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一章 悍卒 第二十四节

韭菜煎鸡蛋 收藏 10 6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二十四节


“石头,准备带他们撤回去。”在轰隆隆的炮声中,一班长许强微抬着身躯对着身旁的石头大喊着。

“班长,你不要命了,要被枪毙的!”听到许强声音的石头脸色大变,不等他再说什么,一发炮弹便呼吸着落在阵地前方十几米处,掀起的滔天灰尘猛然将他们两个掩盖在其中。

抖落下头上的灰尘,许强贴着壕沟挪到了石头的身边,脸上一贯平常的随意神色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瞪大着双眼,咬牙切齿的凶神模样,连石头也不由呆了一呆,似乎很难相信这个平常挺好说话的班长会变成这样模样。在这个时候,许强极为疯狂的一把抓住了石头的胸口,冷声说道:“再不撤回去,我们全他妈得死在这。”

石头抬手就可以轻易灭掉这个抓着他胸口军装的家伙,但他的脑海之中根本没有一丝这样的想法,就这样傻傻的让一班长抓着,想了想之后,依旧摇了摇头反驳道:“不能撤,缺口一打开,这块阵地就没了。”

“你他妈的就是个白痴,已经没人了,守不住了,非得让弟兄们死光啊!”许强对着石头破口大骂,但这声音在轰隆隆的炮声中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可以勉强听得见。

“那你带他们撤,我留下来断后。”石头倔强的说着,略显黝黑的皮肤上,那双比常人略大的眼睛闪耀着坚毅的神色,一眨不眨的直盯着许强。

愤怒的推开石头,许强在壕沟中匍匐起来,看样子,显然是觉得说服不了这块石头,转而去打起其他人的主意。

也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炮声一窒,原本在山坡下方停顿时的土黄洪流,顿时扑天盖地一般的朝山上涌来,漫天的叽哩咕噜咆哮声,就像是从地狱中冲出的恶鬼,在大声的念头晦涩难懂的咒语。

刚刚爬到小山东旁边的许强顿时动作麻利的起身,看了一下阵地下面,阵地破口骂道:“来不及了,今天全他妈得死在这了。”

这个时候,不需要许强的招呼,众人已经知道该干什么了,纷纷放下手里的武装,将手摸到了腰间,一颗颗手榴弹被放到了面前,拧开盖子,就等着攻击的命令。

左翼的壕沟中一阵响动传来,没等他们偏头去看,便听到了一个略显沙哑的熟悉声音:“不要急,放鬼子上来,每班2个人负责扔手榴弹,其他人瞄好了!”

石头不可思议的偏头看去,只见拿着一把步枪冲在最前面的那个人,不是上校参谋张灵甫又是谁,只见这个时候的张参谋,明显没有了先前的潇洒和儒雅,一件脏的要命的校官军装上,乱七八脏的被血水混合着泥巴占据着,再细看,只见他的肩头破了一大块,早已被鲜血所浸透,一看就是被刺刀割破的。

“难道张参谋也跟鬼子拼刺刀了?”石头不可思议的想着,大感不解,师部的参谋,还能有这种身手?

在远处日军的炮火掩护中,坡下的日军又重新冲到了离前沿不过二三十米的距离,不过山腰阵地上的国军士兵,在看到张参谋带着一批生力军赶到之后,不由心中大定,只要有足够的人手,依托着地利优势,他们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轰……轰……”冲击中的日军士卒开始朝上面的阵地上扔着手榴弹,一团团腾起的烟雾中,不时有惨叫传出来,这让日军的情绪被调动到了极点,而估摸着双方的距离,他们马上便可以冲进敌人的阵地之中。

又一轮手榴弹划过半空,在稍远一点的地方炸响,这时双方的距离只有十几米的样子,奔跑中的日军甚至已经可以清晰的看到前方阵地上露出的稀疏刺刀。

“打!”也就在这个时候,随着一声冷静的呼喊,早就憋足了劲的士兵们,纷纷开火,与此同时,枪声之中杂夹的手榴弹毫不犹豫的落到了敌人中间,数量虽然不多,但杀伤力却比往常大了不少。

在即将靠近国军阵地的时候,日军士兵无不加快速度前冲,准备一举拿下阵地,后面的日军更是想快速的冲上,以扩大冲击力,在这种前推后拥之中,日军士兵中间相隔的距离不由自主的缩短了起来,这也让他们在遭受到手榴弹的攻击之后,伤亡更甚。

