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静的湄公河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091.html


第十四章

33

军旗猎猎,兵车辚辚。

国王的精锐之师,满脸杀气的士兵和趾高气扬的军官们,终于迎来了一个可以大开杀戒和建立功勋的机会。

通向泰北难府的土路上,长虫般的车队蜿蜒蠕动。车轮子掀起来的黄土遮天蔽日,连骄横的太阳都被吓得猥琐不堪,像被尘埃呛昏了似的,丢失了浑身的炯炯之光,成了一个挂在天上的、可怜兮兮的鸡蛋黄。

虽然是土路,但可以通到难府。那里是集结地,自然也是指挥部。


哈那·猜格少将,新一师的师长,然而作战计划却与他无关。他倒是乐得偷懒,只是心里有点酸酸的,还有些不安。原来的整个作战部署由陆军部负责,他侬首相亲自参与。倒霉的首相下台后,听说是国王圣驾亲躬!直到由江萨·差玛南中将亲自召开传达会议时,猜格少将才得以详细的了解。自己不是和那些校官们一样了吗?猜格少将隐隐觉得有些委屈,同时,因为那些连圣上都十分看重的敌人,心里越发忐忑了起来。

椭圆形的会议室里座无虚席,新一师所有的校官们统统出席这个会。中将的身边,坐着一个高鼻子的洋人军官,他的旁边,是一个穿一身雪白西服的中年人,在一片墨绿色的校官服中间,显得极刺眼。

“先生们,一个问题,请大家回答。” 这是江萨·差玛南中将的开头语。“我的问题是,这次清剿行动,我们的目的是什么?”

“报告中将先生,是打击动乱、造反的武装分子!”一个年轻的中校回答。

“好极了,中校,完全正确!可是怎样打法?是击溃?还是歼灭?”中将又问。

“当然,当然是全歼。” 中校的嘴仍然硬,心却开始虚了。

“说说你的想法,怎样才能全歼?” 中将微笑着问。微微翘起的嘴角上,似乎挂满了揶揄。中校惶惑地住口了。会场一片嗡嗡声,交头接耳者中,不乏有资深者。中将的问题,使他们不约而同地回忆起了一个又一个胜利的光环下罩着的失落和委屈。政府军不可谓不狠!可是,所有的对手总是一打就溃,就跑得无影无踪。当你还未品尝到制服敌人的快感时,巨大的胜利,带着鞋底大的奖章就来了。可是,真的胜利了吗?为什么敌人越打越多呢?直到两年前的叭当战役,那才是个不折不扣的胜仗。可那是汉人军队的段长官做总指挥,那是他的胜利!是那些流落异邦、无家可归的山匪蟊贼们的胜利。堂堂的皇家军官们至今提起来。脸上还隐隐发红。

“先生们!为了回答这个问题,今天的会议正式开始!”中将颔首对猜格少将微微点头。

“全体起立!立正!”少将厉声喊着口令。

换了一副严肃面孔的差玛南中将大声说:“首先,我来介绍:这位,驻泰美军司令部史密斯上校,上校负责美军的协同问题。”上校傲慢地点点头。

“这位,我们英明伟大的国王派来的特使,他将代表国王,向全体参战的军官和士兵们慰问和祝福!” 穿着雪白西服的特使,目光如铁,却连头都懒得点。

重新落座的军官们,周身的血液越来越热,为国王的慰问和祝福,为如此庄严的会议,更为差玛南中将描述中的那张巧夺天工的大网,最终沸腾了起来。差玛南中将为自己的妙招确实值得自豪,这几年,在跟那些叛乱分子一次次较量中,很学到几招。两年前,段希文将军克敌制胜的战术也同出一辙。芒勐的苗人游击队,一旦受到打击,必然东撤进入老挝境内。说不定听见风吹草动早已过去了。当务之急,就是要尽快掐断他们在山外的耳目。

天遂人愿!在他煞费苦心的寻找时,一张从国王的案头抄过来的名单,使他不费吹灰之力在两天内捕获了所有的电台和情报员。中将深信:仁慈的国王有天神帮助,所以王室和臣民每遇危难时,都会有逢凶化吉的奇迹出现。剩下的,将是陆军为国王效命的时候了。

西路聚集重兵,只围不打,诱使敌人全力布防。一只轻巧的奇兵将乘坐美国人的直升飞机,越过那片原始丛林,降落在芒勐坝子东面的国境线旁。轻装西进,突然出现在芒勐大寨中,出现在敌人的司令部里!

