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母亲的饭糜



——小吃店复尝米糜的忆想


前日上午,去护国路,南强街口,吃早中联合餐。我二人计点了红薯粉条,酸辣馄饨,清淡米糜等三种小吃,吃得有味哟。其中,特别是那婴儿的食品——米糜,自小时候婴儿时,和女儿长大后,这两个特定的历史时段外,已是多少年没有再“品尝”过的了,感慨万分。淡淡的米糜,无油无盐无味的,清淡至极,没有任何人为的添加剂,纯然是本味。这种天然的口感,可是多少年,半个多世纪没有感受了。这不禁令我想起,曾喂入口中的,母亲的饭糜……

我们几姐弟,虽出生于滇南小城个旧,母亲与父亲,却是来自滇中江川的乡下人。大概是一代代母亲们耳濡目染的传承,或者是奶水不足的缘故,要不是潜意识使然吧,自母亲的儿女——我们这些前世的“讨债鬼”出生的个把月后,在其1岁前后,几个小小人就月复一月日复一日地吃到或见到,来自母亲口中的饭糜,有时也是菜糜。那是母亲把大米饭,或者蔬菜类先吃进自己嘴里,然后嘴嚼碎,再口对口喂或吐在手上,喂进我等饥渴难耐的小儿的口中。

米糜与饭糜,可是有明显区别的,两者不是一回事。米糜,也叫米糊,滇南人叫米布,它是用生大米经机器加工,磨碎磨细成粉,加温水调匀对上约一倍冷水,加热煮熟而成的。饭糜则指煮熟了的大米饭,无机器加工痕迹,全由人工(这里是我的母亲)之口嚼碎,直接喂入婴儿们的口中。前者多见于超市与商店中的,婴幼儿吃喝用的米糊,以补充小儿奶水偶尔不足,迄今“应用”比比皆是。后者仅见于旧时贫穷过去,无钱购买或不知米糊米布为何物者。

从母亲角度,喂饭糜当被理解为,主要是食物营养上,为保证幼小儿女的成长,母亲对子女的一种爱。可怜天下父母心啊,心中担心的唯一大事,就是尔等饿肚子!这也是中国传统食文化的产物,民以食为天,万般事小,肚子饱为大嘛。当然,此中亦包含对饥荒,战争,灾难,收成不好等因素从心底滋生的恐惧,而需要多国防范。我的感受,也认为是母亲怕自己的奶水少,令你等吃不饱,会饿肚子而额外为你补充营养的。这可是慈母之心的最大关怀哟,

后来及今天想起来,感觉此等的哺养法,似乎极不卫生,不太入文明人类的“法眼”。那不是把大人口中的细菌,转而“传染”给了自己极其孱弱,抵抗力低下的骨肉了吗?如此是爱儿不成害女了,也许有这种可能,但事物都是两分法的,即另外还有一种幸运。这就是,由此,母亲口腔中的有益细菌,也可能会经由此途径,输进儿女们的嘴中,提高爱儿的抵抗力呢。这样,于无意之中,促进了幼小者的生长,有利于其健康。就我看来,当是后一种为主。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会问,你傻啊,为哪样不吃米糊啦牛奶,而吃什么不干不净的饭糜?哈呀,五十年代,一家六七口人的,靠父亲一人拿四五十元死工资,一家人紧巴巴的,吃饭都成问题,哪有票子去享受和讲究?更何况大跃进吃食堂啦,三年困难时期啦,常饿肚子,等等艰难日子,雪上加霜哪,家居过日子何日能稍微宽裕,轻松一毫一点?故那时小儿的我们,从来没有吃过什么米糊,米布,更别提什么奶粉,牛奶啦。因为家庭条件不允许,太奢侈了!

所以啰,不管是奶水差好,增强营养好,习惯好,母亲给我们几姐弟喂饭糜,是最最经济实惠不过,迫不得已的了。那是时代,社会,自身客观条件决定了的,饭糜之贵易哟。不如此,你就无法“成活”|,无法健康少病,如愿地长大哇。那些年,似乎米糊是有的,牛奶和奶粉也是有的,不过在商店的橱窗和柜台里。一者是要凭证供应的,二者是要花宝贵而我家十分紧缺的人民币的,寒酸之家,你就省省吧。说实话,小时我曾极嘴馋,老想尝奶味而不得。

人口少者,生活宽裕的家庭,除自家母亲的奶水外,牛奶奶粉一类是常吃的,起码米糊米布也是有的。你只有羡慕,感叹的份,而难以抱怨和选择,谁叫你金窝银窝生了个穷窝?故人只要上了三或十百,家庭条件各不相同,大大相异啊,并非都如我的家庭一样,让子女吃什么饭糜的。这就是命运,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承受,先天你是改不了的。风水轮流转,经三十年改革,所幸现普遍小康,人民生活水平大提高了,所谓饭糜,如今已经绝迹了!

这不,如今我们欲提高点层次,“进而”吃点机器加工的米糊(绝非独一无二的饭糜),尝尝最近三十年来婴幼儿的奶水辅助食品,也得上街专门搜寻去了,到护国路南强街上啊,否则难以如愿。这是时代进步发展了呀,值得为现今的婴幼儿们大大庆幸,不必那么不太“讲卫生”吃所谓的饭糜了。不过这饭糜中,除了有母亲类的唾液外,绝对是环保生物绿色无毒害的。那里象近年的什么三鹿牌奶粉啦等等,动辄有什么含害的致癌的化学添加剂,真是要命!

也要承认,九零年女儿出生后,她吃不下剩余的多味高营养米布,我这个作父亲的,重新回到婴幼儿时代啦,享受了五十年代做梦都没有得到过的高待遇!那个米布呀,是以加工米糊为主,加上芝麻糊,蛋黄粉,奶粉,水果粉等等一二十种高能量在内,而煮熟了的最美味东西,我可是吃了不少。有些老脸红小害羞呀,也算是跨时空的好福气,幼小时无福,中年了享福,一受文明进步的发展成果,哈。不过那时,婴幼儿食品风气尚正,倒也无鬼鬼怪怪的。

饭糜,母亲的饭糜,世间不可重生,再现的饭糜,让我们姐弟几人长成。怀念,感谢,不忘……



2011-3-7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这篇文章于我,蹦入脑海的竟是个旧这个词,个旧我是去过的,包括蒙自,此刻满满的全是那红土地上的小火车的记忆,炊烟寥寥的小山庄,伸手可及的芦苇,曾经的小火车还在开么,终于只是一个小火车站,但它承载着边陲人曾经的光荣与梦想,繁华与辉煌,恍惚中享受着这种时空交错的感觉。


更多精彩内容