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最好的“嫁妆”是什么?

fengyimin 收藏 0 304
导读: 不久前,上海家喻户晓的明星调解员柏阿姨,因在电视节目中告诫所有生活在上海的未婚女青年要自尊自爱、不要过度放纵,强调:“贞操是女孩给婆家最贵重的陪嫁!”而受到无数自称“非处”女人的网络围攻,从而引发了这座城市近年来少有的关于女人“贞操”的大争论。   处女膜真是婚姻幸福的保障吗?   文/柯云路   处女膜的故事有很多。这个故事很惨烈,随时可能出人命。请这样的男男女女都小心啊,千万不要再固执地做出伤害爱人和自己的事。也千万不要一时冲动做下永不能反悔的事。   新婚第二天,

不久前,上海家喻户晓的明星调解员柏阿姨,因在电视节目中告诫所有生活在上海的未婚女青年要自尊自爱、不要过度放纵,强调:“贞操是女孩给婆家最贵重的陪嫁!”而受到无数自称“非处”女人的网络围攻,从而引发了这座城市近年来少有的关于女人“贞操”的大争论。





处女膜真是婚姻幸福的保障吗?


文/柯云路


处女膜的故事有很多。这个故事很惨烈,随时可能出人命。请这样的男男女女都小心啊,千万不要再固执地做出伤害爱人和自己的事。也千万不要一时冲动做下永不能反悔的事。


新婚第二天,被丈夫带到医院检查处女膜


霞关注我的博客很长时间了,想从中找到应对婚姻问题的良药,然而,几个月下来还是难得要领,遂下决心写信求助。


我是在5月20日收到这封信的,霞开头就说:在举国痛殇四川大地震的时候给您写这样的信,自认为很不合时宜。毕竟在生离死别的重大灾难面前,所有人更应该体会到爱情、亲情、友情的可贵,而不是徘徊在分手离婚的边缘。然而,正因我不想在婚姻生活中引发未来的大地震,更确切地说是希望预防婚姻地震的发生,我还是选择勇敢地面对现实。


霞和老公都有高学历,大学毕业后有不错的工作,有房有车。从表面看,是令人羡慕的夫妻。但霞现在却对这个婚姻充满恐惧,不知往下的路该怎样走。


霞与老公相识于校园,当初是她与初恋男友的共同朋友。与男友失恋后的霞很痛苦,有时也会对朋友般的老公哭诉。老公话不多,但每次都能安静地听,直到有一天,老公低下眼睛沉默良久,说愿意做霞永远的爱人。


霞这才知道,老公暗恋自己已经很久,直到认定霞与先前的恋人再无和好的可能,才下决心向霞表白。


之前霞对老公并不多注意,只觉得这个年轻人很好学,话不多,但很体贴。老公在那次表白中说,要给霞一辈子的幸福,永远不让霞再遭受失恋的伤痛。两个年轻的心渐渐走近,新的爱情充满温馨和浪漫。很多个夜晚,霞相挽老公惝徉在校园里幻想着未来的生活。老公说,除了日后比翼齐飞的事业,他们一定会拥有自己的大房子,生一个健康快乐的宝宝。


大学毕业的第二年,在双方父母的催促下,两人结婚了。万万想不到的是,噩梦也由此开始。


霞对于婚姻有过很多期待,之前老公激情中也曾提过性的要求,但霞很坚持,说一定得等到结婚的那天。在霞的记忆中,新婚之夜没有一丁点幸福的感觉,在一通手忙脚乱的紧张和毫无准备的刺痛之后,老公闷闷地裹紧被子背对着她睡去,一夜无语,根本没有想象中的温柔与缠绵。第二天一大早,老公就提出要去医院,目的是检查霞的处女膜是否为新鲜破裂。他认为霞的初夜出血不多,怀疑她不是处女。


听到老公的怀疑和要求,霞犹如晴天霹雳,又哭又闹,坚持不肯去。岂知老公越发怀疑,说不肯去医院是心里有鬼,怕医生检查出霞早不是处女。


霞在婚前并没有专门的经验,只知道第一次会出血,但究竟该出多少血还是懵懂的,所以哭了一阵也想明白了,老公是自己的第一个男人,这个她心里有数。既然老公如此不放心,不如去医院检查一番,既让老公放心,也少了日后的隐患。


