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井底的蛤蟆[参赛]

骄傲的大葱 收藏 23 10843
导读:井底的蛤蟆 -------飘摇的七零尾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尘土**的道路和深深的自来水管道从视线里消失了。曾经最爱的纸烟盒和留着鼻涕的玩伴连同姥姥喊回来吃饭的声音一起在记忆的深处像溶入水盆中的墨滴,依稀的只剩下薄薄的模糊的蓝色。不记得那时候的星空和现在的有什么区别,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深邃和宽广?向往广阔的蓝天和大地是每个孩子童年的目标,那只井底的青蛙只是无知和懦弱被嘲笑的对象,虽然在读到这篇课文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无知和懦弱。但是我已经知道在别的孩子吃麻花的时候把眼睛看向别的地方,更知道妈妈

井底的蛤蟆

-------大葱身后那条飘摇的七零尾巴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些尘土喧嚣的道路和深深的自来水管道从视线里消失了。曾经最爱的纸烟盒和留着鼻涕的玩伴连同姥姥喊回来吃饭的声音一起在记忆的深处像溶入水盆中的墨滴,依稀的只剩下薄薄的模糊的蓝色。不记得那时候的星空和现在的有什么区别,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深邃和宽广?向往广阔的蓝天和大地是每个孩子童年的目标,那只井底的青蛙只是无知和懦弱被嘲笑的对象,虽然在读到这篇课文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无知和懦弱。但是我已经知道在别的孩子吃麻花的时候把眼睛看向别的地方,更知道妈妈在过年的时候给我和妹妹做的“牛肉炒猪肉”是百分百的胡萝卜和白萝卜。我不明白父母为什么要怎么辛苦的从那个小乡村来到这个所谓的城市,这里没有鲜花,没有绿树,甚至连棵小草都没有。难道只是为了那灰蒙蒙的天空?

姥姥告诉我男孩子一定要坚强,即使害怕也不可以大叫着逃跑。

在初到城里的那段日子,姥姥家和胡同口那个有着宽大操场的中学校园给了我最大的满足和快乐。狰狞恐怖的毛毛虫却是破坏这快乐最多的魔鬼,它带给我们的恐怖仅次于看门人的那条大狗。那条大狗带给我的恐惧使得我直到今天仍不能在大大小小的狗们面前放弃逃跑的念头,虽然我从没让它们咬过。但我还是勇敢的,即使我不能像别的男孩那样用毛毛虫吓唬同龄的小女孩,但我可以直视它们恐怖蠕动的身体。虽然我始终认为它们的身体是“恐怖”而不是“恶心”,虽然最后它们会变成蝴蝶仍是不能让人接受的。这让我成为女孩子们信得过的好伙伴和大人眼中的好孩子,因为我不会无聊的用那“恐怖”的虫子吓唬胆小的女生。虽然在时光的推动下,成长的过程中会偶尔有所谓的“胆小女生”用那狰狞的虫子把我吓的脸色煞白。但我仍体会到勇敢的重要,这使得我相信有一天会站在高高的井沿上看一眼传说中的广阔蓝天。

冲动是魔鬼!冲动未必会把魔鬼引来,但可以引来皮带。

在那个年代我的童年无疑是幸福的,传统给我的好处是,做为一个男孩子我可以在有客人和家庭聚会的时候堂而皇之的坐在只有男人才能座的圆桌上,享受美味的鸡腿和香肠,这种待遇连姥姥都只能在她生日的时候才能享受到。大人的恩宠和娇纵让我错误的估计了我的实力,如果任性也算是实力的话。为了见一见传说中的“大城市”,见识一下井外面的“大江”和江上的渔船,我望着独自前去的父母哭嚎着用一块比我头大不了多少的石头砸烂了,那个年代东北县城身份象征的双层玻璃窗。最终我长了见识,不过不是“井”外面的世界,而是传说中的家法。姥爷用他那从抗美援朝战场带回来的生牛皮腰带让我明白了自己屁股的脆弱,趴在床上我才明白冲动的代价。

一个爱我的人走了,我还没有长大。

姥爷走了,带着那根曾经让我屁股血肉模糊的皮带走了。走的很突然,走的让所有人都没有准备。就像这个一脸严肃的老人突然跟他的儿孙们开了一个玩笑。在一片哭声中我呆呆的望着堂上的照片,不是说好这个周末带我去城外的那座废弃的铁桥玩吗?怎么可以不讲信用呢?为什么要把那双新买的皮鞋和自行车留给我?我的脚还那么小,我还不会骑车,我自己还不记得去那的路,我该怎么回来呢?夜里的鼾声没了,老座钟的声音像黑暗中魔鬼的脚步声,我缩在姥姥的怀里。黑暗真的很可怕,天亮了,脖子上挂着那双大大的皮鞋,靠在与我一般高的自行车上,抬头看看天,井里的天是灰的还飘着细细的雪花。

做云?还是风?

