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户农民百万良田数亿白条

和和齐齐 收藏 0 1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日在新农村商报和法制网上看到的一条新闻,讲的是“大兴安岭地方部门14年给千户憨实农民变着法儿开出3亿巨额白条,20年贷款2亿自费开发荒地的农民一夜之间,因为政府与企业戏法般肮脏的阴谋失去了“土地使用权”,这个春天大兴安岭135万亩良田“难”耕种。”


我们都知道现今百年一遇的旱灾正笼罩着全国一亿亩农田,政府与农民都在千方百计不遗余力的想法儿抗旱保粮,而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政府却依旧狂热的执著的搬弄着三十六计,以便掩人耳目的剥夺农民土地使用权,光明正大合情合理的收取“土地承包费”,更甚的是对不满“土政策”来京上访的农户代表要么进行类似90年代旧香港片里黑社会性质的围追堵截,恐吓家属,要么就索性做一只披着ZF相关部门羊皮的狼,拿着镣铐铁棍刑拘起来抑或关起来美其名曰“劳动改教”(截止目前还有一农民关在劳动教养所)。


事件简述回放:


1230户来自不同地区的农民上世纪90年代伊始响应黑龙江省大兴安岭地区农业综合开发的优惠政策,陆续来到大兴安岭与当地相关部门鉴定了共计135万亩荒地的《土地使用权承包合同》,开发前与开发过程中各户缴清各类开发管理补偿费用,并于20年间贷款2亿才得以看到百万亩荒地变良田,然而正当扭转乾坤盈利的时候,一夜之间,政府部门以自家创立的国有性质的企业——林田公司出面强制性阴谋的图占回农户手中“土地使用权”,并强迫其缴土地承包费。十多年间,憨实的农民自己贷款自费开荒且拥有土地使用权,却不断向既没有投钱和土地使用权更没有为土地流过一滴汗帮过一次忙的陌生人——林田公司缴上共计3亿的各项承包费用,而且3亿巨款竟全是打的白条,农户们没有收到正规发票,基本上都是收据即所谓的白条。当被记者问及为何收取的费用不直接交与政府财税部门而要交到一个国有企业手中时,当地相关政府部门却给了一个看起来很美的理由:“大兴安岭是‘政企合一’,把钱放入左兜还是右兜不都是一样的?如果政府出面来管理,国家就会说我们占用林地。可如果不占这个便宜,大家连一亩地都开不了。林田公司作为带动岭南发展的龙头企业,来管理林地的话,就非常合理了!”


其实早在1996年大兴安岭地区行署就图谋不轨,意欲收取开发农户的“经营管理费”但碍于是国家政府单位对早已鉴定合同拥有土地使用权的农户征收管理费,其一影响信誉其二也不合法。可是不合法不信誉并不能阻挡这些贪婪腐败份子想方设法压榨农民的道路,行政公署转而在旗下设立一个所谓“政企合一”的企业——林田公司,并把岭南开发区的整体权益与管理权移交。移交之前林田公司就已经强迫性收回了农户们的土地使用权并改用新的合同,早期合同中的“宜农荒地”变为“宜农林地”一字之差就把开发前的荒地属性否定了及开发后的土地性质变更了,农户们辛苦20年最后落了个名利两不收。就这样政府本身不能做的事情变着招儿通过企业就办成了。


万般无奈下农户们走上了声讨和维权的道路,十几年来联名申诉过,向中国老教授协会政法专业委员会求救过,甚至于进京上访。然而都不同程度的受到大兴安岭地区行署信访局的跨界堵截、强行拘留,甚至于安以罪名,处以劳教等违法手段的制止。更有媒体记者报道称,部分开荒户因上访而被列入“黑名单”,他们的联系方式也已被非法监控。农户们维权上访却被冠上“扰乱社会治安,非正常上访,社会渣滓”等罪名。


我们也许要安慰的说“腐败”我们已经习以为常


我们也许要无奈的说“欺小霸弱”我们已经奉为社会与现实的广告语


我们也许要恐惧的说“与腐败的政企战斗就如同惹到黑社会一样,岂是我自己的死了得


我们也许要忧默的说“走上了上访的路就走上了回不了家的路”


但是我们从不这样说


腐败是我们纵容出来的


欺小霸弱市我们忍气吞声惯出来的


使用黑社会恶劣低等手段的政企是我们不注重选举盲目推选出来的


胳膊扭不过大腿这是真理!憨实的农民斗不过狡诈的政企人员更是真理,我们原本都以为只要一只胳膊凭借初恋般的执着和宗教般的意志必能扭过腐败的大腿,但现实告诉我还是没用,所以我们要借助万万网民的胳膊以多对少扭断这只危害无穷的大腿。


支持我们淳朴憨厚的农民兄弟都顶一下



本文内容于 2011/3/8 11:48:27 被huazhiqiao编辑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