给霞做检查的是个四十多岁的女医生,听霞吞吞吐吐地讲出要求后,对方先是一脸惊愕,继而坚决拒绝。说从医二十年,从未听过如此荒唐之事,当下把霞的老公叫进来狠狠训斥了一顿。但霞心意已决,觉得已经来了,自己又有底,让医生检查一下,也是给自己一个清白。拗不过霞的坚持,女医生很认真地做了检查,结论是明确的,霞的处女膜为新鲜破裂。


霞至今还记得自己离去时医生目光中流露出的悲悯与同情。


原以为事情就此结束,哪知老公的猜疑越来越重,忽然就会问起霞与初恋男友的种种交往细节,如有没有拉过手,拥抱时是否摸过胸,亲吻时舌尖有没有接触。


霞很生气,说当初的交往老公都知道,老公是在自己失恋后才表达的爱意,现在拿这些陈年老账没完没了的说事,纯粹是不讲道理。


但老公并不这样看,比如霞承认当初与初恋男友在拥抱时有过身体的接触,老公就会进一步问接触到什么程度,霞有什么样的感觉,是不是很刺激等等。而不论霞说什么,都会成为老公进一步羞辱她的理由。说早就看出霞是一个荡妇,哪个男人都可从她身上占到便宜。又说霞一定还有许多见不得人的隐私,早晚得让她一一交待清楚。


于是,婚姻成为一连串的噩梦。为了竭力证明自己的清白,霞不得处处忍让和迁就。以至于后来发展到上街时不能四处观望,只能直视前方,眼神稍有转移,便是想看靓仔。朋友同事之间只要是男人,绝对不能大声说笑,否则便是轻浮,是想勾引人家。只要老公在家,霞从不主动接听电话,都是老公先接了,再把话筒递给霞。若打电话的是男性,每次都少不得一番盘问,霞必得把那些在工作上与自己有关联的男人说得一无是处,老公方才罢休。一次,有个男同事无意中转发了一个手机荤段子,由于是群发,霞也收到了,此事竟掀起了一场家庭大风暴。尽管事后多方证实双方并无瓜葛,但老公至今耿耿于怀。但凡出差时有男同事同行,老公心里的鼓就像要敲破了一样,一遍遍地电话询问。


更让霞心痛的是,当年的那次处女膜检查,老公在一遍遍看清楚病历的诊断文字后,曾当着医生的面将沾血的棉签小心包好后带回了家。事隔五年一次霞出差外地,老公竟想将这枚棉签拿到医院再次化验,以证实他的某种猜测,终因技术上无法操作而作罢。


对于这一切,霞感觉深深的耻辱和愤怒,却因为想维系婚姻而处处小心行事,不惜将自己的尊严一再踩踏于脚下。也曾试着抗争过,但每一次的哭闹和辩白都徒劳无功。在吃过太多莫须有的苦头之后,霞如履薄冰,生怕一不小心就触发老公那根敏感的神经。


霞本是个要强的女人,不管在家里有多少委屈,出了门永远是一副笑脸,工作也十分努力。这样奋斗了十年,有了不错的职位和不低的收入。在买了房子也有了孩子之后,霞想着家庭终于可以稳定了。也许是因为霞的收入高于自己而感觉到莫名的压力吧,老公的脾气越来越大,动辄吵闹,有时候即使不是因为猜疑霞是否的事,也会因为其他事情,如未能及时做好他的要求而大打出手,拳打脚踢,理由是霞看不起他。


霞很灰心,觉得无论作何努力证明自己不会的事都不会有效果,而一辈子生活在痛苦深渊很不甘心,终于硬下心来提出离婚。但老公说什么也不同意,说离婚就毁了他的尊严,而尊严比生命更重要。如果霞真敢离婚,他会先杀了霞,再杀了孩子,然后自杀。


以霞对老公的了解,他做得出这样的事情。因此,心里再委屈再愤怒,霞也不再敢提离婚的事。但长此以往,霞觉得自己的心理也开始变得不健康、不正常了,对老公莫须有的猜疑充满了愤怒和绝望,气极时甚至有拿一把刀杀了他的冲动。


