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六节 “圣诞节攻势”


“我保证说话算话,他们能够同家人共进圣诞晚餐。”

“一闻到中国饭菜的味道,就马上撤退!”

大汗淋漓的身体突遭冰冷的江水一激,顿时浑身刀割般地剧痛,官兵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

查理﹒黑沃德少尉:“中国人在没有火炮支援的情况下硬性进攻,美国人在这个世纪根本没有见过……”


再说麦克阿瑟。

已经陷入了思维盲区的麦克阿瑟果然中了彭德怀的拖刀计,他在日本东京叼着他的玉米穗大烟斗,得意洋洋地告诉记者们:“‘联合国军’猛烈的钳形攻势已经开始,全面的空中突击均已达到了目的。”

11月24日上午,麦克阿瑟乘专机来到朝鲜视察了第8集团军,并听取了第8集团军司令沃克中将、第1军军长墨尔本以及第9军军长约翰﹒库尔特少将的战况简报。他洋洋得意地对高级军官们说:“你们可以告诉士兵们,赶到鸭绿江,全都可以回家。我保证说话算话,他们能够同家人共进圣诞晚餐。”

随行的记者们问道:“将军,您的意思是否是说,这场战争能在圣诞节之前结束?”

麦克阿瑟侃侃而谈:“是的。我左翼第8集团军部队的强大攻势将势不可挡,右翼第10军在强大的海空部队配合下,将会处于非常有利的地位。任何抵抗都将是软弱和毫无希望的。东西两路部队正在完成这个攻势并合拢这把铁钳,对在北朝鲜作战的赤色军的庞大压缩与包抄行动现在正接近它决定性的努力。左右两翼在鸭绿江边的会合,从实际意义上说,就意味着战争的结束。”

“将军阁下,请问你是否确切地知道目前有多少中国军队在朝鲜?”记者问道。

“大约三万正规军和三万志愿军”,麦克阿瑟一高兴就信口开河:“而且这些部队已遭到我空中优势的巨大打击,战斗力微不足道。”

第二天,美国各大报刊刊出的标题是:


“麦克阿瑟将军保证圣诞节前结束战争”

“圣诞节士兵可以回家”

“胜利在望 ——圣诞节不远了吗?”

……


“圣诞节攻势”从此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历史笑柄。

在第8集团军逗留了几个小时之后,麦克阿瑟余兴未消,他又登上座机,命令驾驶员飞往鸭绿江 ——他要亲自侦察一下,看一看他的敌人在干什么。随行记者有点害怕了,小声问道:“有这个必要吗?将军?”副官惠特尼也表示抗议,说这样太危险了。麦克阿瑟微微一笑道:“大胆的行动就是最好的安全!”

当沃克等人在地面上目送麦克阿瑟的座机离开时,人们突然清晰地听到沃克骂了一句:“扯淡!”沃克的私人飞行员迈克﹒林奇和乔﹒泰纳等人面面相觑 ——他们很少见到沃克如此情绪“激动”。无孔不入的记者们也听到了这句粗话,当记者要求沃克重复时,沃克立刻予以矢口否认。后来迈克﹒林奇在回答记者们就这个问题无休止的提问时的回答是:“沃克将军无论遇到什么恼火的事情都不使用亵渎的语言。”

在战斗机的护航下,专机飞到了鸭绿江,麦克阿瑟命令转向东飞。

公路和小道都历历在目,麦克阿瑟从飞机上往下俯瞰,他见到的是“广阔无垠、十分荒凉的乡野,起伏不平的山丘和张着大口的裂谷,鸭绿江满江碧绿的江水被无声无息的厚厚冰雪所覆盖着。”——哪有中国军队的影子呀?中国军队打仗的目的是有限的,最多是为了保护鸭绿江上的水电站罢了。按照“联合国军”现在的推进速度来看,再过三四天左右,我的左、右两路大军即可占领中朝边境的各个咽喉要津,到那时候,军人束手,黎民归顺,自己就可以大功告成了!

