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心披着猪皮的老虎

lion259 收藏 1 177
导读:[color=#4D2BD5][face=仿宋_GB2312][size=16]  有朋友发出疑问,本来金融危机应该以金融房地产企业,公共关系机构人员失业为主,为什么在相关统计数据却显示制造业等行业的失业率也不低,2009年分行业总产值制造业是比2008年大幅下降的。我们简单解释下:      2009年美国是受金融危机影响最大的一年,同时根据《哈佛商业评论》载文指出:1990年代中期之前,美国产业结构仍然能够维持“实体性(Industry)”与“本土性(Location)”。遍布美国本土的制造业主导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有朋友发出疑问,本来金融危机应该以金融房地产企业,公共关系机构人员失业为主,为什么在相关统计数据却显示制造业等行业的失业率也不低,2009年分行业总产值制造业是比2008年大幅下降的。我们简单解释下:


2009年美国是受金融危机影响最大的一年,同时根据《哈佛商业评论》载文指出:1990年代中期之前,美国产业结构仍然能够维持“实体性(Industry)”与“本土性(Location)”。遍布美国本土的制造业主导着美国经济增长,也因此,经济繁荣就同时意味着就业率高。但经过十几年的经济全球化,美国制造业比重不断下降,金融服务业与IT等劳动力密度极低产业转而成为美国主导产业;与此同时,企业由本土向全球扩张。原先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及其生产线,更是转移到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从本世纪开始,仅存在美国境内的汽车企业也开始因其劳动力成本奇高以及技术落后而陷入困境;而一些有竞争力的高新技术企业也开始进行外包生产。尤其是IT业,其软件开发部分几乎都外包给了印度,因为印度的劳动力成本仅为美国本土工程师的1/4。此时,企业利润以及GDP增长就已经带动不了美国本土就业。


很明显,在此之前的美国制造业界已经有了将劳动力密集生产送出去的强烈欲望。随着企业利润全球化,已经使得美国国内企业主与劳工阶层之间曾经有过的相互依赖关系变得松散甚至相互矛盾。企业主为追求利润最大化,自然想更多雇佣或将生产外包给相对成本更低的国外劳工;而美国劳工权利保护制度,不仅限制了企业主解雇本土工人,而且还要求企业主随着国家GDP及通胀增长,不断提高劳工福利与薪资。也就是说,从生产效率看,美国已经处于“隐性失业”。只不过资方囿于美国国内严格的劳工立法以及强大的工会势力而不敢随便裁员。借着金融危机,企业主有了大规模关闭本土生产线以及裁减本土员工的机会。于是,危机前的“隐性失业”,就变成了危机中及危机后的显性失业。


这就是原因。美国的大部分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转移到了中国这些新兴国家,似乎形成产业空心化。但要知道,这并不是意味着美国就丧失了工业基础。同时还隐性了美国在国外制造的真正的工业生产值,他们的再工业化虽然成本高,但并不是不可逆。


以下引用引用新华网有关文章内容


“当前中国的贸易顺差主要来源是加工贸易,而该领域约70%的企业是外商投资企业,也就是说,中国贸易顺差主要是由美欧企业等外资企业制造的。”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贸易研究室主任宋泓指出。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市场部主任赵玉敏说,目前的情况可以说是“顺差记在中国,利润落在欧美”,如果改变现行的原产地贸易统计方式,按照各国产生的附加值计算,中国出口规模和顺差额度都将“大幅缩水。”


中国工程院院士、联想集团首任总工程师、中国科学院计算所研究员倪光南提供给的一份数据显示,按照传统贸易统计方式,一台iPodMP3播放器可使中国实现对美国贸易顺差150美元,实际上被“浮夸”了75倍。


