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樱花 正文 第41节:云遮雾嶂

平山大侠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size][/URL] 第41节:云遮雾嶂 川岛芳子这一段时间的日子很不好过。她早听到消息,皇军要杀她向天皇谢罪,一向庇护她的土肥原贤二对她也很不满意,她感到自已像一只丧家之狗、惶惶不可终日。情急之下,她想起一个人,只有这个人,或许能救她一命。她让白坚武去请这根救命稻草。——平山大侠 1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3.html


第41节:云遮雾嶂


川岛芳子这一段时间的日子很不好过。她早听到消息,皇军要杀她向天皇谢罪,一向庇护她的土肥原贤二对她也很不满意,她感到自已像一只丧家之狗、惶惶不可终日。情急之下,她想起一个人,只有这个人,或许能救她一命。她让白坚武去请这根救命稻草。——平山大侠


1937年7月12日夜晚,中西功忧虑地对柳原振雄说:“柳原君,华北的局势越发危急了!仅12日从山海关西调的日本军列就不下10列车,满腾腾的都是全副武装的兵员和作战物资。”

柳原振雄点点头说:“是啊!近卫内阁已决定了扩大战争!”说着将一个纸条递过去“这份情报立即转交北平地下党。”

1937年7月13日,香月清司到任。

香月可没有求和的念头,他一到职,便立即作出了援兵一到,就时刻准备歼灭29军的决定。因此,他上任后的第1件事便是撤换参谋长,由自已的亲信松井久太郎少将担任支那驻屯军参谋长,并且将整个支那驻屯军的班子全部更换,要求参谋部重新制定作战计划。但他也没有放弃和谈,他还需要时间。柳原振雄仍然担任原职未动。

7月14日,宋哲元与日军代表专田盛寿进行了会谈。这一次日军向中方提出了7项要求,除了传统的撒走国民党中央机关、镇压共产党、禁止反日宣传以外,最直接关系宋哲元命脉的要求就是正规军撤出北平,仅允许保安队担任警备。

宋哲元对这一要求并未表示异议,但要求延缓实行。在这之后,由张自忠作为代表继续与日军谈判。反复会谈的结果是:1、撤兵和取缔反日活动。2、守桥的中国营长应予处分。3、由泰德纯代理宋哲元向日军道歉。4、城防由参加过北平冲突的38师代替。日方条件宽厚得可以说是相当稀奇。

有了这些谈判作铺垫,宋哲元对于和平的信心大增。他甚至自信满满的认为:和平解决已无间题。

但是南京政府的战争警惕性相当高。15日,何应钦致电宋哲元,明确指出日军目前的和平谈判只是缓兵之计,为赢取调动

部队的时间所放的烟雾。

7月15日中共中央向国民党送交《中共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提出国共合作的三项基本政治纲领,即:团结抗日、实现民

主、改善民生。与此同时,红军立即进行动员,做好开赴前线的各项准备工作。

7月16日,蒋介石致电宋哲元,更进一步地指出日军目前所提条件不甚苛刻的唯一原因,就是军队尚未开到,力量还有所不及。何应钦很了解宋哲元这类人物的真实想法,为了避免冀察当局过分看重地盘以至于被形势所迷惑,同一天他再次致电宋哲元:“日派小参谋数人与我方谈判和平是希图缓兵,以牵制我方使不做军事准备,一侯部队较我为优时,即开始攻占北平,先消灭我29军。”

7月19日,宋哲元回到北平后,发布了一系列命令,如撤出城防工事、城部队换防等等。然而他不知道的却是,7月20日,日军增援的1个师团2个旅团己经部署完毕,在北平周围完成了战略展开。当日下午3时,日军突然炮击宛平城和长辛店,219团团长吉星文中弹负伤。

7月23日,云集在平津地区的日军己达6万人。香月清司马上换了一副嘴脸,立即于7月24日开军事会议,讨论重新部署军事行动。

看到周围的日军越来越多,宋哲元也开始觉得不妙了。宋哲元召集29军主要将领秦德纯、张自忠、冯治安、赵登禹、刘汝明开会部署备战。会议上决定:从河间调132师担任北平守卫;原驻守北平的主力37师准备进攻丰台和通州之敌;天津主力38师攻击天津日军;143师防御昌平、密云、高丽营等地,抗击关东军。宋哲元此时总算明白了,他一心想勉强维持的华北和平己经永远不可能会有了!

