撤出利比亚(转)

nbxsnt2 收藏 0 286
导读:http://bbs.cnxsg.cn/read.php?tid=65278 (转自象山港论坛) 华丰人撤出利比亚华丰的整个国内团队在这次组织撤离的过程中的表现,是令人尊敬的,不管是公司高层,还是公司各下属部门的工作人员,跨越了所有的界限,积极投入到了本次突发的撤退工作中。我们在利比亚的员工大约有960人,公司所处的位置是利比亚最动荡的东部地区,手机信号早已被切断,需要在事发10天内,组织好撤退,的确是困难重重。 今天在虹桥机场,我遇到了公司里很多夸部门的同事,得知大家已经坚持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http://bbs.cnxsg.cn/read.php?tid=65278


(转自象山港论坛)

华丰人撤出利比亚华丰的整个国内团队在这次组织撤离的过程中的表现,是令人尊敬的,不管是公司高层,还是公司各下属部门的工作人员,跨越了所有的界限,积极投入到了本次突发的撤退工作中。我们在利比亚的员工大约有960人,公司所处的位置是利比亚最动荡的东部地区,手机信号早已被切断,需要在事发10天内,组织好撤退,的确是困难重重。


今天在虹桥机场,我遇到了公司里很多夸部门的同事,得知大家已经坚持24小时工作5个昼夜了,这些同事来自海外部,成控中心,建设集团,工程部,从董事长,执行总裁,人事总监,到普通的工程师,新毕业的大学生,他们细致入微的工作,也是值得我们所有平安回国的人感激的——每一个回国的人员,在出关的时候,公司会立即给他们在胳膊上粘贴一个华丰的标记,那么多的管理人员在场对一个个的工人说着:你们辛苦了,欢迎你们回国!倪永曹、陆培雷等好多同事见到迎接他们的公司同事时,是满含热泪的,我也忍不住热泪盈眶,我们热情地拥抱了一下,我大概和10几个人拥抱了,以此表达高兴的心情。一向坚强的公司董事长,在见到同之间相拥相抱的迎接场面时,居然也热泪盈眶。是的,没有经历过那么长时间等待、煎熬、在异国他乡共同战斗过的人,难以理解我们的感情。


大约14:00的时候,倪总第一个走出机场,他的妻子流着泪,热情地去拥抱他,之后出来的是陆培雷,我给了他拥抱,再之后,很多其他部门的兄弟也走出了机场,我们握手,相拥。每一个人的嗓子都是沙哑的。


好了,现在你们很想知道他们在利比亚的战斗的故事:


2月18日,歹徒开始攻击我们的驻地。我们公司在那里建造的是一个五边形的巨大的住宅项目,五边形内分成了5个工区驻地,每个工区驻地由2个项目部共住,平时生活,工作,日常办公,都是各自独立的,每个项目部大约承担的是10万平米的施工任务。


歹徒首先是从攻击4工区开始的,4工区第二项目部,就在大门边上,他们人数是相当少的,大约只有50来个人,又因为他们的宿舍区结构比较不安全,宿舍离开项目大门只有几米之距,暴徒用抢来的我们公司的大卡车撞开了大门,大卡车当即报废。工人开始赤手空拳地和歹徒搏斗,但是歹徒拿出了汽油瓶,往宿舍扔了进去,难以想象,他们是怎么挨过第一波攻击的。我今天见到他们的时候,很多的他们项目部的工人,头上缝了针,眉梢,额头,我走过去慰问他们,其中几个工人流泪了。我看的很心酸,虽然我没有在利比亚目睹他们的战斗,但是我知道那天他们面临的黑暗。


连接各个项目部的是一条水泥环路,大约有3.7公里长,第一,第二,第四,第五项目部都是住在环路上的,第三项目部,是唯一住在离开环路之外的项目部,这给我们躲避暴徒留下了很多的便利,我们的生产经理带领工人把指路牌推倒了,因为暴徒看到指路牌就能找到我们项目部。当然,推倒指路牌仅仅是避免了一些冲突,但是大多数时候,我们需要的是硬碰硬的打战,是的,是打战。


我们看到了第四项目部的悲惨:我们的大门是普通的铁栅栏大门,虽然我们已经把门焊死,但是,如果用卡车撞击的话,还是经受不起的,所以,陆培雷安排人员在离开大门数米的地方挖开了壕沟,1米深,数十米长,这样,开着卡车撞我们大门是不可能了。这个防范的确使我们受益不浅。


其次,我们和工人说好了,大家遇到暴徒冲击,不要害怕,我们自己制作了大量的防身武器,钢管,钢筋,我们制作成了长度1米的牢固的棍子,用以打掉歹徒的砍刀,我们在屋顶上准备了几万个扣件,每个扣件有大约800克重,这是打击远处的歹徒的最好的武器,我们还运来了砖块,石头,都囤积起来了,准备保卫我们的项目部。我们总共有72个男人,2个女人。


