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0.html


2.里应外和:游走在战场边缘的间谍(2)

儿玉源太郎给青木下达了三条使命:一是与中国共同组织对俄谍报,二是开战后破坏俄军交通线,三是策动马贼团对俄军进行骚扰。青木先来到天津,与直隶总督袁世凯就双方合力抗俄问题达成协议,又到北京在驻华公使内田良哉的协助下,组成了对俄情报战指挥所——青木机关。

青木机关共有71人,由30名在职军人和41名在北京及附近的侨民组成。在当时那个没有飞机作战的年代,到敌后刺探军情,破坏通讯和铁路等设施,无疑是极其危险的事情,所有成员如敢死队员般命悬一线。

1904年2月4日,日本御前会议决定对俄开战。参谋本部给青木发出急电,要他切断北京到恰克图的欧陆联络电线。结果青木超额完成了任务,不但切断了这条电线,还切断了营口到普兰店、旅顺的电线,致使东乡平八郎2月8日深夜偷袭旅顺的时候,俄国舰队没有接到任何有关仁川海战和日俄宣战的消息,还在忙于舞会庆祝活动。

日本对俄正式宣战后,2月9日,青木接到了参谋本部要求切断西伯利亚大铁路桥的指示。这条铁路是中俄连接的唯一通道,参谋本部要求尽可能潜入俄国本土,破坏西伯利亚内地的勒拿河、叶尼塞河上的铁桥,防止一兵一卒进入中国东北和内蒙古地区。为了完成这个任务,青木宣纯召开了紧急秘密会议,内田康哉公使、桥口勇马少佐、佐藤安之助大尉、在京的日本浪人及若干中国人参加了会议。会议研究决定,青木机关建立特别任务班,包括指挥组、后勤组、情报组、谍报组四个组,行动队、别动队两个队,在行动队下又分设四个组。

第一组12人,又分为伊藤组和横川组,负责切断齐齐哈尔或海拉尔方面的铁路。第二组6人,组长为津久井平吉,负责破坏牡丹江铁桥。第三组10人,组长为井户川辰三,负责利用中国马贼破坏长春以南的铁桥,并采集军情,扰乱俄军后方。第四组10人,组长为桥口勇马,负责在奉天以北活动。为了不暴露目标,青木宣纯开始重用女间谍河原操子做内应。原来,早在对俄开战前,河原操子就被派往蒙古,安置在喀喇沁王府家做了家庭教师。接到密令后,河原操子做好了迎接各行动小组的准备。

行动队第一组的任务是切断齐齐哈尔或海拉尔方面的铁路。2月21日,一行人在零下40度的严寒中,从北京骑马跋涉千余公里进入喀喇沁王府领地内,受到喀喇沁王爷和河原操子的热情款待。休整数日后,伊藤组和横川组分别出发行动。4月11日,由横川省三和冲祯介等六人组成的横川组到达齐齐哈尔附近特尔齐哈火车站北面的一座铁桥的河边。他们本计划炸毁这座铁桥,却被护桥的哥萨克骑兵发现,横川省三和冲祯介不幸被捕,另外四人在逃到蒙古人部落后,被当地人用乱棒打死。4月12日,伊藤组历尽千辛万苦后,终于到达海拉尔附近。他们不惜重金收买骑匪充当向导,不断进行破坏交通、袭击仓库、偷袭火车站俄军守备队等活动,给俄军造成极大的损失。

1904年6月初,行动队其他各组纷纷由北京出发,主要任务是破坏辽阳至哈尔滨间的铁路桥梁。他们乔装打扮,隐姓埋名,冒着被俄探发现、被居民误认为匪徒而遭杀害的危险,广为搜集情报,频频进行破坏交通、电讯电站等活动,牵制了俄军的兵力和活动力。可惜的是,他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有的行动组甚至无一人生还。

7月中旬,在日俄辽阳会战中,青木机关的特别任务班功不可没。他们不仅极大程度地干扰了俄军的调动和运输,而且早在会战前就潜入辽阳,搜集大量的有利情报,使日军在知己知彼的情况下大获全胜。

在第一阶段的特别任务班几乎全军覆没的情况下,青木宣纯又组织了第二阶段的特别任务班,主要由军人、浪人和当地的马贼组成,分为三组。第一组10人,由桥口勇马中佐带领,负责指挥马贼头目冯麟阁、张沁鹏、杜立山等人的“东亚义勇军”部队。第二组5人,由井户川少佐带领,负责指挥以巴布永为首的“钦命正义军”的马贼部队。第三组是4人的单独行动组,随机安排行动。他们总计炸断铁路37次,炸毁铁路桥梁、涵洞24处,烧毁军用仓库13座,暗杀俄军将校官18名,打伤俄军将校官34名⋯⋯就连俄国远东地区的总督也差点成了他们的俘虏,给俄军造成了很大的兵源消耗和物资损失。

而后在沙河会战和奉天大会战中,青木机关的特别任务班又起到了协同作战的重要作用。1905年3月10日,日军在奉天歼灭俄军32万人,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5月27日,俄国波罗的海舰队在对马海峡被日军一举歼灭。9月5日,日俄签订了《朴茨茅斯合约》,致力于对俄谍报事业十余年而不懈怠的青木宣纯,终于完成了自己的特殊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