例如,iPod由美国公司设计,主要元件由日韩生产,最后装配在中国完成。在售价为299美元的iPod利益分配中,掌控嵌入式系统和软件设计的苹果公司收益高达80美元,负责提供硬盘的日本企业分得75美元,而做装配代工的中国公司仅收益2美元,连售价的1%都不到。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从世界各地大量进口能源资源,其中相当一部分转化为制成品运往美欧销售,美欧实际上是在变相消费中国进口的大量能源资源,但它们反过来还要制造舆论指责中国,让后者承担超出自身能力的更多责任和义务,付出大量的政治、外交等隐性成本。


同时,中国对美贸易顺差往往是牺牲工人工资收入造成的。我们的出口企业大部分的出口业务是低于货物成本价格出口,赚的仅仅是国家的补贴,退税。


谁在关心失业率,美国政府吧。真的那么关心吗?美国这次危机是消费不足危机,那么美国公司的钱都哪去了?


大家有时间就搜索下美国对华投资情况,记得加上通过维尔京群岛、开曼群岛、萨摩亚和毛里求斯这些自由港的投资。


前面说过,这些美国企业带着他们的生产线来到了中国,一起带来的还有大量的资金。在2001年的时候,中国经济还在通货紧缩中折腾。这时,从美国到中国都嗅到了次贷危机的味道,而美国打着9.11的反恐旗号在阿富汗扑腾。许多外资企业看中了中国的安全投资环境,中国经济也乐得接受着大量及时涌来的资金。


这些外资企业企业带来的劳动密集型生产在中国是如鱼得水,01年到08年是中国发展的关键8年。


与此同时,这些外来资金除了带动了生产线,还要有配套的厂房、住宅,随着中国房地产业的兴旺发达,许多只能的投资用途的资金通过信贷等形式跑进了投机市场。现在,我们听到了美国催促我们加息的声音。


举例,01年的时候人民币好象还是8.25吧,当一亿美金投资过来的时候,我们兑了8.25亿人民币给他,不算他在中国赚了多少,就当他打个平手,如果今天美国老板想要回家了,按现在的牌价6.5,哟,咱换回来1.26亿美圆了。如果他还买了房子,当年6000每平方的房价现在已经30000了。这我就不算了,大概知道个怎么回事就行。


再说2010年,为了刺激美国经济,在中国大力支持下,美国付出巨大代价救市,避免了美国经济因金融大海啸而不得不卷入大萧条。美国政府为能有效地去降低美国企业转型和发展的成本和风险,正在向工会死拼。这在最近威斯康辛等群殴的新闻可以看到。同时休闲和酒店业,教育和保健服务业等“第三产业”开始明显回升。


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担心第三产业的就业回升,那么随着经济复苏,而美国政府在财政压力缓解的情况下真的会下决心去将自己在新兴市场国家中的跨国企业召回美国,然后再起炉灶,做和中国、巴西企业一样的东西吗?


这些东西他们不会和我们争的。


我先引篇东西,和这个论题是没什么关系的,只是提到的一个人要注意。



《美国在东北亚点火的背景》点击:1202 回复:25 作者:lion259 发表日期:2010-12-12 8:05:00


美国是一个崇尚战略思维的国家。自二战以来,美国政府在应对国际形势及其他国家外交政治上形成的一系列战略思维逐渐成熟,并能在领导人轮届的情况下仍能将战略布局延续下去,这比较世界上其他有影响力的国家来讲具有极大优势。当然,能够制定并随着不同时期改变这些战略的绝不是某个人或者总统本身,它是有一些财团、政治势力组建的所谓智囊团所制定,并由他们的代理人去竞选总统,动用国家机器来完成这些战略。所以美国政坛的鲜明特点就是国家领导人的代理人特色。


奥巴马上台之初,似乎为了履行其在竞选时的承诺,为了国内自身的经济状况谋出路而缓和与其他一些国家的矛盾,挽回美国不怎么样的国际形象做过努力,例如没再强调要在东欧国家部署导弹防御系统、按计划从伊拉克撤军、与中国领导人在经济上寻找合作,态度上一直低调等等。但好景不长,现在针对中国的打压手段开始日趋犀利,咄咄逼人了。这是因为站在后面的人已经觉得他到底还太嫩,真正的操盘手开始行动了。


