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国争霸 正文 韩王羞恼以众击寡,仓逃新密太后谈兵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太后对韩王道:“你三局已败,你现在三路已都没了领军,马军被杀二万五,步军被斩三万。十五万大军已没了五万五,洛原十万魏军如何?还截吗?”韩王对其左右道:“上当了,不该应其三局”。 左右对韩王道:“我军虽伤亡五万,但对方的马军、步军各一万已疲惫不堪,只剩三万生力军了。若现在以三万多马军和二万步军攻击楚的马军,以五万步军劫其车驾,一战可成了。”韩王听了有理,遂对太后说:“本王应你三局,并未应你三局过后便不截。”太后冷冷一笑道:“你想以众击寡,为劫截本宫不惜十五万将士性命,你以为真的截得了本宫吗?我原本不想杀戳,只因你苦苦相逼,现将你等全部杀光也是你的罪过了。”说完调转车驾,回到了阵中。

刚战了三场的一万步军急分五层列成方阵,将太后顷襄王等的车驾围于中央,未战的一万步军分三层成外围方阵。一万连战三场的马军分四队卫于四角。两万未战马军列阵以待三路韩军的马军。就马军言,韩军只剩三万,和楚军是一对一,处于劣势,但步军却处于绝对优势,现楚军显是以两万生力马军对韩骑三万,以一万疲战过的马军加强太后车驾的步军防守力量。只见韩军步军迅速向太后这边包抄过来并团团围住,太后见韩军都黑压压地围困过来,这才不慌不忙地命左右吹起号角,这韩军还没弄清怎么回事,从叶城方城襄城许昌四个方向突然杀声震天,万马奔杀而来。

韩军刚要回头看,太后急命左右击鼓出战,楚军两万生力马军一听鼓声,即向韩军三万马军奔杀过去,四队卫于太后车驾方阵四角的马军也向围困的韩军奔杀过去,这韩军正想应战,四个方向的四万楚军骑兵的前锋已赶到,七万韩军步军经楚军骑兵的内外一冲击顿时乱成一团,而韩军马军见楚军四个方向的骑兵奔杀过来顿时乱了手脚,被两万奔杀过来的楚军骑兵一冲便变成乱麻,死伤惨重,原来这四路都早已潜伏在附近,只听太后号角声一响便奔杀过来,先前的喊杀声他们都听到并向前靠拢,韩军因与太后卫军对决未能发觉。刹那间,许昌方向的一万骑兵冲杀到韩军骑兵,叶城方城襄城三个方向的三万骑兵都杀向七万韩军步军,这韩军步军虽有七万,怎挡得了四万楚军骑兵的左冲右荡,一下就死了一半。

这时,叶城方城的五万步军前锋也已到达,将韩步军围住,这韩步军见势不妙,索性全力扑向太后的方阵,想来个鱼死网破。谈何容易,这太后的车驾可是两万精兵的八层围护,连蚊子也飞不进,连个圈步都迈不进就被砍死了,外面的骑兵左右砍杀,没多久,七万韩步军全完蛋,侥幸逃出骑兵砍杀,一走出来就被外面的叶方城的楚步军砍杀,往里走又会被太后的卫军砍杀,即算有漏网之鱼这里是平原一片也逃不出马追砍杀。七万韩步军不到一小时就全被杀光。

再说马军这边,韩王一见四路楚军骑兵奔杀过来,在数千韩骑的保护下急忙驾车往登丰方向逃跑,刚跑出二十多里路,活该他要倒霉的,正好碰上洛阳昭阳派来救驾楚军万骑,完了,三千韩骑急忙列阵抵挡,韩王急忙下车换上马骑在数百韩骑的护卫下逃走。拼死抵挡的三千韩骑在韩王跑出十里后全部战死。昭阳的一万轻骑一下到了战斗现场,正遇见逃散的韩军骑兵,全部杀光。这时太后命骑兵速将韩军跑散的马匹追回,得战马四万五千匹。

是时,太后移驾汝城(现汝州),各路将兵均列阵待命。太后道:“各路将兵辛苦,本宫褒奖。昭明将军,汝带万骑速回洛阳见汝父,现魏、韩掳截悉数被灭,周围无重兵,军心惶散,命汝父速将洛阳周围的偃师、孟津、新安拿下,然后取渑池、宜阳、伊川,不得有误。本宫这就命一万骑兵和二万步军赶赴洛阳待命。”昭明将军得令即带本部速回洛阳。

太后道:“昭睢上将军!今韩王溃逃,必到登丰,登丰无重兵,韩军已成惊弓之鸟。你火速以三万铁骑取登丰,三万步军随之赶守登丰,韩王必从新密逃回大梁,勿追。”韩王因登丰无重兵弃地而去。太后又命许昌奔来护驾的一万铁骑在返回许昌时出其不意攻取了韩之禹州,并命一万步军随之前去驻守。太后随命昭睢余下的十万将兵火速回师取襄城、郑城、鲁山和南召。至此,洛阳、登丰以南尽归楚国了。