飞机继续向东飞行,麦克阿瑟看到的仍然是辽阔的大地和白茫茫的林海雪原 ——哪有什么敌人呀?敌人已经四散溃逃,“联合国军”巨大的铁钳攻势的左、右两把钳口即将完成合拢,“联合国军”也即将完成“统一朝鲜”的壮举,民主和自由的伟大事业将在朝鲜半岛落地生根,开花结果,他本人也将作为“统一朝鲜”的名将,再一次以辉煌的胜利而永远留载于美利坚合众国的军事史册之上!

想到这里,五星上将微笑了。他用话筒对飞机上的记者们说:“为了这次壮观的飞行,谢谢各位!”

在冰天雪地里冻得哆哆嗦嗦的美国大兵们听到这个消息后讥讽道:“这个老头子还是很不错的。如果老头子的飞机掉了下去,中国人会把他的玉米芯烟斗送给斯大林,那斯大林可高兴了,因为他也抽烟斗。”

因为这次无效的侦察,麦克阿瑟获得了一枚美国空军飞行优异十字勋章。

麦克阿瑟虽然被蒙在鼓里,毫不犹豫地即将跳进彭德怀为他精心布设的陷阱,但美军前线指挥官、绰号“猛犬”的沃克将军却隐隐感受到了彭德怀那冷冷的、闪烁着逼人寒光的刀锋……

当终于送走了顶头上司麦克阿瑟后,第8集团军司令“猛犬”沃克并未感到松一口气。这几天,他的内心深处总有一种深深的不安感。但这种不安感来自哪里,却又无法准确地说出来。他爬上吉普车,匆匆赶到了美第24师指挥部。他指示师长约翰﹒H﹒丘奇将军,命令丘奇转告在西线准备开始攻击的前锋团 ——第21团团长迪克﹒斯蒂芬斯上校:


“一闻到中国饭菜的味道,就马上撤退!”


沃克还满怀不安地揣测道:


“中国军队肯定在一个什么地方等着我们。”


但连杜鲁门总统都拿麦克阿瑟没办法,沃克又岂敢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说三道四呢?更何况麦克阿瑟对自己不满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不管是西线的沃克中将,还是东线的史密斯少将,这两个前线指挥官的心情都同样矛盾。凭他们自己的判断,这次攻势敌情不明,风险很大,因而疑虑重重。但他们又没有胆量拒绝麦克阿瑟的命令。带着对麦克阿瑟的崇拜,同时还抱着一点侥幸心理,于是,沃克和史密斯开始指挥手下谨慎地向前推进。

不过,沃克自信凭第8集团军世界一流的武器装备,中国人也别想打他的主意,最多也就是动动南韩军的脑筋!在右翼崩溃后,27日,沃克仅仅派出了美骑1师一个团和土耳其旅去堵塞缺口。就这样,沃克轻率地用掉了自己最后的一支预备队。后来有美国战史学家略显夸张地形容沃克调土耳其旅去堵塞右翼缺口的举措,是“用一个阿司匹林药瓶的软木塞去堵一个啤酒桶的桶口”。

仅仅两三天后,沃克就会为这个决定后悔得浑身发抖,不过这也确实怪不了他,在38军和42军向沃克背后猛插一刀时,39军、40军、50军、66军又在对他的正面拳打脚踢,他此时也只能顾头不顾腚了。

26日下午,当38军和42军打开了德川、宁远的战役缺口之后,彭德怀立即下令,命令清川江以西各军立即包围歼灭敌军一部,积极抓住当面之敌,不使脱逃;命令42军立即向孟山及其西南的北仓里、新仓里攻击前进,歼灭上述地区之敌后继续向顺川、肃川攻击前进,截断南韩军第2军团和美第9军、美第1军退路,以利我军主力追击和侧击;命令38军主力迅速向军隅里攻击前进,一部取捷径向三所里前进,阻敌南逃北援,以配合40军围歼院里、球场地区之美2师。