有资料说支持奥巴马上台的有犹太人财团、共济会背景。撇除所谓阴谋论的观点,我们先看看他的智囊团里的两个人:


保罗·沃尔克,曾于卡特及里根总统当政时担任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职务。现为美国总统奥巴马的经济顾问。


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著名的波兰裔美国国际关系学者、地缘战略家、国务活动家、外交家。卡特政府的国家安全顾问,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1977~1981),目前美国重量级智囊之一。


都是卡特总统时期留下来的人精(谁方便帮我查查此二人是否与犹太人财团有没什么关系),卡特政府时期与现阶段美国面临的景况可真是出奇地相似。


1979年8月,沃尔克被美国总统卡特任命为美联储主席。1983年,他再次被里根总统任命为美联储主席。人们都是对其任职美联储主席期间,沃尔克以有效地抑制了美国20世纪70年代的滞胀而被世人称道。1981年,美国的通胀率达到13.5%,1981年6月,沃尔克将联邦基金利率从1979年的11.2%的平均水平提升至20%的历史新高,贷款利率也提升至21.5%。1983年,沃尔克成功地压降美国的通胀率至3.2%。


但大家还要知道的是:70年代初,美国经济并没从越南战争结束、世界经济危机中摆脱出来,当时法、德等国正果断地用手中的美元从美国兑换黄金,时任财政部国际货币事务的副部长的沃尔克,在美国政府废除金本位的货币机制的决策中起到了关键作用,这最终导致布雷顿森林体系的崩溃。那时就是所谓的第一次美元危机。当时全靠另一位美国人成功地将美元确定为国际石油市场唯一的计价和结算货币,保住了美元的地位。而美元脱离金本位后变得完全虚空,从此开始了在全球肆无忌惮的剥削。保罗·沃尔克不喜欢利率调整手段,他喜欢的是货币发行手段。

后面省略.....


为什么提到保罗沃尔克。这里我可没说他是个坏人,人家声望很高的,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我只是说他是个美国人。


2010年1月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将对美国银行业做重大改革,采纳了82岁的金融老将保罗·沃尔克的建议,因此其方案被称为“沃尔克法则”(Volcker Rule)。2010年7月15日美国通过了《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


将对那些存款受联邦担保的银行,限制进行自营交易的能力。多德说,这些限制的目的就是减少银行的高风险活动,以后受联邦担保的资金将不能从事高风险活动。


法案虽然严厉,但却是治疗金融顽疾的猛药。前段时间想查找相关《多德-弗兰克法案》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以及美国金融界对沃尔克法则的评论,但好象信息不多。


好了,如果美国经济真的开始复苏,当基盘确认稳固后,为防止经济过热发展美联储会进行相应的加息等动作。我们就要及时调整经济政策,防止国际资本回流而受到影响。当然,现在还没这么快。


人民币汇率升值,使生产成本增加,竞争力下降,能给这些外资以回避风险、并且要回国支援再工业化抽回资金以很好的理由。


其实那些生产线他们是不要的,就在中国继续消耗资源和使用廉价劳动力吧。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帮助他们完成技术转型,迎接中国人的是保障美国人的福利法律和工会的刁难。当我们的投资亏得焦头烂额的时候,美国人是不会感谢你的。建设高铁?如果伤了一个死了一个工人,我们的承包商就等着破产吧。我相信他们的特工为了国家利益不会在乎那么几个同胞的性命。


在国际安全方面,当热钱获利了结,美国升息顺利回收美圆。而一旦热钱开始回流,东北亚和东南亚可能就会策应其发生摩擦,甚至挑起战争,周边国家发生战争将直接导致对中国经济信心不足,影响人民币汇率。


当美国人用我们的钱完成转型后,从中国赚回来的大笔美圆将协助美国人胜利完成再工业化。而我们要应对周边国家的死缠滥打和外资抽走而大量涌出来的通货。

本文内容于 2011/3/8 16:13:49 被lion259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