经济的角度来看,高速铁路仅仅是一个运载工具。假如投入产出不成比例,高速铁路无人问津,那么,修建高速铁路就是一个非常愚蠢的主意。越南正处于社会经济发展的转型期,人员的自由往来和货物的流通,需要高速运载工具。但是,越南是一个沿海国家,狭长的海岸线为越南的交通运输提供了便利条件。如果放弃低廉的运输工具,转而在陆地上修建较高成本的运输工具,显然是得不偿失。正因为如此,越南国会才痛下决心,彻底否决了高速铁路工程。


如此简单的道理,在一些西方新闻媒体工作者看来,变得不可思议。在他们的思维定势中,中国修建高速铁路的首要目的是为了巩固地缘政治关系,而不是为了发展经济。所以,他们带着有色眼镜,对中国的高速铁路计划进行逐一审查,试图从中找出影响地缘政治关系的蛛丝马迹。这是一种非常荒谬的思维方式,但却是国际社会无奈的现实。


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国家,人口的自由迁徙和货物的流通需要加快铁路建设。中国与东盟自由贸易区建成之后,为了发展与东盟国家的关系,同样需要便利的交通工具。在东南亚国家修建高速铁路,不仅仅是中国的需要,同时也是这些东南亚国家的需要。因为高速铁路建成之后,他们与中国发展经贸关系将会更加便利。


最近一段时间,“高铁外交”一度成为新闻媒体臆造出来的专有名词,中国铁路企业与其它国家开展合作,似乎是为了地缘政治和外交发展的需要。其实不然,中国铁路企业与其它国家开展合作,遵循的是世界贸易组织的规则。如果在签订合同的时候,没有按照市场经济规律办事,那么,同样需要承担经济责任。中国与沙特阿拉伯合作修建高速铁路产生的问题,就充分证明了这一点。在签订协议的过程中,由于过分迁就对方,没有严格按照合同办事,结果导致铁路修建和运营出现了巨额亏损。好在中国铁路企业已经准备了有关资料,决定按照世界贸易组织规则的要求,追求对方的违约责任。但这毕竟是事后补救,正确的做法应该是未雨绸缪,在开展国际经济合作时,真正按照合同办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实现预期的目标。


政治归政治,市场归市场,应该成为中国铁路企业遵循的基本准则。如果夸大自己的“外交能力”,在签订合同的时候作出太多的承诺,那么,最终必然会造成经济损失。中国的铁路企业要想真正成为跨国性企业,必须熟悉世界贸易组织规则,在中国政府的支持下循序渐进地开展对外合作。


上个世纪中国几乎倾全国之力在非洲修建坦赞铁路,事实证明,这对于巩固中非之间的传统友谊功不可没。然而,改革开放之后,由于没有及时处理好坦赞铁路运营中存在的问题,果断改变治理结构,实现坦赞铁路的本土化经营,结果导致坦赞铁路运营中出现的问题,悄然转化为中非之间的政治问题。中国企业应该充分汲取教训,在开展对外合作方面更加乾净利索,决不能因为企业之间的纠纷而影响中国的形象,更不能因为中外企业合作产生的矛盾影响中国与合作国家的外交关系。中国企业对外投资需要良好的外交关系和政治关系,中国企业投资本身也必须有利于巩固中国与所在国的外交关系。如果中国企业急功近利,损害了中国与驻在国家的外交关系和政治关系,那么,这样的投资就会得不偿失。


(作者乔新生是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 院长 教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