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意识形态与国家利益

狐狼001 收藏 11 388

自从人类有了阶级划分就有了意识形态的区别。但是这种身份立场的不同并没有导致国家利益区别。国家之间的利益纠葛并没有因意识形态而改变。过去国家之间的纠纷和矛盾都是以各自国家利益为主轴的。国家利益代替了意识形态。

但是,随着价值观、人生观等意识形态的出现,意识形态逐步代替了国家利益。这在国内属于政治阶级矛盾,在与其他国家之间就是国家利益的维护。对于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的诞生,西方国家采取了武装干涉,他们相互勾结同时与沙俄的反动势力相联系,妄图将社会主义的苏联扼杀在摇篮里。意识形态完全代替了国家利益。

美苏两大政治军事集团的激烈对抗,名以上是意识形态的斗争,其实质意义就是美苏两国之间国家利益的抗争。他们将自己可以合作或是可以利用的国家团结在自己的周围,抗拒对方。北约和华约集团都是这样产物。

中国共产党人一直是以维护民族利益和国家利益为主的。在意识形态高于国家利益的时候,中国共产党人还是以国家利益为最高原则。五十年代的朝鲜战争名义上是朝鲜的内战,其本质是美苏两国的意识形态的较量。中国很不幸的被迫卷入了朝鲜战争。

当时,西方国家对年轻的人民共和国采取了打压和诱惑的双重手法。妄图在在中国与苏联制造矛盾。1950年毛泽东访问苏联,希望与苏联签署新的《中苏友好互助条约》来提带原来的民国政府与苏联签署的旧的《中苏友好条约》。新条约的根本的核心内容就是中国要无偿的收回中国政府对中长铁路、旅顺和大连的行政管理权。这种在正常不过了的做法,使得斯大林非常的恼火。他不明白:刚刚建国的人民共和国,一切都是百废带新,国家还没有统一,国家的许多建设还处在萌芽状态,中国共产党人为什么不把精力放在国家建设上,而是要冒着与苏联关系紧张或破裂局面于不顾,非要收回国家主

权?斯大林似乎忘记了毛泽东不仅仅是一个共产党人还是和他一样视国家利益为生命的民族主义者,毛泽东和他的战友身上国家利益和共产主义思想是占有同等地位的。有的时候毛更看重民族主义和国家利益,在捍卫国家利益的时候毛与他是一样有决心的。

斯大林秉承了俄国人的一贯做法严辞拒绝了中国的要求。在斯大林看来:苏联在中国东北的权力,是苏联红军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放弃既得利益不是俄国人的做法,俄国人从来就没有在没有经过一枪

一弹的情况下抛弃领土的传统。

但是,与斯大林的期望相背道而驰的事,还是在斯大林的身上发生了。美国向中国挥动了橄榄枝。美国政府发表了有关台湾的声明,其内容就是:台湾是中国的内政,美国政府不会干涉中国的台湾事务,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没有任何政治野心和军事图谋。眼看中国要被美国人从自己的身边拉走,斯大林无奈的答应了中国收回中长铁路大连和旅顺的行政主权的要求。中苏达成了战略同盟。同盟的建立并不能打消斯大林对中国的不信任。中苏关系的裂痕就是从那一刻开始的。

而朝鲜战争的爆发给了中国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中国利用自己在朝鲜战争的表现,向苏联证明了中国有能力为苏联独当一面的实力和一个坚强伙伴应有的决心。从而弥补了由于新的《中苏友好条约》带来的负面影响,“中苏蜜月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迅速发展的。“一边倒”的政策影响了中国对外观系的一切。以“敌人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为准则。以“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坚决支持。凡是敌人赞成的,我们就坚决反对”为行动指南。这几乎成了中国衡量对外关系的准则。这时感情因素代替了理智。中国的国家利益也由意识形态所替代。

但是国家利益永远是国与国之间的主旋律。人民共和国自成立之日起,除了在一定的时期是意识形态高于国家利益以外(如1958年的炮轰金门就是出于意识形态而非国家利益所采取的实际行动。当时为了策应中东地区的革命形势牵制美国的注意力,中国以炮轰金门的方式牵制了美国的对中东地区革命的影响。)国家利益还是占据了中国外交的主要目标。纵观建国到现在中国经历了朝鲜战争、1962年的中印边界战争,1969年的中苏珍宝岛军事冲突、1974年中国与南越在南沙群岛的争夺,1979年中国对越南的自卫反击战,都是在出于维护国家利益而非意识形态。

