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0.html


4 谋刺何应钦:频遭破坏的暗杀计划(3)


接到命令后,崇尚武力的清水次郎首先提议说,不如让他暗藏枪支,乘在何公馆当差寻找近身机会,直接枪杀何应钦,事后能逃则逃,逃不出去就当场自杀。酒井恭辅略微寻思后,认为此举太过鲁莽:第一,何公馆里的人并不完全信任清水次郎,有些地方他不能随意进出,也就是说接近何应钦的可能性不大;第二,万一被捉住,日本人的身份迟早会暴露,那么关东军与整个日军陆军省、日本政府都会受到牵连,这种恶劣影响难以估量。

两人最后决定从何应钦的贴身人员中寻找突破口。酒井恭辅直接向土肥原贤二求援,要求协助调查何公馆内所有人员的私人情况。这个突破口很快找到了,他就是中校作战参谋、贴身副官屈从松。屈从松是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的毕业生,平时深得何应钦的信赖。但这人有个贪赌好色的致命缺点,而且还酷爱搜集古玩字画,本来家眷六人,再加上赌博已耗资不少,偏偏屈从松还隔三差五地买些字画或者出入烟花巷,这就弄得家庭财力越来越吃紧,经常入不敷出。

探明屈从松底细后,土肥原贤二深知两名杀手的用意,所以当酒井刚开口申请经费与武器时,他便相当爽快地下拨了20万元,同时派专人送来了定时毒气器。有了资金和武器,两人开始正式实施第二套暗杀计划。

1935年4月的某日晚上。清水次郎找到屈参谋,说自己认识的要饭朋友手里有一幅明朝董其昌的古画,但这幅画被个地头蛇给骗走了,想请屈参谋出面主持正义,帮忙把画要回来。屈从松一听:董其昌的画?那可是明代后期非常著名的画家、书法家呀,虽然他一生作品很多,流传下来的也不少,但因为冒充的赝品太多,真迹就显得极其难能可贵,按当时的行情,只要确认是出自董其昌之手的真品,那肯定价值不菲。再说了,自己是何应钦身边的参谋加副官,堂堂一个国军中校,对付个把地皮无赖轻而易举,到时那幅真迹还能跑得了手?所以他听后马上痛痛快快答应下来。

清水次郎成功地将屈从松骗出何公馆,直接带他来到酒井恭辅的住处。那副官正犹疑怎么就这一位时,酒井恭辅打开布包——里面整整齐齐码放着20两黄金!屈从松当时就愣了,不解其意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实不相瞒,我们是大日本帝国的军人。”酒井恭辅不紧不慢地说道。“唰!”来客立时就把枪掏了出来!清水次郎一步上前,正欲侧袭,酒井恭辅一摆手,接着说:“屈先生不要动怒,眼下的形势不用我说你也明白,你就是把我送到你们军部,贵国政府也奈何我不得,不过我只要把你的事抖搂一下,恐怕你就得吃不了兜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