高中的生活是浪漫的,虽然我的成绩很糟糕,缺不影响那段时光成为我回忆中最多的场景。小学只记得表扬,初中只留下赞赏,高中却充满了青涩的味道。十六岁以前我最大的兴趣是用最简单的办法解决数学上的难题,不管这道题有没有人关注,只要算出来,就会兴奋一整天。十六岁以后,我开始沉迷在感性的世界里,小说、诗歌、散文让我心潮澎湃,历史和政治让我热血沸腾。我毫不怀疑幼稚的我比身边的那些成年人更能理解生活的细腻,更能看出生产力发展的阻力。是做随风飘荡的云,用笔自由的宣泄自己的喜、怒、哀、乐?还是做吹云的风,用自己的“魄力和真知灼见”去推动整个社会的进步?成为时常困扰我的难题。当实在无法选择的时候,我会趴在桌子上望着前排那个梳着短发,脸上有几粒雀斑的文静女生背影,幻想着所有少年都会幻想的事情。当我的作文本在全校争抢传阅的时候,当我写的政治小论文获得市级证书的时候,我更加陶醉在自我的膨胀中。理科是什么?是那些偏执狂和感情木讷的人聊以寂寞和逃避生活的工具而已。枯燥乏味即便架上厚厚的眼镜片也看不到点、线、面以外的多彩世界!我用绚丽的丝绸蒙上了自己的眼睛,用脆弱的额头见证了现实的残酷。自由的风和潇洒的云只是井口上那方巴掌大的天呈现给蛤蟆的风景而已。

除了把头插进沙子,鸵鸟还有别的选择吗?

我要逃!逃的远远的!只要能掩盖我的懦弱,我不介意做个懦弱的人。当骄傲消失殆尽,我才发现原来自己什么都不是。一个从小到大头上笼罩着光环的“好学生”猛然发现及格竟是一道无法逾越的高墙时,我慌了,真的慌了。要做个诚实的人,是那个突然抛下我的老人用皮带给我的一次“挨打的教训”。是他让我明白人可以做错事但不可以撒谎,但这次我撒谎了,我真的撒谎了。我用当初的信誓旦旦和豪言壮语编造了一个长达三年的谎言!我无法面对谎言戳穿的那天!我无法给那些殷切的目光上交一份让他们辛酸的高考成绩单,甚至于连面对高考的勇气都没有。我不是鸵鸟,沙子掩盖得了我的头,缺不能掩盖我的害怕。逃!逃的越远越好!逃避现实也许是我唯一的选择。在十八岁那年的冬天,我奋力的一跳,孤零零的悬挂在井壁的半空。

蛤蟆不是鸟,天鹅也不是蚊子。

绿色的军营只是井壁上的一抹青苔,不能永远掩盖懦弱的青蛙。坐在回家的列车上,没有激动也没有惶恐,三年的时间让我品尝了更多冲动的代价。重要的是已经满身伤痕的我已经成功的让所有人淡忘了一个懵懵少年曾经的胆怯和懦弱。记得离开的时候小姨曾经问我逃避现实能解决什么问题?我曾庆幸只有她一人看到了真相。现在我才明白原来只有她说出了真相。二十一岁的冬天,当我筋疲力尽的时候重新跌落回井底,天空仍飘着碎碎的雪。蛤蟆长不出翅膀,天鹅仍在天空飞翔。

没有开始,只有结束,算不算是失恋呢?

青涩褪尽,果子成熟,可恶!竟没人采摘!二十五岁才发现,爱情原来不仅仅只是一场风花雪月那么简单。不知不觉中突然发现曾经不屑一顾的“相亲”竟成了工作之余的重要内容。有心抵制,母亲一句“有本事像以前那样糊弄小女生偷你作文看呐”顿时退下阵来。几年的时间已经让那些曾经充满浪漫梦想的女生清醒的认识到,当过天蓬元帅的猪八戒比只当过山大王的孙猴子更能带给自己幸福和坚实的物资保证,何况是我连孙猴子都不是呢。和两个面临同样难题的同事一起躲在酒馆里借酒浇愁,婚姻问题竟然像当年的高考一样成为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只是这次我以无路可逃。几位已经携美在手的老友为宽慰我的郁闷,不时为我摆上一桌“失恋酒”谓之为“爱情白痴”患者疗伤。曾经有人告诫千万不能为了结婚而结婚,深以为是。现在才发现原来为了结婚而结婚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喝了两年的“失恋酒”猛然问出血最多的老兄,没有开始就结束算失恋吗?他那位嘴要比心厉害得多的家庭领导坦然的说,对于别人或许不算,对于你就百分之百算,因为你见面就是为了跟人家登记。哎,不知道当年那个脸上长着雀斑的短发女孩成了谁的新娘。

