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针战神 正文 第十一章:比武招警

白龙123 收藏 7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size][/URL] 上文书说到逸飞为民除害,灭了黑恶势力铁拐李一伙的威风,在华城扬名立腕。铁拐李一伙慑于逸飞的神勇,也暂时消停了许多,再不敢到华城体校来闹事。虎四带伤回家后,把个虎三好一顿数落,说在武术圈里丢了面子是小事儿,得罪体校的人也没什么,就是让他背上与黑恶势力同流合污的名声太坏了,他在家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


上文书说到逸飞为民除害,灭了黑恶势力铁拐李一伙的威风,在华城扬名立腕。铁拐李一伙慑于逸飞的神勇,也暂时消停了许多,再不敢到华城体校来闹事。虎四带伤回家后,把个虎三好一顿数落,说在武术圈里丢了面子是小事儿,得罪体校的人也没什么,就是让他背上与黑恶势力同流合污的名声太坏了,他在家里养伤,连憋气带窝火,害出一场大病。虎三心疼弟弟,跟虎四小心赔不是,起誓发愿说再不和铁拐李一伙来往。


这哥俩先放下不提,单说逸飞得胜回校,急忙把张薇带回校卫生室检查,校医一看伤得不轻,简单处理了一下就用校车将张薇送到华城县医院,拍了片子,诊断结果为锁骨一处骨折。逸飞心下愧疚,自责自己没照顾好张薇,所以在医院照料张薇养伤时格外尽心。张薇倒觉得能和逸飞朝夕相伴是求之不得的美事儿,心情蛮好,伤好得也格外快。二人整日打情骂俏,如胶似漆,感情也是与日俱增。闲着无事,逸飞就买来报纸刊物专挑有意思的新闻和故事念给张薇听。张薇已经能下床了,可还是赖着不起来,乐得享受逸飞对她的疼爱。二人有时也谈及毕业后做什么工作,那天正唠这个话题,张薇说了半天,逸飞没搭腔。张薇脸刷地拉下来说:“吴逸飞,不爱理我了是不是,伺候我烦了是不是?!”“别------别吵,快看这条消息!”逸飞正全神贯注地看着报纸,没理会张薇说什么,突然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发出惊呼。张薇一骨碌坐起来,一把抢过报纸说“有什么呀,能比我还重要”。逸飞指着报纸中缝说,你快看这里。张薇细看,赫然一行标题写着“华城县公安局将通过大比武招收一批有专业特长的人民警察”。这对再有三个月就毕业了的他们俩来说,恰如喜从天降,天上掉下来一个大馅饼,把个逸飞和张薇兴奋得紧紧拥抱在一起,因为二人正为毕业后做什么工作犯愁呢。而且张薇也听逸飞念叨过,当警察好,穿上一身警装多威武,匡扶正义,惩恶扬善,能做个顶天立地的大英雄。张薇想警察这一职业正适合逸飞。我吗?逸飞干什么,我就干什么,逸飞当警察,我也要当警察。


二人正兴致勃勃地唠着呢,交缠在脖颈上的手臂忘了分开,不曾想周传武教练急三火四地闯进病房来,把个逸飞和张薇闹了个大红脸。逸飞急忙撒了手,张薇顺势躺下。周传武讪讪地自嘲说“瞧我带的两个好徒弟,还真是般配的一对-------,说正事呵,你们还不知道吧,华城县公安局这回破天荒了,要比武招警呢”。“我们也是刚知道,正为这事高兴呢。”


“这回该咱们体校露脸了,一定能招去不少学生”周传武乐得脸上像开了花------


日月穿梭,转眼快到了比武招警的日子。此时张薇早已痊愈出院,她和逸飞等体校同学积极备战,起早贪晚练功,一个个生龙活虎,跃跃欲试。此间,曾有几位腰缠万贯的私营企业老板慕名来到华城体校,指名要高薪聘请吴逸飞,让逸飞担当私人保镖。逸飞严记父亲“绝不给人当保镖和打手”的教导,不为高薪所惑,一一予以拒绝。


