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芦苇—洪泽英雄传 下部 第二十八节 何必当初

张冬梅 收藏 1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size][/URL] 第二十八节 何必当初 岗楼不远处的土路上,母亲带着年幼的一夫和妹妹美惠子,到离家不远的小泉正太叔叔家,去看望生病的小泉太太和她的儿子小泉太郎。 秋日下,凉风习习,不时有枯黄的树叶在秋风的扫荡中无声地跌落下来,落在坚硬的路面上,发出一丝不宜觉察的声响。一夫和妹妹一路嬉笑着,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4.html


第二十八节 何必当初

岗楼不远处的土路上,母亲带着年幼的一夫和妹妹美惠子,到离家不远的小泉正太叔叔家,去看望生病的小泉太太和她的儿子小泉太郎。

秋日下,凉风习习,不时有枯黄的树叶在秋风的扫荡中无声地跌落下来,落在坚硬的路面上,发出一丝不宜觉察的声响。一夫和妹妹一路嬉笑着,几乎忘记了军营里的气氛,只有他们天真无邪的童趣。“阿尼(哥哥)、阿尼(哥哥)……”美惠子欢快的叫着,追逐着在前面欢跑着的哥哥和她们的爱犬,一夫则调皮地喊着:“衣莫朵(妹妹)、衣莫朵(妹妹),快追呀……

日军驻地会议室,日本驻军高级将佐等人正在开会,屋内灯光昏暗,烟雾缭绕。一个个像木雕的一般,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子上的收音机在焦急地等待着。

收音机里终于传出天皇的声音,天皇平静得几乎没有感情地宣布了一个惊人的消息——大日本帝国的军队向盟军无条件投降了!

日本国天皇亲口宣读投降诏书……

经历了短暂的像死亡一样的沉寂,这时只有门旁的大钟敲着钟点。“当、当……”作响,象是敲了丧钟!

“哇……”的一声,不知道是那个将佐发出哀号,只见那人拔出佩枪对着自己的脑袋扣响了扳机,脑袋重重地甩在桌面上,那鬼子的脑浆和鲜血迸了小岛一脸,也把桌子上的地图流了一片的血红色。小岛仿佛麻木了一般,呆呆地看着血迹在地图上洇开来。机关特务长小泉脱下军帽,给那个自杀的军官敬了个军礼。山根“嗖”地一声抽出战刀一阵乱舞,咿呀乱叫,仿佛神精错乱一般。

烟缸里面一根残烟飘着最后一丝白烟。

家属驻地,屋子里面,长得白胖白胖的小泉太郎可怜兮兮地看着生病的母亲。

柴火灶上,正炖着中药,乖巧的小泉太郎一会过去低头去吹火,生怕火灭了。小泉太太眼圈一红,眼泪直在眼睛里面打转。

园子里面,已经迸发出来小岛兄妹欢快的笑声。到底是孩子,小泉像是个快乐的小鸟,从门里飞了出来,三个小孩快乐地玩在了一起。军犬也感觉到了小主人们的情绪,在园子里撒欢地来回地跑。小岛太太搀扶着小泉太太,两个女人喜忧参半地看着孩子们玩耍,一边说着些互相安慰的话。

正在这时候,小泉阴沉着脸回来了,也不理会在门口敬礼的卫兵。突然闯进来的一个黑煞神,倒把孩子们吓得倒噎了笑声。

两个女人苦着脸,带着各自的孩子依依道别。

芦苇荡里面的一片滩地上,战士们分成几组在进行军事训练,虽然衣冠破旧,但是一个个精神焕发。不远处的帐篷里面不时有电报声传出来。

忽然,帐篷里面爆发出一阵欢呼。正在训练的战士们正在纳闷,只见老马从帐篷里出来,一个箭步跳上原木搭的台子,招呼道:“江副队长让大伙停下来,有好消息……”

江上龙连忙让正在操练的战友们围过来。

队长站在台子上,手里挥舞着一张电报纸,大声高呼:“同志们,我们胜利啦,抗战胜利啦,小鬼子投降啦……”

这时候,政委在后面跟着出来,解释说:“同志们,上级给我们发来了电报,小鬼子已经正式向我们投降啦,上级命令我们紧急出发,去洪泽县城等地去接受鬼子投降……”

干部战士一起热烈地欢呼起来。

林鸟成群高飞,一片蔚蓝的天空,白云悠悠。

日军驻地,军营里外,到处弥漫着绝望的气氛。

日军士兵象没头的苍蝇,到处乱撞。二黄们哭丧着脸,莫名其妙地跟着伤心。因为他们听不懂日语,也没有人主动跟他们说起。

一个军曹抱着机枪,朝天空胡乱扫射,又是歇斯底里地大哭大叫,接着和一些士兵抱在一起,唱起了:“吾皇盛世兮……”最后拉响了手雷。

还有一些士兵在一个兵曹的带领下,要冲出兵营,到芦苇荡里面,去和新四军游击队做最后的决斗。一个二黄头头接到小岛的命令,前来好言劝阻,被那个军曹挥刀砍翻在地,后面的二黄们一哄而散,有两个铁杆二黄感到末日来临,跑了几个来回犹豫片刻也随着几个鬼子而去。那几个鬼子兵脱离兵营而去,小岛闻听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

小泉已经脱了军装,换了一身和服,头裹武士巾,长跪在书案前,案上一支手枪,一把出鞘的指挥刀。病中的夫人和儿子惊恐地看着他。

告别了小泉家,走出不远。一夫和美惠子跟在母亲身后,突然远处传来机枪的扫射声和手雷的爆炸声。

母子三人吓得缩成一团,瑟瑟发抖。这时从小泉家传来小泉夫人和小太郎惊恐的惨叫,接着是几声枪响。

小岛夫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仰天一声叹,双眼泪长流。

接着,又出来小泉那如来自地狱般的狂笑声和最后一声低沉而痛苦的惨叫。

小岛夫人和两个孩子心惊胆战地行走在飘满落叶的土路上,凄凄惨惨。

小岛夫人在翻找着什么东西,两个孩子在一旁不解地看着妈妈。

只见妈妈找出一些衣服,把兄妹两拉过来,给他们穿上,原来是中国小孩的服装,妈妈又从衣柜里面掏出一把银圆和一捆钞票胡乱地塞在小小岛的衣兜里,为小小岛掖好衣服,关照一夫千万照看好妹妹,妈妈说:“小岛君,你是一个男子汉,记得要照顾好妹妹,以后在外面可千万不要说话,否则是很危险的!”

小岛一夫有点不解,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淮安的驻地,就听到小岛在正室里狠命地用军刀砍书桌的声音。

兄妹两个惊恐地低声哭泣,妈妈慈爱地把孩子揽在怀里。

小岛夫人正在和孩子们交代着什么,这时,小岛提着闪着寒光的军刀,进到了内室。小岛夫人惊恐地把孩子们拉到身后,她已经恐怖地知道小岛君要干什么了。

小岛一手提刀,一手要去拉藏在母亲身后的孩子们,小岛一夫和妹妹在母亲的佑护下惊恐地躲闪着,吓到夫人凄惨地惊叫着。

就在小岛把儿子拉出来,要举刀砍下来的时候,小岛夫人不顾一切地把小岛的手臂和锋利的军刀一起抱在怀里,血从小岛夫人的身上流出,她几乎忘记了疼痛,对两个孩子大声叫喊:“快跑,快跑……”

小岛一夫忽然在惊恐中醒过神来,拉着妹妹急忙逃出了屋子。

身后传来母亲最后的惨叫声:“带好衣莫朵(妹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