另外,我们准备了大量的粮食,耐储存的蔬菜,土豆,洋葱,辣椒什么的,还有,我们的工人都准备了比较充足的干粮,饮用水,在动乱之前,我和陆培雷就商量了,注意事情失控,我们的准备工作,的确比较细致一些,包括现金怎么藏,粮食需要多少,怎么组织工人,这在我们后面的数天坚守中,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我们还联络了同在第三工区工作的三A项目部,我们是背靠背生活的,我们希望在我们遭受攻击的时候,我们的邻居能帮助我们,之前我说的四B项目部遭受惨重,就是因为他们背后的四A项目部和他们不是背靠背的,他们距离大约有100米,在四B项目部被攻击的时候,他们没有及时去驰援,这在之后的数天战斗中,没有再出现,各项目部互相之间的帮助很多。


暴徒来了,5辆卡车,冲到我们项目部门口,但是他们无法冲击我们,因为我们已经有了战壕,而且,我们和所有人说好了,包括投奔我们项目部的那些朋友,我们欢迎每一个来投奔我们的人,但是陆培雷陈茂平和他们交代了,一旦打起来,必须铿锵一气,大家团结。大家在电视里看到的,撤退回国的年纪最小的中国公民——那个才出生十几天的孩子,他们的爸爸就是我们的朋友,他带了老婆孩子住到我们项目部,我还和我的同事在暴乱之前再三地说,一定要保护好他们。那孩子的爸爸周凯,也很英勇地和我们一起战斗。


我们在屋顶向暴徒扔扣件,他们不敢下车,下来就是挨砸,每天要来好几批歹徒,我们日夜守护,而且我们是离开公司驻地最近的项目部,一直有人在遭遇抢劫的时候往我们项目部逃跑,寻求庇护。


当时公司已经撤退到第一项目部那里去了,公司在撤退的时候就遇到了抢劫,当时总工刘英正准备抱起笔记本撤退,就在这儿时候,暴徒冲击他的办公室,刀就架在他的脖子上,边上的同事谁也不敢动,笔记本里都是重要的数据,但是,那时候有什么办法,只好给歹徒。但是歹徒还要他的车,逼他交出车钥匙,刘工犹豫了一下,就在这个时候,一刀砍到了他的腿上,车子,也只好交出去。


公司采购部的翻译马希刚,在离开之后想去公司办下事,但是车才开到公司楼下,还没有停稳,歹徒的刀就架到脖子了,车被抢了,后腰还被砸了,他们马上向我们项目部逃来,惊恐不已。


歹徒的车日夜不息,向我们公司涌来,大多数是当地的流氓,罪犯,我们晚上安排了十几个人在楼上放哨,我们看到他们攻击最多的就是离开大门最近的第四项目部,第四项目部从下午5点开始抵抗的,战斗一直进行到凌晨2点,工人们疲惫不堪。公司的搅拌站和水电项目部人数是最少的,但是战斗力极强,每次都冲出去救助其他项目部。可惜,他们自己的驻地是最早被当地的暴徒击溃的,人数太少,只有30人左右,而且是独立居住的,周边没有任何其他项目部的驻地。之后水电项目部提出搬来我们项目部一起抵抗,但是,当时公司希望我们一起去帮助第二项目部,他们位置不好,场地狭小,坚守困难。


到这个时候,我们项目部受到的损失还是最小的。按照公司的安排,我们开始撤往第二项目部,这个时候,我们遇到了最大的危险,其他项目部这个时候,所有的车都已经被抢,我们的三辆车还都在。我们的人员是步行去第二项目部的,但是我们的粮食,衣服,等等都是在车上运的,人走的快,车在远远的后面,人已经到了第二项目部的驻地,车却被4辆当地暴徒的卡车追上了,开车的是施健培,他嗓子都颤抖了,当时我们联系靠的是对讲机,他在对讲机里告急的时候,已经到达第二项目部的我们的人,以及第二项目部的人,水电的人,都拿起武器去解救我们的车辆,还好,当时施健培离开第二项目部的驻地已经不远了,200多人的战斗队伍,还是很有震慑力的,暴徒退后,我们的车被解救了,但是其中一个年长的暴徒还是在招呼那些离开的人来攻击我们,我们开始了战斗,追上去,开打。利比亚人其实真的不是中国人的对手,我们都是30-45岁的壮劳力,而且经过解放战争,抗日战争,文革武斗,都是极富战斗经验的,大多数时候,我们是打得过利比亚暴徒的。


到后来,中国人开始主动在大门外伏击利比亚暴徒,我们在利比亚暴徒的必经之路上,留下了几块的木板,板上打了很多的铁钉,车子过去就扎了车胎,暴徒下车,就是被中国人一顿恶揍。