井的外面到底有什么?哦,原来还是井。

少年的青涩成为美好又苦涩的回忆,青年的荒唐也变为酒后的笑话。我也最终有了我的妻,一个并不漂亮却很爱我的女子,她为我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公主。借助她的翅膀我也离开了那个小城,离开了为我一次次摆下“失恋酒”的老友们。我们都已不再年轻,不在被天真和幻想所包围。不在为了云感动,也不在为风狂热。三十岁,还有什么是我所应该向往的呢?薪水很让自己和家人满意,工作也很是对得起自己的那点能力,我离开了曾经的那口井,如愿到了井外的世界。我经历了和爸妈初到小城时一样的奋斗过程,一样的艰难积累,一样的从陌生、胆怯到认知和熟悉,我比父母幸运的得到了更多的帮助,很快便立足在这个新的城市。父母以我为骄傲,我不在是曾经那个让他们焦虑、辛酸以至一夜白发却难以责问的儿子。可是为什么还是感觉不到井外的清新空气呢?为什么我还是不能感觉到满足呢?妻子、孩子、房子、票子、位子不能说全都让人羡慕,却已经超出了我的希望太多,可我为什么还是总感觉到压抑呢?抬头看看城市的天空,为什么依然还是巴掌那么大的一块呢?难不成井外的世界还是井?哦,青蛙嘴里的水和原来井里的一样,三十岁我感觉到了自己似乎将要衰老。

悲伤不需要流眼泪。

姥姥也走了,就在我刚刚拥有自己的房子后。她一直惦记着到我的新房看看,到她所最疼爱的外孙家里住上一晚,但她终没能了却这一夙愿。在姥爷刚刚离开的那段日子,她拒绝了到任何一位儿女家。只想我与她同住。直到我上初中,她的身体也不再向以前那样硬朗,才去了二儿子家。不过我正值壮年的二舅突然离世,彻底击垮了这个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老人,她的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巨大的创伤。站在我母亲家的窗台边,眼睛总是呆呆的望着外面车流,这世界同样让她充满困惑。现在的她只愿意记得年轻时的人和事,唯一的例外就是我。每当回家我都与姥姥同睡在一张床上,这时她的目光充满着慈祥,亦如从前一样为我盖被子,扇扇子,然后整夜凝视着我睡着的样子。在她将走的日子里,每次见到我和我的孩子都泪流满面,我知道她不舍,不舍她最疼爱的外孙。她为她的外孙付出了那么多的慈爱和辛劳,而她的外孙却什么都没能回报给她。她走了,她等到所有的儿女都来到了她的身边才咽下最后一口气。为了看一眼远道回来的大儿子她坚持了一夜。这一夜,我一直为她梳理那头银色的头发,她的头发像锦缎上用来刺绣的银线,轻轻的,软软的。就像她给予我的慈爱,充满温暖,充满安详。她走了,看见了迟来的儿子,如获释重得走了。我知道她是害怕儿子没赶上自己最后一口气而被外人耻笑。轻轻亲了亲她的面颊,仍然温暖,她太累了。

没人注视,背影还是背影吗?

姥姥走后的夜里我终于还是哭了,梦里她依然为我盖被子,为我扇扇子,依然用慈祥的目光注视着我。醒来身上盖着女儿的夹被,我以为是妻子盖得,却原来是女儿被我梦里的呜咽惊醒以为我是被冻的,就把她的被子盖到我身上,自己钻到妈妈的被窝里。难得她还那么小。不经意间我想到了朱自清的那篇《背影》,“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背影。唉!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为什么要到三十岁以后我才真正读懂了这句话?为什么这么普通的语言却表达出这么细腻的感情?为什么我却无法描述那一个又一个离我远去,却又让我在梦里流泪的背影呢?我的背影又会被谁注视呢?我梦想着跳出生活的井,去看看井外面的世界,却发现外面的世界不过是另一个井。我始终梦想着井外面清澈的蓝天,并刻意忽略自己在这天下的渺小和污秽,却丢失了身旁水中的那道美丽的背影。如果我真的跳出了井口,飞上了蓝天,我身后还会有人注视吗?我的女儿,我的家人还会看见我的背影吗?如果没有人注视背影还会是背影吗?不!不是!那只是一个杞人的想法。我的天空不在上面,而在身边!家人,朋友、同事、喜欢或不喜欢我的人,才是我的天空,我的背影应该和所有身边的人一样倒映在井里的碧水中,被注视着直到永远。

色即是空,原来就是这么简单。

我执着于井外面得世界,却不知道井外面依然是井,我无视井里的世界,缺不知道井里的风景比井外的风景更加真实,虽然井上面的天看上去很美。我曾为没有翅膀而懊恼,却没想到只要放飞心情一样可以翱翔。不要耻笑井里蛤蟆见识肤浅,它对井的认识要比我们深刻的多,在它的世界里它拥有整个天空。我们呢?我们常常为追求天空,而失去了天空,迷失在永远跳不出来的井里。

本文内容于 2011/3/9 9:33:26 被骄傲的大葱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