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0.html


3 甲午海战:三份谍报葬送北洋水师(1)


就像“九一八事变”,一百多年前发生在黄海北部海域那场惨烈海战同样被国人视为心中无法消除的耻辱印记。甲午战争给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带来永远的创痛,提起它,有人会痛批清政府的腐败无能,有人会追究丁汝昌到底是壮烈殉国还是被迫自杀,还有人会崇敬那些坚持战斗到最后一刻也不肯归降日本的中国水兵。然而,令更多人意想不到的是,将曾经称霸海上的北洋水师送上败亡之路的其实是三份谍报。甲午海战还未开始,日本谍报机构已经预言了战役的结局。


无孔不入 尽得先机


甲午海战的败亡绝非偶然,早在19世纪80年代,日本就处处觊觎我国海军力量。1874年日本侵略台湾时,两国海军实力尚相差无几,不过此后因为洋务运动搞得轰轰烈烈,北洋海军一度风头正劲。到了1885年,德国定购的4000吨级大型铁甲巡洋舰“定远号”与“镇远号”返航后, 北洋海军更是如虎添翼,声名显赫一时。

第二年,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琅威理率领“定远”、“镇远”、“济远”、“威远”、“超勇”、“扬威”六舰前往朝鲜东海岸海面进行操演。操演结束后,“超勇”、“扬威”两舰留在海参崴待命,“定远”、“镇远”、“济远”、“威远”四舰则在李鸿章的授意下驶往日本长崎。本来李鸿章是想以舰船大修的名义威慑一下日本人,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虽然此举令当时目睹铁甲巨舰的长崎市民眼中全是赞叹、惊讶与羡慕,可几天之后爆发的“长崎事件”却为中日海军埋下了极大隐患。

长崎事件后来虽经和平解决,可日本人的反华、仇华、排华情绪自此却被强烈煽动起来,尤其是日本海军,一面迅速扩军,一面放出狠话:“一定要打赢定远!”也就从这时开始,日本陆军参谋本部和海军军令部将对华谍报行动的重点放在了辽东半岛、渤海湾沿岸和上海一带,福岛安正、山本条太郎等军事间谍也相继出没在中国境内。

福岛安正早在1883年就以外交官的身份潜入我国北部,那时他借考察之名,花费一年的时间仔细调查过张家口、山海关、天津、奉天、营口等地,将其编辑成一本《邻邦兵备略》。长崎事件爆发后,贼心不死的他又在辽东半岛沿海地区搜集情报,回国后即提出一套对华作战方案,竭力请求日本军部大力培养间谍队伍,潜入中国以备战时启用。另一位山本条太郎半商半谍,趁在上海与辽宁办理大豆业务的机会,在辽宁营口建立起第一家日军情报据点。此外还有派驻天津的世良田、派驻烟台的松本、派驻上海的津川谦光与上海日清贸易研究所的大批间谍们,都在搜集、积累着大量中国海军情报。甲午战争前后表现尤为出色的有根津一、神尾光臣、石川伍一、宗方小太郎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