当晚,西线各军奉命开始行动。

我正面各军对左翼美、英军的正面突击开始了。

40军首先于25日黄昏在新兴洞吃掉了美2师第9团的三个连,又在苏民洞歼灭美2师两百人,迅即转向球场、价川方向攻击前进,并派出120师359团准备掐断美2师的后路,配合39军吃掉美2师。

第359团在夜色中迅急前行,来到了清川江边后,官兵们连棉裤都来不及脱就蹚进了江水中。大汗淋漓的身体突遭冰冷的江水一激,顿时浑身刀割般地剧痛,官兵们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他们强忍着寒彻骨髓的痛苦,一步步默默地向对岸走去。走在最前面带队的副师长黄国忠个子矮,刚到江中心江水就没过了他的头顶,幸亏警卫员将他捞了出来。黄国忠脑袋一出水,脸上和头发上很快就结成了冰渣……。

美军士兵瑞米拉德被分派到河边放哨,担任警戒任务,他在河边不远处,警惕地注视着前边。忽然,他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动静,就仔细观察。顿时,他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朦胧的月光下,只见一帮人站在灌木丛中,下身光着,他们动来动去好像是在做体操,最后他看清楚了,原来他们是在穿裤子!!

几年前在中国热播的一部电视连续剧《激情燃烧的岁月》中,石光荣在解放战争中渡江后,光着屁股押俘虏的场景,在朝鲜战争中零下三十至四十度的酷寒下,又在清川江畔重演了。

几十年后,美军老兵、美2师第9团坦克连排长查理﹒黑沃德少尉这样回忆道:


“11月25日,当夜幕降临时,铁锤砸下来了,所有的中国人向我们第2师席卷而来,而我们当时只有一万五千人。我们像一个个小松鼠那样在山谷中窜来窜去。”

“实际上,11月25日晚上的炮火并不激烈,主要是因为中国军队的重炮没有运来,仍在鸭绿江那边。中国人在没有火炮支援的情况下硬性进攻,美国人在这个世纪根本没有见过。十九世纪的时候没有火炮时才那么打。……尽管我们布了防,中国军队还是冲到了河边,他们竟毫不犹豫地淌过刺骨的河水,摄氏零下三十多度的气温呀!最后,我们的军队顶不住了。一些中国士兵光着屁股冲到我们的宿营地,一看我们的人在睡梦中匆忙留下的鸭绒睡袋,就钻进去,暖和暖和。”


在美军猛烈的火力阻击下,不断的有中国士兵倒在冰冷的江水中顺流漂走,活下来的人一冲上江岸就折断身上的冰块,随即向美军展开冲锋。有两个排的中国士兵牺牲后,整理战友遗体的后续部队战士们看到,几十名烈士的遗体满身冰甲,全部保持着战斗姿态,手中紧紧地握着钢枪,掰都掰不开……

118师邓岳的两个团也于25日晚渡过了清川江,向美2师展开了凶猛的进攻。美军战史记载道:


“中国军队用步枪和机关枪猛烈射击,抛出了看来是永不告罄的手榴弹。他们冲上美军阵地,用刺刀把美军士兵刺死在散兵坑里。”


清川江一带,美国人后来称之为“残杀谷”。

美国记者马歇尔在战场采访了当时的美军官兵,并于1953年战争结束之前出版了薄薄的一本书——《河与夹击》。英文“夹击”(gauntlet)这个词出自于美国印第安人的古老族规,被惩罚的人必须从充满雨点般棍棒的夹道中跑过去,不死的人算是幸运。志愿军部队利用清川江两岸的高地,把美军第2师夹在中间,狠狠地痛揍了一顿,只不过用的不是棍棒罢了。这本书十分详细地记录了清川江战役美军每个营每个连的遭遇,还有每一个小战役,包括详细的战势分图……

激战至27日,美2师已经面临全线崩溃,其第9团第3营贝克连的一百二十九人在撤下来时仅剩三十四人,其中有一半还是“能够自己走路的伤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