还有搞笑的事情,前面说的被打的最惨的第四项目部B,他们在向隔壁的A项目部撤退的时候,居然有4个人还想整理一下个人财物,结果落单了,正在这个时候,歹徒来了,他们被打了一顿,还被迫交出4台笔记本,身上的现金。正在这个时候,发现有人落单了,他们项目部联合了其他项目部的人来解救了,暴打歹徒,砸了他们的车(这是我们中国人干的最多的事情,每次都砸暴徒的车),把他们从其他地方抢来的食物夺了过来,抢回了我们工人的笔记本电脑。


由于我们公司从一开始就和暴徒抵抗,暴徒对我们恨之入骨,在21日,当地的枪械库被抢了,得到这个消息,公司领导层感到大事不好了,冷武器,我们能和他们打,但是一旦歹徒拿了枪过来,我们会出现重大伤亡,事实果然如此,我们又有项目部被攻击了,其他项目部还是老规矩,去救人,但是一到那里,歹徒拿起AK47抢就是扫射。大家立即卧倒,撤退。


公司决定立即离开我们的驻地,因为大批的拥有武器的歹徒已经开始黑压压地开始冲进来攻击我们了。


我们项目部副经理的笔记本也没有来得及拿,就开始带领大家逃跑了,我们没有任何目标,就知道我们需要离开驻地,向沙漠深处逃跑,沙漠里长途跋涉是很消耗体力的,我们的车已经被阿拉伯人抢了,我们放弃了粮食,大家开始丢弃之前整理好的行囊,开始只求活命了,难能可贵的是,960个人,互相照应,团结一致,始终没有人掉队,即使有工人胃出血,大家还是冒险派人送往医院治疗,之后委托信得过的当地员工照料。


我的同事们奔波了一夜,在一个农庄停了下来,在我们身后,始终有阿拉比人追随,我们开始以为是暴徒,之后才知道,那是保护我们的阿拉伯人,这个时候,人类伟大的人性力量开始温暖我们了。


我们在农庄停下来的时候,没有食物,没有被子,沙漠地区夜晚的温度很低,当地人到处去找,他们要保证我们至少一人一条毯子,利比亚是个穷富二极的国家,普通人家庭条件大多数是不好的,但是,我们居然真的得到了毯子,五花八门的毯子,帮助我们熬过了很多个寒冷的夜晚。


第二天,当地的宗教长老派人来接我们去当地的学校入住,并且保证我们的安全。我们也没有办法,不去,在沙漠里是死路一条。去,未来是怎么样,我们都不敢确定。 还是去了学校。


我们大概有十几个阿语翻译在一起的,他们能听懂当地的语言。教长,长老,天天在喇叭里喊话,要求市民们拿出食物、水,帮助落难的中国人,要求大家送到学校。而那个时候,当地物价已经暴涨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1200元人民币的代价,只可以得到少许的土豆和饮用水,只有几十公斤的东西,战乱的时候,粮食是多么的珍贵!但是,我们在那里等待中国政府的包机的时候,每天,都有当地人送来食物。哪怕是一包面包,一小包大米,一瓶水,所以,我希望大家不要误解利比亚人,暴徒是少数的,善良的人是大多数的。


正是因为他们的救援,我们才坚持到了邮轮到来的时候。


暴徒还在街上晃荡,他们知道中国人身上是应该还有一些财物的,所以,那时候,我们还是处境危险。当地的人民自发地出来保护我们,24小时,有男人带了抢和大炮,火箭弹,在我们周围守护,教长在喇叭里告诉大家,用我们的身体也要为中国人挡住子弹。


我们的在利比亚公司的倪总讲起这话的时候,是满含热泪的。是的,一群莫不相识的外国人,要用血肉之躯保护异族的我们,我们真的应该谢谢他们!


我希望,我们还会再去利比亚,帮助他们盖完没有盖完的房子。谢谢他们的救助之恩。


我也要感谢倪总,在那么困难的情况下,公司委任他担任现场总指挥,安排960人撤退,回国,嗓子哑了,但是任务完成了,显示了真正的能力,在那里的每个人,在国内为我们撤退的同事都是很不容易的。是的,是那么的不容易,还有十二项目经理,细致地安排工人的撤退,但是自己的笔记本,数码,都没有一分钟时间去拿了。


回来就好!平安就好!


昨天与艾季达比亚的员工通了电话,当地居民已经断粮,唯有水还没断。可能他们把自己的粮食全给我们960人吃了,由于暴乱、交通不畅,自己却陷入饥饿.........


无私、善良的艾季达比亚人,愿真主保佑你们!


你们的善举,华丰人绝对永记在心!!!!!!!!!!!!!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