太后以“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的胆识引魏韩前来截驾,于公元前295年秋八月23至30日仅7日内分别于洛原、汝原两地斩魏八万余、韩十四万余,得战马六万五千匹。并顺势取了魏的偃师、孟津、新安、渑池、宜阳、伊川等六邑和韩的登丰、禹州、襄城、郑城、鲁山、南召等六邑,以作警戒。至此,楚在河南从洛阳到许昌以南与荆汉连成一大片。

太后随命刻碑厚葬死去的近五百名将士,碑文写:“汝原护战。公元前295年秋8月29日,韩王率十五万精兵前来劫驾,五万楚军卫队奋勇杀敌,斩敌五万五,后四万楚军骑兵五万步军赶到,共斩敌十四万余,楚军将士死难近五百。太后楚王于此书碑褒扬:大楚勇士,永垂不朽。款落:大楚太后郑袖顷襄王子萱。”相国春申一一记上。此碑至今尚存于汝陵。并命军士开挖大坑,厚埋韩军尸体,并为其祭哀。太后厚埋韩军尸体并为其祭哀的事旋即传遍韩国,韩国军民皆感动不已,背地里都在诉说韩王的不是了。

太后对众将士说:“本宫早料韩王会来劫驾,洛原战讯传开,他必会以三倍于我的兵力在汝城拦截。我在洛阳停三日,正是快马令昭睢上将军率军潜伏于汝地。我为什么要用两天时间来到汝邑(现汝州)呢?照推算,昭睢上将军应该能在两天内到达此地,就算步军不到,马军一天便到。为什么要在这呢?若是本宫到了半坡(现鲁山县),韩王也就不会来截了,因我叶城,方城的骑兵不用半天就能赶到半城。韩王率十五万前来劫驾,本宫为何不跑反而停下等她呢?一跑队形就会乱,韩军骑兵必定追上我步兵胶战,虽然韩军未必能得手,本宫自信,韩军要倒我五万卫军,必定要倒下十万,起码还得打半天,可本宫又怎能不顾我五万卫军的安危呢?于是列好阵等他。就是混战起来,也能有效的报护自己。韩军再多能同时作战吗?不能,只能是围着外圈的这一层作战,打耐力而已。当韩军到来时,本宫为何给韩王许下连战三场的赌局呢?混战起来,敌强我弱,五万卫军必定损失惨重。可连战三场数量相当是打耐力,三三九场时间差不多半天,这就使昭睢大军能够潜伏而来到达战斗圈跟前。本宫自信五万卫军有力战三场的能力,这也是消灭韩军数量优势的最佳办法。果然,全军不负本宫所望,怀英连挑三路领军,敌军三路都没了主帅,混战起来没人指挥,整体战斗力必定大大减弱,马军三场杀敌两万五,伤其五千,步军三场斩敌三万,敌军只剩六万步军,三万骑兵的战斗力了。本宫为何一开始不吹号角呢?两个原因:一是本宫确实不知昭睢大军是否就在附近,汝城虽小,但事先具体地点是不知的。二是就算昭睢大军已到汝地,本宫号角一吹,昭睢大军奔杀而来,韩军见状必定撤退回逃,这样,只是把韩军赶跑而已,既不能把他消灭又得不到城邑。魏王韩王为了本宫不惜重兵前来,本宫就正好来个请君入瓮,一网打尽。这皆众将士齐心之力也!本宫褒奖。”只听众将士齐道:“太后神机妙算,我等不及也!”

太后接着道:“众将士!两国交锋,杀敌为上,城邑次之,军灭则城得。洛原一战,斩敌八万,魏之偃师、孟津、新安,尚有可战重军乎?汝原一战,斩敌十五万,韩之登丰、禹州、襄城、郑城,尚有可战之军否?故我兵刃不血,一日尽得十六邑,千里之地。”有将奏道:“太后!今韩王败逃,大梁十万兵马悉数被斩,现存大梁十万耶!若大军二十万合许昌十万,一战可破矣。若不趁此得胜之锋而图之,更待何时也!”太后笑笑道:“将军所言非无道理,本宫赏识。然敌不出战,如之何?大梁守军虽十万,若举三十万之师攻城,梁之数十万城民助卫城墙,可图乎?三月不破,粮草轻重不继,劳师无益矣。今斩其兵,取其邑,是其究由自取,非关本宫与之交恶哉!你等须悉心练兵,积聚实力,不可妄动也。”

太后接着对昭睢道:“登丰、禹州甚为重要,与洛阳、许昌连成一线,不可失。可将精兵三万驻登丰,二万驻禹州,汝州、鲁山各一万,七万倚角,可无忧矣。你率十万大军驻于南阳,南召为前哨,需二万骑兵一万步兵驻扎。本宫回都即调三万步军随同粮草到南阳。”太后调配妥当,遂将韩军的两万五千匹战马和十四多万副盔甲兵器交付昭睢,嘱其招募乡勇,勤练兵战。而将韩军的另两万匹战马让二万步卫军骑上,随后下南阳回荆州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