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丙燕津门大鼓一姐配天下第四好汉

世界王牌 收藏 0 949

当年一曲骆玉笙的《重整河山待后生》让人们记住了这字正腔圆、一身正气的京韵大鼓,再从电视剧里听到,已是20多年后眼前这部《借枪》。


颜丙燕在《借枪》里饰演的周书真,一个曾经的天津卫京韵大鼓一姐,其实细究一下,并非生造人物,津门老鼓书艺人中有一个张金环,是继赵宝翠之后第二位登台唱曲的津门女鼓艺人,不过与周书真的丰韵端庄不一样,张金环卖的是体胖气足,低音洪亮、宽厚,她的师傅张筱轩曾是天津卫的京韵大鼓名家,据说张金环在喷字很见功夫,就是坐在义顺茶楼和北元升茶园最后排的观众都听得清清楚楚,字字入耳――那年头估计还不流行使麦克风,所以直拚的只有唱将们的喉咙。


张金环的父亲是当时天津有名的相声艺人张茂林,这又与《借枪》里周书真的老公,“天下第四条好汉”熊阔海(张嘉译饰)的身份来源吻合,熊阔海参加革命之前与法租界巡捕安德森(张子健饰)一起跟周书真那位老相声师傅的父亲学相声,不幸的是他们都因天赋不够被老爷子轰出门庭,熊阔海搂草打兔子地娶到了周书真,算是报了被师傅扫地出门的“一箭之仇”。


《借枪》里还特别交待了周书真与熊阔海当年的订情经过,当周书真第一次登台并成功之后,熊阔海在台下等她下台,情窦初开手脚不老实的熊阔海偷偷在人群中捏了周书真的屁股一把,情缘因此捏定,就这样,用这种纯民间偷情式的开始,造就了一对同生共死恩爱夫妻的完美姻缘。


当时,大革命还没开始,国共还没有分裂,学相声不成的熊阔海南下武汉学军,不想在那里遇到了共产党早期领导人恽代英的点拨,加入了共产党,一个小有低级趣味的市井混子被彻底改造成伟大的无产阶级战士。


怀念“我爹还在的时候”――那至少该是1920年代早期吧,是周书真在《借枪》中最主要的情感原点,这也颇合乎中国女人传统思维方式,虽然周书真为了相夫教子舍下津门大鼓一姐的头衔回归家庭,但这个女人内心仍然未因时间的流长和年龄的增加而世俗起来,骨子里潜伏的那点儿浪漫在现实的龃龉中显得有点儿可怜。


日本侵华,中国曲艺受到灭顶摧残,电影《梅兰芳》里就表现了日本军官对京剧大师的威逼,梅兰芳当时亦表现出了可敬的气节,但周书真,这个女流之辈,或者完全被她曾经演出过的那些抒写正人君子忠义爱国的鼓书所启发,最后坚定走上为气节而死的那条血路。


《借枪》中的周书真,其实绝大部分的表演时间都是为了点缀中共地下特工的丈夫极度紧张的谍报事业――当熊阔海一回到家,一与周书真演起对手戏,整部剧集的节奏都跟着抒缓柔和下来,以周书真为表演核心的这部剧的生活部分,也因颜丙燕的精湛表现放大为描述《借枪》主体的人物和事件的另一个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让《借枪》这部剧与其它谍战剧有了极为不同的特色。


和剧中的另一个女主角裴艳玲(罗海琼饰)的都市、时尚和罗曼蒂克不同,周书真更家庭、宽慈,又不失丰韵优雅,周书真与裴艳玲的遭遇、误会以及内心较劲,裴艳玲的表演只要放得开,周书真却需要端得住,但两个又不能落入市井小民的娘们儿互掐,都要争取观众的认同,先端起来再放下去,这样一来一回的过程,是这部剧看着最有嚼头的地方之一。


津门大鼓一姐,配“天下第四好汉”,周书真与熊阔海的婚缘无论在当年还是在当下,都说得上美满、祥和,偏偏这美满、祥和的一对最后双双惨死日本人枪下,这对夫妻并不是地道的地下特工夫妻档,周书真只是一个普通的家庭妇女,但也因为她的这个平常身份,才更让观众体会到国仇与家恨之间的距离是如此切近,整部剧集,汉子熊阔海只在妻子死在眼前之时有过一次彻底的崩溃,观众也跟着崩溃下去,不能自拔。


另外,据说剧集中公有的几段唱大鼓书的段落是颜丙燕亲自拜师集中抢学1周大鼓书的结果,而这结果又是如此出色,无论唱腔还是形神,样样兼备,什么是真正的性格派,什么是真正的实力派,颜丙燕演给你看。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