而意识形态总归不能代替国家利益,意识形态的双面性、临时性,与国家利益的实质性、现实性和永久性,决定了国家利益高于意识形态,维护国家利益才是硬道理。在中苏论战时期名以上是中苏两党双方在理论上的争论,焦点是:谁才是世界真正的社会主义国家,谁才是真正的共产党,谁真正的能举起世界革命的大旗,其实质性就是兄弟国家两党两国之间国家利益的抗争。

对国家利益的需要争夺,有的时候要比意识形态的争论,更加的激烈更明显和更具有针对性和实质性。就是生死与共的亲兄手足也无法越过国家利益的沟壑。因为,国家利益的争斗是不分种族、不分信仰和意识形态的。

当中苏关系恶化的时候,中国为了摆脱国际上的困难局事,采取了“联美抗苏”的道路。为了抗议苏军入侵阿富汗,中国政府决定抵制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为了支援柬埔寨率兵攻打了昔日的“同志加兄弟”同时也是苏联马仔的越南。在1969年为了弹丸之地,在珍宝岛与苏联大打出手,中苏两党两军用军事手段向世界宣告了中苏关心的彻底破裂。这些都是国家利益所决定的。

现在,苏联垮台、华约解散,意识形态由经济利益而驱动。国家利益有重新恢复到了它应有的地位。现在中国一些精英们认为美国之所以对中国采取“围堵中国,遏制中国”的做法,是由于中国依然坚持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社会主义制度和没有完全施行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完全市场经济而导致的。这些精英的这种想法不是脑残就是别有用心。身边的俄罗斯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当在克里姆林宫飘扬了数十年之久的镰刀锤子红,变成了俄罗斯传统的白红蓝三色旗。镰刀锤子国徽,由俄国的双头鹰所替代。社会主义的苏联也就一去不复返了。俄国取消了社会主义制度,实行了多党制。私有制代替了公有制,土地也实行了似有化。为了能更加赢得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垂爱”,更是不惜丑化苏联光辉的历史,恶毒攻击斯大林为首的苏联共产党。将苏联时代的雄风忘得一干二净。遗憾的是,这些谄媚的做法,没有得到西方国家的好感,除了几声干嚎的赞叹之余。北约东扩的脚步丝毫没有停止,反导系统的部署丝毫没有放慢,美国照样蚕食俄罗斯传统势力范围,挤压俄罗斯的生存空间,在俄罗斯制造不稳定因素,在俄罗斯身边大搞颜色革命。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一个强大统一的中国是不受美国欢迎和赏识的,也是不能令美国容忍的。除非中国四分五裂划分成十几或是二十几个小国。除非中国比非洲的赞比亚还穷,比阿富汗还乱,比韩国还要听话,或者中国的领导人是由美国政府任命和指派的。否则中国将永远是美国认为的敌人。“围堵中国,遏制中国”,挤压俄罗斯的生存空间,绝不是出于意识形态的需要,更不是冷战思维在作怪,而是美国国家利益的需要。虽然美国的国家利益往往和美国的政治掮客、军工集团利益和资本市场挂钩,但他毕竟是美国国家利益的要求。因为,一个强大的崛起中国和俄国的存在,本身就对美国的单极世界和世界金融霸主地位造成了威胁。

资本主义自由经济,在这次世界金融危机面前碰的头破血流。资本主义的优越性在这这次金融风暴面前荡然无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和社会主义制度的先进性,在这席卷世界金融危机面前表现的淋淋尽

致。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感和先进性是不容质疑的。在这次利比亚大撤侨当中,中国政府给了西方资本主义虚伪的政府上了一趟生动的教育课。

经济利益和国家利益有的时候是相互体现和相互依存的。不管是美苏两强争雄的时代,还是全球化的今天。国家利益的争夺将是永恒的。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久的朋友,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

本文内容于 2011/3/8 10:30:06 被小编a7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