“嗒嗒嗒嗒……”几挺轻机枪这个时候欢快的“歌唱”了起来,冲到阵地前方的日军在如此密集的子弹扫射中,根本连任何闪避和反抗的机会都没有,便被打成了筛子,一个接一个的倒毙,也让其他人的压力大减。面对着那被机枪扫射的日军,步枪的精准攻击顿时成了最完美的补充,在这么短的距离下,即便是小山东这样被战场血腥刺激的浑身颤抖的人,也能顺利的击中目标,有的时候,甚至连瞄准都省了,因为鬼子偌大的身躯就在那里,根本不需要刻意的瞄准。

“杀出去。”正当一排的士兵们士气大振,杀的酣畅淋漓之时,张灵甫再度下达了命令,这个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将一排的众人吓了一大跳。

那些跟随着张参谋前来的援兵根本没有丝毫的犹豫,他们大吼一声“杀啊”,旋即便从壕沟中跃起,纷纷超过冲在最前面的张参谋,个个悍不畏死的直往日军扑去,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景的石头,浑身的鲜血顿时都沸腾了起来,只一下子,他便用尽了全身的力量放声大吼,“杀啊”,一挺手里的步枪,紧随着那一道道身影猛冲了出去。

“杀啊”先是一个班,再到一个排,旋即只是一个瞬间,整个3连都彻底沸腾了起来,一道道长短不一的身躯,高喊着这个简单的节奏,汇聚成一道灰色洪流,如狼似虎一般的朝土黄色大军中涌去,而冲在前面的张灵甫便是箭头,一旁的援兵便是箭刃,其后跟来的三连士兵们,则化成了箭身,不断的给箭头以动力,让这道灰流,以铺天盖地之势扎进了土黄阵线之中,顿时将原本看起来气势磅礴的敌军战阵,扎开一个巨大的口子。

原先冲击阵地的日军士兵已经死伤惨重,侥幸留下一条命的日军士兵面对着这条灰色洪流,根本没有抵抗之力,在几个试图顽抗的日军被一阵屠戮之后,其他人顿时一边放枪一边后退起来,虽然散乱的攻击放倒了几道灰影,但根本没法堵住这道洪流,只是几个眨眼的时间,被箭头盯上的日军便掉头而跑,于是越来越多的日军在无奈之中被圈了进来,纷纷后撤。

“后面的弟兄开火,前面的弟兄跟我撤。”在看着将日军已经冲杀一长段距离之后,张灵甫果断的下令后撤,而他们身后的士兵听到这个命令之后再也没有犹豫,当即便一个个趴倒在山坡上,以死去日军的尸体为依托,对着逃命的日军射击起来,顿时又接连放倒了一片,而等下面的日军好不容易止住奔逃的架势之后,灰色洪流已经化为一道道矫健的身影在简单的搜刮了一下附近的战利品后,便纷纷撤进了壕沟之中。

原本死气沉沉的壕沟顿时变得热闹了起来,刚刚没多久前还大吼着要撤退的一班长许强,此刻咧着嘴对着一班幸存的几个人喊道:“服了,真服了,师部的参谋就是厉害,啧啧,这仗打的真是痛快。”

“是啊,那么多鬼子,一扫一炸再一冲,尽然就跑的比兔子还快了,看来这小鬼子也知道什么叫害怕啊。”听着陈大斧的声音,众人大笑,连一旁面无表情的石头,脸上也露出了笑意,回想起刚刚的战斗,他似乎也没有出什么力,怎么就这么轻易将鬼子给击退了?

想到这里,石头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远处张灵甫的身上,此刻的张参谋正在跟郑连长以及几个排长商量着什么事情,不过看连长他们的脸色,似乎不太好看的样子。

“石头哥,石头哥,我刚刚替铁头叔报仇了。”小山东一脸兴奋的在他身旁叫着,不知道是因为兴奋还是紧张,他的浑身都颤抖着,挥舞的拳头更是一刻也不停。

石头轻笑了笑,将自己的身子放松,轻吁了口气道:“杀掉小鬼子了?”

“恩,就是刚刚,俺端起枪这么‘呯’的一声,那小鬼子就倒了。”然后小山东有点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道:“俺……俺都不知道咋回事咧。”

“哈哈哈哈……”四周一阵哄笑,显然都被小山东的那样模样逗乐了。

“等你多宰几个小鬼子,就知道这是怎么回来了。”老孟像是非常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目光落到了壕沟的四周,最后定格在铁头的身上,不由叹了一口气。

“起来,都起来,把东西全部收拾好,准备撤退。”远处传来了一排长刘远达的声音,而随着他的声音响起,挂在众人脸上的笑意消失了,一道道充满怒火的眼光落在了刘远达的身上,平常这些畏惧一排长的家伙,顿时纷纷骂起来:“撤退?你他娘的还是不是爷们,这么多弟兄躺在这里,你说退就退?”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