啊!时过两年,又是一个叭当。然而这不是叭当!指挥官也不是段希文,而是我江萨·差玛南中将!未来的首相?首相人选的空缺,中将可以这样设想。这次战役的大获全胜,将是一块巨大而坚硬的基石,站在这块基石的顶上,中将看见:那宝座不远了……


猜格少将的吉普车嘎——的一声停住,他矮胖的身子猛地向前一扑,从梦中醒来。

“混蛋!” 眼睛还闭着,连自己也不知道是骂谁。

“师长,部队正在难府下车集结。是宿营,还是……” 车外,满脸是汗和着灰的中尉传令官正在报告。少将打断了他的话:“各营迅速出发,向指定的目标聚集。要快知道吗?”

中尉上车,赶上前去。吉普车重新启动,少将却睡不着了。

差玛南中将这一次一竹竿插到底的架势,少将完全明白这其中的奥妙。如果自己在那个位置上,在这没有首相的空挡里,也会像他那样。毕竟是自己的老同学、老上级,少将完全理解。况且,老同学上去了,不也等于自己升迁了吗?去年组建新一师时,在众多的中将少将们脸红筋胀的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腆着肚子和脸皮走进新一师的师部。这其中的周折,猜格少将明白。他知道是老同学用肩膀抗住,把平庸得就像一壶白开水一样的自己送上了这显赫的山头!可他妈的这山头是个火山口啊!谁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往外喷东西。三天前的会后,差玛南中将要亲自坐镇难府的总指挥部。这好啊!可是中将还在卡莫山口设了一个西线前线指挥部,中将不明说,猜格少将只好硬着头皮自己上了——他即使头皮不硬也得上。

两三天的丛林山地行军,总不能让士兵抬着走吧?更为可怕的是:上一次全军复没的指挥官,那个假洋人阿比·差玛少校,为他描述了一个恐怖的场面就是在这个卡莫山口发生的。倒霉的差玛少校绘声绘色的讲述,使猜格少将不寒而栗。为此,他坚决不要这个高鼻子的差玛少校!他相信,差玛少校身上带着的晦气,会像瘟疫一样给自己和自己的部队带来灾难和不幸。茫然不知所措的差玛少校,只好灰溜溜的回到陆军部。


此刻的阿比·差玛少校也在车内,只不过这是部署中的东线部队。一个加强营分乘十多辆车,即便算不上浩浩荡荡,也还威武得可观。车队将士兵们运到彭世洛空军基地,再从那里上直升机。

差玛少校的心情极复杂。全军复没的耻辱,使他在病床上如卧针棘,伤还不好就回了部队。可是一个陆军部的作战参谋,哪有自己的部队?上次有了,没想到是些中看不中吃的废物!害得自己一败涂地,奖章没有了不说,还险些丢掉性命,还留下无穷无尽的羞辱和白眼。如果就此一蹶不振,有可能一生的仕途就毁之于一旦。混血儿的优秀血统又一次激励了他,他要不顾一切的钻进新一师,他要回到那个曾经蒙羞的山口,要从那里站起来,再跨出去!他坚信:这支部队不是那支部队,就像坚信今天不是昨天一样。然而,那个皮球般的混蛋师长,像扔垃圾一样的态度,重重的伤了差玛少校。在一番发自内心的哭诉之后,江萨·差玛南中将把他安在了东线部队——官却是副的。东线部队是新一师的整编营,但此次战役由陆军部直辖。皮球师长鞭长莫及了。


卡莫小镇上的一幢竹楼中,累得快要散架的哈那.猜格少将,躺在地板上呼呼的喘着。对传令官发出了第一道命令:“严密封锁山口。后续部队开始向东推进。左、中、右分三路,各为一个营。左、右路在丛林中隐蔽前进,中路走小路。强调一点:不要求速度,但要求左、右路隐蔽。”

然后,就静静地等着东路的消息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