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0.html


1 谍影初现:潜入中国的探路者(3)

楔入中国的间谍机构


说到在中国的日本间谍机构,首先要提到岸田吟香这个人。岸田吟香是日本第一代成功的企业家,他33岁以后,两度来到中国上海,经营生意,结交朋友,回国后担任《东京日日新闻》主笔,成为日本明治维新时期的四大著名记者之一。岸田吟香先在东京开设乐善堂药店,后又到横滨协助美国人鲍恩博士出版英日辞典。为了表示谢意,鲍恩博士传授给他一种珍贵的眼药秘方。凭着一纸秘方,岸田吟香第三次来到上海开了家乐善堂,此外他还投资印刷业务,用铜板印刷诸子百家袖珍典籍,获利颇巨,并结识了大批中国知识分子,成为当时的沪上名人。

1886年,27岁的日本参谋本部现役陆军中尉荒尾精在参谋次长川上操六的授意下,化装成平民乘船潜入上海。临行前,川上操六曾反复嘱咐过他,到了上海首先找岸田吟香。岸田吟香是个什么样的人呢?荒尾精一路猜想着,不知不觉已到了目的地。

不巧的是,岸田吟香外出了。荒尾精是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干脆坐下等上了。一直待到黄昏时分,岸田吟香回来了。这是个须发皆白、精神矍铄、一身长袍褂打扮的日本老头,因为预先接过日军的秘报,片刻寒暄之后,二人便直接进入正题。荒尾精敬言:“我想借阁下之便在中国好好做一番事业,我的初步想法是调查中国腹地,可是上海太远了,不知道阁下能否施以援手?”岸田吟香略深思后道:“足下如欲调查中国大陆,最好化装成商人较为方便,本人可助一臂之力,另设乐善堂分店,足下派人远赴中国各地,装作贩卖药物等品,既可掩人耳目又可将所售之款做调查费用。”荒尾精大喜,急问:“这分店开在何处最好?还请阁下指点。”“从上海沿江而上就能到汉口,那里交通便利,可直入四川、云南、贵州等内陆省份,它们也是日本势力未到之处,足下若将分店设在汉口,必会对大日本皇军多多裨益。”

两人谈得甚是投机,临分别时干脆以叔侄相称,结成了莫逆之交。在岸田吟香的资助下,由荒尾精出面打理的汉口乐善堂很快就顺利开张了。这家药店设在汉口的洋华路街,是一幢西式二层楼房,表面上看去还是家卖书籍、眼药水的普通药房,实际上却是一个机密的日本间谍机构。荒尾精借此掩护,迅速网罗在华浪人,从中吸引了大批志同道合者,宗方小太郎、山崎羔三郎、浦敬一、藤岛武彦等人纷纷慕名前来。

最后汉口乐善堂竟然发展成以汉口乐善堂为中心,在湖南、四川、北京分别设有支部,具体由荒尾精、山内线、高桥谦、宗方小太郎负责的一个庞大间谍网。当时加入这一间谍组织的日本浪人从装束、发辫到语言都仿照中国人,以江湖各种职业为掩护,流窜于中国内地各省,包括北京、蒙古、伊犁、满洲、陕西、广东、广西、云南、贵州、新疆、西藏等地,其行踪几乎遍布中国全境。

随着队伍的壮大,汉口乐善堂的调查范围也渐渐扩大,涉及到中国各地气候风土、人情风俗、工商农业、交通金融、清朝兵制、被服粮秣等方面,所写的报告书——“对每一个村庄、每一条道路、每一座小丘甚至于水井,都标示得清清楚楚”。此外,汉口乐善堂还积极接触白莲教、哥老会、九龙会等民间社团,拉拢其中的立场不坚定分子,随时准备在中国境内掀起滔天巨浪。

就像一颗楔入的巨型钢钉,汉口乐善堂这个间谍机构牢牢固定在中国腹地,源源不断地向日本输送回大量情报。1890年4月,表现不俗的荒尾精回到日本汇报成果,将汉口乐善堂交于日本陆军参谋本部派来的大尉根津一接管。后来根津一将大堆的情报分类整理,汇成2编3册2300多页的《清国通商综览》,在1892年正式出版。这本书涉及到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地理、交通等诸多方面,为日本后来的侵华活动提供了第一手资料。

回国后的荒尾精于1890年9月又带着从日本各地征召来的150名“头脑优秀、身体强健”的学生再度入境,在上海开办起了另一家日清贸易研究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