再说华城县公安局经过体制改革后,班子重组,队伍一新,新上任的局长叫王新泰,是从部队转业到公安实打实干工作提拔起来的干部。其人在部队是特务连连长,一身功夫,有勇有谋。也该着他出人头地,经历八三年开始的连续几次全国规模的“严打”专项斗争,他多次荣立战功,亲自和参与打掉了一批黑恶势力团伙,破获了一批大要案,在华城百姓中赢得口碑,在公安队伍里深孚众望。他也由原来的一名刑警队副队长一直升到局长这个重要岗位。他上任伊始,就张罗组建一支能打硬仗、能啃硬骨头、能叫得响拉得出的铁军——特警队。他的目标很明确,就是招揽一批有专业特长的人才,在大案攻坚、对敌斗争中派上用场。因为他清楚,他这个局长不能再赤膊上阵了,他得有一群像样的,最起码让他相中,有他那种身手的好兵。可眼前这支队伍让他大失所望,老弱病残的不用说,年轻人中也挑不出来几个像样的,在抓捕犯罪嫌疑人时,有的追人家追不过,有的打人家打不赢,消息传回来气得他这个局长直跺脚。为此,他一方面加强了现有民警的素质、体能、技能训练,另一方面开始“招兵买马”,报请县委县政府同意,以扩充特警队为由,在华城组织大规模的比武招警,凡有特殊技能、专业特长的适龄青年均可报名。报名者经过政审后,经过表演、对抗两项比赛,经评委会当场打分。初选100人,从高分至低分录取10人。没几天就能让一个普通青年穿上警服。好家伙,这一闹腾,把个华城的小青年都弄得心里痒痒的,会两下子的,像各体校、武术学校毕业的学生、复员的战士,就连工厂的工人和一些待业青年,也都去公安局报名了。


比武招警地点在县体育馆观礼台前,表演赛不定项目,你会什么就表演什么,会刀的使刀,会剑的用剑,会棍的耍棍,会拳脚的使拳脚。反正由评委给你统一打分。王新泰局长领着其他九个评委,每人最高可打5分。那九个评委由县武术协会请来的顾问和武警部队的一流教官组成。这里闲话少叙,海选的100人中,耍刀弄剑的,打南拳踢北腿的,使飞刀舞钢鞭的,各个上台,尽显才技。逸飞心里十分清楚,表演赛的分数同样决定能否被录用,因而使出了浑身解数,他上台的方式就与众不同,一个前空翻跃上台来,先是打了一套习练的南拳中最熟的虎鹤双形拳,刚柔相济,攻守兼备,拳带风声,掌带呼啸,一套拳40式打下来,干净利落,赢得了满堂彩。为了让逸飞分数更高,在规定的5分钟个人表演时间内,逸飞的教练还让他亮出飞针绝技。拳刚打完,站在台下不错眼珠观看的周传武教练立刻一摆手,两名事先安排好的体校学生各手持一块厚木板,身手矫健地跃上台来。因为事先没说明,评委们这时正给逸飞打分,突然上来两个小伙子,把他们弄糊涂了,以为还有一场三人对打。评委中那些武警部队的教官指点着猜测说,大概是硬功表演,脚踢木板吧。就见那二人走到台前,先把空靶子让大家验看一下,评委和观众这才看清,两块木板中心各有一个鸡蛋大小的红心。然后二人走到擂台里面,肩对背站成“丁”字状,一个双手持木板正对着观众,一个双手持木板躲在另一人身后,侧对观众。与此同时,逸飞一个后空翻跃下擂台,倒退到观众席前距木靶十步开外。他麻利地脱去护具、上衣,露出了健美的胴体、发达的肌肉。逸飞往那一站,神威凛然,罡气升腾,好似一尊天神。观众的目光全聚到逸飞身上,一些小女孩甚至发出了惊呼。就见逸飞收摄心神,猛然从腰间的牛皮囊里取出八根银针,左右开弓,评委和观众还没看清咋回事,一束针似流星直射正面靶心,一束针似飞燕走了一个弧圈,射向侧面靶心。待两小伙子把各四根银针扎满红色靶心的木板拿到评委和观众席前,大家爆以热烈的掌声。评委和观众都想看个究竟,围拢过来,有的上前用手摸了摸银针,啧啧称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王新泰局长始终端坐在评委正中,此时也坐不住了,跑到近前看看靶子,又看看逸飞,露出满意的笑容。围观的人议论纷纷:用这么小的针,从正面这么远射中靶心都不容易,更何况还要同时发针从侧面绕过一个人再射中靶心,这小伙子真不简单!热闹的场面持续了好一阵子,一度影响了下面的比赛,裁判出来制止,才恢复了秩序。10个评委的分数一打出来,全是满分5分,观众又是一通欢呼。