川岛芳子这一段时间的日子很不好过。她早听到消息,皇军要杀她向天皇谢罪,一向庇护她的土肥原贤二对她也很不满意,她感到自已像一只丧家之狗、惶惶不可终日。情急之下,她想起一个人,只有这个人,或许能救她一命。她让白坚武去请这根救命稻草。

7月24日傍晚,柳原振雄急匆匆地赶到东兴楼。因白坚武说有紧急情况,所以他来不及通知中西功,便一个人去了。

只见川岛芳子穿一件荷色的和服,娇滴滴地卖弄风骚:“柳原君,真是难请你这尊金佛呀!”

“怎么?有事吗?”

“有,当然有。你可要救我一命!”说着川岛芳子扑上去,倒在柳原振雄怀中呜咽不止。

“你这是干什么?”柳原振雄手忙脚乱,不知该怎么应付这个女人“有什么话好好说。”

川岛芳子不好意思地离开柳原振雄,身上的和服却滑落在地上,诱人的胴体立时暴露出来。柳原振雄厌恶地转过身斥道:“看看你,成何体统!”

“振雄,我要与你进行裸的交往。”

“什么?”

“你们日本人不是把自已本来的面目毫无遮掩地暴露出来,在没有装饰、不再顾及任何身份等级差异下的纯真交往,称作裸的交往嘛?”

“金柑头(日语:笨蛋之意。)!我们之间用得着这样吗?到底出了什么事,让你金司令如此下做?!”

川岛芳子听了顿时脸红耳赤,不由悲声哭泣:“土肥原这老狗要杀我!”

“原来如此!”柳原振雄不由得又好笑又好气地骂着:“你这条弱虫(日语骂人的话,意思是没有骨气的、最差劲的、最低能的人。)!”

川岛芳子干脆一翻身又滚到柳原振雄怀中撒泼道:“人家死到临头了,你还幸灾乐祸!”

“好了,好了。听我给你分析。”柳原振雄轻轻推开川岛芳子说“你在日本住了那么久,又认日本人做了干爹,日本人做事的习惯还不清楚吗?”

“我现在就像一只没头脑的苍蝇……”川岛芳子幽怨地说。

“你要明白日本人做事的习惯是:当下属出事时,上司不予以惩罚就是鼓励;不制止就是指使。”

“可是这一次事情闹得太大啦……我……”

“要想保命,你必须提供29军内部的核心机密。只有如此,我才能为你说情,在香月司令面前力保你的安全。”

“真的?”

柳原振雄点点头。

“好,我已经搞到29军最新的部署情报。”

“在那?”

“就在我身上。”川岛芳子指指自己的胸部。

柳原振雄一撇,看见在川岛芳子双峰突起的乳峰中间,深深地乳沟里夹有一个小纸片。

见柳原振雄并不伸手去取,川岛芳子只好自己取出交给柳原振雄。柳原振雄扫了一眼,确实是29军最新的军事部署。

“情报可靠吗?”

“我在29军内部安插有内线,可以接触到最高机密。”

“是谁?”

“这……”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不要命?人不可靠,我在香月司令面前也没法交代。我必须亲自考察你的内线。确保万无一失,否则,我们俩人都要上军事法厅!”

“好吧,”川岛芳子不再犹豫了“明天上午,我安排你们见面。”

次日上午,化了妆的柳原振雄与川岛芳子来到天津海河边。

“你在这稍等。”言罢,川岛芳子向前走去。

柳原振雄坐在椅子上,翻开报纸,双眼却警惕地注视着川岛芳子的一举一动。忽然,他看见川岛芳子掏出手绢擦汗,这是事先约定好的暗号,表明内线已经出现。

柳原振雄站起身,向川岛芳子走去。他看见远处有一个人也在向川岛芳子接近,只是这人手中拿着一柄扇子,时不时地搧风,借以遮掩面目,距离又较远,看不清此人的面貌。

“内奸就要暴露了……”柳原振雄高兴地想。

猛听耳旁一声哟嗬:“借光,借光。”

一辆人马(日语:人力车)从身旁飞快地驰过。看着身材高大的人力车夫跑过去的背影,却是一辆空车。柳原振雄顿觉这个人力车夫的举动很反常。

不容柳原振雄多想,只听“啪、啪” 的枪响。

“不好,坏了大事!”

柳原振雄掏出枪,飞奔上前。只见川岛芳子已倒在血泊中,再转头搜寻,那个内奸早己不见踪迹,而刺客也抛弃了人力车,混在慌乱的人群中,安全脱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