霞很害怕,怕自己有一天会做出不理智的行为。


软弱和妥协只会纵容偏执


以我的阅历,对于婚恋中的问题算看得比较多了,但霞的这封信,还是有点“骇人听闻”,在新婚之夜的第二天就强迫妻子去检查处女膜是否为新鲜破裂,且已得到医生肯定的结论,仍不罢不休,在十年时间里用莫须有的怀疑来折磨妻子也折磨自己,这样的性格无疑是一种病态的偏执。


而对于霞的所作所为,我只能用八个字形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假如她第一次就能断然拒绝丈夫的无理要求,也许就不会有后来发生的那些事情。在丈夫的威逼下检查处女膜本身就是极大的错误,这样的忍让不仅在人格上贬损了自己,也是对丈夫变本加厉怀疑的纵容。在不开化的社会中,许多男人都有处女情结。网上曾做过调查,大多数男性希望妻子在新婚之夜是处女。更有一种说法,男人渴望成为他所爱的女人的第一个男人,而女人则希望成为她所爱的男人的最后一个女人。这在某种意义上或许反映出在爱的观念上男女之间存在的差异。


人在社会上生活,很难排除世俗观念的影响,通常的差异是可以理解也可以原谅的,但霞的老公显然不在此列。他对妻子的折磨已带有很残酷的病态,且不说霞在婚前根本就是处女,即使不是处女,丈夫也无权这样对待她。


婚前性行为在当下是比较普遍的社会现象,人们对此已抱以相对宽容的心态。婚前性行为是人的隐私,对这种现象我是这样认为的:


一,现代文明的表现之一就是充分尊重他人的隐私权。夫妻之间虽然大多数事情应该坦诚相告,然而,每个人都应该允许自己也允许对方有一定的隐私。任何人想在婚姻与家庭生活中完全侵占对方的隐私空间都是野蛮的,也是不文明不道德的。


二,现代婚姻建立在男女平等的基础上,许多男人常常不能原谅或不愿接受女人过去的性爱史。这是一种旧观念,女人是男人的私有品、占有物,男人不仅要占有女人的现在,还要占有女人的过去。


三,爱的指向是现在和未来,人永远不会为了过去而爱。爱应该使人获得重塑现在和未来的热情和信心,而不是为了重温和加重过去的种种包袱。生活中有不少男女相互坦白过去的爱情史,也没什么妨碍。


这些道理对于一个相对理性的人来说,会起到一定作用。但对于霞的老公,我很怀疑他能否接受。现在他们的婚姻走到了这一步,霞本人非常痛苦,老公又偏执到病态,双方都可能在极度失控的情况下做出疯狂的行为。


霞在道德上没有过错,即使新婚时不是处女也不是什么错。丈夫把她带到医院检查处女膜,是对妻子人格的极大不尊重。霞的错误在于,她屈从了这种家庭暴力,以为只要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就万事大吉。须知这样的妥协只会使丈夫得寸进尺,于是才会发生上街时不能东张西望、与男同事不能大声说笑等种种疯狂的要求。


霞天真的认为,一次次的委曲求全终能换来丈夫的信任和家庭生活的平静,可是她错了。霞的丈夫被妻子的软弱一步步拖进了一个不可救药的偏执泥潭,从这个意义上说,霞是有责任的。霞的丈夫或许可以从对妻子的折磨中体会到某种男权的快感,然而我认为他是不快乐的,因为他无法驱除内心的魔鬼,对婚姻不安全的幻觉时时在折磨着他。于是,家庭在妥协、怀疑,再妥协、再怀疑的漩涡中越陷越深。我不知这样的婚姻最终会怎样,能否有一个理性的、双方都感觉幸福的结局。


考虑过多种回信的方案,也有许多道理想讲,却因为他们目前都被这种怀疑和伤害而搅动得濒临崩溃,我不敢贸然提出任何似乎合理的建议。


我只告诉霞,路是人走出来的,无论她现在怎样痛苦,想做出怎样的选择,一定要冷静,要深思熟虑,千万不能因一时冲动而酿下大祸。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