原来,逸飞为备战这次比武招警,和杨远天教授一起研究,专门创出了这一手“太极梅花针”。接下来表演的几个人中,张薇打了一套虎拳得了高分,林罡(虎四)打了一套鹤拳得了满分。表演赛过后,经评委综合评定,吴逸飞、张薇、林罡(虎四)等30人在100名选手中脱颖而出,均成功进级。


最热闹、最抓人眼球的要属对抗赛,由进级的30人打循环赛,每个人都会与其他29人对抗一次,不会因你有一次失误而影响总成绩。王新泰局长定的“新规矩”,要跟古时打擂台一样:不分级别,不分男女,两名参赛队员在一块长4米、宽4米,红地毯铺就的方型台上对打,在不能将对方造成重伤的前提下,一方把另一方打倒两次或打下擂台一次即获胜。成绩由高至低的前10名将直接录用为正式的人民警察,立马分配到新组建的华城公安特警队中。这是打灯笼也找不着的好事、千载难逢的机会,30个进级的队员心里铆足了劲儿,对抗赛中打红了眼,要不是场上裁判一再宣布比赛规则,队员还戴着简单的防护面具,那非打出几个重伤的不可。就这,还有挂彩的呢,嘴打破的,牙打活动的,眉角打开的,可都跟没事儿人一样,粘点儿药布,接着上场打!


王新泰局长在台下看得兴奋起来,用手指指点点地跟其他评委说:“就得这么打,打出点儿气氛来,打出点儿威风来,平时练好功,战时不发蒙!平时不流汗,战时就流血!”


多事儿的看官会说,吴逸飞和张薇是一对情人,要这么说他们也得打,可他们俩怎么打?谁也不能舍得打谁呀。您说对了,也得打。轮到他们俩对打时,也不能手下留情。评委可都看着呢,要是作弊,两人都得被罚下。话说逸飞(红方)和张薇(蓝方)拉开了架式,对峙了半天,没动手。也难怪,二人真下不去手,平时那是假对练,今天是真对打了。裁判在一旁急了,喊道:“队员交手!”张薇明白逸飞的心思,知道他下不去手打她,故而抢先发掌,可逸飞心里正琢磨这场怎么打呢,还在发呆,没提防张薇一掌打到前胸上,一下被打个趔趄。亏得张薇用劲儿不大,他才没被打出界外。逸飞激灵一下反应过来,返身用南拳和张薇拆了数十招,但他不舍得用真劲,二人根本没法分出胜负。平时二人就在一块对练,又都是一个教练教的拳法,彼此非常熟悉对方套路,这一来,二人成了对打表演赛,逸飞硬桥硬马、稳扎稳打,张薇以柔克刚、机敏灵活,打了五六分钟没结果。台下一些知情的参赛队员和看热闹的人开始呕呕地起哄了。裁判和评委不知道逸飞和张薇的关系,还以为是男队员不敢放开手脚打。裁判厉声对逸飞说:“男队员放开打,3分钟内决出胜负,否则双方罚下!”


张薇与逸飞对打近身的时候,急忙小声对他说:“你要死呀,快把我打出界去!”


“不,我比你小分高,你把我打出界去!”逸飞回道。


可张薇心里想的是让逸飞成绩高一点儿,确保进入前10名,最好能夺魁。主意已定,在逸飞使出马步冲拳时,她故落破绽,让逸飞的拳打到她肩膀上。逸飞没想到她变了套路,想收拳已来不及,张薇借着拳劲儿向后倒去,身体猛地仆倒,摔到台下。


“红方胜!”裁判立刻举手示意。


逸飞心里清楚是张薇故意装败,脸一红,耷拉着脑袋走下台来,察看张薇伤没伤着。此时张薇来一个“鲤鱼打挺”,好端端地站起来,冲逸飞扮了个鬼脸,返身回到了候赛席。


这正是:


扬名好运喜突来,武艺高超入警该。携侣为民同了愿,黄菊翠柏共园栽。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