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末日 正文 第89章 得意洋洋

sjhexcrvug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size][/URL] 郑万江回到办公室,见马彪正在办公室等着他,进他进来,急忙起身站了起来。说:“郑队长,我是来向你报到,有什么工作请尽管吩咐,保证完成任务。”他说着把人事科的调令交给了郑万江。 郑万江看了看,说道:“我代表队里表示热烈欢迎,本应该为你接风洗尘,大家伙撮一顿,热闹热闹,可是队里的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郑万江回到办公室,见马彪正在办公室等着他,进他进来,急忙起身站了起来。说:“郑队长,我是来向你报到,有什么工作请尽管吩咐,保证完成任务。”他说着把人事科的调令交给了郑万江。

郑万江看了看,说道:“我代表队里表示热烈欢迎,本应该为你接风洗尘,大家伙撮一顿,热闹热闹,可是队里的任务实在特别忙,没有个闲工夫,耀章和丽梅他们都出去办案了,以后有机会再说吧。”

“郑队长,我来时马局说了,到刑警大队一定要服从命令听指挥,刻苦钻研刑侦业务知识,不可搞特殊化,有什么任务您可以尽管指派,我保证完成任务,我初来乍到,各方面还不熟悉,有好些事情还请您多加照顾。”马彪说。

“这样吧,马彪,你和队里的小李去找政府的袁主任,了解她家的保姆季菊的详细情况,想办法通过有关线索,查找季菊的下落,只有找到季菊才能查清她家被盗案件的真相。千万要记住,注意工作方法,通过目前的情况看来,季菊应该是躲藏在什么地方,这个地方很是隐蔽,不过我敢肯定,她没有出咱们县,我已和当地公安机关联系了,她的家乡至今也没有她的下落。”郑万江说。

“郑队长,您放心,我保证完成任务。”马彪说。

“方法要灵活,要见机行事,遇事多动动脑子,有什么事情随时和我取得联系。”郑万江说。

“是,您没有其他事情我去了。”马彪说。

“去吧,路上注意安全。”郑万江没有再说什么。

中午,政委胡治国和治安科长丁德顺在一家酒馆,他们是等华夏建筑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吴海涛的到来,他俩小声议论局里的人事变动。

“老兄,这次你有多大把握?”丁德顺问。

“可以说是百分之百,邹市长已和储明香把意思说明了,并许诺了一些优惠条件,估计没有什么问题,都到了这般时刻,他还能说些什么,想不下来也不行了,这阵子够这小子一呛,现在事情已经把他逼上了绝路。”胡治国说。

“储明香会不会有什么想法?这个人狡猾刁钻的狠,为人老于世故,官场经验极其丰富,不然能当这么些年公安局长,他说话有着一定的威信。”丁德顺说。

“这倒不怕,一会儿海涛过来,他会有办法的,我就不信那些人不缺钱花,有钱就能摆平一切,再有还有一些哥们儿会帮助我们,这一点大可放心。”胡治国说。

“我是怕夜长梦多,上面一天不宣布心里总是惦记这事,人人都有点活动能量,不知哪块云彩有雨,他们也都在私下运作,别再从外县派来一个人当局长,那样我们就会有些被动,咱们说话绝对不灵。”丁德顺说。

“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邹市长不会的话谁敢不听,即使是有人想当这个局长,他也不敢露面,除非他不想干了。”胡治国说。

这时,吴海涛走进了房间,听了他们的话,说:“还是老胡说的对,一切问题包在我的身上,老胡你就准备安心当你的公安局长,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不可能有一点差池。”

“老吴,你那边的情况咋样?有没有问题?他们怎么说?”胡治国见他进来迫不及待地问。

“事情进展得比较顺利,现在的人,见钱比见他妈都亲,这也本是决定好的事,只是走一下程序而已。有些人是成心跟你耍花活,其目的很是明显,跟你要点实惠,只要把钱花到,他们无话可说,有的人只是说你在局里有些影响,有点财大气粗,不可一世,但无妨大局,要想当官哪有不伤人的道理,只要有钱什么都能办到。”吴海涛说。

“看来一切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得多,只要我当上局长,以后咱们的事情就好办多了,现在我唯一担心的就是储明香这个老混蛋,他好像对我有些意见,邹市长找他谈话,他并没有把话说明,只是说这事市局说了算,这纯粹是胡扯蛋,我侧面问过市局,市局已征求了他的意见,他并没有明确表态,我猜想他还想在干几年,都什么岁数了,还站着位置干嘛,也不看看现在的形势,把上面惹急了,把他一捋到底就傻眼了。”胡治国说。

“我琢磨他是不是在吊上面的胃口,想在退下来以前要干什么事情,这个老家伙心眼藏得狠,有些事情还得提防他,别把这事给搅黄了。他对你意见不小,怕他背后讲你的坏话,这对你极为不利,必定他是一把手,他的话有人相信。”丁德顺说。

“不管他怎样?只要老胡当上局长,咱们管那么多干啥?到时你在办他不迟。他平时没少找我的麻烦,也该出口恶气了。去年我想给公安局捐款二百万元,主要是想把盖办公楼的工程弄到手,邹市长也和他说了,他愣是不接受,你说他气人不,我吴海涛好赖在市面上也是个人物,没有碰到过任何钉子,我是有钱没处花了,热脸贴个冷屁股,让我好几天心里不痛快。”吴海涛看着他俩说。

“这事我侧面询问过这个老东西,他没有说是啥原因,只是说不想和社会上一些人过多的掺和在一起,虽说是捐款,这里面有着一定的意义,这么大额的捐款会欠下许多人情,这不是胡扯蛋吗?钱又不咬手,也不知老家伙是咋想的,公安局盖办公楼拉下那么些饥荒,他一点都不着急,他要是下了台我看他怎么收场,我可不愿意替他把那钱还上,有钱干什么不好。”胡治国说。

“这个问题你不用多考虑了,反正他也快下台了,以后事情还不是咱们说了算,谁像储明香那样不识抬举,把一些事情都给干砸了,局里的同志对他意见不小,他还自以为是,觉得自己两袖清风,现在已不是那个时候,一切还不都是为了钱,只是苦了我们这些人,没能弄到多大的油水,喝酒都没有痛快的时候。”丁德顺说。

“咱们现在不要提他,瓦西里说得好,面包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以免扫了咱们的酒兴,我谢谢大家的鼎立相助,为了我们美好的未来共同干一杯。”胡治国兴致勃勃地说道。

那情形他现在仿佛就是公安局长,他知道这次成功的把握在百分之百,现在只等着县委的正式任命,他美好的愿望即会实现。

“从目前情况来看,他局长也当不了几天了,或许就是这两天的事情,老胡,你就静候佳音吧,一切都在咱们的预料之中。”吴海涛高兴地说。

“吴兄的能量不小,这次老胡能当上局长,你的功劳大大的,为胡兄能够顺利走马上任干杯。”丁德顺举杯说道。

“为了我们共同的天下干杯!”吴海涛说。

“呯”地一声,三个酒杯碰在一起,三个人得意洋洋地哈哈大笑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