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0.html


3 甲午海战:三份谍报葬送北洋水师(2)


根津一是与荒尾精齐名的间谍头子,1890年,他创立了上海日清贸易研究所这一间谍机构后出任代理所长,三年后研究所关闭,根津一溜回日本隐居了一年。1894年7月,甲午战争爆发前夕,他又潜入上海,四处刺探福建舰队军备情况,勘察附近海港与海岸地形,绘制成军用地图。就在潜伏者紧锣密鼓准备展开下一步行动时,清政府开始重点监视上海附近的日本人,根津一见势不妙,赶紧坐船潜回了日本。

与根津一相比,同时期的另一位间谍神尾光臣可谓收获颇丰。1882年他27岁时就曾潜入中国,化名郑永昌。他用了两个月时间从烟台遍游山东半岛、辽东半岛和朝鲜半岛西海岸,仔细勘察过各地炮台的驻防情况,每走过一百公里洋面距离便使用千斤砣试水深浅,详细收集作战所需的地理水文数据。此外,这家伙交游很广,不管是在清廷内部还是浪人之间,都有丰富而特殊的情报渠道。日本军部也正是看中了这两点,在战争爆发前特意指派他炮制、发回一些中国正在积极准备随时对日开战的假消息,日本国民的战争情绪被迅速升温,中日战争已到了一触即发之时。

1894年7月12日,日本内阁以“中国在平壤集结大军,欲与日本一战”为由,向中国发出第二份绝交书。16日,清政府被迫做出反应,军机处与总理衙门召开了联席会议商议对策。李鸿章在会上提出一套作战方案:陆军方面,使用招商局轮船,由宁夏镇总兵卫汝贵率领,从水路将驻在天津小站地区的6000盛军移驻平壤;由马玉昆指挥,将防卫旅顺的2000毅军移驻义州;由奉天调4000奉军进驻平壤,以压制汉城、仁川方面的日军。海军方面,则由提督丁汝昌率领北洋舰队全力出击,与陆军相互策应。

本以为这套方案至少能挡住日军的第一波猛攻,可无孔不入的日本间谍很快就将其截获。神尾光臣砸下重金收买了军机处一位官员,窃取全套方案后,用暗语将情报内容电告上海谍报负责人角田隆郎,角田隆郎立刻改为新闻通信体裁电告大阪《每日新闻》社的上野理一。通过上野理一,日本参谋本部获知了这一重要军情。随后,日本陆军的大岛旅团即奉命由汉城向南开进,专门迎击送上门来的清军。

日军获得这第一份关键谍报,就像是给狙击枪装上了瞄准镜,处处压制清廷陆军的地面行动,致使清军在平壤一带战线全无胜绩。无能的清政府转而将希望寄托在北洋舰队上,他们本以为这支称霸海上的威武之师能为清廷博回些颜面,却不料在地面战场上连战连捷的日军如守株待兔般,正等着北洋舰队撞树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